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五章 顺手牵羊

收藏 27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孟云霄这边更简单。孟大虾算准了,只要据点里的鬼子伪军一出动,据点里就没有管事儿的了,所以孟大虾就带了十几个人,推着几辆小车,口袋里装着黄土,直接就到了据点的吊桥下。


“干吗的?”据点里的伪军问。


“村里送粮食的。太君吩咐今天无论如何要送过来。”


“等着。”留守的几个伪军想都没想就放下了吊桥。接下来的事儿就没有赘述的必要了。无非就是亮出家伙,俘虏伪军,然后搬运物资。


这一仗,歼灭日军51名,伪军31名,俘虏6名;缴获长短枪62支,轻机枪3挺,重机枪1挺;掷弹筒2门,各种子弹手榴弹若干。县大队两名战士被炸伤(误伤)。


“我操!”方晟高兴的大呼小叫,“打仗原来这么简单?一个连的装备这就算到手啦!”


“败家子儿,纯粹是败家子儿!”潘和平却摇着头,“要不是仍那么多手榴弹,我们还能多缴获两挺歪把子,十来条大枪。”潘和平看着被炸烂的武器,心疼得直咬牙。


“指导员你可别这么说,”方晟说,“我的兵比这些枪金贵,只要能让我的兵减少伤亡,烂几条枪没关系。”


“这话没错!”孟云霄走过来,“小鬼子的枪法和拼刺技术绝对是一流的,这一点我们要正确认识。所以和小鬼子打仗,但求其必死,再考虑其他!”


“没错!跟小鬼子打,不能讲究章法。只要他死你活就算赢,老子以后再也管什么以多胜少、面子不面子的事儿了!”


“哈哈,”孟云霄笑道,“方队长,潘指导员,我已经履行了昨夜的‘承诺’,感谢二位这一天的款待,云霄这就告辞吧。”


“什么什么?”方晟正高兴呢,一听这话就有些急,“这才刚来一天怎么就要走啊?”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这几百兄弟老在你这儿住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这话可就见外了,老孟。”潘和评说,“你别看咱们是游击队,虽然没有后勤编制,可是你这几百人的饭总能管得起。这个庄子是小,可这是平原,产粮区呢。咱们的粮食都在老百姓家里坚壁着呢,多住几天,吃不穷咱们!”


“我可不是这意思。”孟云霄说,“我们出来了几天啦,山上有什么事儿也不知道,而且在城里还有我们几个人呢,也不知道她们的情况如何。再说小鬼子被咱们这么连着闹腾,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咱们这么多人,目标太大,不如分开好。”


说实话,孟大虾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记得带一部电台出来,弄得现在和山里联系不上;还有就是真的很担心柯家姐妹和霍凤凰。这都两天没消息了,非把她们几个急死不可。


方晟看孟云霄去意坚决,也不好强留。可是思来想去也不知道给孟大虾点儿什么东西好,毕竟昨天人家主动给自己解围,今天又替自己想办法弄了这么多的装备,总要礼尚往来一下子吧。最后还是潘和平出了个主意——给孟云霄的人每人背上一个粮袋,装上满满一袋子粮食——平原地区的粮食可比山里多多啦。


孟大虾着急走,也就不在客套。让大兵们都背上粮袋,晚饭都没吃就直接出发了。


(2)

为了替八路军的县大队掩护行踪,孟云霄带人直接就从李良甫庄的村北出发,从沈家坯穿村而过。沈家坯的老百姓正在吃晚饭,各家的爷们儿都三三两两的端着饭碗蹲在家门口,边吃边和邻居拉家常呢,三四百人的队伍就在众目睽睽中横穿过来,出村之后,直插保定至志光(今安新)公路。


越过公路没走多远,孟大虾就停了下来,把廖天时和伍志彪以及海三娃叫到身边,笑呵呵的问他们:“我说,昨天晚上睡得舒服不?”


“舒服个屁!”海三娃一边抹着脸上的汗一边说,“他妈的那蚊子都铺天盖地的,咬得我浑身的疙瘩!老子不怕鬼子,可还真怕了这小蚊子了!”


“谁说不是!怎么这大平原上的蚊子这么厉害呀?在咱们山里可没受过这罪!”


“我也被这些小东西咬怕了,”孟云霄笑着说道,“所以我今天晚上不打算睡野地啦!咱们得找个舒坦的地方,好好睡一宿!”


“那还不简单?”廖天时道,“这大平原上这多的庄稼地,那些地主肯定个个肥得流油。咱找个村子,打他个地主豪绅,然后就歇他家里就得了呗。”


“听起来这主意是不错,可咱这三四百人只要一进村子,这安全问题就没法保证了。还要派人站岗放哨,人生地不熟的,保不准还会有像李良甫庄独眼龙那样的奸细分子,那可就麻烦了。看来这办法还不是最好。”孟云霄摇着头说。


大家一想也是,可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难道大队长有更好的主意?


果然,孟云霄又接着说道:“所以我觉得最安全、睡觉最舒服的地方应该是鬼子的据点!”


“鬼子据点儿?”


“对!”孟大虾遥望着西边说道,“那边是东安。从地图上看,从这个位置往西偏北方向,有一条西南东北走向的河,直通白洋淀,东安据点儿的炮楼就在河边上。怎么样?有没有胆量去鬼子炮楼里歇一宿?”


“瞧您说的,大队长,你就安排吧!只要不在这野地里喂蚊子就行!”


“好,反正咱们回山上也要往西走,就顺脚搞他一下!下地!”孟云霄向西北方向一指,“顺这方向直插过去!今晚睡炮楼!”


(3)


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在孟大虾的率领下,行进在苍茫的夜色中。


大约半小时左右,走在最前面的孟大虾看到了夜色中黑黝黝的大堤。孟云霄示意大家就地隐蔽,然后把队伍交给廖天时,自己带着海三娃、伍志彪和展翼罗杰,顺着大堤,从堤下向前搜索。


没走出多远,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细微的说话声,几个人立刻隐身在荒草树丛之中,侧耳细听。就听前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先传过来——


“大玲妹子,再给我摸一下...”


“不行,”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别这死相,快走吧!”


“就摸一下行不?就一下...”


“哎呀,你瞧你...”接着就传来一阵悉悉窣窣的衣摆声。


孟云霄和挨他最近的伍志彪对视一笑——敢情是一对儿偷情的野鸳鸯。正要示意大家绕过去,就听那个女人又说话了——


“好啦好啦,别舔啦!弄得人浑身不自在。咱还是快走吧,这儿离炮楼近,一会儿日本人发现你不见了,追出来可就麻烦啦!”


孟云霄几个人心里一震:炮楼里跑出来的?又听那女人说道:“行啦!等咱们到了白洋淀,安顿下来,这整个身子还不是仅着你拾掇?快走吧!”


又是一阵整理衣服的声音,然后就见前面的草荒里站起来两个人,一个身形魁梧,一个身影俏丽。两个人紧紧拉着手,朝这边走过来。


“朋友留步!”随着话音,展翼一个健步从树丛中跃出去,站在二人面前。那个男人一愣,习惯性的伸手去掏腰里的手枪,刚摸到枪套就被一只大手攥住,顺势就被扭到了背后——“得罪了,兄弟!”


女人早被这突发状况吓得瘫在地上,连叫喊都忘了——也可能是自己的事儿本来就不是那么正大光明所以才不敢叫。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因为瞬间就被对方控制,那个男人充满了恐惧。


“先回答我的问题!”孟云霄虽然是满脸嬉笑,语气却是毋庸置疑。那男人赶紧点头。


“炮楼里出来的?”孟云霄的手指了指远处的炮楼问。


那个男人迟疑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孟大虾也满意的笑笑——“炮楼里有多少鬼子?多少伪军?有多少条枪?别害怕,一样一样的说。”


那个男人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喉结嚅动了一下,这才战战兢兢地说道:“皇...鬼子有38个,伪、伪军有55...不...有54个,5挺机...关枪,74条大枪...”


“呵呵,”孟大虾满意的点点头,示意罗杰把他放开,然后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他。这个男人又迟疑了一下,接过水壶,拧开盖子喝了几口,情绪总算松弛下来。


“我再问你:今天沈家坯据点被端,你们据点的人都知道不?”那人鸡啄米似的点头,情绪又紧张起来,显然是对此事感觉恐怖。


“既然你们据点都知道,那据点的鬼子就应该加强守卫,你又是怎么跑出来的?”


“沈家坯据点被打掉,据点里很乱。日...鬼子也很紧张,我就是趁着乱子出来的。”


“据点周围有没有壕沟?”


“有。”


“壕沟有多宽?沟里有没有水?”


“有水,沟宽两丈八,一丈多深的水。”


“你从吊桥出来的?”


“不是,我从水上面过来的。”


从水上过来的?孟大虾听着有意思。——“那好。你现在带我们过去,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从水上过来的。”


“八爷!我知道你们是八爷!你们就饶了我吧!”那男人把孟云霄当成了八路军,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我没干过坏事!大玲是个寡妇,没男人。我这不算拐带良家妇女吧?八爷,你们行行好,就放了我们俩吧!”


孟大虾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看他折腾,终于等他情绪又稳定下来,这才开口:“闹够了吧?好,我告诉你,我们今晚想拿掉东安这个炮楼。你要真没做过坏事,就给我们帮一下忙;你要不愿意就是心虚,你就是怕我们拿下炮楼之后知道了你的老底!你自己想想吧!”


“我能证明他没做过坏事!”一直处在惊骇状态的女人说话了,“我知道我给他作证明你们也不会相信。大柱哥,你就跟他们去一趟。真要拿下这炮楼,咱们也就不用逃了!”看来还是这个女人聪明。


那个叫大柱的男人看看孟云霄他们,犹豫起来。


“你的女人都说了,你要没做过坏事的话,就证明给我们看。你要不敢...”展翼说着抽出一把匕首,“...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我去!”大柱终于下了决心,咬着牙点点头。


“海三娃,你先把这位大姐交给廖营长保护起来;伍志彪,把你的人带过来!”


听孟云霄这么一说,大柱的心才算放下半截——原来人家有一营的人马,还以为就这几个想端炮楼呢。


(4)


在大柱的带领下,孟云霄和他的“蓝狐”小队悄悄的摸到了据点外围。


“长官,”大柱指指旁边的一个树丛,小声地对孟云霄说道,“那边大树底下的树丛里有一个笸箩和一根长棍,我就是坐在笸箩里,用棍子从水上撑过来的。”——操!孟大虾不禁苦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接下来就好办了。单飞延从背后的包里掏出一捆绳子,就在那棵大树上捆结实,放开三四丈以后,剩余的背在肩上,然后拉出大柱藏着的笸箩和长棍,先把笸箩轻轻放到壕沟里,伍志彪帮他用木棍点住,单飞延转身趴在沟沿上,慢慢下到笸箩里坐稳,拿过长棍,在沟沿上用力一点——“滋溜”一下,那个漂在水上的笸箩就把单飞延带到了对面。


单飞延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还好,水面离沟沿不过一米多高。单飞延双手撑住沟沿,一拄劲,身子就上去了。先趴在地上,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肩上的绳子捆住,然后回身冲对面招了招手。


尽管单飞延的这些活儿做得干净利索,可是对面大柱的心还是一直在怦怦的吊在嗓子眼儿。自己光是这个据点探照灯扫不到的死角就找了好几个晚上;刚才坐笸箩涉水差点没翻下去,怎么人家就那么利落的过去了?而且后面这些人都是,抓住绳子就那么一滑,飞似的就到了对面,好像天天练得一样,这都什么人啊?


“蓝狐”小队的人过来之后,立刻分为三组:一组去平房,据大柱说那是伪军的兵舍;第二组去炮楼,那里面全是鬼子;最后一组的三个人就去了吊桥,准备随时放桥。


平房里的伪军今晚很安静,没像往常一样打牌喝酒的瞎闹腾,都听说沈家坯据点被八路军端掉了,这离着几里地,人人都有自危的感觉。所以老早的就躺下了,就着房顶忽明忽暗的马灯,小声地说着闲话。


忽然,从窗户里“嗖”的一下扔进一个黑乎乎圆溜溜的东西,直接就砸在一个伪军的头上,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操他妈!谁乱扔东西?砸到老子啦!”被砸得伪军骂骂咧咧的翻身坐起来一看,马上发出一声骇人的惊叫——“人头!是谁的人头!”


“是你们松田小队长的人头!”话音未落,班慧超带着一帮人冲进了兵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