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一章 等到午休

而山 收藏 0 13
导读: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一章 等到午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儋县是一个农业县,除了五金厂,糖厂,修配厂、机械厂外,没有什么工业,其实就这些也称不上工业。但要发展,就得靠工业,楚寒对儋县的工业基础作了一番调查,查阅许多资料,制定出一份切实可行的工业发展计划书,但他苦于无权力无资金启动不起来。

双抢之后,天气还是热得火炉似的,楚寒一边拿着扇子扇风,一边看文件,秘书杨建国进来递给他一张列表:“楚主任!这是有关平反干部工作安排的报告!”

楚寒接过来从头到尾认真翻看,却是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太过分了,他们这都作了些什么安排啊?”他拍案而起,拿起报告要出门。

杨建国忙问:“楚主任!你这是要去哪?”

“我找组织部与人事局去!”楚寒怒气冲冲。名单上没有一个重要单位,也没有一个正职,最好的也就是一个叫刘成章的在劳动局当副局长,而且还只是一个管后勤的第三副局长。

“楚主任!楚主任……!“杨建国想拦下楚寒,可又不知怎么说。

楚寒走到门口,倏地自己停了下来,他意识到这根本不是组织部与人事局的事,转身问:“郑主任在吗?”

杨建国小心翼翼:“郑主任一个小时前坐车去地委开会去了!“

楚寒暗暗冷笑,他还蛮会算时间的嘛,人走之后才送名单上来!

尽管安排不尽如人意,特别他比较看重的几个人根本就是被闲置了,但至少是人人都上了岗,楚寒无奈地在上面签上名,吩咐:“杨秘书!你把文件拿下去吧!”所有的人都在盼着它呢!

杨建国前脚刚走,楚寒后脚跟出办公室,他想去问问陈灿阳,那份报告上第一个签名的就是他。

“楚主任!”见楚寒进来,陈灿阳的秘书廖永平很感意外。

“陈主任在吗?”楚寒走进去。

“陈主任不在,他去县武装部了!”廖永平恭敬。

“哦!”楚寒有点失望,转身欲走,突瞟见办公桌上有一份文件,他忙走去拿起来,是一份广东省下发的有关进一步加强拔乱反正工作提高干部队伍素质的文件。他不动声色问:“这份文件陈主任看过没有?”

廖永平摇头:“还没来得及看,这几天陈主任一直忙于民兵训练的事没时间看!”

楚寒又有意味地问:“都下来几天了,怎会没时间看?你提醒陈主任抓紧时间!”

廖永平奇怪:“没几天啊!县办公室昨天下午才送过来的文件!”

楚寒没再说什么,心里透彻冰凉,这份文件他办公室里没有,看来是有人想切断他的信息来源封锁他,这时他感受自己好像陷入了黑暗中。

海风吹拂,椰树轻轻摇晃,海面上灯光点点,不时传来几声汽笛声,在海口开会的郑浩天无心欣赏这美丽的海港风景,他放心不下儋县的事,在海边随便走了走就回招待所了。

回到招待所,他马上打电话给刘山:“刘山!家里情况怎么样?”

“郑主任放心,家里没事!”刘山刚冲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接电话。

“楚寒看了那份平反干部工作安排报告没有?”郑浩天问。

“看了!”刘山简洁回答。

“他有什么反应?”郑浩天担心的问。

刘山大声道:“他还能有什么反应,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在上面签字!”

郑浩天皱着眉,骂道:“你背着个大嗓门喊什么?我是聋子吗?”

刘山忙不跌道歉:“不是!不是!郑主任,对不起!”

两人熟络,郑浩天也不是真生气,接着他还是不相信地问:“楚寒真没什么反应?”

刘山肯定道:“没有!真的没有!”接着阿谀道:“郑主任这手真漂亮,造成既定事实之后摔手离开,让他楚寒想更改都找不到人。”

郑浩天可没有刘山那么乐观,提醒:“楚寒不是省油的灯,你们千万不可麻痹大意,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们一定要小心应对,采取一个‘拖’字,什么事都不作出决定,等我回来再说!”

第二天,楚寒召开工作晨会,对文件事件发难。“各位!我是谁?”他问出一个相当奇怪的问题。

众人莫名其妙,陈灿阳迷惑:“你是楚寒啊!”

楚寒摇摇手:“我问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我的官职!”

大家更是迷茫,陈灿阳笑道:“谁不知道你是楚主任,我们儋县一把手!”

楚寒顿时来气,扫一眼众人,声色俱厉道:“没错!我是儋县的第一把手——楚主任,可有谁把我当第一把手了?”

陈灿阳神色凝重:“楚主任!到底怎么回事?”

楚寒冷冷问:“陈主任!省里是不是下发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拨乱反正,提高干部队伍素质的几点要求》的文件?”

陈灿阳道:“是啊!这怎么啦?”

楚寒狠狠道:“可这份文件你们谁都有,就是我没有!”

陈灿阳十分惊讶:“会不会工作人员遗漏了?或是你的秘书把他放别的地方了?”

楚寒道:“我搜遍了整个办公室,也没有这份文件,不仅是这份文件我没有,后来我仔细查对,还有好几份文件我都没有!”

这样事件的性质就严重了,陈灿阳阴沉脸:“县办公室想干什么?他们是不是想当太监总管,把持朝政?”

“太监总管?”楚寒一阵错愕,暗觉好笑,“我又不是皇帝!陈灿阳乱比什么!”他瞅一眼,见其它人都不以为然模样,不由又怒从心起:“此事必须严肃处理!”

陈灿阳侧首问:“楚主任!你有什么意见?”

楚寒凛然:“整顿机关干部工作作风,撤销县办公室主任罗屈明职务,以儆效尤!”

两人一唱一和,农民代表谭维高实在看不下去,冷冷道:“楚主任未免小题大做了吧!这可能只是县办公室普通工作人员的一时疏忽呢!”

楚寒瞪一眼:“一时疏忽能接二连三出问题吗?”

工人代表刘山睇一眼:“这只是普通工作人员的工作失误,怎能怪到罗屈明身上呢?”

陈灿阳道:“话不能这样说,下属工作出错误,他罗屈明作主任的不应该负点责任吗?”

谭维高道:“事情的真相还没有弄清楚,谁对谁错还不知道,我们怎能武断下决论?说不定是你的秘书工作出现了差错呢?”

“主任的错撤主任,秘书的错撤秘书!”楚寒厉声道,“但我好像记得这些重要的文件可都是县办公室主任罗屈明亲手发到各代表手中的!”

这是事实,谁也不能否定,众人一时哑口无言。

“我建议撤销罗屈明的县办公室主任职务,提名县党校副校长钟诚为县办公室主任!”楚寒扫一眼,打破沉默。

刘山想起郑浩天昨晚对他的交代,绝不能让楚寒的提议通过,打着哈哈道:“楚主任!撤销一个县办公室主任这么大的事,还是等郑主任开会回来后再说吧!”

楚寒瞥一眼,笑道:“刘代表此言差矣!难道没有郑主任在,我们就不用工作了?现在八个代表都在,符合会议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我们为什么不能作出处理?”

刘山本是一个粗人,火道:“好!民主集中就民主集中,我投反对票,你们谁投赞成票?”他横扫一眼众人。

没想刘山这么干脆,粗人就是粗人啊!岂能真搞什么投票表决?楚寒一时傻了眼,忙向陈灿阳递眼色,陈灿阳会意,语缓道:“罗屈明毕竟是县办公室主任,撤他的职最好还是等九个代表都到齐后,大家一起举手表决为好,这更能反应多数人的意见。”

刘山听了一阵欣喜,以为陈灿阳也站在了他们这一边,楚寒不急,等着陈灿阳的下话。

陈灿阳话锋一转:“不过,罗屈明的问题是相当严重的,他这不是工作失误的问题,而是工作态度问题,如果再让他干下去,可能会坏了我儋县的大事。因此,我建议暂停罗屈明的职务,而楚主任提名的县党校副校长钟诚同志可调到县办公室作副主任,并暂代理主任之职!”

楚寒作出很不满意的样子,冷着脸不说话,其实,这已超额达到了他的目的了,他开始的目的不奢望能撤销罗屈明的主任,只望能塞进去一个向着自己的副主任。

钟诚四十二岁,原为儋县政府秘书长,后被打为走资派,这次平反干部工作安排中被分到了党校任副校长,他是这次楚寒找的几个私底下谈话的人之一。

刘山也很不满意,可陈灿阳是军方代表,他的话又不能不给面子。

“大家认为怎么样?”陈灿阳问。

其它的人都不发言,楚寒做样子说:“我同意陈主任的建议!”

“好!楚主任同意了!”陈灿阳喜道,“你们呢?你们不表态,就表示同意了!”

接着不管大家的反应,站起来说:“此事就这么定了!”

会后,刘山马上打电话给郑浩天,可郑浩天在开会,找不到人,他只好等到中午午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