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六章 武汉整训

战火将军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林虎见没有渡船急的团团转,张金生着急地说:“连长,你的水性好,带着能泅渡兄弟先游过江去,我已经受伤不能拖累你们。”

“不行,要走大家一起走。”

“可没有船,我又受了伤, 怎么走 ?”

这时不断有日军炮弹飞来在人群中开花。断肢残臂被炸的飞上半空,又雨点般落下来。人群随之骚动着,爆炸声惨叫声妇女儿童哭喊声,男人的怒骂声响成一片。江边码头成为恐怖的地狱。从炮声中判断敌人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时一名在地上的伤兵突然抱住林虎的大腿。大声哀求:“长官,我是88师的求求你带我走。不要把我留个日本鬼子,我还年轻啊,我不想死啊。呜呜呜呜呜呜。”

林虎一低头看到这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小战士。被炮弹炸掉一条腿。断腿上潦草包扎白色绷带上满是血污和泥浆现在已经松散的快脱落下来了。殷红的鲜血泊泊的往外流淌,林虎的心一阵紧缩。刚想说话,旁边的张金生弯腰俯下身子,亲切的对他说“小兄弟,听口音你也是南京人吧?”

那个伤兵点点头,“我叫张金生,弓长张,金陵的金,生长的生。古时候南京就叫金陵。我也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我们还是老乡呢!”伤兵抬起头看着他。

“小兄弟,不要哭了,我们是革命军人,你又是男子汉,不要给南京人丢脸,也不要给你们88师丢脸啊。你看我的胳臂也断了。坚强点。”伤兵檫了把眼泪。

“你抱着这位是我们连长,他自己也没有船过江怎么带你过去呀。”

伤兵的手慢慢的松开了,张金生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把他扶了起来说:“走,我们去其他地方找找,看有没有船。”说着扶着伤兵,随着涌动的人流他们搀扶着朝燕子矶镇方向走去,当这两个人一瘸一拐的即将被淹没人潮中的时候。

张金生突然回过头对林虎喊“连长,快想办法带弟兄们过江吧,记着替我们报仇! 多杀几个鬼子!”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林虎这个铁峥峥的汉子眼睛已经湿润了。

林虎和严震找了块门板把严震的狙击步枪放在门板,他们带领全连仅剩的十几个人泅渡过血红的江水,看着满身粘乎乎的血水,和层层叠叠老幼妇孺的难民尸体,林虎气愤的骂道:“狗杂种,你们等着!小日本,老子早晚收拾你们”。

根据史料记载,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三点,南京卫戍司令部下达了《首都卫戍司令长官作战命令特字第一号》,命令中规定--

‘首都卫戍部队决于本日晚,冲破当面之敌,向浙皖边区转进……本日晚各部队开始行动……突围后运动,务避开公路,并须酌派部队破坏重要公路桥梁,阻止敌人之运动为要。‘

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率司令部人员于12日晚从下关乘坐小火轮渡过长江,36师利用驻守挹江门控制小火轮的便利,在司令部过江后也乘坐小火轮渡江,因此损失不大。

87师、88师和教导总队则没有36师那么幸运,大部没能渡过长江(留在城里的多成为南京大屠杀的冤魂),只有少数官兵历经辗转渡江归队。

林虎随着教导总队从南京撤退之后,在武汉收容零散官兵,补充新兵,以储存在后方仓库的武器进行重新武装。1938年1月,军政部将在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的湘军系统的第46师进行重新整编,将该师部分官兵并入第11师与第61师,以师部及所剩下的官兵与教导总队的残部合编成新的第46师。至此,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番号不复存在了。

合编之后的新的第46师师长为原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副师长李良荣(原航校特务团团长)和周振强(原教导总队副总队长)。第46师下辖第136旅、137旅和138旅,其中教导总队残部编成第138旅,由马威龙(原教导总队第3旅旅长)任旅长。

2月,桂永清升任第27军军长,师长遗缺由李良荣接任。林虎依然被编在马威龙旅长手下,担任138旅的特务营少校副营长,即使是特务营手下也多为后补充的新兵,严震则担任上尉营附,(营附为营部副官协助营长和副营长处理军务相当于营部参谋)。

看着昔日威风凛凛的虎师教导总队的3个旅仅仅剩下半个旅的残兵败将。大家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林虎对这个少校副营也不太感冒,他还是希望能到一线部队去,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马旅长也说要给他硬仗打。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几个月来第46师上下都在忙着整编部队训练新补充来的士兵。这些新兵很多都是抓来的壮丁各个方面的素质和士气都与原来的教导总队没有办法相提并论。林虎不禁皱起眉头。

38年2月份原教导总队的参谋长邱清泉归队,他是最后从南京撤出的教导总队军官。(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在城陷之际曾经敦促邱清泉同行前往下关渡江。当时紫金山主阵地和光华门的守军都在奋勇抵抗,于是邱清泉对桂永清说:“你先走,我暂时留下,以便和各团营研究一下撤退的办法。南京城陷后,邱清泉和部分守军一道拼命突围到芜湖,后来才几经辗转才归队。)

这一天邱清泉到老教导总队138旅视察,林虎急忙来向他打听张京生等人的消息。邱清泉沉痛的摇摇头;“除了我带出来的几十个兄弟,其他的都让鬼子杀害了。光在燕子矶一带小鬼子就杀害了我们5万多兄弟。鬼子用机枪扫,用刺刀挑,用土活埋。很多都是我们的伤兵!”

“这些畜生!”林虎恨恨地说:“邱长官,老教导总队就剩下咱们这些人了,您什么时候领着我们报仇雪恨啊?”

邱清泉拍着林虎的肩膀说:“放心吧,兄弟。此仇不报,我邱清泉誓不为人。我邱某一定对泉下的兄弟有个交代!这次委员长从苏联进口了几百辆坦克和战车,让我统领,组建咱们自己的坦克装甲部队。报仇的日子不远了。”

“组建咱们自己的坦克装甲部队!这可太好了,咱们以前可吃够了鬼子这铁王八的亏啊。”

“是啊,另外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上面还决定给你们师建个战车营,先拨给8辆苏联的T26坦克。就在这两天运到。等训练成熟以后马上开赴抗日前线,你们也要抓紧练兵,尤其是下一步要训练步兵和战车的协同配合战术。我决定用你们138旅特务营来搞个试点。”说的这里邱清泉叹了口气;“在松沪会战中就是因为我们的坦克和步兵没有配合好,结果让鬼子把我们的那点坦克和战车给全部报销了。可惜啊。”

“是,我一定抓紧训练部队。”林虎说完敬了个军礼。

果然,过了两天8辆苏联的T26坦克和苏联10辆BA-3轮式装甲车就运到了。

(1938 -1939 年间,苏联为避免日、德同时对其发起进攻,战略上希望中国方面能牵制日军,因此开始了对中国的军事援助。于是,中国购买了苏联大约83 辆T-26b 坦克(有一种说法为88辆),

T-26b 坦克战斗全重为10.5 吨,乘员3人,装备1门 45 mm炮和1挺7.62mm MG机枪,为了加强防空能力,部分坦克装备了2挺7.62mm MG机枪。这种坦克是苏联在30年代初以英国“维克斯”Mk坦克为蓝本设计研发的。

苏制BA-3轮式战车,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各国流行一种由军用卡车加装装甲外壳的轮式装甲车,这种装甲车制造简单且廉价,可大量装备。苏联也不例外,研制了为数众多的此类战车。BA-1轮式战车就是其中的一种,底盘采用GAZ十轮越野卡车的底盘,车体后部加装可旋转37mm炮炮塔。1934年在苏军的要求下又有一种多用途装甲战车问世,其火力得到了一定的加强,这就是安装了T-26坦克45mm炮炮塔的BA-3多用途轮式战车,这种战车平时采用橡胶轮胎,必要时还可安装钢制车圈在铁轨上行驶。1938年3-6月间随同T-26坦克一起,中国得到了一定数量的BA-3/6/10轮式战车。还有苏联的BAE系列装甲车50余辆。摩托化步兵团装备的也是苏联卡车。炮兵团有12门122榴弹炮,还有45毫米战防炮,75毫米野战炮。步兵使用的是苏联步机枪。看来国军在美械化之前还进行过苏械化。)

一个坦克连一个装甲车连一个战防炮连。组成了46师装甲营,林虎的138旅特务营因为战斗力比较强被调来与装甲战车营配合训练。

林虎一面训练部队一面关注着报纸上传来的前方战场的消息,日本在夺取上海和随后迅速占领当时中国首都南京并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后,日军认为很快能够取得对华作战的胜利。

而此时中国则重建了63个师,并在徐州附近集结,兵力多达80万,由桂系名将李宗仁指挥,但人数上占优势的中国军队却无法拥有与淞沪会战类似的精良装备,有的部队连基本的步枪都无法保证。许多从各个内地省份征召甚至抓捕的壮丁被补充到国民革命军嫡系中央军和地方派系部队中,缺乏良好训练,而且因抗战初期的不断失利而士气低落。

为了迅速取得对华作战全面胜利,日本陆军总部拟定了一个连接南北战区的贯穿作战计划,核心目标就是徐州,日军让从青岛登陆的部队担任进攻的主力,日军陆军总部乐观地认为,这将是他们在中国进行的最后一次大战役。据他们所掌握的情报,如果日军能摧毁这些中国部队,那么山穷水尽的中国国民政府将不得不屈服,接受日本的和谈条件。

然而日本最终没能如愿,中国第31军在安徽淮河岸边明光县城迟滞了日军行动长达40天,日军没能及时利用岩中大佐的胜利,后续增援部队迟迟无法到达。这使得驻守该地的大部分中国军队得以从容和有组织地撤退,南京战役的那种大溃败没有再次上演。

在台儿庄,李宗仁正在考虑如何给日军设下陷阱。他深知,过于自信的日军将会全速前进,直取台儿庄,这样就没有必要的部队来保护通信线和补给线。速度缓慢的日军大部队根本无法跟上一路狂奔的第5和第10师团并为其提供支援。台儿庄是一个重要交通枢纽,如果日军占领台儿庄,那么驻扎徐州的国民革命军部队将会被分割成片。因此,日军如果想要占领徐州,必须攻占台儿庄。

对于李宗仁来讲,他制定的防御计划很简单:将日军先头机动部队拖入台儿庄巷战,赢取重新集结兵力的时间,最后对市内的日军进行围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