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九节死守江桥阵地

ddtt 收藏 6 44
导读: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九节死守江桥阵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午后的阵地上,阳光暖暖的照在地面上,如果只看嫩江不看北岸那几乎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在看河滩上到处是尸体,伪军的鬼子的到处都是,他们的血染红了江边的烂泥,地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伪军身上的衣服被扒的精光,因为他们的制服跟东北军的一样,拿下来洗洗就能穿,有些没见过大头皮棉鞋的兵还把鬼子的鞋也扒了去,鬼子和伪军除了送来的尸体没派上用场,身上能用的东西都被拿走,这下给即将过冬的黑龙江守军解决了不少困难。

因为经费短缺省库空虚,黑龙江省的驻军现在还有的穿着秋天的衣服打仗,晚上冻得无法站岗,还有人穿着从百姓那借来的棉衣和百姓捐赠的破棉衣,守军各个打扮的像难民而不是军人。


张学义从清晨打到中午两顿饭没吃不过没晕过去,前几天在省城吃了点好吃的的肚里有油水,他疲惫的拿着两支三八步枪带拐杖走在泥地里寻找死人身上的子弹,带着自己的兄弟收集鬼子和伪军的子弹,他们的机枪没了子弹还在战壕内丢着,他开始翻腾鬼子的子弹盒伪军的子弹袋。

传令兵飞马到江边跳下马来跑到张学义身边, “张将军,马主席不许您离敌人太近,回去吃中午饭吧。”传令兵把张学义搀到马旁边把他周到马上送他回阵地,张学义的八个跟班又缴获了四挺歪把子以及大量的弹药,每人背好几支步枪往回走,步枪上都挂着皮带,皮带上的子弹盒都塞的满满的。

回到战壕里大家都累倒了,紧张的战斗了一个上午,饭还没吃呢,后边的士兵正给前边送午饭,今天打的不错所以旅部指示中午做大白米饭猪肉炖粉条,还有热汤和大白馒头,可以放肚皮吃不限量,平时东北军可吃不了这么好,这些好东西都是爱国群众团体出钱准备的。

老爷子张忠走进战壕就动不了,一上午又打又跑对于一个四十多岁快五十岁的人来说太累了,为保护少爷他也拼了命,连挑了几个鬼子和伪军,刺刀都被血染红了,鬼子的血还喷的他全身那都是,血都把他的脸染成红色,吓的他儿子张顺跑到老爷子面前,“爹您受伤了。”

老爷子摸了一下脸看到手上全是血,“哼,能打着你爹的鬼子还没生出来呢。”老爷子说完累得昏过去。


战壕周围的地被炮弹炸的坑坑洼洼几乎没一处平的,钱瑞、刘二才两个人又出去找了半天找到一挺重机枪(大正三年式机枪),两人喊着号子抬着机枪往回走,笨重的机枪带着沉重的三脚架,最后机枪放在战壕边,两个从没玩过重机枪的家伙把刚搞到的机枪擦的十分干净。

刘二才蹲在机枪旁边摸摸这看看那,好奇的不得了,“横把,这啥家伙呢看着这么带劲。”

张学义把半个馒头塞进嘴里又喝下一碗汤把馒头送进肚子里,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站到机枪射手的位置,“大正三年式机枪,好东西。”他熟练的把一个弹板插进枪上,一拉枪机把子弹顶上去,摇动机枪架上的摇柄调整机枪的高低然后握着手柄来回左右转动了一下机枪的枪身,“这东西好玩这呢,不过我可告诉你们,鬼子的步兵很多是神枪手,管儿很直你们要玩要小心,要躲着打,还要小心掷弹筒迫击炮,你玩机枪跟步枪不一样,你始终在一个地方不动,死的机会太大,不过你们别碰它我来操作,我已经有孩子了,我死了我儿子可以给我报仇,你们现在要出了意外断了宗庙的香火我可就缺了大德。”

众人被他说的不做声,张学义又说:“今天打仗时候我还想我是不是该给你们放假了,你们中好多人没孩子,都到后方去给家族尽孝去吧,无后就是不孝。”

红玉手里摆弄着刀看看莲儿笑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比大家都小的横把连这个都很关心。在那个年月人们都还守旧,还是封建社会的思想,还是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莲儿把自己的宝剑上的血擦干净,其实她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怀上钱瑞的孩子,他们夫妻俩多年来跟着横把当土匪,居无定所漂泊四方,现在国年当头她还正好怀孕了,她都感觉脸上无光,偏偏国难时候有孩子,她还想多杀几个鬼子为死去的百姓报仇,可惜自己行动越来越不灵活,使用宝剑杀鬼子的时候闪转腾都感觉自己慢了办拍,按以前自己的剑术绝对可以让鬼子看不清楚自己的招儿法就让他们毕命。

莲儿那从小也是武术世家长大,在这群人里她也自己看了,白马大胡子会玩刀,那不过是很简单的普通套路,砍人时候靠的是一招熟,即使对方知道他们的招法也难以招架,因为动作快半拍,一出招对手必死,不过没几个人打得过自己,连钱瑞都是白给,要是自己走了再遇到跟鬼子拼刺刀恐怕大家吃亏,她不舍得离开前线。

自己等待多年的时刻就是现在,做个江湖游侠杀个把恶霸不算什么大功德,为国家民族打仗为保护千万百姓打仗那才是真侠客,莲儿其实不想走,不过她也是十分聪明的人,知道了横把看出来了她招法不灵活,说这么一堆官样话就是给自己找台阶下,不过莲儿也发现红玉今天使刀的时候也不利索,好几次差点被鬼子拿刺刀挑了,跟鬼子军官撕杀的时候刀进的不如以前快,以前莲儿用剑跟红玉打过,红玉那也是受了名人的传授高人的指点,她父亲是当山大王的,家里有的是钱,请过不知道多少位玩刀的高手教她,今天她也跟自己表现一样,估计她也被横把看出来‘有问题’了。

“你是赶我们这些人走呀?”刘二才知道老婆怀了孩子,具体几个月也不知道,毕竟他还年轻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现在他也没什么高兴的,反倒感觉这个没出世的孩子给自己拖了后腿,老大已经提出来其他人也不好说不用意见,毕竟江湖里有江湖人的规矩,你入了人家的伙儿认了人家做头领做横把就是要服从人家。土匪、帮会里边封建等级制度还是很森严的,横把就像皇帝一样,他说的话大家要绝对服从,江湖上的忠不是官僚们的忠,而是对帮会对组织以及对头领的忠,反对头领就是不忠就是反叛。

虽然说张学义比他们都小但是那是头领,队伍是人家拉起来的,说了不算那还谁是老大?老管家张忠是不会走的,他是有儿子的人,如果按照大横把的意思除了他其他人都要走,大家都不言语。

张学义提提精神继续说:“我虽然没上过军校,但是我从小是从奉军的军营里玩大的,虽然打仗不多但是我知道这仗打下去是什么结果,现在是十一月上旬,我看一线守军的兵力弹药储备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你们先走,老叔陪我继续打,第一你们不是东北军,第二委员长已经批准你们不再担任警卫,你们不算国军,你们是老百姓,是我的保镖,你们走不算违反军规,你们都来去自由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方便呢?等过了这个槛我会自己拉起队伍杀过辽宁,到那时你们也休息好了再一起杀敌,现在的局面看两三年内战争无法结束,你们好好休息一段,跟我都三年了连房子和地都没置办下,这些你们拿去。”张学义把十万元的支票早兑成一万一张,他站起来分别走到钱瑞、刘二才、红玉、莲儿、张顺、白马、大胡子等人面前,一下就发出去八万元的支票,把张忠分红的钱给了他儿子。

“你赶我们走,太看不起我们了,没孩子没老婆又能如何,如今天下大乱,养孩子有什么用,来这个世界不也是看着生气,我不走。”大胡子拿过钱装上但是执意不走。

“你们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要我跪下求你们不成?”张学义拿出软刀子这就要给众人下跪,江湖上虽然同岁可以称兄弟但是横把和跟班之间那是有主仆身份的,真的他要跪下那是折杀众人大家只好纷纷起身,“把我们的好枪带上,都藏好了你们就去苏联驻省城的领事那办手续,转道苏联回国,快走吧。”

大家都舍不得走,真到关键时刻走了横把有闪失怎么办?“快走吧,回去见到我娘,就跟他老人家说,我不能陪伴她老人家,等打完鬼子我肯定每日在她身边侍奉。”

众人拿了钱携带武器准备离开阵地,张学义怕路上有麻烦就叫自己的警卫,“警卫排,护送我的保镖回省城,我是军人他们不是军人,请送他们回去,并转告马主席这些人是我恩人,我不能让恩人陪我玩命。”

“是。”警卫排护送七个人骑马回城。


张学义守卫的战壕里只剩下张学义跟老管家两人,老管家晕过去以后醒来吃了点饭逐渐恢复了精神,老爷子什么不清楚,眯缝着眼笑了笑,“孩子,你真行,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你这么对大家,等他们回来更加以死相报,你比你干爹更会用人。”

“哎,老叔,有些话我不能让东北军的兄弟们听了去,您脱离绿林和军队多年,我有的话只能跟您说。”张学义重新坐到弹药箱上,“马占山将军有本事,出身跟您跟我几乎一样,骑马打双枪横勇无敌,可他毕竟是绿林出身的军人,勇气比智慧多,两军阵前谋略比勇气更重要,日本军队是正规军军官全部军校毕业,而马将军没上过多少正规军校,谋略上他比日本鬼子的军官低一些,毕竟正规作战跟以前不一样,马将军骑兵出身,骑兵善攻不善守,现在主力部队都是步兵多,步兵五大本领是射击、投弹、拼刺刀、爆破、土工作业,东北军训练一直不如西北军,所以兵对兵我们装备训练不行,将对将我们是善于攻的将军主持防守,我们以短击长以弱打强,现在有是冬天,内无粮草外无救兵,说句悲观的话,您和我未来如何也难以知晓,现在是背后无险拼死一战,我们必败无疑。”

张忠点上一支纸烟,“孩子,你长能耐了,你非军校出身但是对战局看的比我这个老奉军都明白。”他连抽了几口烟。

张学义掏出金壳大怀表看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三点了,中午饭也消化的差不多,身上逐渐感觉到有了力气可以继续杀鬼子了。

“马将军之所以跟你合作,因为他的恩人吴俊升被鬼子炸死了,你干爹也被鬼子炸死,你俩要抗日那是公仇私恨,所以他会十分信的过你,因为天底下你们俩最像了。”

张学义听完老叔的话笑了,“所以我俩当汉奸也难,真败了连退步的余地都没有,求和也会被鬼子干死。”


“轰——轰”,嫩江南岸的大炮继续开火,密集的炮弹接连落在北岸的东北军阵地上,密集的炮火比上午可强多了,天空中出现一队日本陆军航空兵的双翼单发战斗机,战斗机呼啸而下对北岸的阵地开始连续投弹扫射,机密的机枪子弹沿着战壕打过去,守军没有防备被突然打倒一大片,地面的守军无奈的用步枪零星的还击,机枪子弹打人都不够那舍得用在飘忽不定的飞机上。

“小鬼子太欺负人了。”张学义从战壕里拿起ZB26机枪对着天空扫射了一梭子子弹随后丢下枪趴地上不动,遭到攻击的日本陆航战机(二战前日本没空军只后海航陆航)顿时疯狂的报复,把炸弹都投进守军稀少的第一道战壕,还把大量的机枪子弹也打下来,张学义就在地上装死不起来。

下午三点日军炮兵继续开火,一直比较沉默的铁甲列车上的大炮也加入到炮击中,几百支小木船一起扑奔北岸,伪军张海鹏部冲在最前边,其实伪军只想混饭吃不想真打,鬼子可坏呢,把中国伪军摆在前边送死,滨本联队的两个步兵大队押着两千伪军冲锋,如果伪军临阵脱逃后边的鬼子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可以立即把逃兵枪毙,日本官兵不论军衔大小只要看到萎缩不前的伪军或者往回跑的都可以杀,不用向任何人汇报。

这一波攻击中伪军还没领教过马占山部队的厉害,叫喊着:“或者马占山有三万大洋,冲呀。”其实伪军司令张海鹏知道马占山悬赏两万大洋要自己的命,他也不白给,传下话去告诉手下他加一万买马占山,不论死活,所以伪军军官高喊口号冲锋。

那年头谁不爱钱,到现在喜欢钱的人比过去还多,三万大洋是什么概念,当时一桌上等酒席才两元钱,那些钱够当大地主的,所以以前没参加过战斗的伪军嗷嗷之叫的冲锋,江桥守军弹药有限根本不能大打出手,即使缴获了不少弹药可也要计算着用,当兵的把手榴弹全部准备好,等伪军靠近了三千多守军一起投手榴弹,手榴弹铺天盖地的落在伪军队伍里爆炸,距离守军只有五十多米的地方伪军一下倒下去一大片,密集的手榴弹爆炸打退了伪军,聪明的伪军假装被手榴弹炸死,个别不要命的端起步枪还准备打,鬼子兵正好利用伪军消耗守军的弹药,你看鬼子多歹毒。

“杀啊。”鬼子军官举着刀冲锋,当兵的各个争先潮水般的扑向中国守军,江桥地方的守军快连步枪子弹也接济不上,每人也就十来发子弹,当兵的调整好枪上的标尺尽可能的瞄准射击,尽量用最少的子弹杀最多的敌人,不多的几挺机枪向队型密集的鬼子兵扫射。

日本的大炮一分钟都没停止轰炸,炮弹几乎是打不完的样子,中国守军冒着炮火在阵地上坚持,伤亡数字逐渐增加,鬼子精确的射击本领和掷弹筒密集的轰炸让两个旅的守军逐渐支持不住,但守军每个士兵都知道身后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一旦丢失阵地从江桥到省城瞬间就会被占领,本省的百姓将变成亡国奴任鬼子宰割,现在大家保护的是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土地,身后的大大小小的村庄城市里住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亲人,后退就是对亲人的安全不负责,带着这样的思想守军一直坚持防线。

炮火如何密集阵地上只有被打死的没有逃跑的,张学义这次真正看清楚了东北军的能耐,果然都是硬汉子值得佩服,他两手握着机枪手柄抠动扳机,“哒哒哒哒”一阵枪响把鬼子吓退,子弹还击毙了跑的比较欢的几个鬼子,这重机枪弹道非长平直,打远的目标子弹抛物线的弧度非常小,瞄准脑袋就打中脖子,他高兴的抱着机枪对着近距离目标可劲的扫射,张忠冒着敌人机枪压制的危险不断的给机枪里插弹板,重机枪不停的开火鼓舞了守军的士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