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学城落狗屎啊,救命,居然仲要调课调到1,2节要上课,淋到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