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公鸡的交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单单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跟他们走一趟,去见一个什么人。雷头用眼神制止了我们准备反抗的念头,让公鸡告诉他们我们同意走一趟。

到了地方才知道这次来B国的任务算是惹上了麻烦。B国一直以来都是西方国家的佣兵组织的传统势力范围,这里所有的佣兵任务都是交给他们来做的。像我们这样的事是没有先例的。因此也让这些组织感到了危机,他们非常害怕我们会借这个机会把手伸进来,这才有了飞机场那一幕。最后得知,他们正在跟我们的组织谈判,因此在没有结果之前,我们不能去执行任务,要在这里委屈几天。当然,都是干佣兵的,他们会对我们保持应有的尊敬,希望我们也不要有什么过激的行为。这毕竟只是两个佣兵组织之间的事情,跟我们这些干佣兵的没有什么不对盘的。

了解了所有情况后,雷头对前来接待我们的人提出了要跟总部联系的要求,对方非常爽快的拿来了电话。雷头把我们的情况跟总部汇报了一通,得到的答复是:事情已经知道,双方正在谈判,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伙只好十分窝火的去对方安排的早就为我们准备好的休息地点。到了地头才知道,这般洋人忒孙子了。妈的竟然连个旅馆都没有给我们准备,直接把爷爷们拉到了一个兵营。这让我们的心情更加不爽,直到到了房间这火才小点。还别说,这里虽然是兵营,可房间的条件并不差,远比我们想象的好的多。比我在特勤的时候都要好。

看来对方并不是想拿我们当人质什么的,给我们比较的的自由空间。在我们休息好后,还特地带我们参观了一下兵营跟他们佣兵的日常训练。看了他们所谓的训练后,我还真的有点想笑。这也算是一直为许多电影里反复神话的西方佣兵啊,就这一号的,从我们国家野战部队里随便拉出一支尖兵班来,就能把丫玩的找不到北。

我们一脸看笑话的表情,让一边陪同的人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他用怪异的中国话告诉我们,这些只是新招的佣兵而已。真正一线队员,都是在兵营里面训练,如果我们有兴趣的话,他可以带我们去参观一下。我们心里想反正没鸟事,顺便了解了解也不算坏事,知己知彼嘛。说不定真能学到点什么呢,那也算是有所收获。

一路嘻嘻哈哈的走到了所谓的精英训练区,还别说,跟前面的相比要强太多了。起码,让我们不再感觉毫无挑战。静下心来,仔细的看了好一会。我总结出了几点:一,他们的装备好,火力配备很科学。加上各种先进的辅助仪器,可以让他们在作战时充分发挥特有的装备优势。二,整体素质都比较高,有比较强的战斗欲望。心理素质也比较强,这也许跟他们都见过血腥有关系。三,战术技能掌握熟练,战术技能分工非常细致,连各种不同作战技能都有一套特有的步伐作为辅助。这一点让我们开了一下眼界。可这话又要两说了,我有一点不解的就是,战场是十分特殊的一个环境。里面的情况是千变万化的。这要万一遇上点非常突然的情况,就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想起这些看起来很牛X的战技跟步伐呢。我相信这也许只有他们的上帝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知道的。

或许我们都是东方人的缘故,在我们观看那些佣兵训练的时候,他们也在打量我们。可能是我们身上拥有的某些气质吧,竟然把他们吸引了过来。其实所有的佣兵都一样,并没有很大的区别,都有一种挑战的欲望。可能是先前我们的态度刺激了身边的陪同,他不但不阻拦他们的队员对我们“礼貌”的挑战,相反还用很巧妙的方式在推波助澜。没办法,俗话说的好: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既然咱来了,怎么着也该给他们留下点什么吧。

一番讨论后,他们定下了两场比试,枪械跟短刃。客随主便,我们一一答应了下来。但有一点我比较奇怪,他们整体不论身高跟体形都不我们强,干嘛没选自由搏击这一项。

最先开始的是短刃,这是左刀的,没人跟他争,也争不过。队里所有人都在这上面吃过这小子的亏,可没少输酒钱给这丫的。

趁着双方没有开始前的空挡,那帮洋哥们开出了赌盘,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我们一看都乐了,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急忙让公鸡问一下带我们玩不。看来那帮洋哥们对自己人挺有自信的,说让我们尽管下注,只要不超过一万没有就成。我一听,一口气把身上所有的钱压了下去。接我注的洋哥们为这个还特地让公鸡告诉我要悠着点,一把输完了,可就没有机会了,后面还有一场可以赌。我冲他说了声谢谢,这哥们还挺可爱。

比赛开始后,左刀故意跟对手拖延了一下时间,多陪他玩了一会。然后便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三连旋刺,再加上脱手旋滑刀,短刀从右手神奇的转到了左手,最后架在了对手的脖子上。

当时就把一圈洋哥们给看傻了,平静了好一会才发出点声音。接过洋哥们递过来的钱,看着他一脸不甘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好笑,跟左刀比短刃,那不是送钱给我们用吗。接下来的枪械比试从原本的长、短都比,突然一下变成了短枪速射。这可是我的强项。到了靶场,首先熟悉了一下对方提供的手枪,稍稍做了一点调整,便示意对手可以开始了。

看着二十五米外的立胸靶,我尽量让自己放松。说实话,这类的靶机我还是第一次打,对这个并不是特别有把握。刚刚一示意,唰的前面一下立起了五个靶。其实它在半立状态的时候,我已经开了第一枪。“砰、砰。。。”五枪五中。记时也同时在屏幕上显示了出来,5.34秒。这个成绩一下子把对手打倒了,他是跟我同时开枪的,却比我慢了近一秒。

这两场比试不但让我赚了差不多近四千美圆,还让我们真正得到了那帮洋哥们的尊敬。后来的两天里,大伙都相处的比较融洽。可能是应为我们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吧,总之那帮洋哥们对我们都挺客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