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国的食用油已经受国外控制

铁血匕首 收藏 26 724
导读:警惕中国的食用油已经受国外控制

因为国内的大豆生产成本比较高,加上国内没有津贴补助,导致大豆的收购成本比较高,国内大的油类加工企业都是向国外进口转基因大豆进行加工,而进口大豆的价格也开始直接影响了过内食用油的价格。真担心若干年后国内没有了自己的大豆生产基地,到那时我们就非常被动了,希望政府能支持和关注我们的民生企业,为人民多办实事!

一下是参考资料: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世界经济已在总体上告别“商品短缺时代”,而转入生产(能力)过剩与重要资源短缺的矛盾。可以说,拥有、控制乃至垄断资源,就意味着占有了可以升值的财富。就大豆市场而言,美国人发现了这一市场资源的巨大潜在价值,并已设法垄断了世界大豆出口市场90%以上的贸易份额,尽管其本国产量已低于世界大豆总产量的50%。


相关统计资料显示,南美自2002/2003年度开始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大豆出口地区,巴西、阿根廷出口到中国的大豆已经超过了美国,世界大豆贸易格局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是,汇易巴西资讯认为,巴西农民在2003/2004年度国际大豆大涨的背景下,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利益,其新豆产量的60%以上在CBOT市场价格650—750美分/蒲式耳时就卖出去了。谁买了这些大豆?这些大豆日后又卖给谁?


记者曾就相关问题咨询过美国福四通集团公司市场专家、南美分部经理朱利亚安。他介绍说,巴西大豆收割后,除了当地农场自己仓储20%—30%外,其余基本上被美国的公司定购;而从南美大豆的出口贸易情况看,则有90%以上是通过美国的贸易公司来进行的。


目前中国每年要从美国进口大豆800万—850万吨,从南美进口1200多万吨,而国产大豆仅有700万—800万吨用于压榨。中国大豆的年进口量(2000万吨左右)已占世界大豆年产量(2亿吨)的10%,年消费量更是占世界大豆消费的16%以上。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中国大豆消费市场的重要地位,以及中国进口南美大豆成本控制水平的重要性。但是,美国公司对南美大豆市场资源的垄断,以及对中国大豆消费市场的窥视和战略性控制,使之轻而易举地赚取了中国的大量外汇和利润。


汇易咨询公司总经理、首席分析师李强认为,中国进口大豆今年比去年每吨多支付约120美元,按年进口量2100万吨计算,一年就多付出25.2亿美元。这必须引起我们相关的现货企业、特别是政府决策管理部门的关注和思考。


我们的企业在国际采购方面没有周全的应对之策,同时我国期货市场品种与套保工具的严重不完善更是先天不足,导致我国从2001年开始,已经连续3年在国际大豆市场上被整体“逼仓”。


更值得关注的是,美国的大型农产品公司近年来通过与中国油脂企业合资或独资建压榨厂,进一步控制世界大豆生产、贸易与消费的整个市场链条。这样,他们一方面在拥有本国大豆市场资源的同时,掌控南美大豆90%的贸易权;一方面在美国农业部报告引导下,基金暴炒CBOT市场,从而拉高价位大赚中国人的钱。


因此,我们必须从战略高度重视并正视大豆市场存在的问题,认真检视我们现有的政策和管理措施,尽快推出新的举措,以应对美国对世界大豆市场资源的垄断。记者的调研结果显示,下列问题必须予以重视:


1、国内大豆产量能否大幅提高,如何提高。受土地资源以及粮食品种间种植效益比、农民种植习惯等限制,在目前情况下,大幅提高国内大豆产量有一定难度。但如果“能否种植转基因大豆”的争议能够解决,则可以大幅提高单产,从而解决这个课题。转基因政策的出台本来是为了限制进口,如今却好像本末倒置了。


2□对南美大豆资源的直接使用。国家应出台政策鼓励企业与南美大豆种植者建立直接的业务和贸易联系,定购新豆,甚至直接投资、包种南美的土地。


3□尽快推出进口大豆的国内避险工具——期货合约。连美国福四通集团公司副总裁Douglas先生都认为,中国企业进口时机、定价方式与风险管理手段对降低实际进口成本非常重要。近两年,CBOT市场在大多数情况下呈倒基差排列,如果国内有避险工具,则进口企业就可以选择时机,在CBOT低位买进远期合约,并可从容地在国际、国内市场锁定风险。届时,美国基金抬高CBOT价格,反而会使我们在国际市场的买入保值更为有利。从现实意义上讲,这是尽快解决“美国垄断世界大豆市场、逼中国进口商仓”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