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三章 回马一枪

收藏 28 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几乎是没有任何伤亡就突出了重围。这个结果让方晟再一次把孟云霄佩服的五体投地。


“老孟,这你可不仗义啊!村外还有这么一支生力军呢,怎么不早说啊?”方晟一边气喘吁吁的跑着,一边埋怨着孟云霄。


“我早说干嘛呀,你在村里又不是坚守不住,而且我们白天又没打算突围,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呵呵。”


众人一口气跑出三四里地,前面黑压压的出现一片房舍,孟云霄记得这是大阳村,赶紧掉头带人向北跑,又跑了半个来小时,估计到了五辛庄村西了,大伙儿才一个个拉着风箱一般喘息着停下来。


“方队长,潘指导员,”孟大虾揭开上衣的扣子,呼扇着两边的衣襟开始说话,“前面就是五辛庄,为了安全,你们县大队最好是在村北通过,然后再有七八里就到藏村。”


“噢。啊?”方晟喘着粗气答应了一声,忽然又听着这话不对头,“老孟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县大队从村北过,你们呢?你们去哪儿?”


“我们呐,我们往村子东南方向走。就像昨天我们见面的时候一样,杀回孙村,再给他娘的小鬼子来一个‘回马枪’!”


“‘回马枪’?”方晟大感意外——怎么好不容易出来了还要回去呢?心里想着,嘴上就说了出来:“还回去干嘛呀?老孟你丢东西啦?”


“东西倒没丢。我想回去的原因有三个——第一个:廖营长的人马在野地里晒了一天的太阳,没捞着仗打,对我有意见,我得给他们一个机会;第二个:咱们就这么一走了之,赶明儿小鬼子一进村,那老百姓可就倒了大霉了,咱们拉屎叫老百姓给咱擦屁股的事儿我不干;第三个原因就是村里还有我的一个兄弟呢,我孟云霄自打抗起这杆抗日的大旗以来,还从没扔下过一个兄弟!我必须回去把他接走!”


黑暗中,方晟的眼睛盯着孟云霄看了一会儿,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条汉子!孟兄弟,老哥陪你一起打回去!”


“方队长!”一旁的潘和平赶紧拉拉方晟的衣角,“老方,部队已经战斗了一天,战士们不但身体疲劳,而且我们的伤亡也不算小,弹药消耗量也很大,现在队伍急需休整。”


“部队是需要休整,战士们也的确是疲劳,可是日本鬼子不是比我们还惨?现在打回去正是时候!”看来方晟是话粗人不粗。


“方队长!”老潘急了,“你是指挥员,不能意气用事!”


“我不但是个指挥员,还是个兵——老百姓的子弟兵!老潘,咱们不要争了,把几个连长叫过来,举手表决一下好不好?”


孟大虾看着这个场面感觉很眼熟,哦,想起来了——原来的电影里看到过,八路军的人一遇到有争议的问题都这样,民主表决!


表决的结果大出孟大虾的意料之外,他原本以为这支装备低劣的队伍不会再有人愿意打回去了,本来嘛,县大队只不过是地方上的部队,属于游击性质。谁知道三个连长居然一致同意方晟队长的提议——打回去!


“老孟,既然这招‘回马枪’是你提出来的,怎么往回打这个事儿不如你来安排吧?”方晟多了一个心眼,心说潘指导员你不是不同意再打一仗吗?那我还不指挥了呢,这场仗让外人来安排,这等于是联合作战,看你怎么反驳我。


“方队长,这合适吗?”孟云霄有些为难,“我们这次杀回去的目的是打算把鬼子引开,带着他们兜圈子。但是你们县大队...”


“没问题!老孟,你就按着你的意图办。咱们县大队目前主要的任务就是打游击,咱们最擅长的就是‘牵着牛鼻子’转圈圈儿。”


县大队的其余几个连长也纷纷鼓励孟云霄。这几个连长觉得跟着老孟这样奇谋百出的人打仗舒坦,这么以少胜多,而且还死伤这么小的仗什么时候打过啊,百年不遇啊!


“好!”孟云霄一咬牙,知道自己再推辞也不可能了,——“咱们是从村西冲出来的,鬼子肯定不会想到咱们再打回去,那咱们就从村北往回冲;鬼子不是在村子东面的龙关庙设了埋伏吗?咱们也派一支小部队去打他一下,让他以为咱们的主力还在村里,咱们还在解围;冲进去之后,稍事休整,然后从村南往外突围,让鬼子摸不着头绪!大家认为怎么样?”


“我看行!把他娘的搅成一锅粥,就让鬼子乱套去吧!哈哈...”方晟开心的大笑。


“既然大家没意见,那我就布置了——方队长,你带着县大队顺原路摸回到村南,等看到咱们的‘起花’信号,立刻向村里发起攻击,接应我们;海三娃和伍志彪,你们带人去村东的龙关庙,不要求你们冲回孙村,只要求大量的杀伤龙关庙的敌人,然后向县大队的方向靠拢;廖营长,咱们带三连从村北直接杀回村里,接应伤员之后,再从村南杀出!最后吸引鬼子向南转!”


伊藤少男少佐现在是什么心情实在没法描述了。


孟云霄他们突围以后,按照伊藤少佐的意思,就想带部队冲进村子,他以为支那人的主力已经逃之夭夭,村里肯定有伤员。但是从保定增援来的铃木中佐不同意,他说突围的只是小部队,夜里进攻不是帝国军队的强项,支那人又是诡计多端,现在要做的就是紧紧地围住村子——


“伊藤君,你认为像这种用土坯做的房子能经受住多少炮弹的轰击?而且桑木师团长已经答应我,明天将会派飞机来为我提供空中支援。”铃木中佐得意地说道。


伊藤少男没办法,谁叫自己曾经是败军之将呢?没被同僚嘲笑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就在伊藤少佐刚刚放弃自己的打算之后,支那人又杀了回来。又从重兵集结的包围圈突进了村子,而且,龙关庙的方向也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伊藤君,我的判断没有错吧?支那人的主力还在村里,冲出去的人是想回来救他们!哼哼!”铃木中佐更加得意,“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好,你们既然是想飞蛾投火,我就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命令:缩紧包围,加强警戒!明天,我要给你们这些可恶的支那人做一锅‘钢铁的肉汤’!”


铃木中佐说完,忽然又觉得少点什么,又接着说道:“命令东面的龙关庙:把外面接应的支那人也放进来,明天一起送他们上路!”


“但是阁下,龙关庙方向的报告说,偷袭的支那人在遭到帝国中队的顽强阻击之后,已经全面溃退。卑职担心是支那人‘调虎离山’的诡计,因此没有命令他们追击。”


铃木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好吧。伊藤君,你做得很好!请安心得休息,然后就等明天看好戏吧!”


还能等到明天吗?实在是不讲究的孟大虾一点都不给铃木中佐面子,还没等中佐阁下钻进野战睡袋,廖天时三连的二百多大兵就杀了过来。因为方晟提议放弃用“起花”做信号,所以孟大虾和廖天时的这次突击一开始又是无声无息的。


铃木中佐在战场上也是摸爬滚打了多少年,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些支那人的“游击战”原来就是连续不断的搞突袭,而且是在短短的三几个小时里,就连续在重兵包围的包围圈里来回搞了三次——由优秀的帝国士兵组成的强大的帝国军队在支那人眼里成什么啦?


更不可思议的是:支那人的接连两次突围行动,外边都有事先安排好的接应力量。不过很明显这些支那人所有的力量加起来都不够强大,不然的话支那人早就应该使用“里应外合”的战术对帝国军队实行反包围了。


铃木中佐看着表情木然的伊藤少男,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显然伊藤少佐刚才的建议是正确的,支那人再次回来应该是接应村里的伤员或者别的什么人,那么按照伊藤少佐的建议提前进村的话,也许除了该有的收获之外,支那人也就不会再次回来而避免帝国士兵被来回冲杀两次的伤亡了。如此看来,虽然伊藤少佐在和支那人的交手过程中连连败北,但是少佐总结出的经验还是可以借鉴的。


“伊藤君,刚才您的建议是正确的,对此,我深表遗憾。”铃木说这话的时候还给伊藤少男鞠了一躬,上司的这个举动一下子就把伊藤少男冰冷的心给融化过来。伊藤感激的忙不迭还礼。


“伊藤君,对于下一步行动,您有什么建议?”铃木中佐谦逊的问。


“追击! 死死的追击!”伊藤少男少佐狠狠地说道,“保定城东布满了帝国军队的据点,几百人的支那军队就是在漆黑的夜里也是无处藏身的!”


铃木点点头,在公路如网,据点林立,而且青纱帐还只有半人多高的平原上,支那人的确是无处躲避。——“哟西!命令各中队:死死咬住支那人的尾巴,就是追到天边,也要把这支支那军队彻底消灭干净!”


在北石桥的府河大堤上,孟云霄正和方晟的县大队告别——


“方队长,从这儿往东就是唐河大堤,顺着这道大堤直接就能到志光县(今安新县)的同口。这条路上没有拦路的鬼子据点,应该是安全的。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分手?那你们去哪儿?”方晟有些意外的问。


“我们带着鬼子往西转转。”孟云霄说话的口气就像放羊一样。


“那可太危险! 西南边的清苑县县城和保定府相距不过十公里,你们打算在哪儿过去?”潘和平是本地人,地形熟悉,所以他更是觉得担心。


“十公里的空挡还小吗?呵呵,我这个四营三连就是这么过来的。”


“可这次不一样,后面还有一千多鬼子呢!不行,要么你们就跟我们走,要么我们就陪着你们。扔下朋友的事儿咱老方可没干过!”方晟的犟脾气又上来了。


孟云霄没办法,鬼子就在屁股后面撵着呢,可不容他多犹豫。他略微转念一想:往西走最后还是要进山,回去以后就又要受到“管制”;再说柯家姐妹和霍凤凰还在保定呢,进了山可就和她们离得远了,不方便联系。不如就在这平原上多耽搁两天吧。


“那好吧,”孟大虾立刻拍板,“一起往东走!咱们也在这平原上逛逛。老方,这里是你的天下,你们县大队就在前面为咱开路,我们在后面再给鬼子上点眼药,可不能现在就把他们扔下。能牵多远就牵多远!”


“听你的!”方晟高兴的哈哈大笑,只要孟云霄能和他多做几天伴儿,一切都好商量。


“伍志彪!海三娃! 你们带队跟上县大队;廖营长,还没过瘾是不?那你就殿后吧!千万记住:不但不能让小鬼子粘住你们,你们还要牵着他们跑!这叫‘藕断丝连’! 哈哈,玩儿吧!”


“瞧好吧你就!”廖天时答应一声,转身命令三连的大兵:“把咱们的家伙事儿全亮出来,可别叫小鬼子小瞧了,闹腾个十来分钟就撤!”孟大虾听他部署的有模有样,暗地里点点头,放心的跟着方晟走了。


没走出多远,就听后面的廖天时和追上来的鬼子打了个热火朝天。——


“哎,我说老孟,”方晟一边悠闲的走着,一边和孟云霄聊天,“今儿白天我就看你的家当都不赖,还以为只是你那个什么‘狐狸’的小部队特别配备的呢,没想到你这整连的队伍都是这么富裕,听听,光重机枪就有七八挺吧?这都是打哪儿整的?”


“一部分是蒋某人给的,还有一部分是鬼子给的。”孟云霄开着玩笑回答。


“鬼子?鬼子哪儿有这‘捷克式’啊,还有这‘水冷式’,这可都是中央军的装备!”


“没错!这些家当都是我拿缴获的日式装备换回来的。说实话,鬼子那‘歪把子’还有那‘王八盒子’我都看不上,‘九二式’还差不多。所以我们只要缴获了那些看不上眼的武器,就拿给驻地附近的国军换,他们换回去邀功请赏,我们要使着顺手的武器,这么一来二去的,家当就多了呗!”


孟大虾说的轻描淡写,可听到的人却张大了嘴巴——八路军县大队拿着磨没了膛线的“老套筒”都当宝贝,可这家伙却还这么挑肥拣瘦,这个不行那个不好的,真牛啊!


方晟羡慕的说道:“怎么你碰上的鬼子都那么好拾掇啊?我他娘的也不择食,什么时候我这县大队要是能达到一人一条三八枪的标准,我也就知足啦!不瞒你说啊老孟,我这县大队三百多人,只有两百条枪,要不是今天这一仗啊,三分之一的人还空着手呢。”


“你现在不是一人一条枪吗?这不就配备齐全了?”


“还差得远呢!我是伤亡减员了八十多号人才算把枪配齐,等新兵一上来,伤员再归队,这穷日子还得过啊。老孟,找机会给老哥传传经验,让老子也弄点好家伙,过过当地主的瘾!行吧?”


“当然没问题!这还不简单嘛,咱们现在就...”孟大虾说着话站下了,可是一犹豫,又没了下文。


“老孟?”方晟兴趣来了,“你说现在干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