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6 兄弟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6 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6 兄弟

多日来,钟子义一直在君山大寨内卧床不起,一切全赖心奴细心呵护照料。所幸的是,杨么尚非绝情之人,一应医药饮食供应无碍,钟子义的伤势方有所好转。这日清晨,心奴坐在床头,一勺勺的喂着钟子义清粥。

“心奴,你瘦多了。”钟子义歉疚的说。

素面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态,心奴嗔道:“哪里有,官家忒也多心。”

“不用骗我了。我不能动弹,日夜全仗你一人服侍;劳苦若斯,焉能不瘦。你这样说,越发让我伤心。”

心奴默然。

钟子义一叹:“天王还不肯见我吗?”

心奴垂头避开钟子义热切的目光。

“现在到底情势如何?”请神事件后,杨么使用霹雳手段,查出了周伦安插在钟子义身边的内奸,是以钟子义现今与外界完全隔绝,不过是杨么的傀儡而已。

被逼不过,心奴轻声道:“男人的事情,奴家不知。”

钟子义苦笑,真是问路于盲了:“我要去见天王。”说着就要挣扎下地。

“官家骨折未愈,不能走动。”心奴将身子拦住钟子义,“官家实在欲见天王,就让奴家去求天王。”

“不需你去!”钟子义暴喝一声。心奴吃惊的抬起头,两人四目交投,无奈对望。

良久,钟子义却神色痛苦的说道:“心奴,我自思并无对不起湖中二十万百姓之处。潭州、鼎州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残破不堪民不聊生,有多少官逼民反之事;洞庭虽然也不是什么乐土,但毕竟衣食无忧,尚得繁衍生息。我所作所为绝非背叛天王,不过是为阿爹大业着想,为一方百姓着想,今后子义尚思为天王效力。此乃心中肺腑之言,心奴还需委婉替我转达天王。”

……

一艘十丈高的车船飞快的行驶在青草湖上,巨大的船体分开一道白浪,也冲破了烈日曝晒下不断蒸发出的迷朦水气;船头的桅杆上飘扬着一面杏黄色旗帜,斗大的黑色杨字写在中间,正是杨么的坐船大和载号。不多时,车船就在一个天然湖湾中抛锚,甲板上放下数条小舟,杨么自与亲兵先行登岸。

“参见天王!”杨钦寨中守兵木栅后见到杨么纷纷跪倒参拜,当中便有人要去通报。

“自家好兄弟不用多礼,快快起来好生把守寨门。”杨么一边答礼一边摆手制止了通报之人,轻车熟路的向寨中走去。

通报之人面带难色,跟在杨么身前阻止:“天王且慢,容小人通报一声。”

不待杨么答话,杨么左右的亲兵已然横眉竖目:“胆敢冲撞天王不成?”那人只得知趣的退在一边。杨么浓眉轻皱,料得是杨钦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加快了脚步。

果然循着道路走不多时,扑鼻的肉香便飘进了杨么的鼻子。杨么不禁色变,眼见得已到厅前,也不耐烦伸手,一脚便踹开了厅门。咣的一声巨响后,满屋大吃大嚼的数十壮汉看清是天王站在面前,一个个灰溜溜的站起来不知所措。

杨钦连忙下殿迎接:“大哥来得恁的早,也不通报一声,害的我未曾迎接。”酒气熏的周围之人掩鼻后退。

“杨钦跪下!”

杨么声色俱厉的断喝,让杨钦当即酒醒了不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其他人看到此等情势,纷纷偷偷的溜出厅门,一时间大厅内只剩下了杨么、杨钦两人。

见到四周已无他人,杨么训斥道:“这些日子来,我已把洞庭二十八寨巡视了大半,每寨存粮不过一月之用。今年又是大旱的年头,绿油油的稻子眼看着被毒日头晒的打了蔫,夏天的粮食恐怕要颗粒无收!更何况岳飞那厮又行封锁的计策,企图断我粮路。你可知,我大寨之中已经减做了寨兵一日两餐干饭,老小两餐稀饭,只为的预做谋划节省粮食,你倒敢清早聚众大吃大喝!”

“大哥,兄弟是与寨中兄弟歃血为盟,誓死保卫洞庭来的!”杨钦道。

杨么当胸一脚,踹的杨钦就地打了一个滚:“这话留着骗女人去!要不是当你是兄弟,早就一刀结果了你。”

“兄弟再也不敢了。”杨钦嘿嘿笑着翻身起来:“大哥大清早过来,一定还没吃饭,这里的酒肉大哥随便享用。”说着拿过一只脏兮兮的碗来,就用短衫的袖口使劲擦了两下,给杨么斟上一碗泛着白沫的烧刀子:“大哥一边吃着,一边教训兄弟。”

杨么确实没有吃早饭,实际上五月以来的每日两餐他也改成只吃一顿干饭一顿稀饭而已。闻着大锅红烧肉的香气,杨么的食指不自禁的轻敲桌子以抵制诱惑,“既为义军首领,就要与士卒同甘共苦。”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后,杨么忽然奋神力把一张几十人的大桌掀翻在地,杯碗瓢盆呼啦拉扣了满地。“杨钦你且自思今后该当如何?”

“以天王为榜样!”杨钦当即单膝跪地正色答道。

杨么见得杨钦满脸诚色,方才收敛怒目,搀扶杨钦起身坐下:“这才是老爷门下的好兄弟。”说罢便默默的瞪视着杨钦。


杨钦被杨么怪异的目光看的背脊发冷,忍不住紧张的抬手去摸脸上的伤疤:“天王可是有要紧事找杨钦帮衬?”

“自家待你如何?”杨么缓缓的道。

“当年是天王救了杨钦一条性命,便是为天王死了,杨钦也心甘情愿!”

杨么哈哈大笑,抚着杨钦的肩膀:“六哥,这事容易的很,断不致于送了六哥的性命。如今只要六哥去拿一个十恶不赦的叛徒回来,便是大功一件。”

“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叛变大哥?”

“黄佐。”杨么低声而无比清晰的说道。

“天王……”杨钦脸上的刀疤不停的抖动着:“黄佐……不会的……”

“谍报言道,亲眼看见黄佐于三日前接下岳飞招安旗榜,还与岳飞派来的使臣通宵密谈,图谋反叛老爷的大业,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杨么冷冷的亮出一张纸条,“就是这封密报。”

“水寨兄弟以前哪一个不接旗榜,不上申状的,不过是玩弄朝廷的意思。”杨钦悬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大哥的探报想得恁多了。”

“君山大会上我就说过,有私接招安旗榜者,杀无赦!如今黄佐明知故犯,反意已明,何况更与岳飞派来的人密谈多时,所作所为哪一件不该杀头!”

“那只是黄佐一时糊涂,才敢藐视天王严令。杨钦愿以身家性命担保黄佐不反。”杨钦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杨钦你才糊涂,你把黄佐当什么人?他本是个读书的,迫不得已才降的自家们,当初早就该杀了他,却被众人苦苦劝住,不成想如今反让他做大生事。”杨么想到愤怒处,照着满地碎瓷又狠狠的踏上两脚。

“杨钦拿黄佐当自家兄弟看待。”杨钦以头抢地,只一下坚硬的青石砖便将柔软的额角撞出了血痕。

“兄弟是什么东西?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可怜你被别人卖了,却还帮着人数钱。”杨么揪起杨钦:“今日也由不得你,我的车船上已载了三千精兵,如今已悉数登岸。”

杨钦呆滞的凝望着杨么良久方道:“天王又何苦找上杨钦?”

“因为你是黄佐的好兄弟,黄佐虽然乖巧,奸谋尚未败露之时还怀疑不到你的头上。到时你只假意与其叙旧,却突然亮出匕首来胁持住他,然后自有我出面收拾残局。这样只擒住黄佐一人,也免得水寨中的兄弟自相残杀。懂了吗?”


杨钦只点点头,没有说话。

杨么却突然缓和了语气:“我知道你与黄头领是兄弟,其实我又何尝愿意要黄头领的头颅?所以,只要六哥拿住黄佐,却不要伤他性命,他果真是遭人诬陷也未可知呢。”

杨钦无语,怀着十分的希望与一分的犹疑望定杨么。

“我何时骗过六哥?”杨么亲切的道。他心中的真实打算是不能说的,黄佐只不过是一个鱼饵,作用就是钓鱼,确切的说是钓周伦这条大鱼。抓住黄佐,逼他招认与周伦密谋反叛,然后吞并周伦的三万雄兵才是真正的目的。无论黄佐冤枉与否,他都死定了。

杨钦即刻毅然道:“大哥一大早就从君山过来,路途劳累的紧,不如在兄弟这里休息片刻;兄弟亲自前去黄兄弟的水寨,就说是兄弟的小儿子过满月,将黄兄弟请到这里,交由大哥处置可好?”

“什么,五侄子过满月了!”杨么惊喜的大笑起来,“六哥,你怎么不早说!难道刚才就是满月宴?看我糊涂的坏了你一顿酒宴!这也怨六哥你,干吗不说实话,非要用虚言来诓骗我!”

“大哥这月余不是巡视诸家兄弟们的水寨,就是操演军兵的;一来在这节骨眼上,二来大哥当时又怒气冲冲的,我怎么好意思说是为给孩子过满月摆的席呢,就灵机一动编了个理由出来。”杨钦腼腆的笑了。

“六哥你记着,生孩子可是大事,说明洞庭的人丁又兴旺了,以后再有这事一定第一个通知我呀。”杨么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