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二章 我的家庭 第一节 辛酸泪

柳梢青青1 收藏 3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父亲也许是不想让我们兄妹承受不该承受的惊吓,从不在我们面前提起他那刻骨铭心的辛酸往事。还是在1978年作为他最小女儿的我参加工作需要写自传时,父亲才小心翼翼地把他那用牛皮纸裹几层的既坎坷又辉煌的历史自传档案本拿出来让我看,当我仔细地看着已发黄的,用毛笔写下的厚厚自传时,眼泪禁不住的流:这是我父亲的手笔,字里行间充满了父亲的血泪与悲欢,望着坐在一旁紧锁眉头,百感交集的慈父,我眼泪模糊,仿佛小女我搀扶父亲一同步入了他历史的长河......。


在解放前,我家几代人都不识字。我曾祖父祖母膝下有三个儿子:大爷爷名叫坷垃儿,在大爷爷两岁时,二爷爷就出生了,起名叫二喜儿,我父亲的爸爸,就是我的亲爷爷叫星泰,就是大福大贵,吉星高照的意思,三个爷爷都间隔只有两岁,也都是祖父祖母的心肝宝贝。

在旧年代,因受世俗的束缚和兵荒马乱的恶劣环境的影响与制约,无论是土地万顷的大地主,还是金条缠身的大财主,他们也都只不过是身居安逸在深宅大院的宽敞,使用着仆子,佣人的高贵;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大多富贵财主也都没进过校门。像祖父祖母这样的贫穷家庭,恐怕是连做梦也不敢想自己和孩子进私塾念书的天方夜谈之心了。

虽然曾祖父祖母没有文化,可很勤劳善良,在种着仅属于自己微薄的四分土地之外,还租种一家地主家的八亩土地,就这样月月,年年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他们为了不耽误跑路的时间,干脆就把地头搭起小茅屋,带着三个儿子吃住在田间。用汗水,苦水浇灌着禾苗,因曾祖父祖母的辛勤劳做,每年的收成总是让全家老小喜笑颜开,眉头舒展。每年收成后,除给地主家交够契约的粮食之外,剩余的虽然不多,但是也勉强能顾住一家人的生活,就这样他们都很满足了!

光阴似箭,日月穿梭。随着花开花落,秋风迎雪,春下秋冬的四季轮回;随着三个爷爷都渐渐的长大成人,曾祖父祖母深知:仅靠这些地,一家人吃,喝,穿,戴是远远不够的,曾祖父就挨门向地主家乞求并答应苛刻的条件后,就又租种了其他地主家20亩地。三个树高的爷爷和祖父母一块儿种地,收成,吃饭,穿衣,曾祖父母也更是干劲冲天,希望生活有节余,能给大爷爷坷垃儿娶上媳妇才是做父母的心愿。说到此,对我大爷爷的婚事还有一段传奇性的戏剧变悲剧的故事:

我曾祖父祖母的邻居王京福拥有100多亩的土地,还开起需要用人力轧出的芝麻油坊,光用穷人劳力就有100多人,家里丫环,佣人满堂,是方圆有名的大地主。王京福身边就有四个妻子,按理说可够“风骚”,“荣耀”了吧?可头戴礼帽,身穿绫络绸缎,手拄文明拐杖,出门前护后拥的侍从们跟随在人拉车后,好不气魄!可王京福没有一天开心的时侯,天天打闹得瞒院鸡犬不宁,四个妻子东躲西藏不敢言语。原来,王京福娶了第一个妻子后,一连给他生了三个丫头,使王京福很不称心,接着又娶了二房妻子后,又生下两个千斤,这可使盼子心切的王京福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他的两个妻子是“笨母猪”,不会给他王家生儿子,王京福为了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又娶了三房和四房;其结果是当三房妻子生下一个儿子不到半月就因病夭折了,而后又接连生下两女;四房妻子忍受不了王京福对他以上三个妻子的虐待,怕自己再不争气生丫头,过王家大门没多久,在夜里逃跑出走。这时的王京福已是不惑之年,成了“七仙女”的父亲的王京福感到脸上很无光,为彻底断了香火而苦恼,天天都是满脸怒色大发驴脾气!按农村老百姓的说法是,“命里无儿别求子,求来求去也是死,王京福是财大气粗,仗势欺人,作孽太多,就得让他断子绝孙,是苍天对他的报应,活该!”

刚开始,我曾祖父胆怯地乞求要租种王京福家的地时,王京福蔑视,冷笑着指着我曾祖父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轿花子,连生活都无着落,生儿子还怪有本事!给我滚出去,别让你的穷气扑到我家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曾祖父愤怒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可为了养家活命还是化怒气为好气地乞求道:“王东家,我是很穷,一家老小需要吃饭,实在是没办法,我才厚着脸皮,硬着头皮向邻居您要饭的,我看您忙着干别的事,您家的地也种不完,我只当是给您帮忙,等一年到头收成后,您看着给我们家点粮食,能维持我一家老小的命就行,我们全家会感恩不尽的,请邻居您开开恩吧”!说着,曾祖父就跪在王京福面前连连磕头。在王京福管家的劝说下,王京福还是勉强答应让我曾祖父租种他八亩田地。

“人有旦夕祸福”,这是古往今来被事实所验证了的真理。财主王京福不知是为没儿子而烦恼,还是因为他家的“风水宝地”伤了“元气”,财宝万罐的王京福因整天吸毒(大烟)而一病卧床不起。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突然有一天,王京福特意让他的管家传唤我曾祖父到他家去说是有要事对祖父说。正在地理干活的祖父一听愣住了,问管家道:“王东家找我会有啥事呢?是不是要收回他这八亩地呀?眼看这玉米就要成熟了,我们一家的血汗不能白流啊!总得让我们把这一季的玉米收成后,多少也得分给我们一点才行啊,做人不能心太狠毒了吧!总得有点良心,得讲理吧?啊?你说是不是他管家”?此时的曾祖母已是泣不成声的连声说好话:“他管家,您就行行好吧,替俺向王掌柜说说好话,俺一辈子都不会忘您大恩大德的,我求您了,行不”?而王京福的管家也不知为何事来叫祖父,管家看曾祖父祖母满脸泪花,就好声好气的对祖父说:“我劝你还是去见见吧,不管是凶还是吉我也说不清楚,王掌柜现在重病在身,你要是执意不去,他会更生气的不是”?曾祖父祖母听管家说的在理,曾祖父擦擦眼泪,放下锄把怯生生的和管家一同去了王京福的家......

且说祖父走到王京福家门口时突然站住了,手扶门框任凭管家怎样拽,脾气倔强的曾祖父就是不愿进去!躺在床上正在呻吟的王京福看到曾祖父不愿进屋,勉强抬起头并打手势喊着祖父的名字:“铁蛋儿,快进来呀,我想给老邻居你说说话行不”?正在生气的曾祖父看到王京福病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在诚恳的喊自己,气也就消了一半,进去坐在王京福的床头旁,祖父正要想问王京福啥事,而王京福还没等曾祖父开口就拉着曾祖父的双手喃喃地说:“铁蛋儿,我今天叫你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没想到我会病成这个样子,我知道自己五十岁就没几天活头儿了,尽管你家穷,租种我家地时,我骂了你,我知道你一直在嫉恨我,但是说良心话,我从心眼里喜欢你的几个儿子,我曾羡慕的百般刁难你全家,很是对不起你呀!但是咱们两家是几代人的邻居大院,你的三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都很有志气,很听话,过去我对你家的过失,还请你原谅,担待。今天我想对你说的,也是我躺在床上反复掂量后的心理话,但是你一定答应我才行......

这时的曾祖父一块儿悬着的心才落了地,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心理在说:“啊,原来不是要收回租种他的地呀!天呢,万幸,万幸”!祖父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直来直去地说:“王掌柜,你就直说吧,我家穷,也帮不上您啥忙,您让我答应您的事,您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到底”!

王京福听后,轻轻地点点头,用和善,期望的眼光看着曾祖父说:“铁蛋儿呀,你是老实本分的好人,我不夸奖你,我诚心诚意地要把我的大女儿,红红,许配给你大儿子坷垃儿为妻,虽然我的女儿比你儿子年长两岁,但是我看也很伴配,这样,了却我临死前的心愿,我死也瞑目了”......“你说啥?王掌柜,这可不行,我们家穷得叮当响,您女儿一生下来就掉在蜜糖罐里,是大家闺秀,我儿子怎能配得上您红红呢?不行,不行,您还是给女儿嫁到富贵人家才是”!祖父语无伦次地谢绝着就想退出屋门,强打精神的王京福又紧握住祖父的双手说道:“老邻居,你看我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了,我还有心思拿女儿去骗你吗?啥都别再说了,我想看着把孩子的婚事赶快办了,也算我不争气的王京福这一生办了一件正事,见到祖宗后也好给他们有个交代,铁蛋儿,你一定答应我”!这话的声音显得很凄惨,好象是在乞求曾祖父......。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