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封楼帮之一封楼绝杀。

我是一个武林中人。我的名字叫自由。我住在先人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份家业:自由山庄中。在别人看来,我是快乐的人。与朋友们一起,对酒当歌,也许,我的确是一个快乐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但是这种快乐在某一天,却留开了我。这也是我最后一段故事。

那一天天气很好,我还记得刚刚和朋友们打猎回来,我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刚刚回到山庄,就有人对我禀报,有客到。我急入客厅,因为客人通常是我的朋友,让朋友久等是我怎么也不愿做的事。我见到了一个人,一个改变我命运的人。他是小灌,封楼帮的小灌。他的手中有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让我加入封楼帮。我看了一眼身后的朋友,他们都面容兴奋还包含着嫉妒的表情。入封楼帮,是很多人的梦想,此刻却在我的面前唾手可得。他们为拥有这么一个朋友而兴奋。我微微笑了一下,小灌同我一起微笑。接着我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能入封楼帮”。说罢便转身离去。小灌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他疯了,”这是他对我的评价。

封楼帮,是近十年来江湖第一大帮,在六年前灭少林之后,封楼帮成了武林的至尊。入封楼帮是武林中人梦想的事情。那意味成功,意味平常人梦想中的生活,意味着一切。从那一天开始,江湖中说起我,都摇摇头,都会重复小灌的那句话:那个人疯了。从那一天开始,我的朋友都不见了,哪怕我在逃亡之前的告别,他们都变成不认识我一样。看我的眼神就就象看到一个死人。我终于明白自由的代价,失去一切。

没有选择,只有逃亡。我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生活。在这种生活中,我真的差不多要疯了,当吃饭时桌子下面会有刀砍来,当睡觉时会有暗器射来,甚至上茅房时,都会有人暗算。如果是你,你也快疯了。经历了二十多场追杀,我已坚持不了多久。来的高手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强。受的伤也越来越重。我想到一个地方,只有在那里,我才可以继续我的生命,继续我的自由。那是近百年来武林中唯一禁地:罪堡。

十天九夜,我终于来到了罪堡的山脚下,我的心松了一下。看着黑暗中罪堡的影子,我心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走入了一片狼的荒野。无声的刀光在黑暗中闪过,我只有挥出了我的自由之剑。江湖中不是杀就是被杀,我也无法选择。刀光过后,只留下一道血痕,我知道,黑暗中向我出手的是骨哲。那是骨哲狂刀。排名天下第三的骨哲狂刀。骨哲伤,退。但我却无处可退。这一刀从胸口直达小腹,我简单的包一下伤口,只有继续向前。夜越黑越深,我却不知道前面等侍我的是什么?

终于,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生死桥,在桥的后面是我一直在追赶的罪堡,过了生死桥,我将再不属于武林。我的胸口一阵发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咽下余下的血液,因为在桥头,挺立着一个人,悠闲,好象从来就是在这里。黑的夜里,只有他的眼睛发着如剑的光。我避他的眼,好象怕被他看穿心灵。“没有人可以拒绝封楼帮的要求,从来没有。”一字一字直抵我的内心。“现在还来的及”。我苦笑了一下:“我叫自由,我愿为自由付出一切代价。”“我是玄烨,封楼帮帮主玄烨,你可以死了。”他抽出了他的剑。我的心沉了下去,彻底沉了下去,因为我知道那是一把什么样的剑,封楼神剑。十三年前,杀万人斩冷狂风。十年前,杀武当掌门司马烟。六年前,少林主持也死在这柄剑下。“六年了,整整六年了,你沉寂了六年,你已寂寞太久,今天又是属于你的日子”。然后,我看到一道剑光,比闪电还要灿烂的光。我知道那是一道夺命的光,一道离别的光。没有再出我的自由之剑,我只有静静等待剑光划过我的生命身体。我看到我的身体的血激射,象新年的烟火。我知道我的血依旧热。我看到玄烨的微笑,像花一样温柔的微笑,带着点怜惜的表情。我的意识渐渐失去。我想开口对他说,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玄烨最终得到了权力,

而我却真正得到了自由,永恒的自由。我终于明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