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落花无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床边的闹钟响了,老左急匆匆从被窝里爬起来。身边的老伴又出去晨练了,老左嘟囔了一句:“这老婆子,又没有做饭!”,便到厨房淘米、坐锅、开火,准备早餐。

趁锅还没开,老左在卫生间开始洗漱。洗脸、刷牙、刮胡子完毕,开始拢他那倒霉的头发。老左的头发还很浓密,由于经常焗油,满头黑发中偶尔冒出几根另类的白色,倒也不怎么明显。早晨起来,最让老左烦心的还是他的头发不听话,在枕头上拱一夜,第二天就成了乱草堆,想梳成多年一贯的“大背头”,没个10来分钟是不成的,而且还离不开必要的辅助工具——水。

一切都如老左预料的那么准确,梳洗完了,锅里的饭也好了。就着头天的剩菜和每顿都离不了的咸菜,老左没滋没味吃了半个馒头,喝了一小碗米粥。尽管一早起来并不饿,老左还是要强迫自己吃些东西,因为每天都要应付几个饭局,早晨不吃些东西,平时1斤的酒量,喝不到半斤就会受不了。

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到卫生间漱了漱口,顺便对着镜子用手拢了拢头发,老左夹着包走出家门。

单位离家不太远,这么多年了,老左都是步行上班,用老左的话说,平时在单位总是坐着,走步上班也是一种锻炼。办公室有一辆轿车,但那是一把手孟主任的专车,作为副主任的老左,上下班不想锻炼也得锻炼。

大街两旁的杨树在瑟瑟秋风中发抖,纷纷扬扬飘落着发黄的叶子。老左打了个冷战,心说天气还就是说凉就凉了。街上行人不多,偶尔碰到几个晨练回来的熟人,相互打着招呼,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单位门口。


门岗老刘头满头大汗正在扫大门口的树叶,一阵风吹过,把刚刚扫成堆的杨树叶子又刮得满地。老刘头骂了几句,用力挥着扫帚,发泄着对老天爷的不满,尘土随着叶子弥漫开来。

老左觉得自己的眼睛里好像飞进了一些东西,揉着眼睛对老刘头说道:“老刘,慢点行不行?”

老刘头闻声抬起头,看见了老左,手拄着扫帚,先是一副惊讶的表情,接着是满脸笑意:“对不起啊,左主任,迷你眼了吧?”

老左使劲张合了一下眼,觉得眼睛里那个小东西似乎出来了,就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你继续扫!”

老刘头笑着扔下扫帚,走过来掏出烟,递给了老左一根,问:“左主任,您来的还是这么早!是不是昨天东西还没收拾完?”

老左接过烟,正在裤兜里摸打火机,听到老刘头的话,突然愣住了。继而拍了拍自己的头,笑着对老刘头说:“没事,就是转转,散散步。”说罢扭身向回走,隐约听见身后老刘头在小声嘀咕着什么,好像是“散步还用西装革履?”

老左不由得觉得脸上发烧,心说我真是昏了头了,都退休了还来单位干嘛?不是自找没趣吗?真是一付贱骨头!


---------------------------------

老左正式退休应该从昨天算起,上午全体人员包括县领导,一起和他照了纪念照,老左破天荒坐在了第一排县长们中间,在相机一声“咔嚓”之后,留下了老左生平最后一张“工作照”。老左不知道自己照相时的表情、姿态是否自然,但能肯定当时笑得很灿烂,绝不会比身边的领导差。

之后老左做固定模特,大家你来我往和他照合影,折腾的老左觉得有点累,可还得做出意气风发、笑容满面的样子。直到孟主任过来,喊了声:“差不多了,该去饭店了!”,冗长的照相仪式才算结束。

老左的“送行宴”一共安排了三桌,单位股级以上干部能来的全来了,酒菜也很丰盛,基本上是接待市领导的水平。老左在满意之余,再次对孟主任做“场面活”的造诣心生敬佩。

在和孟主任相互谦让一番之后,老左被让到主座。尽管坐的是主座,但是席间的主人毫无疑问还是孟主任。三小杯过后,孟主任叫过服务员,要来两只口杯,咕咚咕咚倒满酒,一杯端在手中,一杯递给了老左。

老孟站起来说:“左主任是大家的前辈,也是我的指导老师,没有左主任,办公室的工作也到不了今天这个水平。左主任今天就要走了,说心里话觉得天好像要塌了,没着没落的。别的不说了,希望左主任别忘了大家,没事常回来指导工作!来,咱哥俩干了这杯!”说话之间,老孟的眼圈好像有点泛红。

老左躬身站起来,嘴里连说“不敢不敢”,心里却暗想:说什么屁话,这才叫“反话正说”,我老左永远消失了,你老孟最高兴!但你做样子,咱老左也得奉陪!老左举起杯,仰脖一饮而尽,之后和老孟拥抱在一起。

大家齐声叫好,争先恐后讲述着老左的丰功伟绩,赞扬着领导班子如何如何团结。老孟颔首微笑着,老左却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孟主任呼来唤去,把那些股长们指挥得团团转,轮流向老左敬酒,表达着或真或假的热情。尤其几个平时老孟的亲信,更是不依不饶,摆出一付不把老左灌趴不罢休的架势。老左心里暗骂:这些兔崽子,今天终于露出兔子尾巴了,要不是看老子退休了,哪个敢出头和我叫板?看老子不整死他!

老左心里有气,不知不觉间醉了.......


---------------------------------

想着昨天的事,老左觉得像是做梦。

悻悻回到家中,老伴正在吸流吸流喝着米粥。见老左一脸严肃,老伴起身忙问:“这么早出去,有事?”

老左扔下公文包,阴沉着脸干巴巴地说,没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