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五章 浴血南京城 3

战火将军 收藏 0 21
导读:困兽之斗 第一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五章 浴血南京城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五章 浴血南京城 3


张金生看着林虎,笑着说:“用当年周瑜和诸葛亮的办法!”

“ 火攻?” 林虎问。

“对!不愧是连长,厉害啊。”

“别拍马屁,具体说说这么火攻法。”

“连长,你叫人准备两桶汽油。几个汽油瓶。然后跟我来。”

“好!”林虎叫人找来两大桶汽油和几个汽油瓶(就是前面烧日军坦克的那种。)叫几名士兵抬着。跟着自己与几个军官和张金生一起登上光华门的城墙。他们看见城头的垛口,要么被炸塌了,原本由青砖砌成的路面,如今已经面目全非。巨大的青砖被炮弹的气浪掀得到处都是,残缺不全。

张金生边走边对林虎说他小的时候家就在这光华门附近,经常到这城楼上玩。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他们一行人来到城门洞上方城楼的只见城楼已经被日本的炮火轰掉一半。

张金生领着大伙进到城楼里面,然后指着一堆被炮弹炸塌的青砖“就在这下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位置有个洞,正好在城门洞正上方。”

“把砖头挪开!”林虎命令道。几个士兵七手八脚的把炸塌的青砖挪走。

“连长,果然有个小洞”

“我看看”林虎刚要把头凑过去,被张金生一把拉住。

“这个洞直通城门洞。小心里面的鬼子打黑枪。”张金生一面让大家不要出声,一面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洞口,只见洞口有一个方砖大小里面黑洞洞的。

张金生轻声说:“没有错就是这里。连长你叫人把一桶汽油泼到城下的城门洞前。封住鬼子逃跑的退路。然后把另一桶汽油从这里灌下去。两边一起点火。来个瓮中烧鳖!”

“嘿嘿!真有你的。”林虎拍着张京生的肩膀。

“小点声。”旁边的严震捅了他一下,“大家快去分头做准备。”

于是严震领着一组人把大铁皮油桶从城门正上方的城墙上扔下去,用步枪在上面开了几个洞。里面的汽油立刻喷涌而出。而林虎他们则把另一个大铁皮油桶打开盖子,斜着放倒顺着那个洞口外下灌汽油。

城门洞里传来日本鬼子恐怖的喊叫声,果然有人往洞口里开枪。但是显然无济于事,因为这个洞穿过几米厚的城墙有深又窄小,除非站在洞口正下方向上开枪,才能穿过洞口射上来。否则在其他角度根本打不过来,而洞口正下方已经形成为汽油下泄通道形成一小瀑布。

100升汽油很快灌了下去。“点火!”林虎痛快的下着命令。两个早就准备好的点燃的汽油瓶几乎同时扔了下去,两把大火同时在城门洞内外点燃。绝望的惨叫声从城门洞里传来,转眼间门洞成了一座燃烧的火炉,30多个跳动的火球从城门洞内冲出来,晃动着,扑打着,嚎叫着。荡荡悠悠地倒了下去。少数几个没有被点着的立刻成了城楼上严震火力组的枪下之鬼。

林虎乐呵呵的拍着张金生“你真行啊,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洞直通城门洞。”

“哈哈!小的时候经常跑到城门这里来淘气,我和小伙伴还通过这个洞互相喊话,扔东西玩呢。听家里的老人讲这个洞在当年城墙刚修好的时候就有了,是用来在敌人火攻城门的时候往下灌水灭火用的。想不到几百年后被咱们教导总队打入侵的小鬼子给利用上了。咱们这老祖宗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12月10日战况更为激烈,特别是在南京城东南,日军已扫清外廓阵地直扼城垣。卫戍司令部急调156师驰援,教导总队在得到援军后终于顶住日军猛攻。

而雨花台地区的88师,遭到日军两个师团主力和坦克、飞机的协同猛攻,第一线工事全部毁于炮火,守军死伤甚重,被迫退守二线阵地据守核心阵地继续战斗。日军第114师团直逼中华门,城垣及城楼均被日军炮火摧毁,少数日军乘势冲入城内,教导总队立即抽调部队迎击,几经苦战终将其逐出。

黄昏,教导总队接到命令主力退守紫金山阵地。

紫金山--位于南京市区东面。东西长约7公里,南北宽约3公里。山上有三座山峰,最高峰海拔400余米,为南京最高点。

此山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占领此山,即可以火力控制南京市区。

林虎他们知道如果这里一旦失守意味着什么。几天的苦战,精锐的教导总队已经伤亡过半,但是大家依然士气高昂。林虎带领着顶着他的连队顶着敌机的轰炸抢修工事。准备在这里和日军做最后的决战。

11日,日军第16师团猛攻紫金山地区,日军遭到教导总队奋起抵抗。勇士们给日军沉重打击,日军横尸上千于阵地前,教导总队拼死坚守,血战终日未失寸土!日军见正面强攻不成,乃调第13师团山田支队从其右翼加入战斗,迂回攻击紫金山。仍然被教导总队击退。

下午,日军集中大批轰炸机猛烈轰炸守军阵地,守军第二团吴幼元营长重伤,第二团团长谢承瑞亲临督战。在紫金山主阵地,日军炮火异常猛烈,守军营长阵亡五员,伤亡殆尽。第五团邓文僖团长退出紫金山之后率部坚守最后阵地天堡城,桂永清总队长亲到天堡城督战,宣称与阵地共存亡。大大鼓舞了教导总队官兵的士气和坚守的决心。

在核心阵地天堡城,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后,林虎用绷带包扎着自己流血的头部。敌机扔下的炸弹的弹片让林虎受了伤,弹片划伤了他的额头。但是他仍然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继续用机枪狠狠打击敌人。而卫生员被敌机炸死。他只能在战斗结束后自己简单包扎一下。他环顾一下四周连里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了。张金生的胳臂也受了伤。军官中身上没有挂彩的只有严震一个人。其他的两个排长一个重伤,一个牺牲。他的连又剩下一个排了。大部分兄弟都是被鬼子的飞机大炮和坦克击中的。阵地被炮火几乎炸平。更糟糕的弹药已经不多了。而供应已经接济不上。看着阵地周围燃烧的枯草。南京显初冬的黄昏肃杀而阴郁。林虎眉头紧锁。他不知道这里还能坚持多久。

日军第10军直属的国崎支队在攻占当涂后于11日渡过长江,沿江西进直扑浦口。国军统帅部见日军已突破长江,南京局势日趋危急,为避免守军尽墨,保存有生力量,蒋介石令顾祝同转告唐生智当晚撤退,但唐生智考虑自己曾力主坚守,现在又要突然撤退,怕背上骂名,要求最高统帅直接传达清楚后方才撤退,当晚蒋介石电令唐生智可相机撤退,唐生智这才开始制定撤退计划。

12日,日军攻势更盛,雨花台核心阵地于10时许失守,守军88师264旅残部因后路中华门已被堵死,无法推入城内,只得在敌火力下沿护城河北进,结果死伤累累,残部于17时到达下关江边,乘坐88师自行控制的木船北渡长江撤至浦口。

日军攻占雨花台后,占据中华门外的制高点,对中华门一带城垣威胁极大,88师262旅冒着弹雨死据城垣,力战不退。88师师长孙元良竟在此危急关头率师部直属队擅自撤向下关,企图步264旅残部后尘渡江,在挹江门被36师师长宋希濂所阻,乃重回中华门。中午时分,日军集中炮火猛轰中华门城垣,中华门西侧城垣轰然而倒,日军随即蜂拥而入,88师抵敌不住,开始退入城内,中华门附近居民也为逃避战火向城内奔逃,难民、溃军拥挤道路,市内秩序由此大乱!

36师于14时接到卫戍司令部命令,在挹江门至下关一带戒严,严禁各部擅自渡江。而此时,日军第6师团已攻入中华门,第3师团等部也逼近中山门,守军在日军压迫纷纷后撤至乌龙山、紫金山一线,74军还曾准备在三汊河架设浮桥准备渡江,但被36师所阻。此时南京守军军心已经开始动摇。

蒋介石虽电令唐生智可相机撤退,但出于政治考虑还希望能多坚守一段时间,因此于12日又致电唐生智“如南京能多守一日,则民众多加一份光荣;如能再守半月以上,则内外形势必一大变。”但是此令发出时,唐生智的撤退命令已经下达,朝令夕改只能增加指挥系统的混乱。

17时,唐生智召开师以上将领会议,部署撤退行动,下发撤退命令及计划。其计划基本设想是各部均从正面突围,只有少部随卫戍司令部从下关渡江。但是书面命令下达后,唐生智又以口头形式命令第87师、第88师、第74军和教导总队如不能全部突围,可用轮渡过江,向滁州集结。唐生智这一口头命令本意是为了能更多保存战斗力最强的中央军嫡系精锐部队,也是为了给蒋介石一个交代。但是这样一来却使本来就已混乱的撤退更为混乱,上述各部自然不会向正面突围而选择从相对比较安全的下关渡江,而其友邻则不明就里,也跟着撤退。还有一些部队根本不按照规定时间开始撤退,有的会议刚一结束便开始撤退,有的甚至还未接到命令就已经自行开始撤退。在此之中,一些高级将领只是向所属部队打电话通知撤退,便不顾部队自己先行渡江,其中不乏德式师的指挥官,如原87师师长现71军军长王敬久、87师现任师长沈发藻会议结束后就没有回指挥部直接奔下关,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回到指挥部将撤退事宜告之参谋长邱清泉 (邱倒是一直坚持到最后城破)后就脱离部队先行赶往下关,而教导总队第2旅旅长胡启儒不等会议结束就以先去下关与36师联系为由只用电话通知第3团团长代行旅长职责,自己先去了下关。

到晚上18时,还在天堡城坚守教导总队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在撤退命令下达前,已有不少溃兵拥至挹江门,而驻守该地的36师因没接到撤退命令,仍执行原先戒严的命令,甚至出现面对溃兵如潮开枪制止的情况。更是加剧了撤退的混乱程度。撤退命令一下,失去指挥的部队纷纷沿尚还安全的中山路向下关撤退,挹江门左右两个城门洞已被堵死,只有中间一门可以通行,大队人马蜂拥争过,不少人被践踏而亡,其中甚至有在光华门指挥部队勇拒日军的教导总队第1旅第2团团长谢承瑞!林虎带着他的手下好不容易撤到了下关码头,但是发现这里的局面更是混乱不堪,很多伤员被丢弃在地上,各部队争相抢夺船只,不少船只因超载而下沉,更有一些人见无船可渡,便利用门板等漂浮器材自制简易泅渡工具渡江,结果多葬身江心。日军各部队开始攻入南京城区,他们对中国军民大肆烧杀淫掠。撤到长江边还有躲避日本鬼子的大批难民,因无渡船与数万难民遭到日军空地炮火猛烈杀伤,尸体堆积如山,江水染成红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