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八节血战江桥

ddtt 收藏 9 68
导读: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八节血战江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九一八后的东北,吉林驻军成建制投降淹没的微弱的抵抗,辽宁大地上义勇军此起彼伏的抗战爱国行动罩住了无组织进行抵抗的东北军的功劳,只有江桥决战才算正式打响长达十四年抗战的正式起点。

面对五百日军北大营一万军队边打边跑,守卫沈阳的军队警察也曾经开枪抵抗,可那种出于自卫或者是义愤的个人抵抗行为不能算是一场伟大的爱国战争的起点,中国人正式打响抗战第一枪的战役是江桥战役,这是一场有准备的战役,从东北军最高指挥部到省驻军指挥部的有备而战标志着这是一场值得载入史册。

黑龙江的爱国群众踊跃参军,主动帮助守军构筑阵地,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巨大的爱国热情感染了守卫这里的军队,这也日后注定了这支部队不会真心投降,即使败了也不会变成汉奸,日后参加过此战的中国守军大多反正,通过诈降获得喘息之后继续抗击日本侵略者,或许参加此战的军人并不知道日后自己能被载入史册,并在民族国家的历史上留下很重的一笔。

张学义以及众多东北军的已经在十一月三日就返回前线,晚上部队继续又多修了部分工事和掩体,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情报人员已经侦察清楚江桥南边已经开来四列铁甲列车,铁甲车上的大炮对准了江桥以北的东北军,日本军队已经征集了几百支小船,四千日军已经集结完毕就等一声令下开始进攻。


嫩江南岸的滨本联队的指挥官滨本大佐亲自在前线指挥所,因为关东军司令部要求十一月四日开始进攻,所以滨本老鬼子半夜就起来,带着参谋们研究进攻计划,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日本气象侦察部门发来电报,电告滨本联队四日清晨会有浓雾对进攻可能会有影响。

联队参谋长读完气象电报电报,滨本这个老家伙拄着指挥刀哈哈大笑,“好,太好了,我等的就是这个,大雾来临正好利于我军偷袭,帝国皇军擅长近战,拼刺刀中国人地不行。”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手下人也跟着瞎得意,滨本虽然狂得不得了但是还是谨慎的研究作战计划,他问后勤军官:“船征用的如何?”

“报告大佐,已经集结两百多艘小船,我们可以一次渡河两千人。”后勤军官点头哈腰的报告。

滨本联队长摇头,“你建议的不好,我用一个中队就可以打过去,独立守备队打击北大营才出动五百人就击溃一万中国军队,我们出动四百人就可以击溃马占山的部队,马占山的一万三千守军分散在各地,层层设防第一线的部队不会很多,命令炮兵大队准时发动炮击,航空兵也会不停的轰炸,现在各位要为天皇陛下的事业努力,天皇陛下万岁。”

“天皇陛下万岁!”鬼子一起喊着口号。

鬼子的炮兵阵地上,联队直属的炮兵中队上架起八门步兵炮(七十毫米迫击炮、三十七毫米平射炮),各步兵大队的炮兵队也架好了各自的火炮,天刚蒙蒙亮滨本老鬼子拿起电话喊:“炮队开炮,一大队渡河。”

“嗨。”电话那边回答完十几门各种火炮同时开火,之后四百鬼子划着几十艘小船向嫩江北岸进攻。


东北嫩江守军第一道防线设计在河北岸芦苇丛后,张学义带着自己的一帮人以及一个警卫排在战壕内警戒,为了提高战斗力警卫排全换上毛瑟步枪,正宗进口的德国造,四十多人不敢睡到太阳升起来,早早的起床后蹲在冰冷的战壕里,大家都还没吃早饭,因为对岸情报人员用信鸽送来情报说鬼子天一亮就要打,守军在黎明前后就开始准备。

寒冷的北风吹着张学义的脸,他习惯了东北的冬天,寒风中他穿着棉大衣戴着线手套提着M1921冲锋枪,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要不是有脚上的一双皮马靴他早冻的满地跑,他看看旁边放着的最后一个备用弹鼓就稍微有点泄气,他想好枪的携带弹药毕竟是有限的今天或许是最后一次玩美国造,以后就要靠伯格曼冲锋枪,但还不知道能不能缴获到足够的手枪子弹,没有补给真难打仗,估计以后自己也威风不起来了。

正在大家想各自心事的时候河对面开了炮,“轰——轰”几声炮响炸起几个烟尘柱来,之后就听到雾里边传来密集的叫喊声,“杀呀,冲呀,打败马占山,冲呀。”

滨本联队派出的第一步兵大队已经登陆,大队长举着指挥刀跳上嫩江北岸,“冲呀,别让他们跑了。”

后边三四百名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就潮水般的冲向中国军队的第一道阵地,无奈脚下的地不怎么好,河北岸的地上全是烂泥巴,鬼子的脚踩进去软软的,往出拔脚还比较费力气,泥巴里的冰水立即渗透进日本兵的靴子里影响了鬼子的冲击速度,跑起来跟在干地方走的速度没啥区别,机枪手和掷弹筒手负重很大自然脚陷的更深,可以说是步履为艰,被步兵们甩在最后边,鬼子步兵大队的机枪中队的八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比后来的九二式机枪口径小,外形相似)又笨又重,机枪手们刚刚把机枪从船上搬下来发现岸上没一处可以设立机枪阵地,到处是烂泥巴机枪一放下去枪架都没在泥巴里,人卧倒射击那就趴在泥巴里起不来,机枪中队的大尉(没上尉军衔只有大尉)一看不行,大声喊:“把机枪抬回船上准备射击。”

步兵已经冲上去机枪中队才架好枪,浓雾中看不见敌人,机枪手等着射击命令,结果大队长的传令兵跑来告诉机枪中队要一起冲锋,机枪队的队长可头疼,抬着笨重的机枪当兵的还能走么,无奈军令必须执行,鬼子兵受过严格正规训练,执行命令丝毫不打折扣马上抬起机枪跑步前进,弹药手紧跟在后边。鬼子的装备和训练比东北军强的许多,现在唯一支撑东北军守下的就是保家为国的信念。


裹着两腿烂泥的鬼子兵冲到芦苇丛前边,张学义发现距离已经小于两百米,忽然从战壕内站起来探出身体大喊一声:“打”,他第一个端着冲锋枪迅速向靠近的鬼子兵开火,冲锋枪弹鼓内可是一百发子弹,比捷克式机枪还多好几倍,密集的子弹几秒内撒向鬼子的头上,张顺等人也有几支M1921冲锋枪,一起向鬼子泼洒子弹。

鬼子就听“哒哒哒”的声音连续响起来,几十个鬼子还没卧倒就被冲锋枪扫倒了一大片,接着众人换上弹鼓继续射击,鬼子兵卧倒在泥里就听这是什么枪,比机枪射击速度不慢而且持续时间这么长,有的因为响几声没子弹呢,胆子大的鬼子忽然跃起冲锋,但是冲锋枪的火力并没中断站起来就倒下去一片。

气的鬼子军官这个骂,反正对面的守军听不见,冲锋枪持续打了一分钟,张学义他们已经没有十一毫米口径的子弹,因为这种子弹民国兵工厂生产的很少,四川的M1921冲锋枪还是改成跟盒子炮一样的口径(七点六三毫米),毕竟多生产一种子弹就多个麻烦,中央军也少量生产少量装备进口M1921冲锋枪,该枪的十一点四三毫米子弹可以说是比较稀有,此后张学义再也无法靠这种凶猛的冲锋枪横行战场了,总共打了两仗没子弹,守军弹药比他们还缺,就这样的情况下守军依然士气高涨。

面对鬼子潮水般的冲锋,张学义丢下心爱的M1921冲锋枪端起自己的MP28冲锋枪,左手握着横插式的梭子右手持枪瞄准了横扫鬼子,鬼子一看这什么呀打起来不停,纷纷再次卧倒,但是为时已晚,又损失了不少人。

鬼子训练有素十分冷静的卧倒,也端着三八步枪纷纷开火还击,鬼子的枪法不错,后边有火炮支援天上也飞来很多架飞机纷纷投弹扫射,在如此好的火力掩护下鬼子步兵边打边冲,这些兵跟野兽一样冲起来很难停住。

张学义他们这几个人每人也就几个梭子,冲锋枪几下就打没了子弹,不过他的胡子队每人都带很多武器,MP28冲锋枪没子弹不怕,以后找到伪军的盒子炮和军官的子弹袋里边多的是七点六三毫米子弹,伪军警卫员也带盒子炮的多,暂时没子弹枪先留着以后还能缴获子弹接着打。

鬼子的小队长隐蔽了一会一听没连发枪的声音,大声喊:“敌人的冲锋枪没子弹了,给我冲。”小队长举着刀带着几十号步兵飞跑着出了烂泥地迅速靠近东北守军的阵地。

此时张学义的好武器不多,剩下的战斗就不能靠运气了,一线阵地才几百人,要一对一面对鬼子精锐部队的进攻,马占山将军的兵这是第一次真正跟鬼子对阵,鬼子的战斗力比伪军强的太多,鬼子的枪法也准冲锋时候速度也快,有受军国主义毒害而且都怕死的,人一不怕死就很恐怖,他可劲的冒着弹雨就冲。


“机枪射击,压制鬼子。”张学义亲自拿过一支歪把子机枪开火,老管家端着三八大盖瞄准冲锋的鬼子就抠扳机,一枪打死一个,旁边左右两侧其他五挺机枪也连续叫唤起来,又是一阵密集的弹雨打在鬼子的头上,滨本联队派出的一个步兵大队四百来人就在进攻中逐渐损耗,尤其是第一道防线的六挺机枪子弹充足,机枪编织起的火网封住鬼子前进的道路,一个大队的鬼子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被机枪点名后倒下,鬼子还听到了歪把子机枪的响声,鬼子的军官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国军人能缴获日本武器?这不可能,在辽宁到是有小队级别的部队被游击队消灭,可武器怎么运到黑龙江,但是战场上没时间想这个,先打吧。


到中午前大雾散去,滨本老鬼子带参谋到嫩江南岸亲自观战,发现自己的部队只有个别的掷弹筒组和机枪组在战斗,其他的步兵几乎损失光了,最先上去的一个大队四百人就这么已经没多少人,零星清晰的毛瑟枪声证明协助日本军队的伪军也伤亡很大,另外两个大队还在河边没有冲向纵深。

“报告,第二第三大队全部顺利登陆,但是很难前进,一大队伤亡惨重。”参谋向联队长报告,此时登陆嫩江北岸的伪军以及三个大队的日军已经有三千多人,居然打不过去。

“怎么回事,一定要守住,高波骑兵联队马上就从桥上冲过去。”滨本不敢下撤离命令,但是三个大队以及数千伪军都登陆上去也没办法占领中国军队的阵地,就在齐腰深的凉水里站着继续招架。

暂时占了上风的东北军也不白给,那能放走敌人,守军马上发动战术反击,当兵的在军官的带领下冲出战壕端着毛瑟枪杀向鬼子的阵地,后边的机枪手一个接一个干掉鬼子的机枪手掩护步兵冲锋,跑在前边的东北军军官左手提盒子炮右手提着大片刀,远了拿枪打近了挥刀就砍鬼子脑袋,普通小兵看军官如此他们也各个争先。

张学义带着自己的人越打越高兴,机枪没了子弹就抄起三八大盖来,压进一排子弹连倒好两三个鬼子,日本鬼子的步兵吃亏以后炮火也是越来越密集,显然炮兵增加了不少,十几发炮弹在张学义前后左右爆炸他依然还是冲出阵地追击鬼子。

江桥左线守军其实没鬼子多,马占山将军一万的部队在江桥第一线也就六千人,大桥北边左右各三千人,其他部队都在后边的三间房、大兴火车站等地构筑第二道防线,如果把所有部队放在一线那敌人一旦突破就无法收拾,他的分兵防御在日后的战斗中显示出作用来。


“鬼子不行了了,大家一起冲。”张学义端着三八步枪边跑边打,冲锋枪和机枪现在没了子弹也都没用,日后用的机会也不多,没有后勤支援守军的子弹打一发少一发,守军里他的部队还算机枪最多的,其他各连一连才一挺轻机枪,击败鬼子一个联队的进攻主要靠步枪手榴弹。

真正敢不停的冲锋的守军也不多,毕竟鬼子也厉害,尤其使用三八步枪,鬼子兵可以一枪击毙三百米内的中国兵,藏在战壕内的很多守军都是面部头部中枪阵亡,一旦身边有人被爆头,剩下的中国军人都不敢冲,在战壕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张学义第一个跑到滨本联队步兵大队阵地前,该大队今天打的时间最长伤亡也最大,张学义端着三八枪冲到鬼子面前端枪打死几个近在咫尺的鬼子,后边的鬼子一看要近战十分高兴,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就准备玩命。张学义从小学过点武术,虽然本事不高但是他记的使用长矛的的套路猛的假装举枪前刺,鬼子也是玩刺刀的专家,和他拼刺刀的鬼子猛的用枪往右一架张学义一枪刺空,枪被拨到一边,其实这一刺是虚招张学义没使力气,鬼子使的力气太大把对手的枪拨开自己身体也前冲,枪也不指向正前方,张学义使劲用步枪向左使劲一拨鬼子的枪,鬼子的枪端得更歪了收都收不回来,脚步也跟着乱了,他瞬势向前一纵端步枪一刺刀挑到鬼子的嗓子里,他身高树大的一刺下去对着就是鬼子的面部和嗓子,都下了死手往死整。

鬼子一看来近战居然可以吃亏,其中一个鬼子大喊一声,嚎叫着扑上来为自己老战友报仇,张学义嫌拼刺刀浪费时间,单手抓三八枪中间使劲往出一投,拿步枪当标枪一下扎到鬼子的心脏上,张学义得意的哈哈大笑,鬼子瞪着愤怒的眼睛一翻白眼儿死了,心脏上的伤口往出喷着冒热气的血。

五六个鬼子一看张学义冲得太前后边没人跟上来就想包围他扎死他,张学义对着鬼子嘿嘿一笑掏出两支盒子炮,“去你妈的谁跟你玩刺刀。”他左右手一起打枪,“啪啪”几枪就把鬼子击毙吓的伪军丢下步枪就跑。


“别冲的太靠前。”白马边跑边端枪击毙几个企图开枪的鬼子,他们这帮人枪法更厉害,冲上来几下打散了鬼子和伪军控制了北岸的河滩,张学义穿着大皮靴踩在泥里,皮靴质量好不进水,光滑的皮面上很少挂上泥,他走来走去四下寻找活的鬼子,看到一个端三八枪补一刺刀。

一分钟以后采取战术反击守军全部冲上来,鬼子一个联队的兵和伪军两个团吓的急忙连滚带爬的逃上小船回到嫩江南岸。

嫩江北岸的河滩上倒着四百多具尸体,鬼子一个大队连同迫击炮、重机枪等武器全部丢弃在这里,守军零星的炮击着南岸掩护自己人收集战利品。

中午十分双方收兵,守军缴获枪支三百多,还包括歪把子机枪、大正三年重机枪、掷大正十年弹筒若干,主要是缴获的子弹和步枪及时的补充了守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