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十节骑兵旅出击

ddtt 收藏 3 8
导读: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十节骑兵旅出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鬼子一看不好,大队长用指挥刀一指,“对准机枪阵地,开火。”大队里边的八挺重机枪和两门步兵炮一起对准张学义的机枪阵地开火,密集的炮弹接连落下来,他冒险坚守机枪阵地继续还击,反正鬼子的机枪打多远我也打多远,我用的跟你一样的机枪,他豁出去这一百多斤了,死死的把敌人压制在阵地前四百米外,可炮火越来越密,老管家张忠一看少爷真急了,开始玩命他有点担心,所以插完最后一个弹板一把就把张学义拉到一边。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别玩命了,留点命明天还能杀鬼子,今天你受上不能打明天咱不是少个人么,快隐蔽。”张忠刚说完几发炮弹把重机枪炸上了天。

“好危险那。”张学义看机枪飞上天,他脸色惨白的看看老管家。

“这里不安全,换个地方。”张忠站起来,背上四四式马枪,那三八大盖当拐杖提着歪把子机枪就往炮火稀疏的地方走,张学义也收拾一下东西把掷弹筒和弹药拿走。

转移出去几十米张学义架起掷弹筒对准鬼子的机枪阵地连续射击,他蹲在战壕里正好鬼子看不到他,张忠藏在长着芦苇的战壕边上举着望远镜报告着弹着点,所以张学义稍微调整好角度就可以炸的鬼子人死枪废。

鬼子忽然被掷弹筒炸了以后,熟悉掷弹筒发射出榴弹的军官蹲在地上暗气暗憋,他也没想到对面敌人这么厉害,上午是轻机枪冲锋枪,下午是重机枪掷弹筒,拼刺刀的时候看敌人全部用的是三八大盖还有十来个人背着马枪,敌人可没少缴获皇军的武器,他们还真有两下子,比其他地方的守军厉害多了,,不过现在可以放心的是重机枪已经被战无不胜的皇军摧毁,铁甲列车上的大炮正在做延伸射击继续摧毁守军的工事。

张学义连打几十发榴弹以后回头一看几个榴弹包都瘪下去,摸来摸去才找到三发榴弹,真让人丧气,自己还没玩过瘾呢,这东西很像过年玩的二踢脚,叮咣两声,发射是一声爆炸是一声,玩起来真过瘾呢。

“怎么不打了,鬼子死了好多人呢,正抢救伤员呢。”张忠拿望远镜观战观的十分高兴,炮弹落在鬼子中间开花鬼子断胳膊断腿的好多人,看着解气,让你们看看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接不上了。”张学义咬着牙很心疼的把最后几发榴弹打光,把掷弹筒塞到空弹药包里,张学义想还是转移阵地吧,鬼子的炮兵可精呢,随后他说了声“撤”张忠二话没说携带他们的‘全部家当’就换了阵地,他们俩带着一堆东西猫着腰冒着炮火顺着战壕往桥北方向走,现在战壕北边的交通壕正往这里走人,估计是上来援兵了。


“那里地打炮?”机枪中队的鬼子大尉发现机枪手接连被炮弹击毙就知道敌人也有迫击炮和掷弹筒。

“那边。”手下当兵的一指,鬼子军官拿望远镜看了一会发现没啥目标,但是为了报复一下出出气,还是派人去练队步兵炮中队和联炮中队,把目标坐标告诉炮队,由炮队进行报复性打击。

张学义走出去多远去才听见背后响起爆炸声,看来鬼子也不傻,计算出自己的位置,幸亏自己溜的及时要不就被炸飞了。就这样他东放两枪西放两枪的跑来跑去支援各阵地守军,打到下午六点才把敌人击退。


一线的守军打的不错,马占山将军下令后边的部队去一线换防,把已经疲惫的一线部队拉回二线休息,这样晚上他们不用担心阵地安全,可以好好睡觉休息。

晚上有的战壕里点起火来,鬼子炮兵并未对有火光的地方进行炮击,张学义到后边看看自己的战马没事也就放心了,他回到二线阵地内,看这里正在吃饭碗的兵比中午又少了,这些人跟鬼子从清晨打到下午都是疲惫不堪,有的拿着馒头都睡着了。

张学义靠着战壕内坐着,身上的棉大衣也被子弹炮弹破片挂开了好几处,穿在身上更像叫花子,步枪马枪马刀都靠战壕里边放着,没子弹的歪把子机枪被他擦的很干净,身上就剩几十发三八步枪的子弹,明天要再这么苦战一天自己就没法继续打了,周围的战友也都是这个情况,不过黄昏傍晚出去打扫战场的战友又寻到百十条枪以及一批子弹,有这东西守军兄弟们可以睡的更塌实点,至少身上有子弹心里就有底,他已经累的失眠了,睡都睡不着,他不知道要在这里守到那一天是个头,过去当土匪胜负就在个把钟头内结束,战斗也很少有持续一天的。

深夜的寒风更加凛冽,对岸的连成一串的火光的地方是鬼子的阵地,不知道他们累不累,自己可以支撑到明天么,两个旅的守军,一线的两个团伤亡过半,从白天抬走的人数上张学义大概判断其中自己身边的这个团已经完了,晚上吃饭才几个人,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五日清晨,张学义还穿着棉衣裹着毯子在战壕里睡觉,猛烈的炮声就惊醒了他,他从战壕里站起来往外探身体一看,一线芦苇丛阵地被炮火炸开了锅,枯败的芦苇被炮火点燃,这下可麻烦了,守军无法隐蔽在芦苇里打冷枪,密集的炮火已经把潜伏在这里的守军赶回战壕内,随即鬼子的炮火又对准一线战壕猛烈射击,火炮的打击力度比自己昨天在一线遇到的更加猛烈。

鬼子和伪军从集合到登船,再到渡过嫩江直到登陆,后方的炮火一点都没间断,大炮把所有的炮弹发射到中国守军阵地上,对渡江的鬼子进行全程炮火掩护,航空兵继续出动飞机对一线和纵深阵地进行反复轰炸扫射。但是守军表现的比昨天更加镇定,该进防空壕的就进去,该进猫耳洞的也钻洞,鬼子的飞机没像昨天那样遭到射击,但是鬼子飞行员俯冲下来的时候也发现,地面上也没什么可打的人和武器,守军没什么重武器,有几门小炮也在昨天被鬼子给摧毁了。

鬼子面前的五千守军几乎全是轻步兵,昨天鬼子的迫击炮掷弹筒一起开火,把本来数量不多的中国守军重机枪阵地摧毁了数十了,马克沁机枪歪倒在阵地上再没派上用场,今天因为弹药缺乏轻机枪基本全被转移到后边,前线青一色的是步枪。

清晨渡江的鬼子来了两个大队,还把联队的两个炮队全部带过来,还有从后边开来的一支狙击炮中队也抵达前线,全部跟步兵一样坐船过江,狙击炮是三十七毫米的平射炮,对机枪火力点杀伤力很大,专门压制对方轻种机枪,因为炮的射程威力都优于机枪,所以面对面打中国机枪手打不到鬼子的平射狙击炮,可人家可以炸掉机枪阵地。

两千多鬼子的两百支小船继续开到昨天的登陆点上,随后机枪火炮一起协同步兵开进,为了不犯昨天的错误,步兵行进的很满,炮兵队重机枪队全部跟上来,两千多鬼子的身影黑压压的出现在一线守军的面前。

五日上午的战斗张学义没参加,他站在第二道防线内看着一线守军,比昨天更密集的炮火落在阵地上,中国军人伤亡每分每秒都在增加,鬼子展开联队以及大队十几门七十毫米迫击炮,四门三十七毫米平射炮也靠前配置,战斗打响后守军奋力抵抗,因为士气高涨守军从清晨到上午十点就把鬼子的进攻给击退,滨本联队全部过河进攻的结果是几个小时内阵亡三百来人,相当于少了一个满编制中队,滨本老鬼子也无奈了,打电话立即报告关东军司令部。


“本庄阁下,我们已经攻击了两天,依然没有夺取守军阵地,请速派援兵,我部三千多人现在只剩两千多,中国守军两个旅大约还有四千人,我们实在打不过去,我联队携带的弹药几乎快用光了。”滨本是硬着头皮报告,他害怕本庄繁将军一生气先把他枪毙了。

“混蛋,帝国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军官和你这么废物的军队,你简直丢关东军的脸,丢帝国陆军的脸,你守好登陆场我立即派部队增援,如果你连北岸连立足之地也没有,你就不要在当联队长,自己想天皇陛下谢罪吧。”本庄繁气冲冲的把电话放下,对手下的参谋说:“立即把第二师团的一个旅团调到江桥,把第三十九旅团和旅顺要塞的野炮大队调来。”

“是。”参谋们下去传达命令。

野炮大队的炮可不是山炮迫击炮,而是一种比山炮更重一些的火炮,从旅顺调来的部队装备的是明治三十八年型七十五毫米野炮,威力十分巨大,射程可比步兵联队的火炮厉害的多。

关东军司令部先开始没对黑龙江省的战斗有太多的关心,只是把镇压辽宁和吉林的游击队放在第一位,结果进攻黑龙江省两天就吃了大亏,他们把目前在东北的最好的炮队调到江桥,做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样子。

因为要调动部队支援所以五号这天滨本联队没继续做徒劳的进攻,等待的是大部队的到来,尤其是野炮大队一来他们的火力就可以打击十公里外的中国军队,让中国军队的防线无一处是安全的。鬼子利用火车汽车快速的把一个独立野炮大队调到前线,用十二门野战炮打垮中国军队的抵抗意志,另外第二师团的野炮联队大队也抵达前线,又带来三十六门七十五毫米野战炮。

五日这天鬼子全把心思用在调动人马上所以攻势并不很强。


平静的过了一天,六日凌晨两点日本军队的三十八门野战炮突然开火,在天还没全亮的时候以最大速度向中国守军阵地开炮,步兵联队在炮声中起床吃饭准备进攻,大炮一开打就不停,隶属第二师团的两个步兵联队大约六千人投入到进攻作战中,这两个联队分成左右两个攻击群由江桥两侧发动大规模进攻。

炮弹一排下来四十多枚一起落在东北军的阵地上,守军两个旅就跟鬼子三个联队激战在一起,四千多守军面队八千多鬼子还有飞机大炮,艰苦的支撑到上午十点,一线部队就不行了,子弹不多人伤亡很大,防线开始松动,鬼子的步兵一窝蜂似的冲上来。

现在马占山将军已经不在省城,把前线指挥部搬到大兴火车站,这里距离前线很近,他看着地图听着守军的报告,心里暗中盘算这下怎么打,掂量一下自己手里还有两个骑兵旅,干脆全部投进去算了,“传我命令,骑兵两个旅全部出动,从防线两侧插进北岸战场,打击鬼子的侧面。”

“是。”传令兵准备往出走。

“等一下,去完骑兵旅再顺便把张学义给我带回来。”马占山现在看到鬼子的炮火猛烈,对他的安全更加担心。

“是。”当兵的下去传达命令。


张学义跑到一线端着步枪充当狙击手,他枪法精湛一枪击毙一个,正兴奋的向鬼子开火,他打完一排子弹蹲到战壕里,掏出一排子弹压进三八大盖里,正要继续打的时候传令兵拉着他的衣服,“马主席叫您回去,快跟我走。”

张学义也不知道什么事,他正为放倒五个鬼子而高兴呢就被叫走了,他的老管家张忠此时被炮弹打伤,包扎之后被送到后边,跟着他一起往大兴车站撤。到了前线司令部张学义才知道马占山出动两个骑兵旅沿着嫩江北岸开始横扫进攻的日本鬼子,张学义不甘心坐着看热闹只身一人骑战马跟在骑兵部队的最后边,就见骑兵部队挥舞着马刀冲进日本军队的侧后方,战场上的形式跟张学义猜得一点都不差,马占山不愧是骑兵出身的骑兵专家,你看修阵地死守江桥他基本没下过具体命令,毕竟因为他不懂步兵的阵地防御,索性让步兵旅长具体部署,现在出动骑兵部队反击一下就展现出马占山的军事才能,几千骑兵部队旋风一样横扫了嫩江北岸的日军阵地,立即把第三十九旅团以及第二师团的增援部队给顶回去。

日军炮火猛打步兵的防线没想到中国骑兵忽然增援,再用炮来不及了,中国骑兵的攻击速度太快,现在正挥舞马刀肆意砍杀伪军和日军,日本高波骑兵队立即从江桥度过嫩江增援刚刚控制桥头堡的步兵联队。


“杀呀。”东北军骑兵第一次投入战斗士气正旺,迎头遭遇到损失最大的滨本联队面前,该联队本来就实力最次还又遭遇精锐骑兵的进攻顿时垮下来,联队阵地整个被骑兵冲散,日本兵四散而逃,高波骑兵联队迅速迎头把东北军骑兵旅挡住,之后战马奔腾马刀寒光四射,中日两国骑兵马打对头马刀碰在一起发出密集的金属碰装声,大约六七千骑兵拼杀在一起,东北军来的是两个骑兵旅大概六千多人,日本高波骑兵联队才两千多人,算是日军里人数多的骑兵联队,但是人少架不住揍,马占山训练骑兵是行家所以把骑兵训练的各个有战斗力,骑兵之间拿着马刀一过招就看出来了,日本兵通常连三个回合也支撑不住就被立刻斩于马下。

张学义着急的骑着东洋大马往前线赶,他知道马占山的骑兵厉害,现在敌人一骑一步两个联队也就四千多人,马占山使用优势兵力出继肯定全胜,他怕捞不到机会就加紧赶路,他屁股离开马鞍两脚踩着马蹬紧抓缰绳,边跑边喊:“给我留几个,我还没砍人呢。”

此时杀意正浓的骑兵那管他呢,看到鬼子拿刀就砍,鬼子的步兵在拉枪栓的功夫就被马刀砍下脑袋,张学义依仗的马跑的快从后队冲到前队,他也拔出缴获的日本马刀见鬼子就砍,“去你妈的。”他边骂鬼子边打,左手提着盒子炮右手拿马刀,跑的快的他举枪打鬼子后背,离的近的被他一刀把脑袋砍落在地,他的战马所过之处留在地上的不是一个正在滚动的脑袋就是一具没脑袋的身体。

干过土匪的都知道这玩的就是马快刀急,你刀慢了敌人的刀就把你切下一块去,混战进行了几个小时就结束了,骑兵边拣战利品边往后退,张学义看没鬼子了也跟着部队一起回去,今天他感觉有点不爽,混在两个骑兵旅里显不出他的能力,要不是他最后冲到最前边大家都还不知道有个他呢。


骑兵的出击可让中国人出了口恶气,但是江桥防线失守,骑兵的反冲击掩护步兵撤到大兴车站建立新的防线,在黄昏时分日本军队就追到大兴车站,刚刚从前边回来的骑兵旅一看鬼子开到这里来了也没客气冲上去就打,张学义一马当先跑在最前边,鬼子的步兵一看被夹击了吓的四处逃散,下午六点刚攻占大兴火车站又被东北军夺回来。

跑了半天的张学义人困马乏,到了火车站的时候连马都下不来了战马走到临时司令部前是被警卫抬下马的,警卫也把他的表现如实报告马占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