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三节:生死第七天(2)

醉长生 收藏 1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三节:生死第七天(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三节:生死第七天(2)

熊无疾明白说也是白说,心里烦闷难当,哗的抓起桌上的军用水壶,拧开盖子就往嘴里大口倒。

“欧陆共和国法兰西行省产的哪诺,最少是1880年以前的。”修辟邪闻着空气中的酒香摇头,“可惜,这么好的酒你不应该象这样牛饮。”

熊无疾瞪着眼睛不搭理,又灌了一大口。

修辟邪笑道:“你胆子倒还真的不小,敢在我面前大白天穿着军装这样喝酒。”

水壶里的酒本就不多,熊无疾再倒两口已是见底。“我一个人干不了!”

“不会只有你一个人。。”

熊无疾抽开抽屉抓起一瓶酒拔出木塞啪的放在办公桌上标签朝着自己,突然无关的问道:“这是什么酒?”

修辟邪在刚拔开了木塞就知道是什么酒了,“这么呛鼻的气味,北美产的龙舌兰酒,酒精度70左右。”

熊无疾暗暗称奇,闻出龙舌兰酒的独特气味不出奇,可龙舌兰酒也有酒精度数高低的区别,修辟邪居然能闻出准确的度数来。又拿出一瓶酒,同样不让修辟邪看见标签,“这瓶呢?”

“苏格兰威士忌,里面有很大的烟熏味。”

“这瓶?”

“法兰西行省雅玛邑区产白兰地,窖藏30年以上。”

“这瓶?”

……

熊无疾转眼拿出六瓶不同的名酒,修辟邪居然全说对了,无一不准。见熊无疾目瞪口呆的样子,修辟邪笑道:“这没什么稀罕的,多品品就行了,象你这样牛饮只求酒精的痛快当然不行。”

“我首先应该从哪里入手?”

修辟邪看看手表,“不知不觉都到了午饭时间了,不请我喝一杯么。”

熊无疾拿出两个口杯,倒了两杯龙舌兰酒,大概100毫升的金黄色液体在杯子中摇荡。修辟邪才刚端起杯子要欣赏一下成色,熊无疾咕的就灌了半杯,“哈~”。

修辟邪吓了一跳,“海军陆战队的都这么喝的?不能让他小瞧!”咕的把一杯全倒进了嘴里。当兵的没几个是从来滴酒不沾的,除了正常战备、值勤、训练期间不准喝外,假期和节假日喝得再多也没人管。当然,喝醉了在街上影响军人形象,还是要被廷卫军请去品茶。要是呼仨邀五的请不同兵种的战友一起喝酒,最丢脸的就是喝不过人。比如杀猪的就老骂艺术家给廷卫军抹黑,修辟邪在这当口代表着廷卫军,自不能在一个少校面前认输,当然也得为廷卫军的荣誉奋战了。

熊无疾见修辟邪喝得比自己还猛,心里一横,“妈的,别的事你官大,喝酒岂能容你到海军陆战队的地头上来抖威风!”咕的把剩下半杯给灌下了肚又倒酒。

修辟邪想着昨晚喝多了吃亏,趁熊无疾倒酒不注意,偷偷摸出几片阿司匹林和酶片,“现在看来龙牙要陷害的不是你,是白上尉。”

“嗯。”

“首先假设这个人就在新编7连里,你想想有谁会这样做。”

“这个假设我能排除,没有。”

“这么肯定?”

“是的。”熊无疾一口把酒灌下,斩钉截铁道:“新编7连里排长班长都是27号高地上下来的弟兄,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们中有人会这么做。其他的士兵都是这几个月才参军的新兵,就算他们有那个心陷害白少虎,也没那能力当上龙牙的杀手。”

“有理。那白上尉在部队以外还得罪过什么人的?”

“据我所知也没有,因为他很少出兵营,也不太爱和人说话,应该没有。”

“那你呢,你有什么得罪过的人。”

“我?”

“嗯,因为还有一种可能性。杀手知道你有爵位,还是皇室一脉,想扳你比较难,就通过陷害你身边的人来打击你。”

熊无疾想了想,道:“那就真不少了。”

两人说话间已喝完了一瓶龙舌兰酒,熊无疾横着心又打开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修辟邪看着酒瓶子只吞唾沫,又没好意思说不喝了,“都是哪些人?”

“那可有好几个,够得上恨我的人就不止五个人,七天时间里恐怕也是查不完。”

“别急,我明天就调一个廷卫军上尉来做情报参谋官来帮你。”

“明天调来?”熊无疾苦笑着把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修将军,你这不是开玩笑嘛。今天的情势你也看见了,我怕那个上尉有命进来没命帮忙。”

“不会的。”修辟邪胸有成竹的微笑,“一定不会。”

趴在门外偷听的白少鱼几个人渐渐的听得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什么也听不见了,在原地急得直跺脚。胡不为把剩下的士兵全呵斥走后就他们十几个班排长挤在门外偷听。

叶杏黄焦急的拉拉白少鱼的衣袖,“怎么样怎么样,他们说了排长什么了?”

白少鱼不耐烦的嚷嚷,“别吵啊,一直都听不清楚你们还吵!”

胡不为挤上前来,“我来我来,我耳朵好!”

卢智刚秦龙尚天蓝不耐烦的推他,“一边去,凑什么热闹,没听说过你的耳朵是猫投胎的。”

胡不为不干,说什么也要轮到他听一听,十几人推推搡搡中居然哐啷一声把连长办公室大门给推倒了拍在地上。倒在门板上的几人一见大事不妙爬起来拔腿要跑,突地发现不用了:熊无疾和那个廷卫军的少将身边堆着一堆酒瓶子,两人正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第一天:

熊无疾摇着疼痛的脑袋慢慢爬起身来,口渴得紧想找杯水喝,突见窗外天已经快黑了,“见鬼,睡了一个下午。”定神看看,发现是在自己宿舍里。窗外‘嘀嘀嘀哒’的收操号响起,熊无疾一听不对,骂道:“是哪头猪一样的司号兵能把收操号吹成起床号!……起床号?糟了!”哗的拉开门就出去。

“连长你起来了!”白少鱼和几个排长的声音喜出望外。

“你们怎么都坐在门口?”熊无疾疑惑问道。

“你昨天喝醉了,我们都轮流在你门口守了一晚了,想早点知道昨天那个修少将和你都说了些什么,我们好象隐约听见那个修少将知道我哥是冤枉的。”

“嗯,进来说吧。”

尚天蓝道:“我去把他们都叫来一起听。”转身飞奔。

“那个修将军那里去了?”熊无疾把人都让进房间问道,顺手倒了杯凉开水咕噜咕噜猛灌。

“和你一样醉得不轻,打电话给廷卫军的人来把他接走了。”

“哈,跟我喝!”熊无疾得意,浑忘了自己也醉得象滩泥。

不多时人都来了,熊无疾把昨天和修辟邪的对话全部完整的复述了一次,他也不用怕这里有人会泄密,全是在27号高地上一起拼过命的弟兄,连他们也信不过也没谁可以信任了。众人脸上惊疑不定,万万想不到廷卫军的人也是出于无奈才必须带走白少虎。

卢智刚沉思了一会,“那就是说,他们也明白老虎是冤枉的,但也不想查龙牙,除了那个修少将以外没人对破案这么上心?时间一到,必须移交上级部门,只能怪老虎倒霉了?”

“对,我理解的就是这样。”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把名单列出来我们一起查啊!”白少鱼急得直跳。

“名单我马上就写出来,但是我不能去,你们去,干得大张旗鼓的最好。杀手盯住的是我,我一动他什么都知道,这就麻烦了。你们负责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暗中和那个新来的廷卫军上尉调查。”

“新来的廷卫军上尉?派来监视你的吧!哼哼,好啊,老子正想知道廷卫军的人有多横,保证让他进得来出不去!“胡不为叶杏黄等惹祸精已经捋起了袖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