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章 黑夜来人

而山 收藏 0 12
导读: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章 黑夜来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散会后,楚寒赶上与陈灿阳走在一起,两人以前只是点个头打个招呼的关系,经过今天的会议斗争后,两人不知觉地走近了。

郑浩天独自走在后面,他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暗思量:“难道他们两人串通一气了?”

他无精打采地回到办公室,里面坐满的人,赫然是六个代表,这里俨然又成了一个代表会。

见郑浩天进来,众人立刻起身:“郑主任!”

郑浩天压压手:“都来了,大家坐下说话吧!”一派家长风范,他自己也走到办公桌旁的一张藤椅上坐下。

“郑主任!您今天为何向那小子示弱?”工人代表刘山问。他是郑浩天的铁哥们,两人从小玩到大,一起逃学,一起逗女孩,一起招工,一起造反,郑浩天官运亨通之后,也把他给提携了上来。

“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小子小子的,叫楚主任!”郑浩天训斥,他不喜欢刘山的匪气,虽然他自己也匪气十足。

“是!叫楚主任!”刘山马上唯诺改口,他对郑浩天十分敬畏,从小到大都听郑浩天的。

“那么大顶帽子扣下来,谁受得起?你受得起吗?”郑浩天没好气冲着刘山,“中央的决议我们不能违抗!”

“可是那小子太嚣张,我们得给他一个教训!”刘山大大咧咧,仍不服气。

郑浩天横瞪一眼,刘山憷然闭嘴,这才意识又叫错口了。

郑浩天讥讽:“怎么教训?”

刘山马上又神气起来:“让兄弟们把他抓起来,搞个批斗大会,要他不死也脱层皮!”

郑浩天痛心疾首,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做事也要用点脑子,你不见楚寒与陈主任打得火热吗?有陈主任在,谁敢动楚寒?你怕是小命都不想要了吧!再说,现在还是文革时期吗?动不动就抓起来搞批斗什么的!”

刘山跌着脸,噘着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任由楚寒为所欲为?”这次他终于叫对口了!

“没那么便宜!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郑浩天双瞳收缩,阴阴道。

“郑主任的意思是?”农民代表谭维高问。他是儋县另一支造反派头头,与郑浩天的造反派是同盟军,他们一个在乡下,一个在城里,代表着工农结合。

“会议上虽然通过了落实政策决议,但干部分配的权力不是还在我们手中吗?我们可以把那些右派分子安排到不重要的部门或是不重要的岗位去!”郑浩天对谭维高倒是客气。

谭维高赞道:“这样他楚寒的指令还是下不去!”

在另一边,楚寒盛情邀请陈灿阳进自己办公室坐坐,陈灿阳欣然接受。

“陈主任!谢谢你!”楚寒仔细打量陈灿阳,浓眉大眼,身材不高,着一件军装,胸前挂着一个毛主席像章。

“谢我什么,你这不是为国家为人民办事吗?不这样,我也不会帮你!”陈灿阳出身农民,今年三十六岁,十八岁当兵,曾任某部副团长。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今天没有你的支持,事情办不成!”楚寒真诚道。

陈灿阳叹一声:“唉!郑浩天太嚣张跋扈,这事本早应该落实,都怪以前的刘主任太软弱,事事顺着郑浩天,结果把自己也送走了!”接着提醒楚寒:“楚主任!你得防着点,防止郑浩天来阴的!今天你相当于跟郑浩天正面开战了!”

楚寒不以为然:“我是主任,难道他还敢谋杀我不成?”

陈灿阳道:“他自己不这样做,并不等于他的手下不这样做,楚主任不可大意哪!”想一想,还是不放心,又说:“这样吧!楚主任!你也不要住县招待所了,你住我家隔壁吧,谅他们还不敢在我旁边放肆!”

楚寒十分感激:“不用了,事情还没有上升到与命相搏的地步!再说,我也不可能总跟你在一起啊,我有工作,你也有工作!”

“总之,你要小心,多提防总是好的!”见说服不了,陈灿阳只好作罢。

“我会的!”楚寒点头。

傍晚,郑浩天回到家中,重重地把公文包扔在沙发上。楚寒上午才在代表会上逼迫大家通过决议,下午又要求三个主任明确分工,这明显是要削他的权,难怪他生气了。

听到响声,厨房里跑出一位娇美的女子,女子瓜子脸,脸庞精致,额前长发从中间分开各拉向耳边与两鬓相交,编成两条辫子,身段苗条美好,样貌娟秀,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容貌并不逊于陈诗嫣,只是脸上带着挥之不去的愁意。

“浩天怎么啦?生那么大的气?”女子双手是油,穿着一双拖脚,盈盈走来,大大的眼睛望着郑浩天,带着怯意。

女子是郑浩天的妻子,只不过是第二任妻子,名叫杨敏,人称儋县第一美女。七年前,郑浩天当上造反派头子后,便一脚蹬开自己的结发妻子,抢了杨敏当老婆,当时杨敏只有十七岁。

今天杨敏穿了一件的确良白衬衣,胸前系着围裙,围裙带子把胸前隆得高高的,天气太热,杨敏呆在闷热的厨房里早蒸出一身的汗,汗水浸湿了她的衣裳,衣裳与她雪嫩的肌肤沾在一起,里面同样是雪白的胸衣清晰可见。因为热,杨敏还把前胸的纽扣解开了两粒,里面的风景便更吸引人了。

郑浩天一时看呆了眼,忘了工作中的不快,猛地冲上去抱着杨敏就要亲吻。杨敏是他一生中的骄傲,不管外面有怎样的烦恼,一回到家中他就什么烦恼也没了。

“你干什么?干什么?”杨敏扭身挣扎,她十分讨厌郑浩天的粗鲁。郑浩天是一个体力充沛之人,正值壮年,性欲极强,每天都有索求,杨敏怕极了他。

“杨敏你真美!”郑浩天一只手已攀上杨敏的丰胸,“我想你!”

杨敏骂道:“天还没有黑呢!”

郑浩天手又已伸入杨敏的衣中,在里面大肆活动。“不管了,我现在就要你!”

梅敏气极败坏:“我还在做菜呢!”

郑浩天已拉开杨敏的衣服,里面风景全都无露漏地展现在他面前,他贪婪地呷着嘴,飞速地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抱起杨敏往沙发走去。

杨敏急得直跺脚:“浩天!浩天!我一身好脏,我双手都是油呢!”

郑浩天欲火焚身:“没关系,油你擦在我身上就是了!”

两人好一阵疯狂,郑浩天把所有的烦恼、忧愁、愤怒都泄到杨敏身上,直到天黑才完事。

晚上八点半,有人敲门来访,一个身影警惕地进屋,杨敏没有看清是谁,郑浩天直接把人带到了书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