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二节

xujh26 收藏 1 32
导读: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穿过了营帐区,就是陵城前两里长的空地。陵城内和城墙上的守军在一顺间被撤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迎风飘展的黑色笙旗,和孤零零的城楼。章邯不禁暗赞:徐贵果然治军有方。

章邯将铁骑一分为二,分守在外城门两旁恭候圣架。

紧随铁骑之后的三千步、射兵和从后军赶上来的五千重装步兵则迅速把住城门、登上城墙,接管了陵城的防守。

威武的天子峦架直接开进了陵城的内城之中,只留下随架大臣和御林军在外城内驻留。

不多时,一名气宇不凡的将军来到城门前。他全身银色铠甲,头盔上耸立着一束白色的鸡冠羽,盔下两段大刀眉横斩在一双大眼上,高挺的鼻梁和薄如初生柳叶的嘴唇之间,一撮浓黑的将军胡和腰间不住晃动的灵光宝剑,正显大秦将军的飒爽英姿。他身后还跟着徐贵和十名身着银甲的近随亲兵。这位将军就是被誉为“忠信大臣”,当今的护架大将军蒙毅。其兄上将军蒙恬现今是大秦的国柱,曾率兵三十万北阙匈奴七百余里,使之不敢南下而牧马。创冷兵器时代,步兵击溃骑兵的战争奇迹。现在正与长公子扶苏和王剪老将军之孙、王贲之子王离镇守北部边关,建万里长城。蒙氏兄弟如今深得始皇帝的尊宠,其他诸将均未敢与之争宠。

章邯见他向城门走来,立刻迎上前去,弯腰行礼道:“蒙将军,末将恭候差遣。”

“恩!”蒙毅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然后对章邯道:“你就驻守在城楼上。没皇上的召见,谁也不许进城。全城只开南门,其他诸门,均不许打开,也不得通过任何人!”

“末将遵命!”章邯接令后,立刻进城,关闭城门,登上城楼,仗剑巡视。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章邯安排完了内外两层城墙的防御部署之后,百无聊赖,站在内城楼上欣赏起陵城区的华丽建筑群来。高大的封冢在巍巍峰峦环抱之中与骊山浑然一体,景色颇为优美。城内花草鱼塘点缀,行宫祭殿群立,环境秀丽。内城里,祭殿、寝殿、便殿错落有序,巍峨中不失富丽堂皇。内外城墙之间的园寺、吏舍、行馆等跌荡起伏,各具特色。看来丞相李斯在陵园的设计和督建上确实下足了工夫。

章邯正看的出神,忽见两排仪仗从寝殿里走出,在寝殿与陵冢之间停了下来。接着一个身穿黑色九龙龙袍、头带玉珠冠冕的人,大步走出寝殿。在他冠冕上,前后各是一十二排按朱、白、苍、黄、玄依次排列的五色玉石垂旒,垂旒随着他稳重的步伐左右晃动起来,飘逸潇洒的展示着无限的权利。旒后一对英锐的长目巡视着周围几乎每一个人,仿佛每一颗内心都能在他叼毒的眼神下暴露无疑。他雄姿英发、气宇轩昂的气质和挥舞有力的举止,都带着肃然、不可侵犯的霸气。这中威严使人不敢直视,完全遮蔽了他“蜂准”(即马鞍鼻)和“挚鸟膺”(即鸡胸)的不雅外形。

章邯心中凛然,这就是他整年难见一面却日夜精心保护、声名威震四海、自称“真人”的大秦始皇帝——赢政。

始皇帝走到了几十名御前侍卫和御林军郎中面前,那些侍卫和郎中中大部分是章邯认识的,其中就有他的部属,中车府令赵高的长侄,赵旷。皇上从他们中亲自点取了八名侍卫和两名郎中后,就跟着几名工匠扭身走进陵冢。那几名被钦点御前侍卫和御林郎中先是忧郁了一下,然后大家相互看了几眼后,就跟着始皇帝进入了陵冢墓道。

章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皇上要视察自己的陵寝,但他几乎对所有人都不放心,要带上几名自己较信得过的御前侍卫护架,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将来会如何对待这几名进过他心爱的陵寝,窥探过他秘密的侍卫和郎中?

章邯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其中一名被选中的御前侍卫正是自己的好友姜缚。姜缚儿时与章邯同村,关系很是要好。成年后又一起服兵役,共同立下战功,被提升为御前侍卫。现在又与章邯同巷而居,共在“一伍”,相互“连坐”,两家向来互有走动。如今他被皇帝钦点入冢,实不知将来生死命运。

(注:“一伍”是“连坐”制度根本单位,“连坐”是秦商鞅时制定的一种基本司法制度,该法以十户为“伍”,同“伍”中别家如有问题要互相纠举揭发,否则全部株连。“如不告奸,腰斩,匿奸与降敌同罪”。)

章邯心下有些慌乱,在城楼上快步渡了一阵方步,他干着急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索性走下城楼。刚走到城门口,就见赵高一个人阴着脸站在城下。赵高见章邯走下城门,立刻换了副笑脸凑上前去对章邯道:“章将军这是去哪里啊?这陵城的防御可布置妥当了?”

章邯连忙迎道:“回车府令大人,陵城的防御已经安排就绪,请大人放心。末将正准备进内城查看一下。”

章邯知道,赵高随为“中车府令”,但他最恨别人这么称呼,因为“车府令”本为少府从属官员,由宦官(太监)担任时才在“车府令”一职前加了个“中”字。因此大多数的人都在他面前直称他为“车府令”。

赵高仍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陵城内我已经查看过了,就不劳章将军了。再说皇上此刻正在视察陵寝,也不宜打扰。不如就和我一起在这里等李丞相和蒙毅将军来了后,去偏殿侯旨吧。”

章邯无奈,只得和赵高在城楼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起陵城的辉煌巍峨来。不多时,丞相李斯便走进城来。他一身清雅素服,双眉微沉,一撮卷曲“山羊胡”随轻风中缓缓摆动。十足的书生气中劲透一国之相的庄严气度。章邯向来仰慕李斯的才华,仅一部《谏逐客书》章邯就看了不知多少遍。无论文风还是论点,都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章邯立刻上前拜首道:“末将参见李丞相!”说着向李斯身后的十来个侍从们扫了一眼。见到自己心仪已久的丞相府内从婉莹也正向自己看来,心中一动,立时血涌如浪。

李斯看都没看章邯一眼,“恩”了一声道:“你也是来侯旨的?”

章邯回头看了一眼赵高,正待答话,赵高却抢先道:“是的,皇上有旨,等蒙将军到了后,让我们在偏殿等候。”章邯心中暗惊,自己明明是与赵高碰见的,此刻他却说是皇上下有旨意,难道他敢假传圣旨?

李斯微微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三人顿时无语。章邯则专注的望向李斯身后的侍女婉莹,见她面粉如花,小口如樱,正向自己递来盈盈的微笑,心中说是不出的舒畅。

赵婉莹原是赵国一个千夫长的女儿,她四岁那年,秦国攻破赵都邯郸,父亲战死,身怀六甲的母亲便被秦军掳走,被分与李斯府为奴。赵婉莹在李斯府内出生,生下来便在李斯府为奴。自从上次章邯从徐富府卫十几个地痞家丁围困中解救了婉莹之后,婉莹曾多次登门答谢,并送了一些酒食。那时正逢“端午”,婉莹还送给他一只自己亲手缝制的荷包。自此,章邯便暗自生恋,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出身“低微”的侍女。每当自己独处之际,便从冰冷的盔甲中拿出那只荷包,赏其色,闻其香。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