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1)

辛十三郎 收藏 0 9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公孙武听了连声叫好:“好,有将军此话,末将也好放心!”他转身对孙蛟说:“提督,我等只好按张将军说的去做!”

“呸!”孙蛟怒吼一声:“身为东吴军人,岂能听命于他人?尔等若要动用水师,除非取了本都性命!”

公孙武向孙蛟跪下:“提督大人,兵至柴桑,要是军情有假,我杀了张将军,为司马报仇,向吕蒙将军谢罪!张将军如果说的是真的,我等不仅助纣为虐,还一错再错!恭请提督发兵!”

一百多位将军赞同公孙武的主张,均在他身后向孙蛟跪下。孙蛟见此,气得暴跳如雷,这无疑是一场兵谏!他眼见已经左右不了局势,霎时老泪纵横,哆嗦着从怀中取出兵符放在虎案上,大声喊道:“吕蒙将军,末将无能!”孙蛟说罢,一头撞向虎案边的铜柱。公孙武一把没有拉住孙蛟,只听咚的一声响,孙蛟脑浆并裂,气绝身亡。张辽跳下虎案,抱起孙蛟,他被孙蛟的忠勇感动了,深深叹息:“将军,何需如此!”

跪在地上的将军们,把身体转向孙蛟,默默取下自己的头盔。

张辽叫来中军,要他收敛好孙蛟的尸体,等禀报夫人后,再做安排。

公孙武取来兵符交给张辽,要他发令出兵。张辽毅然不授:“公孙将军是水师副将,执掌兵权理所当然!本将是青州军人,无权担此重任!”公孙武也不再推让,站在虎案后发起令来,他要各营将官一个时辰后,带领所有战舰成队列向柴桑全速进发,违令者斩!

张辽见大局巳定,他要八十名亲兵回到营中。当公孙武把宝剑还给他时,他断然拒绝:“将军,我当实现我的诺言,随将军去到舰上,若本将有半句假话,随将军任意处置!”

公孙武佩服得连连点头:“言而有信,这才是大将风度!”

一个时辰以后,天池水师三万人马,两百多艘战舰,水陆并进向柴桑进发……


庞统带着四个侍卫,十匹快马星夜往柴桑狂奔。途中换马不换人,一气跑了三百多里,在天亮时来到柴桑城下。随庞统而来的四个东吴侍卫叫开城门,一行进入城内。庞统在一小食店前勒住马,吩咐众人赶快进食,略事休息片刻。他叫来店家,要了洗漱用具,对镜洗漱、整冠,然后饱餐一顿,就叫侍卫带路,前往程普府邸。

程普在花园中晨练,他打了一通拳后,又舞起单刀,那刀在他手中上下飞舞,他也随刀敏捷的腾挪跳跃,看不出他己是七十岁的老人。程普演练完毕,接过童儿递来的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满面红光的他,竟然平静自如,也不喘气。管家来到他身边,说门外有一名叫庞统的儒生前来求见。程普虽然没有见过庞统,庞统的名声倒是早有所闻。前此日子,听说吕蒙想将庞统收在自己帐下,庞统不从。仅仅为此,程普就认为庞统不是趋炎附势的小人,敬重庞统的人品。提起吕蒙,程普气不打一处来。当年,他与吕蒙同在大将军孙策麾下,相处还为安稳。不料孙策死后,吕蒙投到周瑜旗下,得到周瑜重用,从此以后就得意忘形,不把老将程普放在眼里,在程普等老臣、老将前不可一世。惹不起我躲得起,程普自赤壁之战后,就称病在家,周瑜死后,他既不上朝议事,也谢绝一切应酬。


庞统不在耒阳做他的县令,跑到柴桑找自己是何意?程普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见了庞统,他怕将来孙权知道了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不见他吧,又怕传出去会有人说他居功自傲,不能礼贤下士,程普有些左右为难。再一思索,庞统早不来晚不来,在这非常时期前来看他,必有要事!程普顾不了许多,吩咐管家不要声张,把庞统从后院的小门领进,请他先到书房等候。

管家从小门迎进庞统,把他带到程普的书房,令童儿捧上香茗,要庞统稍待片刻。待管家退下,庞统啜了一口清茶,品出这是才上市的清明前的新茶,味道清新,如同琼浆玉液,喝下去直透肺腑,惬意极了。然而,此时不是品茶的时候,军情十万火急!庞统也明白,你急他不急,游说程普一事还得慢慢来。从程普要他从小门进入,他就觉察出程普是个谨慎小心之人。生性谨慎之人,往往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是狐疑不定的。庞统放下茶碗,安下心来,细细打量着书房的陈设。

程普的书房有着浓烈的书卷气,不像有些武将为了附弄风雅也在家中设一书房。庞统在进入书房前,就注意到书房的门额上有一木匾,上书三个笔力遒劲的楷书——浅草堂。浅草,意味着还未长成的草,或不能茂盛之草,这是程普的自谦,或说是他的自省。书架上,整齐有序的堆放着一卷卷的书。庞统大致看了一下,最多的是兵书,也有少量的诗词歌赋和经史之类的书籍。两厢粉壁上分别挂着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形似真切的写意墨画寒梅。荷与梅,用来表达人的心声,庞统见得多了。然而,用在程普身上再恰当不过。从这两幅画中,庞统看见了程普的人格与峥峥傲骨,他在心中不由肃然起敬。

书房外,一笼笼翠竹掩映,阳光从竹丛中斜射进来,形成一条条光带。庞统来到窗下,审视着挺拔的翠竹,院内所栽之物也与主人的禀性有关。竹,一年四季长青,高大挺拔,注重气节,是能虚心者成大器的真实写照。综观程普的为人,何尝不是如此。蓦然,从竹林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庞统仔细倾听,分辨出是古曲《高山流水》。弹琴者手法稔熟,气质高雅,胸怀宽广,否则不能演绎如此名曲。庞统陶醉在精妙的琴声之中,管家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边,轻轻告诉庞统,将军在院中等他前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