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绝代胡蝶

妙心幻玉 收藏 0 5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绝代胡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只见那双绣花鞋裹着白生生的小脚步履轻盈地、仿佛踩着漂在水面上的荷叶上一样款款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醉人的幽香。

她进得屋来,坐在椅子上,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将遮面轻纱退下,转动修长的脖颈看向隐玉,嫣然一笑。

隐玉立即明白自己先前判断失误。

来人并不是花筱莹,她根本不认得此人。

这时,那条大汉从一个狭长的绣花筒中抽出一双象牙筷子双手递到那姑娘面前。

那姑娘抬起手接住,立即又将手放在桌子上,仿佛一双小小的象牙筷子都似太沉。

只见她看着满桌的精致美味,并不动上一口,好像这些东西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看的。

直到最后,她也只是喝了小半碗粥。

第五长醉已经酒足饭饱,看隐玉也没胃口再吃,便冲店小二一招手道:“伙计,结账。”

但还没等店小二开口,那条大汉便说道:“二位的饭钱已经结了。”

第五长醉笑道:“那就多谢了。”他冲大汉一拱手。

隐玉连忙说道:“那怎么行,我们又不认识。”

大汉道:“我家姑娘在哪里吃饭,哪里客人的饭钱就都由我家姑娘出,这是我家姑娘的习惯。”

第五长醉笑道:“这习惯不错,很幸运我赶上了一次。”

那姑娘突然开口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天天如此幸运。”她的声音轻柔得如同微风抚过水面,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第五长醉笑得两只眼睛就像两朵桃花,面颊则像无数片桃叶衬托得那两朵桃花更加艳丽。他轻轻咳了一下,道:“幸运有一次足已,如果多了我怕变成不幸。”

那姑娘娇喘着笑道:“你要试了才知道会不会变成不幸。”

“看来在下要时时打探姑娘在何处用膳了。”

那姑娘一阵娇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这时,突听门外马鸣嘶嘶,接着传来马蹄绝尘而去的声音。

那姑娘笑道:“你还不追去,她生气了。”

第五长醉也笑道:“看来这回哄好不太容易。”

“看来你经常这样气走她。”

“不经常,加上这回一共两次。”

那姑娘银铃般的笑声再起,她站起身走到红地毯边缘停止,笑道:“我叫胡蝶儿,我很喜欢你,希望能再见到你。”她抬起白嫩的小手伸过去。

第五长醉看着这只手,并没有握住,而是道:“手很漂亮。不过,手指稍显长了些。”他微微一笑,转身大步走出去。

胡蝶儿盯着他的背影,脸上仍带着微笑,但眼神却已寒冷似冰。


隐玉虽未赶过马车,但此时却紧握缰绳将马车赶得飞快。走的虽不是直线,但也没有偏离大路太远。

她紧咬着嘴唇,大睁着眼睛盯着前方,只一心想快点到达南山,回到清幽草堂,见到师父。

虽然她没能杀死皇上,但她相信师父终会原谅自己,毕竟还有机会去报仇,况且她是唯一能开启宝藏大门的人,如果自己和师父一起找到宝藏,那师父更不会怪自己了。如果师父真想取得皇位,也正好有财力与大国对抗。

至于第五长醉,她再也不想见到他了,瞧他一看见漂亮姑娘的那副神情,真是三辈子没见过女人了。况且,他也是为了宝藏才几次救自己,也许并不真心要帮她,就像假赫子修所说的,难道他真会让她回到清幽草堂,见到师父?

隐玉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幸亏自己赶着马车走了,否则没准还甩不掉他呢。就算再遇见敌人,以自己的武功,也不至于脱不了身。只要自己不吃饭,以防别人下毒,再不睡觉有一天就可以到达南山了。

这点忍耐力自己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她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心情也跟着松轻了许多,好像自己已经看见清幽草堂就在前面似的。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满天彩霞绚烂夺目。

连续跑了一个下午,隐玉又热又渴,看见前面不远处有条小河便将车赶过去。

她跳下车,来到小河边洗了洗手,这时才发现双手全是血泡。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双手捧起水痛痛快快地喝了几口,顿时感觉全身清爽无比。

她又洗了洗脸,之后坐在地上把鞋子脱下来开始洗脚。

如果不是荒郊野外,她真想跳下河洗个澡。

一想到荒郊野外,她立即站起身走回马车边,但她刚想跳上车时,却突然听见车厢里好像有动静。

她全身一颤,放松的心又立刻紧张起来。她从身上摸出短刀,悄悄走到车厢门口,静听了一会儿,但车厢里又没声音了。

她一把拽开车门,迅速跳到一边,当她看清有两条长腿架在车厢上时,也不知为何暗中松了口气。

她认得这是第五长醉的两条长腿,那条破裤子好像生来就长在他腿上,从来没换过似的。还有那两只鞋,也好像会随着他的脚长大而变大。

隐玉一下跳进车厢,挥起拳头砸在他身上,大声喊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第五长醉睁开眼睛,使劲抻了个懒腰,道:“喊什么?吓死我了。”

“你还吓死我了呢,跟个鬼一样。”

“车赶得不错,就是有点颠,把我腰都硌疼了,你帮我揉揉。”他翻过身,背对着隐玉。

“呸,让花筱莹给你揉吧。”

第五长醉哈哈大笑,坐起身道:“那个祖奶奶你也吃醋?”

“懒得理你,赶紧下车。”

“这车是我买的,为什么是我下车?我还没怪你偷我车呢。”

“是你买的就还给你,反正也快到南山了。”她说着就要下车。

第五长醉拉住她,笑道:“干嘛总生气,这车送给你了。”

“我才不要,省得哪天你又不愿意满大街嚷嚷说我偷你车。”

“不会不会,一辆马车我还送得起。”

“这种破马车你当然送得起。”隐玉没好气地说道。

“又想起中午看见的那辆豪华马车了?”第五长醉满脸含笑,问道。

“那车又漂亮又舒适,姑娘也温柔,不像这车硌得你腰疼。”

“我腰真硌疼了,都怪你赶车技术不好。”他揉着腰笑道。

“谁赶车技术好你找谁去。”

“你让我去找胡蝶儿?”

“谁是胡蝶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