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一路以行卑鄙为能事,既做坏事就要做到底,所谓赶尽杀绝.不过,现实情况一定要考虑到,为了不让转投已方的YF海军官兵产生反感,江南战俘营里是以二手烟致瘾为主.咱有个解释的空间,YF水兵也好自欺欺人,哈哈哈.

从京城到广西,载镔也不仅仅到军队,顺便也视察了一下民生.战争刚刚取得一定胜利,军民关系很好,百姓热情也很高,遮掩了大部分弊病.事实上的百姓政治地位提高肯定没有表面现像那样融洽,内地自然更不容乐观.可具体该怎么办呢?载镔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民主建设还为时过早,维持原状更不可能,国家太大了,这中间路线也不好走啊!

载镔自问,自己不乏决心与持久性,但个人水平有限,身边的力量还太弱小,最多是从统治阶层核心部分的自尊自爱自强教育上,于困难重重中还是有一点成绩而已,以古国之深厚基础,成为一个被列强承认的强国并不难.但要使一个庞大得国家恢复汉唐雄风,从上到下的力量与精神都要强悍,道路还是那样漫长.庞大,好处与坏处都是那么显而易见.

还有,载镔顺便到安庆参加了东方兵器工业公司对西部兵器工业公司的援助成行和制式步枪定型这两个仪式.

相比于新式军队的建设,科技与工业上的小小成就更令载镔得意.因为,军队建设有很多得强制性,如解放军最初的十万核心部队,三分之一是来自于太平天国的精兵,那是一场战争的结果.而清军体系呢?一是载镔在朝中的斗争成果,还有对主要将领的苦心争取.这一切并非没有成就感,只是又比不上科技人才和工人们,是那种有了一定令人尊重得政治地位和一个或一批主心骨之后的热情.也就是说,清国目前在科技与工业上的小小成就大多来自于民间自发力量.当然,其中少不了有意的支持与引导,否则规模肯定太小,形式将很散乱,而且是个心里没底的阶层.而现在呢?也算是有了似模似样的工人阶级了.

还有一个令载镔得意之处,就是自命先见之明了.前文说过,自从载镔初至安庆军械所,除了政治经济上的重视以外,另一个重点就是直接为今后打下基础,工人一定要多重配置,技师一样要照此培养,以便下一个兵工厂无需为人才担心.在这种思想准备下,西山兵工厂才能以最快得速度建设并产出.所以说,两大兵工厂在几年发展后,从人员上对于援建另三个兵器工业公司帮助,虽还有所不足,但在建设初期,却不至于捉襟见肘.

M国的内战也帮了大忙,先进得工业设备在远隔万里的情况下,当然不可能大批得偷运过太平洋,但怎么说也不算少了,虽说后两年被E国佬占了不少便宜,但那也是没有办法.至少北方公司所需的机械设备,不但直接配置齐全了,还有相当一部分设备通过陆路往内地输送.同时,还有少部分逃难或失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再有,在热情与摸索中,许多中小型设备已能自己制造.载镔完全相信,自足还要看工业规模的发展状况,但自给要不了多少时间.毕竟,十九世纪中期的华夏科学家的知识是落后了,但思想上并未僵化.不像世纪末那样,连跟人家后面跑的意识都被扼杀了.何况还有载镔那欺世盗名得,连<狭义相对论>都略有提及的<<科技发展纲要>>呢!

说起这<<科技发展纲要>>,也有一点不妥.因为载镔没时间监督,做为纯外行也不敢指手画脚.因而难免令一些专家好高务远.刚一到安庆,就有人汇报说准备研制飞机,载镔听了直咧嘴.安庆军械所刚刚造出效率底,功率小得煤气内燃机啊,就想着上天了?

大家还是一步步走稳了好,载镔良言奉劝着.不过,准备工作的确有必要开始.拿下波斯湾的野心肯定要先搁着,是不是该适量开发一下京城附近的华北油田了呢?汽油和柴油的炼制并不难,反正一时也讲究不了高标号和高利用率.然后是发动机研制.嘿,基础不好,事儿还多,头疼.偏偏清国还特缺现代科技与工业的规划人才.现在规模小,起点底,出成绩停快.将来规模扩大了,起点要求高了,没有规范可就乱套啦!

嗨,头疼也得熬着,载镔同志看过二十一世纪的猪走路,在短时短期内,倒还有些指手画脚的能力.反正离工业强国的标准差得远,没个几十年想都不要想.照载镔的认识,所谓工业强国,比例是个重要因素.清国只要发力追赶,工业生产能力达到F国的水平也许不难,但达到人家那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就难上加难了.当前目标倒很好抓,以军工为主.

接着是军队制式装备定型,监国王万岁就是来给武器定名.这次只有步枪,载镔没管新枪的技术数据,只是给今后的新装备定名给出一个标准.他给新步枪定名为1866---1式.即定型年份与定型次序.如果在一型步枪基础上改进,就以1A,1B,1C等顺次命名.如果几年后,如1870年生产了换代新枪要再次定型,就叫1870---2式,改装枪同上.即所有装备,可以取响亮得外号,但不以人或地名为正称了.

眼下事忙完,临行前一天与专家工人们座谈,说说当前工作,找找工作遗漏,畅想一番未来,不过如此.但座谈中,有位专家突然间回忆起长江之战前些时间,即去年年底时从琉球来了一批清军水兵,拿着黄翼升将军盖印的提调令开走了两艘小型炮艇.制造出三艘炮艇,除了一艘留着做试验外两艘等了大半年,安庆军械所有准备,提调令没有错,大清第一批海军水兵也没问题,炮艇开走是应该的.就是正处战中,安庆军械所的生产任务极度繁忙而忘了向京城汇报,现在提起这话就有请罪的意思了.

载镔听了的确很生气,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安庆军械所是个科技人才占主导地位的机构,行政管理人员的脑子也习惯于生产方面了,这是好事,应该加大鼓励.科技人员吗,难免脑袋一根筋,这一样是科学发展所需要的品质,只是用俗话说不太好听.可是,载镔打死也不可能让科学家去关心政治,极端尊重监国王万岁兼极端珍视学有所用机会的专家与管理人员发生这样的失误,可气却一定要原谅.

不过,真正令人生气得是原来的兵部,载镔连杀人的心都有了.黄翼升派了接收两艘炮艇的水兵回来,最少几十个人少不了,而且从上海到安庆,应该是沿路驻军负责护[运]送.可以肯定,驻军绝对向兵部备过案,而载镔却没有接到任何汇报.当然,也有载镔诚心打压兵部,胜保被处斩后,没有任命新得兵部尚书.又有战争爆发,兵部照样要负起责任来,工作要比平日繁忙得多,但军情如火啊!人浮于事的罪过不可饶恕.

果然,载镔回京后命人调出案卷,发现了埋于公文中的江南驻军汇报.载镔大发雷霆,这也了得,好在黄翼升彭玉麟干地不错,不说战略决策延误的损失,几千身经百战的将士也毁了.在毫不留情的查办了相关人等后,载镔也再现民主作风,于朝堂上主动承担了自己没有及时成立精干高效得战争协调部门的责任.

没有为此杀人就在于当时听到安庆军械所专家们转述的消息不错,很简单却振奋人心:我大清海军与陆战队经年余浴血奋战,在琉球百姓协助下,斩首七千级.时至回程之时,倭寇不过偶尔骚扰,鳞疥小患尔.然彭黄二将军不胜其怒,所谓来尔不往非礼也,我大清炮舰于去年年中,首次炮轰倭岛之长崎城,陆战队掠得财物无数,屠......这个不好说,哈哈......

哈哈哈......载镔狂笑不已.妈的,小日本儿,你还想明治维新,靠,你就在那四个破岛上转悠,老子都不同意.

安庆事了,自然是到金陵,广州,凭祥三大战俘营继续毒品罪恶.就载镔所想,咱就那么大点儿能力,罪恶出国门力量不足,在自个儿家里还不一网打尽!但是,载镔承认,自己无所谓,这个世界也到处都是国家级流氓,可就本民族思想意识来说,对于监国王万岁以卑鄙对卑鄙的报复,可以装做没看见,但说多了就不合适了,就此打住.

沿路两个月,到广西屏祥时已是盛夏.对于清普协议,载镔感到占了便宜的原因之一就在冯子才将军统率的这个战区,原本就是个攻势战区,前沿许多部队的阵地早已进入安南缅滇境内.否则,战区司令部应该在南宁,而不会设在屏祥.之所以极其欣赏又钦佩冯将军,是在于这位老将有着打出去的意识.在解放军取得卫国战争上风,YF不得不从南亚殖民地抽调军队投入到广东和华北战场时,冯将军率领云桂两省部队毫不迟疑得越境作战.不但缓解了沿海战场的压力,而且骄傲得向列强证明,华夏古国的军队虽然刚刚恢复了一部分元气,还不具备决胜千里之外的雄风,但不管是五十里还是一百里,已再次具备了打出去的决心与勇气.

所以,老将军得以晋升大将军衔,决不仅是因为同等职务的年龄因素.还有另三个原因.第一,是越过国境线,将战火烧出家园的战斗,其内在涵义甚至超越所有胜利的战功.第二第三点都和载镔本人有关.首先,冯将军善加利用了刘永福和天地会的力量,使一位名将和一个反清组织[暂时]放下狭义思想,先为国家主权战斗,两年前的刘永福已是准将师长,现在已晋升为少将,任战区参谋长,一代名将提前横空出世.还有,在载镔记忆中,对冯老将军以八十高龄取得镇南关大捷的崇敬之情.是的,不管曾国藩左宗棠怎么更有名望,不管陈玉成赖文光怎么具备名将素质,但在载镔原来的历史中,只有冯子才刘永福二位将军是以打败侵略者而名垂青史.

与冯将军详细探索过将来的西南战略,载镔回京前的最后一站是到福州.为了支持台湾抗战而专设的福建后勤区,司令员是潘鼎新中将.载镔没怎么担忧台湾战事,因为王敬山的陆战队和台湾人民都是好样儿的,无需死打硬拼,陆战队不间断的骚扰着YF海军根本无法在台湾岛上建设稳妥得海军基地.兵力不足的YF联军咬牙切齿围剿了几次,不但吃了亏,还使陆战队越打越多,越战越强.倒是大陆偷渡性质的后勤保障很吃了点苦头,冲过YF舰队的海峡封锁时,损失了很多战略物资和自愿冒死支援台湾部队的军民.

到福州主要是要最快知道出海三年多了的彭玉麟黄翼升的详尽消息.那么长时间,是成是败总该有个信儿.载镔一想起那几千将士就忍不住想打自己耳光,干嘛要那么早显露出对关岛的野心?那里距大陆直线距离也足有两千公里,远不在黄翼升舰队的能力范围内.相信将士们不会没有决心勇气,可做海盗也是要有点底蕴啊!自己赋予将士们一个不可能完成地任务,还没给予足够得关心,三年来,甚至于想都很少想到.客观原因很多,除了老官僚主义外,国防部与总参谋部又是刚成立,工作上还是一团乱麻.但主观上是否过于大而化之呢?臃肿拖沓的兵部可说罪责难赦,但监国王万岁似乎也没过问过.

载镔越想越惭愧与内疚,可很多事情急也没用啊!有没有详细情报传回大陆,也不在于是否到福州等候就能快些来.不过,既然载镔亲身关心此事了,自然不至于没有海上的简略军情,如潘鼎新就知道一些.

如陆战队确已击败侵入琉球的倭寇,主要岛屿基本上在清国军队控制当中,但从今年年初开始又多了YF海军这一新的敌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陆战队转入游击战,坚决不让YF侵略军建成遏制大陆的基地.

王敬山统帅的台湾部队已与琉球友军取得联络,但支援补给线断断续续,重点输送过去十数门步兵炮,千余条新式步枪和部分弹药,但在YF海军的封锁下,对琉球军队的总体帮助不大.

舰艇部队则在台湾至日本列岛之间的海域上,依靠密布得岛屿和YF舰队捉迷藏.他们最需要干的是传送情报到台湾,然后运军需物资去琉球.而最喜欢干地是从琉球带一帮陆战队官兵去四国岛周围开完炮后打劫.人人内心都有兽性存在,就看你怎么控制它.对军队,载镔再流氓,也不是不控制这种兽性,而是需要军人适当释放兽性,适当得兽性,更该称之为杀气与血性,这是军人必需拥有的性质.

但载镔本身就是流氓,现在更是一国领袖级别的超级大流氓.在不愿意自己成为畜牲的准则中,同样也有着兽性喷发地临界点,残酷报复YF是其一,对倭国决不讲一点点道德礼义是其二.三年前,彭玉麟黄翼升临出发前,载镔就是这样要求他俩,而且毫不留情的声明:干不了我换人.

兽性也要催化与锻炼.比如上级的性格因素,大清国第一人不讲仁义道德,最爱有仇必报,手下即便是一群书生,受影响也很大.然后是倭寇肆虐华夏的无耻与残暴的历史事实,这些一定要让战士们了解.接着,将士们与倭寇在琉球群岛的所见所闻与战斗,令他们知道历史没有污蔑倭国这个垃圾国家.最后,自然是清国军队兽性的爆发,而且指明了可以对倭国为所欲为.

想想,一个放高利贷打闷棍强地盘儿出身,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的黑社会领袖,还不愿意使用残酷手段应对内部矛盾,偏偏内部矛盾很令人烦躁.两个统兵将领呢?虽不见得不要仁义道德,却不再把仁慈道德当成不可侵犯的座右铭了.

那么,已杀出了火气和野性的军人会如何呢?自然是要杀光倭寇后,接着杀其全家了.自然最喜欢去倭寇家里烧杀抢劫了,抢完了还能分赃.载镔始终坚信这一点,战争中的军人就没好人,好人别他妈当兵.

可惜啊!潘鼎新也只接到这些零散消息,载镔特别遗憾.只是不再想象着海上将士的处境受煎熬.又待了几天后,台湾那边始终没再有情报传来,载镔只能秧秧返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