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五)

腾飞的欲望 收藏 1 2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一) (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次日一早,洗漱完毕,郑鸿仕匆匆吃过早饭立即提着箱子离开客店。他是想早点离开北京城,这儿毕竟是在清廷的眼皮底下,如果大白天的出来四处走动,难免会被人认出而去告密,最后导致身陷囹圄。他身穿一件长及膝的风衣,照样压低帽子上了火车。

在车上他意外地见到军校同事——陈百鹤,他的打扮几乎跟郑鸿仕一模一样。因在车上不便互认交谈,两人便以目光沟通约定等车停站一起下车。火车在高碑店停站,郑鸿仕和陈百鹤随着人流先后下了车。两人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便又先后进了一家小饭店。

陈百鹤叫店家暖一壶酒来,再上一盘牛肉。

酒肉端上来,陈百鹤倒了两碗酒,他和郑鸿仕均一饮而尽。热腾腾的酒一下肚,身子顿感暖和起来。两人动筷子吃了几块牛肉后就开始压低声音交谈起来。陈百鹤问道:“你走后在哪落脚?”郑鸿仕遂把前事简单叙述了一遍。他问陈百鹤:“你不是在军校干得好好的吗?怎么会打扮成这样出现在这?”陈百鹤轻轻笑了笑:”还不是因为你!“ “我?”陈百鹤道:“那日你走后不久,一群侍卫兵就赶到军校,我刚好送你走,在校门口还未进去。我就用一番言语骗退他们。后来我没料到,可能是那个出卖你的混蛋又向清廷告密说我和你互相认识,一起串通好来骗他们。所以第二天那些侍卫又扑到军校,我毫无防备,被他们绑了起来。他们就问我你逃往何处,我当然说我不知道。那侍卫头子说:‘看来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且带回去细细拷问。’他们还要把校长也绑了,校方辩解说,都是我们俩暗地里干的事,校方对此委实丝毫不知,这样才算作罢。”

“我被五花大绑着走出校门,然后他们准备把我押上火车带到京城审问。我就长话短说,后来多亏我儿时的一个伙伴叫陈宝顺的,他就在保定开布店。他早已于同盟会成立之初就加入其中,他开店实为同盟会筹集经费。他得知我被抓,就花钱雇了许多地痞流氓挥舞棍棒、菜刀冲杀官兵,调离他们的注意力,我乘机踢倒押我的两个侍卫,然后跑向民居点,陈宝顺接应到我,他带着我在院墙和小巷之间七转八拐甩掉侍卫。我就这样逃出来了。”

陈百鹤又说道:“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已经加入同盟会了,也是陈宝顺介绍的。略观当今局势,参加革命乃是有志之士的最佳选择。怎么样,你也加入同盟会吧?”

郑鸿仕听后高兴地说道:“好,我正寻思着下一步该去哪里、干什么呢。我其实也有意于此,只是一时没有个介绍人,现在有你,太好了!”接着他又向陈百鹤抱歉道:“只是实在对不起你,因为我差点让你身陷囹圄。”陈百鹤道:“咳,怎么能怪你呢?都是那个混蛋长工告密出卖了我们。若有一天被我撞见,非宰了他不可!”郑鸿仕也深悔自己看错了人。

经陈百鹤及其朋友陈宝顺的介绍,郑鸿仕加入了同盟会,因为同盟会知道了郑鸿仕的经历,对他这样的军事人才自然是求之不得。

在同盟会里,郑鸿仕担任军事教导官,教给革命党人各项军事技能进行革命活动。由于他教学工作作得出色,使得革命党人的军事素质获得很大的提高,因此他颇受同盟会成员的赞许,甚至总理孙中山还接见了他。

时至旧历一九一一年九月,郑鸿仕自离家北上已有八年。这期间除了奉父母命回去办婚事外,极少回去过,仅是和家里及陈惜俊等友人经常通信。不是他不想家,其实他晚间休息时,也无时不刻不想起家中亲人的音容笑貌,尤其是母亲那殷殷盼子归来的眼神和心情,郑鸿仕是可以想见的。但此时,他满腔热血想干出一番事业,无法两面兼顾。所以他发誓清政府不倒台,他就不回家。

一个多月后,推翻清政府的伟大历史时刻在历经数次起义失败后终于在武昌起义后到来。但是毕竟统治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制刚刚结束,民主革命尚属开天辟地头一回,革命党人难免有些幼稚,缺乏经验,被各种旧官僚、旧势力投机革命,乘机混入革命阵营,最后竟将军权拱手送予反对革命的官僚。郑鸿仕暗想:自己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果实居然硬要送给对革命无点滴之功的官僚。最后革命领袖孙中山竟将刚当上不久的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一职让予袁世凯。其实革命党人应该在十几年前的“戊戌变法”中了解了袁世凯的为人,他只是一个见风使舵、表里不一、不忠不信的小人。他也曾提醒规劝过同盟会的要员,但他们不是不以为然就是自叹无能为力。

袁世凯取代孙中山先生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为使自己的权力不受限制,外交、内务、陆海军、财政等重要部门的总长,他都使用自己的亲信旧部担任,而革命党人只管理几个“冷衙门”,如司法、教育、农林等部。郑鸿仕因原本就鄙视袁世凯的为人,故不免在平日的言行之中流露出些许来,当然这很快就传到袁世凯的耳中。所以他只担任了农林部里面的一个小职员,这当然与他的志向相去甚远。于是郑鸿仕在干了几个月后忍无可忍愤而辞职。陈百鹤与陈宝顺两人受到的对待和郑鸿仕也差不多。

郑鸿仕料那袁世凯乃一权势熏心之人,必不会满足于一个临时总统之位,因为总统也被制约着,就是按照《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里规定的,参议院有弹劾总统的权力。他定然向往更自由的权力,甚至是恢复帝制,尝尝他以前的主子——慈喜太后全权在手的滋味,那时他干任何事都百无禁忌了。

果不其然,袁世凯派人刺杀了想由革命党人组织责任内阁以限制他权力的宋教仁,继而废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颁布《中华民国约法》,改责任内阁制为总统制,规定总统可无限期连任,可指定继承人。这样他为自己想干的事扫清道路,直至复辟当上“中华帝国”的皇帝。

此后,郑鸿仕参加了讨伐复辟帝制的袁世凯的护国战争。这次战争可谓大快人心,三下五除二迫使袁世凯取消帝制,又使其绝望而死。这些又使郑鸿仕心中升腾起希望:恢复民主共和制度,建立民主政府,历史总算倒退片刻又前进了,国家还有强大的希望。但很快这希望又落空了——袁世凯死了,但他的旧部并没有背叛他,他们拒绝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和国会。于是,又开始了护法运动,但终归失败。

至此,郑鸿仕已经不抱希望了,几个旧军阀会把国家治理成何种样子可想而知。他决定先离开北京南下回趟家看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