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违抗军令

雪亮军刀 收藏 4 48
导读: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二、违抗军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兄弟们通过哨卡匆忙跑出了城,那七八个鬼子穷追不舍。刚刚没走多远,队伍里面又被后面的鬼子打中了两个兄弟,其中一个打中了脖子,当场就死了。但此时已经出了城,孙寒不想再惹事了,毕竟上头下了不得抵抗的命令。


跑了小半天,终于在一处村庄里和排里其他的兄弟会合了。孙寒带着自己的这个排迅速向后方撤,那七八个鬼子因为有自己人死在孙寒他们手上,始终穷追不舍。


孙寒觉得想起来就窝囊,自己一个排,三十多号人,被七个鬼子追的到处跑。但没办法,军令如山,刚才在城里那是迫不得已。现在如果违抗军令朝鬼子还击,上头怪罪下来自己这个排长可能就当不成了。


一直被撵到河边,河上既没有桥也没有船,眼看已经没有退路了。孙寒是一脑门子官司,这下怎么办,其他几个班长也都征询的目光看着自己。


“大伙听好,咱们沿着河堤趴好,要是鬼子真冲过来,先放一排枪,要是能把他们吓跑那是更好,要是吓不跑,第二排枪咱们就干他姥姥的。”但真要和鬼子打起来,大家心里都没什么底。三个班的兄弟沿着河堤趴了下来,大家都很紧张,鬼子挺能打的,不知道能不能给吓跑。


七个鬼子跑得很快,几分钟后就逼到了距离河堤三百多米的地方。远远地看过去,鬼子把队形展开,其中一个鬼子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猫腰跑过来。


眼看着鬼子冲到一百多米的地方,河堤上面叮咣一通放枪,那个鬼子立马向后面撤。孙寒估计鬼子可能会往后撤,他探头向对面看过去,这时他看到一个土堆后面腾起一道青烟。


轰隆一声巨响,一颗榴弹在河堤上爆炸了。孙寒回过劲,这是鬼子的掷弹筒,刚才那个鬼子在进行侦查试探,自己排里的火力位置已经暴露。


一个兄弟腿被炸断了,躺在地上疼得直叫,丁三被吓得扭头往后面跑。结果被李雄明一把拽住,把断腿兄弟的步枪捡起来,“怕个鸡把,那是鬼子的掷弹筒,打不远。拿着枪,记得一点,打仗的时候最信得过的是你的兄弟,还有就是手上的步枪。”


丁三怔怔地看着步枪,擦了眼泪,接过了步枪。李雄明一手攥着枪杆,一手拉开枪栓,“看见没有,每打一枪就把弹壳这么退下来,就能重新顶上子弹。这有个缺口,看见没,那这个缺口对着枪管前面的小铁片,然后缺口和铁片对在一起,再对着鬼子,手握在这里,对,扣在扳机上面,整明白了没。”


丁三把枪学着样子抵到肩膀上,冰凉的钢枪,似乎无端地增强了他的胆量,他咬着牙瞄准前方。这时鬼子的掷弹筒又连续发射了四发,庆幸的是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孙寒心里盘算着,一个掷弹兵身上最多携带八发榴弹,就怕鬼子还有副射手,这样就有十六发榴弹,会麻烦很多。


在掷弹筒的掩护下,三个鬼子一眨眼就冲了过来,孙寒犹豫着,到底是打还是不打。丁三趴在河堤上,枪管随着远处鬼子的身影,他浑身紧张的似乎透不过来气了,手指也不听使唤了。当的一枪,丁三的枪走火了。河堤上面一阵乱枪,那三个鬼子迅速卧倒在地。


孙寒一头恼火,“不许瞎鸡把开枪,听我的命令。”


这时河堤的另一边也响起了枪声,孙寒朝那边一看,有几个鬼子趁着刚才混乱绕道跑上了河堤。现在的局面变成了孙寒这个排被动地趴在河堤上,而遭到正面和侧面两边的进攻,本来很有利的局面一下子变得反而不利了。


孙寒也是被河堤上面突然出现的鬼子弄得手忙脚乱的,“李雄明,你带你的班阻击那几个鬼子,其他的兄弟不要乱,集中火力打正面的鬼子。”


鬼子的枪法非常精准,一个兄弟刚刚抬头看一下,就被一枪打中了。孙寒分别命令两个班的火力试图压制住鬼子,但远距离的情况下,鬼子作战能力比东北军好很多。尽管人数上不占优势,但灵活的打法,鬼子把孙寒的一个排有效地压制住了。


此外河堤上面的三个鬼子打得也相当冷静,并不盲目向前冲,而是趴在河堤上,用步枪朝这边点射。


短暂的相持之后,鬼子的掷弹筒又开始了轰击,这次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河堤上面被炸死了三个兄弟,还重伤了一个。此时队伍已经有点失控了,孙寒感觉鬼子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自己的火力一暴露就会遭到掷弹筒的轰击。这么打下去鬼子会一点点把手下的兄弟杀伤殆尽。


李雄明看到鬼子慢慢占据了主动非常着急,“门小平,你跟着我,其他兄弟掩护。听我命令,开火。”


一排密集的子弹打了过去,李雄明带着门小平起身狂奔向河堤东侧。枪声刚刚停了下来,鬼子就立刻发现了他们,开始朝那边点射。李雄明和门小平就地卧倒,两个人开始和鬼子对射。河堤上的三个鬼子此时变成了面对两个方向的火力的不利局面。有个鬼子调转枪口朝门小平趴着的地方开枪,刚刚打完,李雄明朝着鬼子枪口的火光打了一枪。鬼子被击中了肩膀,边上另一个鬼子从腰后的布袋里面翻出纱布,试图包扎中枪的鬼子。这时他身子稍稍抬的高了一点,门小平一枪打在他脸上,身子猛的晃动了一下之后立刻毙命。


河堤上的鬼子这下只剩下一个还有战斗力的,李雄明和门小平端着枪相互掩护冲了过去。剩下的那个鬼子扑过去就要和李雄明拼刺刀,李雄明跑动中突然跪姿出枪,子弹打在那个鬼子的腿上。但那个鬼子丝毫不惧,仍然一瘸一拐地朝这边冲。


其他的兄弟纷纷朝那个鬼子开枪,他身中数枪,艰难地想要站起来,最后无力地摊开胳膊,血从嘴里大口大口地往外冒。李雄明走过去从他身上解下牛皮子弹袋,然后朝他脑袋上补了一枪。门小平冲过去把那三个鬼子的步枪都背在肩膀上,捡拾了尸体上的子弹、刺刀,被击中肩膀的鬼子挣扎着想要抓枪,被李雄明拿刺刀捅死。


河堤上的鬼子被解决掉之后,孙寒镇定了很多,短暂的战斗中排里已经伤亡了十几个,鬼子的战斗力看来不能小看。他简单布置了一下,集中两个班的兵力进行火力压制,自己亲自带一个班冲过去。


孙寒动作很快,在两个班的掩护下,他迅速带着人冲向鬼子。等到冲得近了,他摘下手枪,几个起伏趴在一个田埂边上。咣当一声,他听见一声尖厉的声音,紧跟着一发榴弹落在他藏身不远处。炸翻的土浅浅地盖在孙寒背上,孙寒晃晃脑袋,全是土,嘴里也是,他吐了两口吐沫,站起身朝鬼子那边迂回包抄过去。


其他的兄弟也都猫腰跟在孙寒后面,眼看越冲越近。压制过来的火力让鬼子手忙脚乱的。有一个鬼子瞄准河堤上面的黑点开了两枪,他从腰间牛皮子弹袋中取子弹,这是他打掉的第九梭子弹了,他也没想到,今天遇到这支小股部队怎么战斗意志这么顽强,不象其他中国军队那样一击即溃。就在他重新拉开枪栓装填子弹的时候,几发手枪子弹从侧面打中了他,顿时他就失去了知觉,一头歪倒在地。


班长黄老歪紧跟在孙寒后面,一个鬼子转身朝着黄老歪就是一个突刺,黄老歪拿步枪格开,朝着鬼子的胸口开了一枪。鬼子应声倒地。剩下的一个鬼子沉着地做出预备刺杀动作,孙寒看也不看地对准他的面门开了两枪,手枪喀吧一声挂住了枪机,孙寒从口袋里摸出一小把子弹爬在地上把弹匣上满。


现在只剩下一个鬼子,是掷弹筒射手,但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孙寒慢慢抬头观察着周围,这时有个兄弟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同时从左侧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听上去不同于三八枪“噼…叽…啾”。而是啪的一声,好像是手枪的枪声。


孙寒顺着枪声看过去,五十多米的一片枯草后面有一个马粪黄色的小点。那个地方非常隐蔽,而且距离河堤也不远,怪不得刚才掷弹筒打得那么准,原来距离这么近,以后和鬼子打仗一定要注意防他的掷弹筒,孙寒心里暗自盘算着。


倒在地上的兄弟是腰部中弹,这么远的距离手枪威力很小,所以伤口只有毛笔杆子那么粗,而且是贯穿伤,其他几个兄弟七手八脚把衬衣撕开给他包扎上。


孙寒让黄老歪带着五个兄弟朝那边搜索过去,自己和其他几个兄弟朝着枯草那边开火。枯草丛的鬼子榴弹已经打光了,他把炮弹别子扔到草丛中,端着手枪打算打到最后一发子弹,然后自尽。


黄老歪几个越冲越近,突然远处的公路上出现几辆卡车,上面插着日本膏药旗。队伍顿时混乱了,几个兄弟都扭头往回跑,黄老歪也收拢不了队伍。孙寒看到公路上出现了鬼子,赶忙也带着兄弟们退回到河堤。大家立刻简单掩埋了阵亡的兄弟,带着六个伤员沿着河堤就跑。


枯草丛的鬼子侥幸逃了条命,撒腿就像公路上面狂奔,李雄明正好看到了,他知道要是鬼子跑到公路上报信,那就麻烦了,孙寒显然没考虑到这一点。李雄明端着步枪,瞄准了鬼子,开了一枪,没打中。他心里暗自骂,利落地又顶上一发子弹,还是没打中。这时边上的一个兄弟也端起枪瞄准那个鬼子,一枪把鬼子打倒了,倒地的鬼子挣扎着又爬了起来。这次李雄明打得很准,打在鬼子的后脑上,头骨掀起一个血洞。


李雄明气不打一处来,上去一脚踢在丁三身上,“刚才咋不开枪啊,真他娘的可以,打仗的时候你不开枪打鬼子,鬼子就开枪打你,怕有个鸟用。”


丁三这次倒是没有反对,默默地看着李雄明。


“小兄弟,你要是想回去也行,但鬼子打过来了,你回去也是当个亡国奴。”孙寒看着瘦弱的丁三,自己顿时觉得这个无意中卷进自己排里的小孩其实也挺可怜的,反正现在已经没有鬼子的追兵了,他想如果丁三提出要回家,自己就把他放走。


“老总,啥叫亡国奴啊。”丁三愣愣地问孙寒。


“亡国奴就是日本鬼子想怎么欺负都行,抽你一嘴巴你也只有忍着。”孙寒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好打了比方。但没想到,这个比方打动了丁三,丁三想起了早上二掌柜抽他的那个耳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