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危机四伏(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黄昏时分那场伏击战刚结束的时候,小岭顶上观察树倒下的原因是这样的:观察哨是王家庄儿童团一个不满13岁的小队员,当时他清楚地看见约有一个排的区游击队在集合然后又突然趴下——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然后居高临下的他就又看到更为可怕的一幕,平野中4、5条身影正利用灌草丛掩护飞快地向区游击队的背后摸进……


当时以这个小家伙所在观察哨离危机发生处的距离,扯破嗓子喊叫只有老天知道有用没有。于是,一急之下这个儿童团员推倒了消息树。等到碰上返回的独立营通信员,这个小家伙便把情况告诉了他。


通信员赶上部队时,独立营已经碰上120师的何冬一行,在往狼村的路上了。把情况一说,大家才觉得这好像比打了败仗更危险!于是赵春山立刻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两人和何冬处长看着地图商量了几句,决定部队改变行军方向去陈家拗以南20里的大石庄,那边更靠近根据地,也是长宁县独立团经常活动的地方,群众基础较好,区、县都建立了周密完善的抗日政权,相对安全。八路军独二旅一部前段时间在这里活动。而且据说近来有大战要打,120师师部、野战医院和随校都在往这个方向移动。附近有国民党26团的主力,虽然半年前国共摩擦但总是算友军,而且26团团长上官云湘似乎并没有如大多数国民党军事主官固有的两党之间的成见。


决定刚下,段义气手下一个气喘吁吁的区游击队员报告说有情况。赵春山陈楚风问了几句知道没有伤亡,悬着的心放了下去。 接着就看见一帮人拥挤在一块儿黑乎乎的走近,赵春山“他妈的!夜间行军的规矩都不懂还当区游击队长”的话还没骂出口,就看见段义气和刘亚军两方人剑拔弩张关系亲密地走近。


当时,侦察参谋薛平完全忘记了这时战争年代,随时都会死人,兴奋地目不转睛看着两方人互相威胁着,而且薛平还饶有兴趣地走上前翻看那个货郎的货担。


局面,基本被区游击队控制。


偷袭的6个人全部被缴枪,只有段义气和刘亚军互相制肘,动作姿势奇特地走完这十几里路来到赵春山陈楚风面前,实在不敢让人相信他们怎么和平狡诈又能相安无事。


段义气不敢动刀,一则自己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万一对方真是八路军怎么办——甚至他已经相信自己把刀架在脖子上这个人真是八路军了。加上局面已经大大扭转,押回独立营一切自然清楚;而刘亚军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心想现在局面失控但是还有一线生机,而且据说是往独立营走,是自己的队伍,心里稍微宽心,想多半是个误会。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段义气是山西本地人,一口山西话听得刘亚军心烦。


段义气说投降吧小子,还硬撑拿枪顶老子干嘛?


刘亚军回说放你妈的屁老子会投降,今天就是走到天涯海角老子死之前也不会放过你,不是我那5个兄弟在你们手上,老子早就……


段义气阴阳怪气地夸奖说够义气是条汉子,哎,你们的动作真隐蔽,今天老子差点着了你们的道,看来你这个所谓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人还真有两下啊。


刘亚军就说老子是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人别说在你面前就是到鬼子面前还一样教育他狗日的,喂,你狗日的刀注意点。


段义气说妈的你以为老子现在好受,手都比划僵了。你要真是主力部队的老子弄清了给你道歉,对了,你们要不要新兵,不如把老子这支队伍收编了。


刘亚军骂说你狗日的这些人一点警惕性都没有,老子刚才简简单单一个班战术的隐蔽接敌就已经把你们“优待”了,不是老子看你们象自己人你们早就……


段义气又露出山西人精明的笑容说现在谁把谁“优待”了啊?


结果很简单,见了独立营刘亚军通报身份并主动撤枪。当时何冬悄悄对赵春山说似乎有点眼熟。


战情复杂,部队又要转移,一切等宿营再说。赵春山命令警卫排一个班的战士押着刘亚军一行6个人,正在喝水的段义气还抢着带两个区游击队员冲上来每人眼睛给蒙上,看着赵春山陈楚风盯着自己,段义气解释说营长教导员这些人没搞清楚身份前一定要谨慎。


却听见赵春山大喝一声说马上集合你的队伍!整得段义气不知所措。然后赵春山命令检查全体干粮袋,结果连段义气在内37个人只有12个人干粮袋里面有存活。赵春山骂你们这些家伙总是干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事情,万一现在要打大仗怎么办,你们这个表现老子怎么“收编”你们?陈楚风知道他心里有火,就劝,说这些同志也埋伏一天了。赵春山想想也是说以后注意现在集合出发。



旁边薛平偷偷问何冬干嘛检查干粮袋,何冬说小薛你新干参谋常在机关不知道,这已经是按照野战部队作战带好几天干粮的要求了,赵营长治军厉害。


一行人出发,刘亚军抗议不满的声音被陈楚风喝住说有时间给你们解释明白。


夜色更浓。


此时,这支几百人的队伍恐怕只有不多的人隐约有感觉:情况严峻。而还有很少的人,凭着战争的经验,强烈感觉到:危机四伏了。


夜色这时候已经完全笼罩下来,天上没有星星,月亮早藏起来,远处的吕梁山脉剩下一个朦胧绵长的黑影。四野寂静得象混沌初开得远古一样。


然而在这夜色中,现在有多少部队在衔枚急进?有多少暗哨在警惕游动?有多少脑子在急速绞翻?有多少眼睛在观察窥探?


而且,今夜又有多少人会冲锋?多少人会倒下?多少火光冲天?多少子弹横飞?


1940年8月这个酷热的夏夜,值得时间为止停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