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还是把烟戒掉了(有点不同的经历

逸征 收藏 4 18
导读:[原创]我还是把烟戒掉了(有点不同的经历

我还是把烟戒掉了(有点不同的经历)


我的戒烟过程(有点不同的经历)


我今年五十五岁了,从一九七四年七月开始吸烟,到二00五年九月正式戒烟,历时三十一年另二个月。现在已对烟味感到很厌恶了,这应该证明已经是成功的戒除“烟瘾”了。


我的吸烟和戒烟经过的确有一些与众不同之处呵。应朋友们的要求,整理贴出,给吸烟的和想戒烟的人参考了。


一九七四年四月,我从军队退伍回到地方。为适应当时“香烟搭桥,酒肉铺路”的潜规则,本来不吸烟的我,开始购买和随身携带香烟了。在哪个年代,如果要表示对别人的尊重,或是想托人帮忙,求人办事等等,最通常、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敬上香烟。(那时,敬烟几乎成了中国老百姓最普遍的“客套”了。我还清楚的记得,八十年代初期,为解决“敬烟不卫生”的问题,当时的媒体和专家们曾专门研究、讨论过“敬烟的方法”问题,并呼吁改变包装,将香烟的“滤嘴”倒装在烟合的底部。后因这样更易使“滤嘴”在包装时受污染而作罢。否则,中国的市场上可能早就出现了专为“敬烟”而生产的“倒装烟”了。)在那样一个,处处“香烟缭绕”,人人“轮番敬烟”的环境里,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我就从一个“只敬烟,不吸烟”,到“为表示尊重,偶然也陪吸一只”。变成了一个每天吸烟两、三包的“老烟枪”了。真可谓是“突飞猛进”啊。


加入了吸烟者的行列后,我也同样遇到了许多的问题,遭到了不少的责难。特别是在我的孩子出生后,在家里我就完全失去了吸烟的“自由”了。从那时起,我的“吸烟区”就只有“阳台”了。(连厨房和厕所都被禁止了)。后来的二十多年里,无论是春夏秋冬,风霜雪雨。我都坚持不在室内和车内吸烟。


但即便如此,身上的烟味,仍使孩子和家人感到难于接受。因而,“吸烟没有好处”了,“对吸二手烟的人造成的危害更大”了,“别再吸烟了”,“赶快戒烟吧。”等等“说教”不绝于耳。


为了能摆脱“困境”,我研究终结了一些“正当”的吸烟理由,并不时的对人宣讲。我虽不求能说服他人,但也希望能缓和人们对吸烟者的憎恶和谴责,以维护吸烟者有限的“享受”权利。


我这样以为,吸烟对人体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好处的,原因是:


一、吸烟是用口腔呼吸的,属于深呼吸,而深呼吸所吸入的空气大部分应是到“胃”里,而不是进入“肺”里的。那为什么宣传上说吸烟易导致“肺癌”,而不是“胃癌”呢?这是否可以说明吸烟致“癌”的说法并不确切呢?


二、用口腔深呼吸是能促进胃、肠“蠕动”的,这是有助于人体的消化系统的。据我所见,绝大部分的吸烟人,胃口都不错嘛,很少有吃不下饭的呀。(烟酒不分家嘛。)


三、 吸烟是可以消除疲劳的,缓解精神压力的。有一句常用语就是,“吸只烟休息一下吧”。没听说过吸烟会吸的“累死了”的。


四、吸烟是能缓和社交场合的“气氛”的,可使人们感觉不到紧张的氛围。就算是初次见面,或初次洽谈都不会显得“尴尬”的。谁见过一边吸烟,一边吵架或打架的,那也不方便呀。


五、吸烟的人中有很多“长寿”的,不吸烟的人中有许多“短命”的。不要说老百姓,就是大人物中也有不少啊。因而可见,身体的好坏是不能用吸不吸烟来区分的。


六、吸烟会给他人造成“吸二手烟的危害”,这也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不吸烟的人不要跑到“吸烟区”里来,离吸烟人远一点,不就解决了吗。当然,吸烟区也可以离不吸烟的人远一点了。等等,等等... ... ...


尽管这些理由是比较“充分”的,但结果还是可想而知的。在社会舆论和亲友反对声浪的压力下,我也不得不考虑“戒烟”的问题了。


说到戒烟,我也和许多吸烟者一样,听说过许多“戒烟难”,“半途而废”,“戒烟后发胖”,“身体反而更差”等等的说法。但对这些,我却不太相信。大概在七、八年前,一种突如其来的“好奇”,促使我决心悄悄的尝试一下“戒烟”的“滋味”。


这一次悄悄的“戒烟”行动,时间只有三个月,但我的收获却是非常巨大的。它不但使我坚信我能够戒烟,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了“戒烟”最大的困难并不是所谓的“烟瘾”造成的身理上的需求。而是,心理上的压力造成了精神上的“失衡”。


我发现,由于有了“戒烟”,这个精神上的压力,反而使我比平时更加关注“烟”的存在和作用了。每当要出门,或是去办事,都会不自觉的首先去摸口袋,检查一下是否带了香烟。我联想到,多数吸烟的人,在发现烟没有了或是不够了时,都会显得烦躁和不安。而当有了烟时,又会马上平静下来。这种强烈的心理反差,不就刚好说明吸烟的人在“精神”上早已被“烟瘾”这两个字给“控制”了吗。(说是“吓”住了似乎更确切一点。)。其实啊,吸烟的人,对“烟瘾”这两个字是即喜欢,又害怕。而害怕的成分要更多一些。这种说不清楚的担心和害怕,使精神上的压力无形的增大,因而也就使人的“自我控制能力”和“自信心”大大的降底了。


有了这个发现,我的“自信心”也就大大的增强了。我郑重的向亲友们宣布;我能够随时戒烟,但我现在不想戒。我决定,将每天两包的吸烟量,减少到每天半包(也就是改为每两天一包)。对我的这个决定,亲友们都感到“半信半疑”,而我却不理会亲友们的议论。(这是因为,随着对吸烟限制的增多,要做到减少吸烟是不困难的)。


我就这样在每天半包烟中度过了几年的时光。


二00五年九月的一天早晨,我在练功时,因一时疏忽,暴露了我有吸烟的毛病。遭到了老师(七十多岁的功夫师傅)的斥责。在老师的要求下,我不得已表示,从此将彻底戒烟了。


(因我早就有戒烟的“经验”,便决定先从减轻精神压力入手。采取了一些与某些戒烟者相反的作法。)


我先将家中余下的六、七包烟集中起来,不但没有丢掉,反而摆放在书橱上层的显眼的地方,随时都能看的见。同时,将一包已打开的香烟和打火机放在上衣的口袋里。尽量保持过去的生活习惯不变。所不同的是,时常主动检查家中摆放的和上衣口袋中的香烟。当想吸烟时,就摸摸香烟告戒自己,“带着烟呢,不吸了”。当看到别人吸烟或嗅到空气中的烟味时,也同样摸着香烟告戒自己,“我的烟比他们的好,但我不吸了”。遇到有时实在是想吸烟时,就把烟拿出来看看,同时告戒自己,“我已决定不吸烟了”。这样一来,虽生理上的“烟瘾”会造成一些不适,但在精神上却比较轻松。感觉并不是在强迫自己接受什么,而是在主动的培养和锻炼自己的“自信心”和“自制力”。也有一段时间,我感到昏沉沉的,整天想打瞌睡,我就决定加强练功和步行锻炼。在整个戒烟期间,我的体重非但没有增加,相反,因锻炼而减轻了。


我的老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问我一次,“还吸烟吗?”我就说,“不吸了。”看着他那不太相信的眼神,我只能笑笑。直到一年后,也就是二00六年的十月,老师碰到了我的夫人,又问起这事,我的夫人对他说,“从哪次你叫他戒烟开始,就没有再吸,家里的烟都发霉了,... ... 。”


就这样,我彻底的告别了香烟,我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口袋里再也不装香烟和打火机了。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我的戒烟过程好象并不困难,似乎是在一个比较轻松的“游戏气氛”中度过的。


我的一些亲友们都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他们都认为是因我的老师“太厉害”了。对此,我只能是“笑一笑”了。


也许,今后若谈起或想起这事时,我也都只能是笑一笑。笑一笑,就笑一笑吧。笑一笑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还是把烟戒掉了(有点不同的经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