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庞统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院子里,远远望见一头戴儒巾,身着便服的老人在竹丛中抚琴。管家示意庞统在老人身边坐下,然后退到听不见两人说话的地方。老人闭目手抚古琴,石桌上有一香炉,炉中香烟袅袅,异香扑鼻。一曲终了,程普睁开眼睛望着庞统。

“可是庞统大夫?”

“学生便是。”

“让你在书房久等,老夫怠慢了你!”

“将军赐见,己是学生的荣幸;能聆听将军操琴演绎高山流水,更是人生幸事,何言怠慢一词?”

程普微微一笑,庞统不愧是高人,细微小事他都能洞察于心。

“大夫也通音律?”

“仅仅略知一二。”

“恐怕不止于此……如今能听懂此曲的人不多了,能有此情怀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大夫对此有何见解?”

“音律者,人之心声!胸怀坦荡、高尚之人,所出之音,声纯音净,无凡尘之杂质,有松骨之清风,疑是人间仙乐;即使奏出风花雪月之事,也是天籁之音;而凡夫俗子无论技艺再巧,所出也是下里巴人的靡靡之音,登不得大雅之堂!”

“先生所言极是!”庞统一番话,说得精辟,极有见地,程普不由点头称是。

庞统注意到程普这一细微变化,他由称呼大夫改口称他先生,己从礼仪上的客套往前进了一步,这是好的预兆。

“将军童颜鹤发,不知尚能饭否?”

程普闻听哈哈大笑:“先生倒有蔺相如之才,老夫却不及廉颇……”

庞统暗暗吃惊,一个以铁马冰川为伴的人,对历史如此熟悉,“将相和”的典故能随口道来,实不多见。

“将军差也!当年廉颇老将军也不过如此,将军如中流砥柱,撑起东吴大好河山!”

程普两眼倏地一亮,闪出一丝光芒,然而,他眼中的光芒稍纵即逝。

“今非昔比,往事己成过往烟云……”程普轻轻叹惜:“好汉不提当年勇,老夫己是马放南山之人……”

“将军宝刀未老,依然重兵在握,何出此言?”

程普虽然对庞统有了好感,但庞统毕竟不是他能倾吐心事之人。程普与吕蒙历来不和,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程普握有重兵,更使吕蒙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将他除去而后快,程普不得不防。几天前,他就将精锐部队悄悄调集在京师附近,也暗中把家眷送到安全之地,再有两日,连他也要住到自己掌握的军队中去。堂堂东吴一大将,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要煞费苦心,这一肚子的苦衷、委曲,没有人能够理解。

“先生有所不知……”

庞统眼看向程普挑明来意的时机快到了,他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庞统是何人?天下之事了然于胸,岂有不知之理!吕蒙欺君悖主,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好端端一个东吴,被他弄得国之不国,家之不家……”

“住口!”程普贸然大喝一声:“胆大的乱臣贼子,竟敢在我府中信口雌黄,诋毁朝廷,来呀!”

管家带着四名家丁奔上前来。

程普指着庞统:“把他给我拿下!”

庞统被家丁用绳索绑了,这是他事前没有意料到的。自己丢了性命事小,误了事大!出此纰漏,错在哪里?对于程普,是过高估计了他,还是小看了?庞统急速在心里思索。

程普指着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庞统:“你口出狂言,真不知天高地厚,随意诋毁朝廷,按东吴大律,理应当斩,尔等就不怕死?”

庞统横下一条心,现在就是死了,也死得其所。他望着程普,老将虽然声色俱厉,神情之中却不像动了真怒,便坦然回答:“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说完此话,他想起一对不和的父子,父亲再有不是,你在儿子面前数落他的父亲,他岂能不勃然大怒?程普身为东吴大将,自己在他面前数落东吴,他能无动于衷?庞统偷偷看了一眼程普,他没有继续发作,庞统心里有底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吕蒙要对将军动手,是迟早的事!将军是送我去大将军府邀功请赏,还是押我去都督府治罪?吕蒙倒是还在,可叹司马敬己在昨日做了刀下之鬼!”

“此话怎讲?”

“学生被司马困在耒阳,想必将军早已知晓?”

程普如实回答:“老夫听说了。”

“昨日司马敬来到耒阳要杀学生!”

“这是何故?”

“吕蒙野心勃勃,学生不肯助他夺取天下!”

“他有如此野心?”程普惊讶不已。

“恰逢罗伊将军……”

“且慢,先生说的罗伊,可是赤壁一战中之骁勇小将?”

“正是。罗伊手快,在司马暗算他时,一刀将司马斩于马下!”

程普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真有此事?”

“确有其事!青州骠骑将军张辽奉魏王之命,带领一万骑兵,护送大乔也在此时来到耒阳……”

程普越来越吃惊:“你说谁,孙夫人,大乔?!”

“是的,东吴夫人,大乔!”

“她还活着?为何在青州军里?”

“说来话长!”

“先生请讲!”

庞统笑着向程普示意他被绑着,程普面露惭愧之色,立即亲自为他松绑,然后扶庞统坐下。庞统望着管家与家丁不语,程普挥手叫他们下去。

“先生快快道来!”程普是个性急之人,一见家丁离开,就催促庞统。

庞统啜了一口清茶,不慌不忙问程普:“将军还记得江东群英会么?”

“老夫托辞有疾在身,未曾前去。”

“曹操派典韦刺杀周瑜未遂,在当晚都督府的英雄宴中,趁乱掳走大乔。罗将军追至赤壁,查明是青州所为,要侍卫返回柴桑搬兵。吕蒙竟然不派兵相救,将军想想,这是为何?”

“有这等事?难怪夫人一失踪,他就说大乔已经遇难,还以‘莫需有’之罪,杀了水师提督……”

“罗伊将军为了救出大乔,支身一人去到青州军中,在赤壁之战中取得曹操信任,战后官拜大都督。然而,罗将军就在当天夜里,救出被囚禁在冷宫中的大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