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八

七夕214 收藏 10 136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会议结束后,蓝程与鲁林等不咸不淡的打着招呼,韦茂名则消消找到陈逸,传了一张字条在陈逸手中。随后,蓝程收起挂在墙上的地图,与韦茂名一起来到工农革命军军委会里陈逸的房间,找到了朱得、陈逸等人。

房间里数人,或坐在床上,或坐在太师椅上,围成一圈,正静候着蓝程与韦茂名的到来。韦茂名看去,里面有朱得、陈逸、龚璴、王尔琢,此外还有三人,虽然一时记不起姓名,但都是自己在工农革命军中看到过的。

坐定之后,韦茂名没有再作什么开场白,直接了当的问道:“大家对于依托湘南,打退国民党军八万人的进攻,有没有把握?”

陈逸的笑容顿时敛了下来,道:“计划是我提出来的,但我也完全没有把握。湘南现在的民众基础越来越差,对工农革命军的支持,已经到了最低点,工农革命军的士气也一落千丈,拉出来是否可堪一战……”陈逸叹了口气,接着道:“难说!”

朱得接口到:“湘南除了我们第一师还能有战斗力,第三师或许能拉出来,其他各师不但缺乏士气,也缺乏根本的训练和武器装备。事实上,我们是倾向于向井冈山转移,但向井冈山转移的方案,已经被湘南特委否决了。”

韦茂名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向江西转移?”

龚璴接口道:“向江西转移?上井冈山?”

韦茂名道:“不是。向江西转移,并不是上井冈山。井冈山的人口太少,对于发展革命力量,壮大革命队伍并没有什么好处。即使我们因为实力不足退上了井冈山,今后也必然会下山。”

龚璴问道:“那么你们的意思是?”

韦茂名示意蓝程打开带来的地图,指着地图上江西南部,画了个圈,道:“这里,是国民党势力薄弱的地方,而且天高皇帝远,我们只要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国民党想要进剿,恐怕也力所难及。”

陈逸在旁脸色严肃的问道:“这是湘南武工队的意思还是红麻根据地十七军的安排?”

韦茂名抬头对着陈逸的眼神,道:“这是湘南武工队的意思,同时也是红麻根据地安排!”他指着地图上的瑞金一带,道:“在我们出发的同期,另外也有一支武工队与三支游击队前往这里。我与他们联络,他们现在已经拿下了数个县城,发展了一支千多人的武装力量。”

韦茂名再指着赣州西南一角,说道:“这里人口较为稠密,敌人力量薄弱,我们只要能够在这里,就能迅速的发展壮大我们的队伍。典时,可以把瑞金、井冈山、以及我们这里三大根据地连成一片。等我们实力强大起来后……”

韦茂名从江西南部向着湘南虚画了一个箭头,道:“我们就能够打回来。到时候,区区7个师的兵力,我们将不会放在眼里。”

王尔琢在旁摇头道:“你们的计划,恐怕湘南特委不会同意。”

陈逸则向韦茂名详细询问了赣州一带的情况,以及瑞金那边武工队组建的根据地情况,沉吟片刻,缓缓的道:“这个计划可行。”

朱得、龚璴等余下几人经过思索,也在旁齐声赞同这一计划。他们从南昌起义以来,为了保存我党这一支正规军出身,经过正规训练的强大武装力量,由南向北,又由北向南,连续转战过许多地方,对于保存实力徐图再起,并不是那么的排斥。这也就是韦茂名直接找他们商议的主要原因。

但现时的情况,却不是他们能够随意选择的。看着地图,陈逸有些犹豫,道:“但是,这个计划要实施,我们必须要征得湘南特委的同意。我们当前的任务,是协助湘南特委,建立一个稳固的湘南根据地。如果,湘南根据地稳固了,我们或许可以抽身去开辟赣南根据地,但此刻面临国民党大军围攻的时刻,我们却不能随意从湘南撤走。”

起初,韦茂名提出向赣南发展的时候,陈逸甚至以为这是湘南武工队面对强敌,胆怯了,打算作逃兵。待韦茂名详细说明这个计划之后,陈逸立即判断出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陈逸知道现时的湘南革命情况,工农革命军已经站不稳脚跟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转移。内心中,他赞同向江西发展的计划,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陈逸首先要考虑的,是湘南根据地的形势,是党中央的命令、指示。

韦茂名也知道,如果陈逸、朱得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乃至湘南武工队,在强敌压境的情况下,如果不放一枪就不顾湘南革命形势情况,抛下当地的革命政府、革命群众撤走,那是不可能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接触,韦茂名等深刻的了解到,老共产党员对于党性原则,那是毫不含糊的,也从不会考虑个人或小团体的荣辱得失。要说缺点,那就是存在教条主义的问题,对于上级的指示,有些时候,即使明知是错误的,但为了顾全大局,他们一般也都会执行。

自己要想说服陈逸等人向赣南转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工农革命军已经确实无力守卫湘南根据地。历史上,湘南根据地经过了国民党数次小规模围剿,工农革命军也多次打退国民党军,最后在国民党重兵压境时,湘南根据地根据过去反围剿的经验知道事不可为,这才放弃了湘南根据地。

现在由于自己的到来,国民党军认为湘南革命力量强大,根本就没有进行小规模围剿,直接就大兵团开了过来。而湘南根据地并没有经验,不知道湘南民众的支持情况,更不明白国民党正规部队的战斗力如何,这才造成了盲目的自大、狂妄,根本没有把敌人七个师总兵力达到八万人的围剿看在眼里。

难道,非要由他们去面对国民党大军,让他们遭受惨重损失之后,才撤往江西吗?在此过程中,湘南武工队又担当一个什么角色?袖手旁观?抽身撤走?无论是那一个选择,都是不可能的。

袖手旁观,从此之后,湘南武工队在中华共产党中将再也没有地位,连带红麻根据地的威望都会下降;抽身撤走,自己这些来自未来的人,已经把湘南工农革命军撤往井冈山的道路堵上了一半(历史上毛则东会率队下井冈山接应),决不可能这么没有道义的撤走。

韦茂名思虑再三,没有出声,一直静候朱得、陈逸等人做出决定。

蓝程就没有他这么多的想法,直接了当的说道:“湘南民众对工农革命军的态度,你们不是不知道。你们的战斗力如何,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你们不愿撤,不就是因为不敢背上擅自放弃根据地的名声,怕别人说你们逃跑主义吗!告诉你们,我们在征求十七军军部同意之后,已经放弃了耒阳、常年四县。而十七军军部,也同意我们放弃湘南根据地。放弃,并不是逃跑,而是为了更好保存革命火种,更好的进行革命!你们这么迂腐,非要以你们这土鸡瓦狗般的一万人去对付装备精良的八万人,迟早会把革命的队伍葬送掉!”

蓝程的话说得太过于直白,在座的工农革命军数人顿时涨红了脸,一人当即驳道:“共产党人,怎么会害怕在乎那些虚名!而且,革命的队伍,也不是土鸡瓦狗!更不要忘了,我们身后还有湘南民众,有数十万支持革命的湘南民众!”

蓝程打了个哈哈,道:“你们的战斗力?你们一个师现在多人?多少步枪?多少机枪?有没有炮?弹药有多少?能够一对一抵挡一个国民党的正规师吗?就算你伏击,你能够一个师伏击两个师吗?至于湘南民众的支持!真的支持吗?你自己心里有数!”

那人还待再驳斥蓝程的话,却发现蓝程说的,正是当前的实情,欲待驳斥却不知从何驳起,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韦茂名看到气氛不对,赶紧在岔开话题,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国民党的大军三天之后就将压过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保存革命的火种。是立即转移还是是交战之后转移,我们必须早日做出决定。”

那人坚持道:“没有征得湘南特委同意,不可能随便转移!”

陈逸也在旁缓缓道:“是的,我们在这里的讨论,不论得出什么结论,都必须要经过湘南特委的同意,才能付诸实施。不过……”他转折了一下,道:“你们不归湘南特委管辖,最好先行转移到江西,保存革命的力量。”

蓝程冷笑道:“是不是非要湘南特委同意了,才能转移?”

陈逸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必须这样。”

蓝程一把拉住还想劝说的韦茂名,道:“那好,我们先行撤离,你们等湘南特委同意之后,再行转移吧。”

说罢,不管韦茂名怎样,硬是拖着韦茂名即走,韦茂名方自转身说了声抱歉,就被蓝程拖出了门。两人一路无语,走出湘南特委大门之后,韦茂名方才问道:“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蓝程深吸了一口夜空中冷冷的空气,道:“我们无法劝说得动他们的。换了你我,遇到军部下令死守,你说我们会怎么做?”

韦茂名晒道:“别说这么多废话,你不会弃之不顾的!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你的打算说出来吧。”

蓝程道:“我的打算是,先行撤走,待到晚上我再组织部队的精锐潜入,在旁侍机而动,以作策应。”

韦茂名想了想,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潜入的部队不能过多——你们把榴弹发射器和所有的迫击炮都带上,把自动武器也全部带上……”

湘南革命委员会门口是听不到两人所说的话的,送出门来的龚璴、陈逸等人看着两人慢慢走远,身形消逝在了漆黑的夜幕下。朱得叹了一口气,道:“风起咯,要下雨咯!”

陈逸抬头看了看天,厚厚的云层牢牢的遮住了天幕,看不到一颗星星,只剩下夜空中深深的寒意。

第二天,在湘南工农革命军或鄙视、或不解的目光下,湘南武工队整齐的队伍迅速远去,很快消失在了远方。城头的陈逸与朱得、龚璴等人收回目光,相对苦笑。看到远处闻讯赶来的鲁林等人,陈逸道:“走吧!回去,这回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21日,西路国民党军由常德经涟源、邵阳,压到了永州一线;中路国民党军由常德经娄底、衡阳,进入了武工队已经撤出的耒阳;东路由长沙出发,沿着湘南地界,汇合江西国民党军,迅速占领了工农革命军放弃的桂东,切断了湘南与井冈山的联系。

出于湘南工农革命军众人的意料,甚至出于蓝程、龚璴所预料的,湘南的形势一下极端严峻起来。

和历史不同,此刻广西的国民党军集结了两个师加数个团,大约两万余人,陈兵于桂东桂北一带,对湘南工农革命军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广东国民党军也集结了一个正规师、一个新编师,陈兵韶光、仁化一带。

湘南的民众,对工农革命军的态度已经转为了漠视,甚至还有些敌视,工农革命军的耳目开始闭塞,仅能依靠湖南党组织传来的一点点难以确认的情报。在工农革命军几次试探性的攻击中,已经没有那种群众担水挑食前来支援的场面,倒反是湘南工农革命军想要征收兵员时,群众东躲西藏不肯参加。

民众的态度是这样,工农革命军中,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部队士气低落不说,每天都有不少的逃兵。而此刻的湘南特委中,许多特委委员都把这一切归咎到陈逸的作战计划上,每一次开会都公开点名批评陈逸,如果不是鲁林有些独裁的压制了下去,会就不用开了。

陈逸与朱得等人的打算,是通过示弱骄敌,把中路国民党军一部引致孤军深入,随后抓住战机迅速歼敌,随后乘胜进攻,击溃中路国民党军主力,迅速跳出左右两翼国民党军的钳击,与井冈山工农革命军合攻茶陵,待两军汇合后,国民党军的围剿就会不攻自破。

历史上,陈逸、朱得所带的,一直是以南昌起义为底子的第一师,装备、素质都比较高,能够很好的执行作战计划。由于李锦江等人的到来,并由于他们向全国派出了大量的武工队和游击队,此刻全国各地的革命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陈逸、朱得的指挥范围也因此扩大到了整个工农革命军。

朱得、陈逸等人原来就经过系统的军事学习,南昌起义后,随着部队转战各地,积累了及其丰富的作战经验,但工农革命军此刻的士气及良莠不齐的训练程度,远不及单单带第一师那般如臂使指的进行指挥。各师之间的缺乏协调,以及某一部或几部的拖沓,让陈逸的计划数度落空。无奈之下,部队只得开展诉苦教育、进行整编、集训。

整编之后,工农革命军缩为四个师,6000余人。将缺乏装备、训练较差的第四、第五、第七师合编成一个师,把大量非贫农、佃农出身,不怎么稳定的战士,以及老弱病残身体素质不够的战士清除出主力部队,组成游击队。

在此期间,除了派出第一师、第三师的部分开展了一些游击、骚扰,部队无暇旁顾,只能让国民党军顺利在郴州立稳了脚。此刻,东路国民党军还在桂东,西路国民党军还在新田、宁远一带,而中路国民党由于处处分兵把守,进入郴州城内的只有两个师部,四个团及数个不满编的营和部分地方靖卫团等,兵力不到一万人。

只要能够吸引敌军孤军深入,抓住时机歼敌一部,随后乘胜追击,就能够击破中路国民党军的封锁,跳出国民党军的包围圈。这也是工农革命军最后的机会。否则,待得东路国民党军完成封锁,从桂东压过来,而西路完成新田、宁远的围剿后,也必然会压过来,三路大军一旦收缩、合围,典时工农革命军就再也没有机会跳出包围圈。

23日,机会终于来了,地下党组织的同志传递出了一个情报,国民党开始分兵进攻桂阳、资兴、宜章。进攻桂阳、资兴的各是一个团,进攻宜章的是两个团。情报送到工农革命军军委会的时候是下午,国民党军上午出城,应该已经到了半路。

经过短暂的争论,军委会很快决定下来,伏击进攻宜章的国民党军。

部队主力此刻就在骑田岭一带,伏击进攻资兴的敌人是不可能的,而进攻桂阳的只是一个团,兵力太少,打掉了对大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反而会促成国民党军迅速收拢兵力,集中向工农革命军进攻。

这样看来,伏击进攻宜章的国民党军是最好的选择。这个决定看起来似乎也很合理,但陈逸依然感到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却不知道哪儿不对劲。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