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孟云霄率人顺手牵羊拿下了东安据点,立刻叫俘虏的伪军准备晚饭。这炮楼里虽说没有山珍海味,可是这鸡鸭鱼肉倒是不缺,几个炊事班的伪军战战兢兢的做了三拨饭,这才算打发了这些混世魔王。——干嘛要做三拨呀?好几百人吃呢。

然后孟云霄把这些伪军全部轰到院子里,坐在地上背对背围成两圈,用他们的腰带把两手反剪捆起来,让他们亲眼看着把这些绳头和四捆手榴弹的拉绳连在一起,之后把几捆手榴弹在他们的圈子中心一放,用些烂砖头破瓦片一压,最后告诉他们:每个人的绳头都连着手榴弹的导火索呢,要不怕死的话请随意。

最后孟大虾命令拉起吊桥,睡大觉。——连岗哨都不派了?没必要:刚才的行动一枪未放,没有惊动任何人;鬼子全部砍了脑袋,一共38个;伪军俘虏由手榴弹看着呢;吊桥也拉起来了,还有什么不安全的!睡吧!

(2)

让孟大虾他们好好睡觉,咱回头再说说孟大虾的两位美女老婆和一位美女——该怎么说呢?——就叫孟大虾的“粉丝”吧!

自从那天早上,柯家姐妹看到了孟大虾的字条之后,立刻就炸了锅。赶紧把字条拿给她们最信得过的凤凰姐姐。

“怎么办啊?霍姐姐!”

霍凤凰刚看到字条当下也是六神无主.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

“你们别急,大队长不会有事儿,他是故意把我们丢下的。”

“这还用说?我说这次怎么这么痛快就把我们都带出来了呢?原来这家伙早有预谋!”柯家二小姐气得直跺脚,“咱们去找他们!”

“去哪儿找?”

“不是和廖大哥还有伍志彪说好了在大阳会合吗?咱们就去大阳找他!”柯二小姐说着就往外走。小美女连着急带生气。眼圈通红。

“别傻了,若兰妹子.”霍凤凰拦住她,“他既然早就想把咱们丢下,肯定会合地点也改了。昨晚吃饭之前我就看他和廖天时伍志彪派来的人鬼鬼祟祟的。咱们要去大阳只能扑空!”

“那...那怎么办啊?”霍凤凰这么一说,别说柯家二小姐,连柯大小姐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你们别哭!一哭我这心也就乱了。你们容我想想!”霍凤凰嘴里安慰柯家姐妹,心里也是百爪挠心。

“有啦!”霍凤凰想了一下,忽然叫道,“咱们去药王庙找那群叫花子!大队长就是从那儿回来以后,才和廖天时他们派来的联络人鬼鬼祟祟的。一定是那帮叫花子和他说了什么。”

“好!那咱们赶紧走!”

三个美女都顾不上洗脸梳头了,急匆匆出门就往药王庙赶。可一到大街上就感觉气氛不对头。今天街上的行人明显少了许多,却多了一些带着墨镜、斜挎着盒子枪的汉奸。刚走上莲池大街,就见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从西面跑过来,足足有一个中队,大头鞋跨跨地踩在地上,腾起一股股黄土。

三个姑娘赶紧闪进街边的一条小巷里。等日本兵跑过去之后,这才出来继续往药王庙赶。走着走着又遇到一队伪军,也是急急的往东边跑。三个姑娘知道肯定是东边出什么事儿了,会不会和那个“逃跑”的家伙有关系呢?心里越这么想越着急,一着急脚步就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就跑到了药王庙。

欧阳林和几个姑娘都见过面,知道是孟云霄的人。因此大家说话也就不用拐弯抹角,直接就直来直去。不过老叫花子说他也不知道孟云霄去了哪里。三位姑娘不信,老叫花子欧阳林只好把昨天和孟云霄喝酒吃烤鸡的整个过程细细的描述给三个姑娘。

霍凤凰仔细地听着,希望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不过很遗憾,直到欧阳林把整个过程说完,霍凤凰也没听出什么。

欧阳林喝了口水,呵呵一笑:”呵呵。三位姑娘这么急着找孟大队长,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有重要的事儿又怎么样?你又帮不了我们!”柯家二小姐此时正心情不好,说着话就没好气地白了老叫花子一眼。老叫花子一辈子看别人的白眼太多了,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咱们要饭的别的本事没有,要是打听个消息、找个人儿什么的可还难不住咱!”

“什么?”三个美女一愣,“你说你能找到孟大哥?”

“只要他人还在保定府,我的人就能找到他。”欧阳林自信的说。

“那就有劳前辈帮个忙吧?我们...的确有重要的事儿!”霍凤凰毕竟曾经笑傲江湖,多少还懂点儿江湖礼数。

“不客气!我这就叫人去打听!”老叫花子是老江湖,什么能逃过他的法眼啊?知道三个姑娘都是关心孟云霄的下落,哪儿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啊。不过老叫花子喜欢孟云霄,而且还欠着孟云霄的人情呢。

“那要多长时间才能有消息?”

“怎么也要半天吧!”

“半天?!”三个姑娘一听就急了。

“我看这半天的时间还不一定能找到呢!”随着话音,曹雄走进药王庙。

“怎么?”对曹雄的话,欧阳林也颇感意外。

“四门都戒严了,”曹雄解释道,“什么人都出不去!”

“哦?”老叫花子一愣:“从今天早上,门外的街上就一队一队的过日本兵。看样子就是哪儿打起来了。曹兄弟,有这方面的消息吗?”

“是孙村!”曹雄肯定的说,“我刚才听一个从直隶总督署门口回来的兄弟说的。”

“详细情况知道吗?小日本儿倒底和谁打起来了?”

“听说一开始是日本人围住了孙村村里的八路军县大队,可是后来又有一股人马突进了包围圈,那股人马挺厉害,小鬼子就开始吃紧,这才给保定城里要增援。”

“肯定是孟大哥他们!”柯大小姐叫道。

“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小鬼子的增援部队一个劲儿的往外派。先后已经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中队的伪军派过去了。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又有一队鬼子炮兵刚过去,拖着四五门大炮呢!”

三个姑娘立刻急得花容失色。柯家姐妹都看着霍凤凰:“霍姐姐,怎么办呀?”

霍凤凰冲她俩摆摆手,让她俩先镇定下来,然后又问曹雄:“曹大哥有没有听到别的人马再次加入战团的消息?”

曹雄摇摇头:“没有!”

霍凤凰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冲欧阳林和曹雄一拱手:“多谢两位前辈带来的消息!我们就此告辞了!”

(3)

从药王庙出来以后,要是依着柯二小姐的脾气,就要直接杀出东门,去找他的孟大哥。霍凤凰好说歹说才给劝住。——

“那咱们回去能干什么?”柯二小姐噘着嘴发牢骚。

“回去想办法、找机会帮他一把。”霍凤凰说出来的话既是安慰柯家姐妹也是安慰自己,“刚才曹大哥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是小鬼子打的吃紧才增兵,而且廖天时大哥的那路人马还没有动静呢,估计孟大队长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儿,再说,还有‘蓝狐’小队呢,那可是咱们独立旅的精锐!有他们在,就更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三个人回到“和气堂”,楚天威也正着急呢。一看他们几个回来就埋怨:“满街都是鬼子汉奸侦缉队,你们几个又跑哪儿疯去了?”

“二叔!”柯家两位小姐满腹委屈,被楚天威一吓唬,眼泪立时就下来了,“孟大哥一个人半夜偷偷溜走了......”

“哎哟!”楚天威没儿没女,早就把这两个侄女视同己出,一见两个人眼泪都下来了,马上心疼得不知道怎么劝解好。——“好孩子,别,先别哭。别哭别哭啊,到底怎么回事儿?”

两个姑娘哭得花枝乱颤,泣不成声,还是霍凤凰抹着眼泪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说清楚。

“别着急!别着急!”楚天威劝道,“好孩子,听话别哭了。你们呀就在家等我,哪儿也别去,我这就上街打听消息去。相信二叔,我一会儿准把消息打听清楚!”说完楚天威回到前面的药房,拿了几包中药就出去了。

几个人把希望寄托在了楚天威身上。一直等到快中午了,楚天威才满头大汗的回来。——

“终于弄明白了!”楚天威一进门就喊。

“二叔您先喝口水,歇歇汗再说。”霍凤凰乖巧的倒上一杯茶。

楚天威喝了口水,说道:“今天早上,伊藤少男带着三个中队的鬼子和伪军包围了孙村。鬼子得到的消息是八路军的县大队正在孙村驻防。可没想到还没开打,就有一支装备精良的小股部队突然冲进村子。我估计这只小股部队就是云霄他们!因为这支小部队一进村就消灭了日军一个小队,而且等到开打以后,日本鬼子的伤亡就很严重。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从运回来的鬼子尸体看,头部中弹的比较多,这个手法像极了云霄的人。”

“鬼子的尸体都运回来啦!那后来呢?”柯大小姐着急得问。

“后来鬼子就大批的开始派援兵,不过到现在为止,除了运回来一车车的尸体,还没有战斗结束的消息。”

“那有没有八路军部队增援的消息?或者别的队伍增援孙村的消息?”霍凤凰就怕自己问不清楚,一个问题分成了两个问。

“没有!没有任何八路军方面得到增援的消息,也没有别的部队增援的消息。”

“您的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我是听鬼子第33旅团旅团长的老婆说的,她正组织日籍侨民的家属准备去医院帮忙看护伤员,我装成给她送药才打探出来的。”

听到这话霍凤凰不吱声了,静静的思考起来,柯家姐妹则围着楚天威,七嘴八舌的想再找到点什么线索。

“二叔!”霍凤凰突然打断他们爷儿三个的话,“你刚才说鬼子旅团长的老婆正在组织日本侨民的家属?”

“是啊!”楚天威道,“说是前线回来的伤员马上就到,因为数量太多,军方医院请她们去帮忙看护。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您能不能想办法让我们混进医院?”

“什么?不行不行!”楚天威一口回绝,“日军的医院平时就防卫森严,这次又要接受大批伤员,肯定更要加强守卫,你们几个要进去,那不是...不行!我不许你们胡闹!”楚天威急得胡子都跟着乱颤。

“二叔!”霍凤凰耐心的给他解释,“孟大队长在孙村打得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们混进医院制造混乱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他。至少可以让保定城里不安静,不再往外派援兵啊!二叔!”

“求求你了,好二叔!”柯家两位小姐也可怜巴巴的摇晃着楚天威的老胳膊老腿,柯二小姐甚至起身就走:“你不帮我,我再也不来你这儿了!我这就走!”

楚天威一把拉住她:“你去哪儿啊?刁蛮丫头!”

“你不帮我们进医院,那我就直接上街,看到小鬼子就开枪!反正不就是让城里乱套吗?我有的是办法!”柯二小姐说着话,这刁蛮脾气还真发作了。

“行啦行啦!小祖宗!我惹不起你行了吧?好,我就送你们去鬼子医院!”

(4)

在日军第110师团的第2野战医院里,三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天使帽,脸上捂着白口罩,手里还端着药盘的白衣天使正急匆匆的走向7号病房。只不过别的白衣天使的使命是救死扶伤,而这三位的使命却是“杀人害命”!

三个人一走进7号病房,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二十几个伤兵的呻吟声更是不绝于耳。

“帮帮我...护士,疼啊...帮帮我...”一个断了胳膊的伤兵呻吟着。柯家二小姐走过去,放下药盘,没去管他正在流血的断臂,却解开了他胸前的衣服,在这个伤兵疑惑的眼神中,柯二小姐伸手从药盘的纱布下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不动声色的刺入他的胸膛,这个伤兵大叫一声,使劲蹬了几下腿,就不再动了——他睁圆的双眼似乎还在纳闷:这个大眼睛的“帝国护士”为什么要杀了我?

病房里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正在忍受着肉体上的痛苦折磨的伤兵们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三个护士的反常行为,他们正等着这几个“天使”能给他们带来减轻痛苦的治疗呢。直到轮到自己时才发现:原来能减轻痛苦的“治疗”方式是如此的简单——只需一刀就再也不会感到痛苦了。

三个白衣天使很快就结束了对二十几个伤兵的“治疗”。三个人用消过毒的纱布擦擦额头上的汗,对视着笑了一下,然后推门出来,并用力将门锁死,这才走入下一个病房。

救死扶伤的医院里正在进行着血腥的杀戮,而凶手却是三个风华正茂的妙龄美女。说起来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谁叫这家医院是侵略者的医院呢?谁叫你们不好好的盘着尾巴呆在你们那几个小岛上,却偏偏来这个“美女也疯狂”的国家瞎折腾呢?这——就是下场!

“死在我这样的美女手上,你,应该感到荣幸!”——柯家大小姐一脸温柔妩媚的对正在垂死挣扎的一个鬼子伤兵说道。

柯家二小姐则把匕首用力的在一个大个子的鬼子伤兵的胸膛里搅动着——因为这个家伙长得居然有点像孟云霄!——“再气我!再气我!看你还敢再气我!”一边搅动着匕首,柯二小姐一边骂。

“她们...”一个伤势较轻的鬼子伤兵听到了柯二小姐的话,挣扎着喊道,“...她们是支那人!”

“哟!”霍姑娘从他充满恐惧的眼神里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一脸娇笑着冲他夸张的说道:“你还真是第一个死得比较明白的人!咯咯咯......”随着一串银铃般的娇笑,霍姑娘手里用来剪纱布的剪刀却剪开了他的喉咙...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