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强奸犯?还是被强奸?

中华飞狐 收藏 4 277
导读:我是强奸犯?还是被强奸?


一个警察问我:周洋,现在我们正式对你起诉,你犯了强奸罪,按律处罚一万块钱,否则将割掉你的小DD,卖给医院进行科学研究。现在你认不认罪?


我当然不认罪。


警察说:你不认罪没关系。反正有那个女人的证词,这已经足够确认你就是强奸犯。


我强烈抗议:你凭什么说我是强奸犯?那个女人的身上有我的指纹吗?她的体内或者体外有我的Jing液吗?你们在她身边找到避孕套之类的证据了吗?


警察很严厉地告诉我:周洋,你还不老实!虽然在那个女人身上没有找到你的指纹,她的体内或者体外没有你的Jing液,也没有找到避孕套之类的东西。但是你有这样的事实。


我晕头转向,不知道警察在说什么。


警察便很有耐心地训问我:你认识那个女的吗?


我说:不认识。


警察说:那你为什么让她进你的家。


我说:她对我说口渴得很,想到我家讨杯水喝。


警察说:你不要狡辩了。哪有女人主动到一个陌生人家讨水喝的?你不但让她进了家,你还奸污了她。




我反驳:警官大人,她进我家,前后时间不过二三分钟!我怎么可能强奸她呢?


警察说:不止二三分钟,有五六分钟,我们调查过了。当时正好是两部电视剧当中放广告时间,正常电视广告时间就是五六分钟。


我说:就算是五六分钟,我也没有可能强奸她啊!


警察说:怎么没有可能,我们试验过了,脱一个女人的衣服,最快只需要十秒钟时间。加上你强奸过程,五六分钟也差不多。


我说:冤枉啊,大人。有谁看见了我强奸了她?


警察说:没有。但是这个女人说你强奸了她,有笔录可证明。一男一女,在一个对外封闭的房间里,虽然你们没有身体接触,虽然我们之间对强奸犯的理解不同,但是你这个强奸的条件是具备的,因此并不影响你作为强奸犯的定性。


我强烈反对,并要求和那个女人面对面地进行对质。但是警察以保护证人、需替证人为密为由予以拒绝。


警察接着说:当然,如果你对我们的处罚有所不服,一个月内你有权向我们上级申请行政复议,但是首先得接受完这次的法律处罚。


我心里忐忑不安:警官大人,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交不起这一万块钱,我还不能申请行政复议?”


警察义正辞严地告诉我:是的。如果两个月内你不交纳这一万块的话,到时候我们只有把你的小DD割下来卖给医院了。如果你的小DD能卖个好价钱的话,我们将扣除这一万块钱的罚款,扣除割小DD时的手术费、寄存费、床位费后,将把多下来的款项退还给你。


我晕了。我素以为自己是一位尊纪守法的好公民,那天出于好心答应那个女人进屋喝杯水解渴,连那个女人的内衣是啥款式都不知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了强奸犯。而且,由于我是一个穷人,交不起一万块钱,就只好把小DD交给警察处理了。


哈哈,这是一个笑话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们中国的警察是蛮可爱的,特别是上海的警察。在大上海逛夜路,一百个放心。


但是,类似的故事倒是真的存在。我就讲一个本人的故事。


2007年4月8日上午10时许,我被人陷害,中了上海市南汇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的圈套(详见我的博客以及通过各大知名网站搜索关键词“南汇区交通执法大队”),被他们认定为非法营运的黑车。


上海市南汇区交通执法大队给扣押我车辆的理由就是“违反了《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49条第二款规定”。这第49条是怎么规定的呢?我查了一下,原来是——


第四十九条 擅自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由市出租汽车管理处没收其非法所得,并处二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有前款规定的违法行为的,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可以将车辆扣押,并且出具扣押证明。扣押后按期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应当立即解除扣押,并归还扣押的车辆;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可以将扣押的车辆按照有关规定拍卖。


问题是:那两个“钓鱼的”所谓“乘客”根本就没有给我钱,我也没有收钱。没有收钱也能被称为“黑车”吗? 你问问警察:没有身体接触,也能被当作强奸犯吗?


可笑的是,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以及它的行政主管单位南汇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的领导给出和答案是“有营利的动机,故而推定有营利的事实,哪怕不给钱,也能认定存在交易行为的存在。”


谁能认定我和那两个所谓的“乘客”进行交易谈判了呢?我说我“没有”,两个“乘客”说“有”。为什么交通执法大队要相信那两位“乘客”而不相信我呢?证据何在?


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简称“执法大队”)和南汇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简称“建交委”)给出的答案是:你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让那两个人上车?


我回答说:“对方再三请求搭我车,我看正好顺路,犹豫了一下,也就答应了。”包括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中某些人在内的执法人员直接训问我:现在难道还有学雷锋的吗?你不想营利才怪!


我要求和那两个“乘客”进行面对面的对质。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予以拒绝,给出的解释是:要为证人保密。


我很气愤,对南汇区交通执法大队的人说:你们“钓鱼的”也太能干了,车子开了二三十米,明明要到三林发展银行的,却以到厂里取张支票为由,让我掉进你们埋伏好的包围圈。 南汇建交委、南汇交通执法大队的某些领导非常得意的说:周洋,我们特别过去重新调查了一下,不是二三十米,是四五百米。


我也回去又走了一遍路,确实是我记错了,应该有二三百米。不过即使有四五百米,不要忘了我是汽车行驶。小车时速60公里的话,一分钟也行驶了一公里。四五百米的话,也不过半分钟的路程罢了,又能说明什么呢? 只能说明两个“乘客”和他们是互相勾结来害人而已。


按理,我可以向上海市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的上级上海市南汇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但是前提是我得接受交通执法大队的处理,即交纳一万块钱的罚款以及一天50元左右的停车费(已经停在那里10多天了),然后才有资格去申请行政复议。


我刚付了几万块钱房租和货款,生意现在不是很好,没钱周转,算是个穷人了。因为穷,所以,不得不放弃行政复议的权利。 不过,不申请行政复议也罢,因为我已经与南汇建交委领导通了若干电话,知道他们开会后,仍然定性我为“黑车”。


一个女人被别人强暴了,那个强奸犯在女人身上撒了一点钱,于是这个女的就被指控为卖淫女,抓去坐牢。我感觉现在的我就和这种不幸的女人差不多。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