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七章 敢死队长

hcxy2000 收藏 7 12
导读: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七章 敢死队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虽然川军很多士兵喜欢抽烟杆,但是像李德明这样年轻的,有文化的人抽烟杆却是极其少见的。而且付安民知道,李德明是抽纸烟,不抽烟杆的。

“你娃好久(好久――什么时候)学会抽烟杆了?”付安民奇怪地看着李德明的动作。

“这是孙和的。一路上他老是引诱我抽这东西。”李德明和话让这个连长一呆,随即一声重重地叹息:“我们一路出川,到了太原都是一个人没有掉队,想不到这第一仗,就损失过半。曾苏元旅长的364旅半天时间不到,已经伤亡了将近两千人。

明娃子,不要说你和团长的关系,就是凭你的排长职务,你也不应该像刚才那样一个人跑出去。你要是真的出事,排里的兄弟们咋个办?你倒是痛快了,阵地又咋个办?”

“连长,我都记到了,你放心,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我明白。”李德明眼睛有些湿润,立正大声回答。

“好了,连长,李老弟还是很厉害,一个人单挑三个,也算是给兄弟们长了脸。不愧是团长的外甥。”连部的一个文书笑着过来打着圆场。和团长的关系,让连部的所有人都和李德明非常熟悉,彼此说话也透着一股亲切。

“报告!”一个士兵跑进来大声说道:“对面一个鬼子打着白旗要求过来。”

打着白旗的鬼子?这消息让连部的人都是一愣。

“不是打不过要投降吧?”过了一会,李德明才模着头小声地说道。

“扯烂筋,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付安民哭笑不得,对那个还在等着命令的兵说道:“那个鬼子在哪里?”

“还在阵地外头等到在。”

“算了,既然是打白旗,还是带过来看看。”李德明面容一整,认真地说道。

“你瓜的侒?把鬼子带过来,让鬼子晓得我们在哪里,回去一顿炮火,把我们都洗白了(洗白――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安逸了?”付安民伸手给了李德明头上一个暴栗子,对报信的士兵说:“把鬼子引到你们阵地上,老子去见他。”

说完又对文书说:“等哈而你通知下头,赶紧把饭、水,还有弹药送上来。难得有这个机会,让兄弟们填填肚子。”

一行人赶到阵地上的时候,那个打白旗的日本兵已经上来了,一群守军拿着枪围着他。这个鬼子兵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矮矮的身材,却有意把头高高扬起。

看到鬼子张扬跋扈的样子,李德明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脚把他踹倒:“龟儿子到老子的地盘上来了还这么嚣张。”

“八嘎!”那鬼子何尝想到会有这般遭遇,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泥土,瞪着眼睛就要和李德明拼。

“太君息怒,太君息怒。”鬼子身边一个有些发胖的男人小声安慰着,随即对付安民他们看了看,问道:“我们是皇军的信使,请问你们的最高长官来了没有。”

李德明刚才那一脚正嫌不过瘾,见这个人显然是个汉奸,有心戏弄他一下,也为后面炊事班的人多争取点时间,便一指那汉奸:“你是哪个?”

“长官,我可是皇军的翻译官,请多指教。”那汉奸并没有什么惧色,背着手回答道。

“翻译官?那你的日本话是在哪里学的?”李德明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掏出烟杆装上一锅烟丝,吸了一口。

或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就吸烟杆的人,那翻译官看了半天,才得意地说道:“我这日语是从小在青岛学的。”

“谁出的学费啊?”李德明又问道。付安民都知道了这小子是在争取时间,也没有打断他,看着他表演。

“爹妈给的。”翻译官有些奇怪,怎么老是问道自己身上。

“哦,爹妈哪里人啊?”

“太原人。”

“哦,太原人?”说到这里,他像是忽然醒悟过来,张大嘴巴,用烟杆指着翻译官:“你,你,你是汉奸?你就是汉奸?兄弟们,快来看汉奸啊。”

李德明极其夸张的声音使得周围的兵哄堂大笑,那汉奸终于明白自己被捉弄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八嘎!”那鬼子见守军放肆地大笑,心知不是好事,上前走到翻译官身边,冲着一群士兵骂了一句。

“行了,人家毕竟是使者。喂,汉奸,老子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看看已经由士兵开始吃东西了,付安民伸手示意李德明少安毋躁,双手叉腰看着鬼子。

听了翻译的话,那鬼子犹豫了一下,站到付安民面前,干净利落必恭必敬地弯腰向付安民行礼,站直身子几里哇啦说了一阵。

“长官,这是皇军派来的使者。”那汉奸陪着笑介绍了鬼子的身份,又继续说道:“皇军说很敬佩你们这些军人。作为军人,战死疆场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很光荣的事。但是我们不应该让战死的勇士暴尸荒野。皇军不愿意,你们肯定也不愿意。所以皇军派出使者,提议双方停火一个小时,收拾各自的遗体。不知长官意下如何。”

看了一眼阵地外横七竖八的尸体,,付安民心里一痛。昨天还在一个铺子里睡觉的兄弟,今天已经长眠在祖国的土地上。入土为安吧。略一思考,便同意了对方的条件:“可以,所有人员不带武器,手臂上绑白布为记号。”抬起拿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那我们就以14点29分为准,停火一小时。现在距离停火还有二十分钟做准备。”

那个鬼子一边听翻译,一边频频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显然很满意这样的安排。等付安民说完了,他再一次弯腰行了一个礼。

“锤子,敬礼倒是勤快,杀起人来就不眨眼。等到!”付安民鄙视地看了鬼子一眼,见他们要走,想起什么,急忙喊了一声。周围的士兵立刻把枪横在了他们面前。

“八嘎!”那鬼子大约是以为对方要毁约,气得嘴角一阵抽动。

“鬼子可以回去,你这个汉奸可不能回去。”付安民满脸笑意地说道。等士兵把那个汉奸抓起来,示意鬼子可以走了。

“太君。。。。。。”翻译腿都吓软了,对鬼子又吼又叫的,李德明却只听清了“太君”这两个字,大概是在向鬼子哀求救命。

鬼子和他对了几句话,大概是搞懂了事情的原委,抬起头看着付安民,竖起大拇指,做了一个佩服的手势,再看向汉奸时,脸上已经露出鄙视的神情,

拍了拍汉奸的肩膀,鬼子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长官饶命啊,长官饶命啊。”看见鬼子走了,那汉奸心知不好,跪在付安民面前,不停地哀求着。

“行,乱世当中,每个人都又自己的活法,我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的,是不是?”付安民吩咐其他人赶紧做好收拾烈士遗体的准备以后,笑着对汉奸说道。

“是的,是的,小的确实是迫不得已,求长官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大约是听出付安民的话里没有处死自己的意思,汉奸竟然激动得哭了。

“哭什么哭?一个大男人像个什么样子!再哭老子立刻毙了你。”付安民威胁了一句。那汉奸吓得一哆嗦,马上收住得哭音。

付安民走到汉奸面前,笑着说:“有几个问题要问题,如果你如实回答,你放一万个心,我保证,我,以及这里的所有弟兄都不会杀你。不过,”说到这里他有意停顿了一下,看着汉奸快要鼓出来的眼睛,心里一阵厌恶,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要是老子不满意,你的下场会很惨,又好惨喃,千刀万剐听过嘛,老子这里啥都缺,就是不缺刀。”

那汉奸一个激灵,脸都变绿了:“长。。。。。。官,您,您,您问,小的一定,一定知无不言,知无不言。”

威胁的结果达到了,付安民想了想,问道:“鬼子前面的部队有多少人?什么番号,炮兵阵地在什么地方。。。。。。”

一连串的问话,全是关于对面敌情的,这让在一边看的李德明佩服不已。原以为这个付安民不过是因为跟舅舅的时间长了才当上连长的,现在看起来,人家这才叫真本事。

“长官,在下的回答您满意吗?”回答完所有的问题,那汉奸的额头上竟全是汗水。

付安民原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的,想不到这个汉奸跟着鬼子时间长了,这些情报竟都知道,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于是笑着对汉奸说:

“我很满意。我一定遵守我的诺言。不过,嘿嘿,至于鬼子那边是不是念你的情,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那汉奸还以为是要把他放了,没口地道谢。

“来人!”付安民忽然提高了声音:“等哈而收拾完烈士遗体,抬根杆杆来(杆杆――木桩),把这个汉奸绑到阵地上,老子倒要看看,这鬼子会不会看在他服务的份上饶了他。”

身边的士兵一开始没听明白,现在终于明白了,都笑了起来。一个兵笑着对付安民说道:“连长,我看说不定鬼子真的还念旧情,子弹炮弹就是不往他身上招呼。”

“瓜娃子,到时候你娃就躲到他身后,保证没事。”付安民笑了笑,招呼李德明、柴万红跟自己走,留下身后一群还在笑的守军和已经瘫倒在地的汉奸。

听到付安民的问话,李德明和柴万红大约在心里猜到了下一步的行动。一进连部,李德明就说道:“连长,既然已经晓得鬼子的炮兵位置,我看趁着双方收尸的机会,我带人潜入对方,干掉鬼子的炮兵,这样也可以守得长一些。”

“不错,对面的鬼子本来就是试探性的,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受到我们的阻击。”喝了一口水,柴万红接着说:“鬼子的炮兵实在厉害,给兄弟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再这样下去,能不能收住阵地都难说。我想要是鬼子没了炮兵,他们十有八九要撤退。”

“你们想的和我一样。我也在考虑这件事。”付安民犹豫着。虽然得到的情报显示,鬼子炮兵阵地就在前方不远,守备也不强,可是凭着川军目前的武器,这个风险还是很大的。

“连长,反正团主力马上就到了,你给团长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我想反正这么守也不是个办法,完全是被鬼子压倒在整(整――欺负),不如兵行险招,整他龟儿子一下。”李德明跃跃欲试,有些兴奋地说道。

“连长,我是本地人,地形也熟,我带人去,鬼子根本想不到我们会给他这么来一下,成功的希望很大。”想了想,柴万红继续说道:“即使兄弟们全部阵亡了,也好过被鬼子的炮弹炸死。”

两个人的话让付安民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来到电话机边上,向团长汇报了自己的打算。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电话响起。

“团长已经和曾旅长协商了,”付安民放下电话,满脸的激动:“完全同意我们的计划。我命令,招募敢死队,人数不要多,五十个就够了。”

连长的语气让李德明热血上涌:“连长,我请求当敢死队队长。”

“不,还是我来当。我地形熟。敢死队也由我们晋绥军兄弟组成。我们也该为这片土地做出自己应该做的贡献。”柴万红摇摇头,争辩道。

见柴万红和自己争,李德明急了:“求,你们那帮人个子莽个莽个的,根本不适合隐蔽前进,还是由我们川军组成。最多你派人给我们当向导。”

“报告!”

“进来!”

柴万红正要反驳,门外进来两个人,一个是二排的周华亮排长,一个郭营长手下的郑连长。看他们喘气的样子,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有什么情况?”看见是他们,付安民心里一惊。这两个人是付安民安排收拾烈士遗体的,现在跑过来,难道鬼子变卦了?

“报告,不是。收尸的工作进展顺利,鬼子还很遵守约定。”郑连长回答道:“另外我们的动作快,距离又近,基本上把鬼子的武器都整(整――拿)回来了。”

付安民听说把鬼子的武器也收拾回来了,心里一乐:“虾子你们的花花肠子硬是多。那鬼子没有意见?”

“有锤子意见,”周华亮轻蔑地一笑:“我们先把枪弄走,然后再搬尸体。鬼子问话,我们又听不求懂,我们说话他也听求不懂,双方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就算求了。”

“那你们这是干什么?”付安民有些纳闷,没事他们来干什么。

“连长,我听说你审讯汉奸,问了鬼子很多的情报。我和周排商量了一下,想带些人去把鬼子的炮火干掉。”犹豫了一下,郑连长说道。他一个连100来人,现在只剩下30来个了,所以他也没多想,等付安民上了阵地,就跟了他。

“喂,啥子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我们正在商量敢死队的事情,你们过来参合啥子?”知道了两个人的目的,李德明赶紧声名,想打消两个人的想法。

“啥子先来后到,你娃不过是运气好,先晓得情报,是不是欺负我们?”郑连长毫不犹豫地反驳了李德明的话。然后对付安民说道:“付连长,我一个连现在只剩下30多兄弟了,就由我带领他们去如何?”

“不行,不行。”周华亮上前一步,走到郑连长前面:“郑连长,都说了好多回,你们只剩下30来个人了,怎么也要留一点种子对不?连长,反正我啥都不说了,这个敢死队队长,你一定要给我。我们二排从来就没长过脸(长过脸――有荣誉的事情),好事不能都让一排包了。”

周华亮话里有话,这李德明可是团长的外甥,敢死队,顾名思义,死亡的可能性极大,他这是在提醒付安民。

见连长有些犹豫,李德明一步上前走到周华亮跟前:“周排长,打赌的事情你为啥子不遵守?”原本这打赌的事情他也没放在心上,两个排一共50来人,现在只剩下30多人了,尊不遵守约定已经没有意思了。可是现在他这么说,是有下文的。

“你。。。。。。”提起打赌的事,周华亮就觉得窝火,半天才说道:“你娃不过就是运气好,在这里摆啥子资格。”

“听听,听听,连长,”李德明计谋得逞,得意地转过身指着周华亮对付安民说道:“刚才周排长说啥子,说我运气好,打仗就是讲个运气。我就是福将,这个敢死队我带定了。”

“明娃子,你先听我说。”付安民摇摇头,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李德明打断了。

“连长,还说啥子?我晓得你们就是因为我是团长的外甥,就不让我去。可是谁不是爹妈养的?我就有那么金贵?我现在的身份,就是军人,我现在的资本,就是运气。”

李德明越说越激动:“实在不行,我自己给舅舅打电话,他肯定也是同意我去的。连长,时间紧迫,再不决定,就来不及了。”

屋子里霎时间安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