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四章 牛刀小试

收藏 34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现在啊,现在我看弟兄们都累得够呛。找地方先休息一下好不好?”


“我操!”方晟失望的骂了一句,“现在还不能休息!这才刚走到...刚到牛角村,等到了李良甫庄才是我们的地盘呢。”


队伍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下半夜两点多钟,才到了方晟说的李良甫庄,廖天时的三连也和尾追的日军脱离了接触,赶了上来。


“下堤!向东北方向斜插过去!”现在方晟可真的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了。在方晟的指挥下,整个部队下了大堤,又向东北行进了三四里地,总算在黑黢黢的夜色中看到了那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庄子。


前面的尖兵班早带着村干部在村口候着呢。几句轻声的问候之后,方晟手一挥,整个队伍悄悄的近了庄子。


“老方,怎么这么安静?”孟云霄觉得有点不对头,“连声狗叫都没有!”


“你问这个呀,”方晟差点儿被他吓一跳,“咱们的队伍习惯晚上活动,狗是他娘的汉奸!一有动静就瞎鸡巴叫唤——都被打死吃肉了!”


村公所的人把队伍带到了一所大场院里,不好意思地说:“委屈你们了老方,咱们庄子太小,这大半夜的又不好号房子,只能叫同志们在这打谷场上将就半宿了。”


“别客气了王村长!这就挺好,有这干巴巴的麦秸,垫在这身子底下可舒服呢。对了,一连长,派一个班的同志,跟着王村长去把那两家可疑分子悄悄控制起来,只要他们没动静,你们也别惊动他们!”


王村长带着一个班的战士走了,方晟和孟云霄又各自派出了一组站岗的战士,村里村外的布置一番之后,这才找了个麦秸垛,撕了几把干麦秸在地下一铺就躺了下来,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


孟大虾是真累了,从昨天半夜睁开眼后几乎是一个对时都没休息一下。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啊。早晨的露水湿透了衣服也没能冻醒他,直到展翼在一旁用力摇晃,孟大虾才醒过来。


打谷场上的水井边聚集着许多战士正在洗脸,孟大虾也掏出毛巾挤过去,在一个水桶里蘸湿了毛巾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就算洗过了,然后看到村公所就派人送饭过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个大碗,盛了一碗玉米粥,嘴唇对着碗沿就吸溜吸溜的喝起来。


“别急啊同志们!”送饭的是妇救会组织起来的妇女,妇女主任在一旁喊着,“一会儿还有窝头咸菜呢,同志们稍微等等。哎,你这个同志是新同志吧?”妇女主任指着孟大虾问,“别着急,光喝粥不顶时候,一会儿后面送窝头的就到了。”


孟大虾端着满碗的玉米粥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开始苦笑:敢情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解放区的天’啊?看来自己应该算是跨时空旅游了。


吃过了早饭孟云霄看到了方晟,方晟也正在找他。——


“知道昨天咱们的战果吗?”方晟一脸的灿烂,“他妈的!咱们弄死了四百多小鬼子,二百多伪军;还他娘的打伤了四百多鬼子,伪军伤了多少就不知道了——是保定城里的内线刚送到的消息,保定城里的鬼子医院住满了伤兵!哈哈哈...”


“是吗?”孟大虾也颇感意外,因为昨天四个村口同时作战,所以孟大虾对战果也不是很清楚,“有这么多?那鬼子对孙村的老百姓有没有进行报复?”


“目前还没有!”方晟说,“昨晚鬼子追到了牛角村,你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打了个马虎眼,鬼子就向南追了下去,听说天亮以后才回的保定。你的打阻击的人呢?我得问问他们怎么打得?”


孟云霄向四周张望一下,只见廖天时正靠墙角抽烟呢——“哎,廖营长!”孟大虾冲他招招手,“过来一下!”


廖天时跑过来。——


“昨天晚上,你和小鬼子是怎么脱离接触的?跟方队长说说。”


“我当什么事儿呢。昨晚我们接到大队长的‘和鬼子脱离接触’的命令后,正好到了牛角村。牛角不是在大堤的南面吗?我就派了一个班从牛角过了唐河,顺手把河上的浮桥炸了,然后顺着南岸跑到了前屯儿的方向,又回了北岸,又把桥炸了,鬼子以为我们是怕他们过河,他们就涉水过了唐河,一直往南追了下去。就这么回事儿。”


“我操!你这‘金蝉脱壳’跟谁学的?”方晟惊讶得说道,“就这么把小鬼子给迷魂住啦!真是高明阿!”


“嗨!我这算啥,咱大队长玩儿小鬼子那才叫高明呢!”廖天时谦逊的说道。


“老孟,昨晚你可是答应要帮我搞一批装备的。怎么样?想到办法没有?”方晟转向孟云霄,重提昨晚的话题。


“哦。”孟云霄点了一下头,“你先等等啊!”说着拿过自己的背包,把地图掏了出来——孟大虾虽然现在都领导了几千人了,但是地图一直是自己带在身边,没办法,当特种兵养成的习惯。


孟云霄翻开地图,找到了自己现在的位置,然后就对着地图琢磨起来。过了一会儿,孟云霄一抬头,笑着说道:“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老方,你对窝边的草有没有兴趣?”


“老子现在穷得叮当响,饿得肚子咕咕叫。别说是窝边草,就是油锅里有好东西,老子也敢去捞。昨晚我就说过:我不择食!老孟你有啥好主意你就说吧!”


“看这儿——”孟云霄把地图伸到方晟面前,“——村北的沈家坯!离你这儿就四里地!”


(2)

吃过中午饭,县大队和孟云霄的人马开始转移了。六七百人的队伍合在一起,逶迤排出老远,浩浩荡荡的也算有些声势。


队伍前脚刚出村,随后就看见从村北溜出一个人。这人戴个破草帽,背个破粪筐,筐里一把粪叉。这个人不动声色的出村以后,一路低着头,像是在仔细搜寻着地面上的牲口排泄物。走出了一里多地,拐过一个弯儿,这人回头看看,正好一片半人多高的玉米地挡住了村里看过来的视线,这人立马撒腿就跑起来,直奔沈家坯。


在沈家坯村里的一家小酒馆里,那个背粪筐的人见到了他的表哥——炮楼上的伪军排长梁信梅。——


“不是叫你他妈的没事儿别找我联系吗?”梁信梅一见到这个独眼表弟就有些气急败坏,“好不容易安插了你这个眼线,你要被发现可就白忙活了!”


“表哥,我既然给你们当眼线,那我有了情报就该报告啊!你不让我报告你们才是白忙活呢!”独眼表弟满腔热情被泼了一瓢冷水而显得有些不高兴。


“啊?”梁信梅一愣,赶紧把话往回收,“嗨!表弟啊,你可别误会表哥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说你这个活儿吧太危险,要是被共产党发现了,以那个‘鬼脸儿方晟’的脾气非把你零刀剐了不可!到时候情报没搞到,日本人的好处也没捞着,你再送了小命儿,你说你亏不亏呀?”


“可是我这回真把情报搞到了!”独眼表弟带着一脸的神秘,压低嗓音得意地说道。


“真的?”梁信梅一听,四下看了看,吃饭的点儿已经过了,小酒馆里除了老板娘没别人——老板娘也不是外人,老早就和这哥儿俩都有一腿。


“走!后面说去!”说着冲老板娘一努嘴儿,这娘们儿马上从柜台里走出来,先关了店门,然后拿一个托盘,切了一盘猪头肉,又装了一叠花生米,再放上一壶酒,然后端着托盘领头走向里院。


“说吧,兄弟。这回得到的是什么情报?”梁信梅给独眼表弟倒上一盅酒。


“表哥,这回我要真立了功,皇军真的让我当保长吗?”独眼先关心他的“前程”。


“那还用说吗?”梁信梅急得有点儿不耐烦,“只要你情报准确,保长肯定是你的!”梁信梅拍着胸脯作保,随后又鼓励道:“到时候,女人,大洋,都随你高兴!快说吧,到底是什么重要情报?”


独眼表弟听了表哥的话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这才说道:“听说昨天晚上在清苑孙村闹事儿的县大队了吗?昨天夜里来我们庄了!就是‘鬼脸儿方晟’他们干的!”


“啊?”梁信梅吃了一惊,“你怎么不早报告?这可是大事儿啊!”


“昨晚我出不来啊!”独眼表弟为难的说道,“他们在我家院子外派了十几个人,房上也有动静。吓得我都没敢出屋。我这是等他们吃过晌午饭都走了,才敢出来的。”


“你真鸡巴草鸡!”梁信梅大失所望,“人都走了,你再报信儿还有屁用啊?”


“表哥!他们的大部队是走了,可伤员都留在庄上呢!这个时候...”


“真的?伤员都留下了?”梁信梅的眼里又冒出亮光来。


“我都打探清楚了,一共42个,在谁家里,在哪儿藏着我都知道。”


“太好了!”梁信梅欣喜若狂,“走!咱们一起找小吉太君汇报去!”


沈家坯据点的小吉丰雄听完他俩的汇报,也显得异常兴奋:“梁桑,你的良心大大的好!皇军地朋友地干活!这支土八路的部队给大日本皇军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我地立刻汇报保定旅团司令部...”


“太君!”梁信梅赶紧说道,“李良甫庄不过是几十个八路军的伤员而已,不如我们直接去把他们抓住,以免夜长梦多。然后带着这些伤员和干部再向保定司令部汇报。我相信保定的大太君一定会更高兴的!”


“嗯?”小吉丰雄当下没听明白梁信梅的意思,转念一想才琢磨过来:是啊,李良甫庄不过是几十个伤员,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自己的手里指挥着一个小队的兵力,还有一个排的皇协军,难道抓伤员的事儿还要惊动保定的大太君吗?这些土八路已经让保定的旅团长和师团长都大伤脑筋,自己要是抓住了他们的伤员...哼哼......


“你地,”小吉丰雄指着独眼龙问道,“你地确信土八路的主力撤走了吗?”


“撤走了,撤走了!是我亲眼看到他们撤走的。”独眼表弟信誓旦旦的说,“他们临走时还和村干部说是去同口,招收新兵。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那你看到他们撤走时有多少人?”小吉丰雄还是有点不放心。


“有七八百!”独眼表弟肯定的回答,“历历拉拉排出的队伍老长老长!”


“哟西!”小吉丰雄这才放心了,今天上午的敌情战报上提到的人数和这个独眼龙说的基本相符。“梁桑!立刻集合队伍!全体出发,讨伐李良甫庄!”


(3)

在沈家坯村南的大洼地里,孟云霄和方晟正趴在闷热的玉米地里,通过望远镜观察着沈家坯炮楼里的动静。看到一队鬼子和伪军开出来,孟大虾对方晟说道:“老方你看,鬼子出来了。你到底是打伏击,还是去据点里搬枪,二选一,赶紧拿主意。”


“我操!我说老孟,咱们几百人欺负人家百八十号人,是不是显得咱有点胜之不武啊?我还是那句话:你的人给我歇着,我打完伏击再去拿他娘的据点。”


“那不行!”孟大虾一副斩钉截铁的口气,“这儿离东安据点也就五六里地,你要是一耽搁,东安据点的增援一到,那就罗嗦了。二选一,快点!”


“我们打伏击!”从昨晚就一直沉默寡言的潘和平说话了,“队长你别看我。你既想痛快的打鬼子,又想着据点里的装备不是吗?其实就算老孟拿了据点,那些装备不还是你的?人家能搬走吗?”


“我操!老孟,不厚道啊!老子差点上你的当!那好,老子就打伏击!”


这场伏击战打得有点意思,孟大虾居然把伏击地点给县大队选在了村里。村里的老百姓则都趴在了村南大堤上的树荫里,成了这场伏击战的现场观众——一百多户,四百多人,转移起来太简单了。


小吉丰雄一进村就觉得气氛不对:整个小庄子都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独眼表弟生怕小吉丰雄不放心似的,立刻就凑过来解释:“县大队昨天半夜进的村,村里的刁民忙活了半宿加半天,这会儿可能都歇晌儿呢。我这就带太君挨家挨户的去抓伤员!”


“哟西!”小吉丰雄对独眼龙大加赞赏,拍拍他的肩膀:“开路!”独眼龙立刻狗仗人势的挺胸走在前面,第一个进了村子。


“这家!”独眼龙带着几个日本兵闯进村西一家人的院子。耀武扬威的喊道:“韩大麻子!皇军来你家串门了,快把伤员交出来!”说完带头就进了屋。屋里随即传出一声惨叫,然后就没了声音。


几个日本兵互相疑惑的看了看,一个大个子端着刺刀悄悄走到门口,一挑门帘——“呀”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刺刀从屋里捅出来,直接就刺入了他的胸膛。剩下的三个鬼子刚要有所动作,就间从窗户里“嗖”的扔出一颗冒烟的手雷——“轰”的一声巨响,三个鬼子就这么支离破碎的回了老家。


“有埋伏!”刚走到村里十字街的小吉丰雄听到爆炸声第一个反应过来,可现在已经是正月十五贴门神——晚了半月了。


过惯了穷日子的县大队这次显得特别大方:各种手榴弹铺天盖地的从四周的房顶上砸了下来,随着一声声巨响,整个十字街立时变的烟雾腾腾,尘土飞扬。横飞的弹片无情的钻进日军的躯体,爆炸声、惨叫声、咒骂声此起彼伏。


伏击战结束的挺快,县大队只投了两轮手榴弹就觉得再投下去就是浪费了。一个小队的51个鬼子除了跟着独眼龙走的那几个都已经横尸街头,几十个伪军的命运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手榴弹可不长眼,分不清谁是鬼子谁是伪军,都一样的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