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谁是杜爽?(下)

大汉高祖 收藏 0 33
导读: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谁是杜爽?(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我听见听见刘仁愿大人对我叔叔说:“这下好了,老杜总算立功了,老将知道了一定会挺高兴的。”我赶忙竖起耳朵听,谁知道刘仁愿就说了这么一句就不说了。这个老将到底是谁?他和杜爽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敢问,可我又急着知道,急的我是差一点抓耳挠腮。好在这时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刘仁愿大人体恤下情,及时地宣布散席,于是我就跟着我叔叔一起离开了大厅。

两军会师,兵力虽然不多,当官的却不少,刘仁愿大人的衙门多少显得有些拥挤,我和我叔叔被安排在衙门后院西侧的一间厢房里。正好我有些事情想问一下我叔叔,要是给我一个单间还真不太方便呢。回到我们的房间,我和我叔叔一边用热水烫着脚,一边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杜爽身上。我问我叔叔:“听说杜爽队正武艺高强,就是不喜欢说话,是不是啊?”

“就是,杜爽武艺高强,他带的那一队军纪森严,能打硬仗,就是杜爽不喜欢说话,平时总是板着脸不吭声,从不和别的军官一起玩,没事就回队里练兵。除了老将,喜欢他的人还真不多。”

我奇怪的问:“他是不是不会说话呀?”

“会。话还是会说的,不然怎么练兵?说的不多就是了。有人开玩笑说,要想听见杜队正说话,比过年还难呢。”

我越发的奇怪:“啊?这样的人怎么能在官场混下去呢?”

“可不是嘛,所以他才当了好几年队正也没升上去。”

原来杜爽是这么一种人,不知道变通,好对付,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自己可真够冤的。怎么就让我遇到他?干嘛不让他下一次再立功?非要和我一起出场,来抢我的风头?既生我,何生爽?对了,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我叔叔:“叔叔,刚才我听到刘仁愿大人说有一个老将知道杜爽立功的话一定会很高兴,那个老将到底是谁?”

“哦,士元说的老将,就是程知节大将军啊!”

“程知节?”

我叔叔见我一脸狐疑,忽然笑了一下:“程知节大将军,就是一般都被叫做程咬金的那个老将啊。程知节是官称,在官场大家都这么称呼,不过私下里都叫他程咬金。”

“程咬金我知道,不过这个杜爽是他什么人?难道是他的私生子?”

“不是的,杜爽是老将的徒弟,你在军中可不敢乱说。要知道当年程知节大将军远征土谷浑,王文度大人、刘仁愿大人,甚至连苏定方大将军自己都在远征军中,都是老将的手下。现在朝廷派在新罗、百济的兵,多一半都是老将带出来的,所以他们一般都不称程知节大将军的姓名,都叫他老将。你可千万别乱说,免得一群人都不高兴。那次远征出发的时候杜爽还是一个小兵,因为打仗勇敢,立下战功,凯旋班师的时候就被提升为队正。不知道为什么,老将喜欢上了杜爽,说他像自己,打完仗以后就收他做了徒弟。”

程咬金我还是知道的,我记得我小时候看《隋唐演义》的时候。

我看过《隋唐演义》吗?

管它呢,YY嘛。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隋唐演义》里面说程咬金这个人喜欢热闹,有一次秦琼他妈过生日,秦琼人缘好,黑白两道上英雄好汉都来给他妈拜寿。程咬金瞧见绿林盟主单雄信,就跑过去对他说:“我刚才听罗成说:单雄信这个强盗头子也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称霸王。他是没见到我,才能在绿林上称霸。他要是见了我,看我不揍他一顿。”回过头来程咬金又跑去找罗成,对罗成说:“我刚才听单雄信说:罗成这小子其实没什么真本事,不过就是仗着他爹是北平王,势力大,和他交手的人怕得罪他爹,都让着他,不敢赢他,所以才没打过败仗。其实真正有本事的人都不愿意和他交手。他也就是一个被惯坏了的花花公子,他要是让我看见了,看我不揍他一顿。”结果单雄信和罗成一见面就打了起来,打的是一塌糊涂,然后程咬金躲在一边看热闹。那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人哪,怎么会喜欢杜爽这样的冷面郎?还有......

杜爽又有哪一点像程咬金?!



这时我叔叔已经洗完脚,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我一边收拾着我的盔甲——这东西可真够沉的,一边对我叔叔说:“叔叔,我听说身为主将,最重要的不是冲锋陷阵,而是运筹帷幄。我觉得你今天先于全军冲进倭奴阵中,其实挺危险的,万一你被倭奴给困住了,那么全军岂不是就要失去指挥?你为什么不让别人先冲锋啊?”

我叔叔这次真是高兴的笑了,我发现他可能已经有些喜欢我了。他用略带赞赏的口气说:“有道理,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说今天我们算不算打了胜仗?”

“当然是胜仗了!简直可以说就是大获全胜。”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们没有按常法去打,却打了胜仗呢?”

我收拾好了我的装备,搬了个凳子在我叔叔床头的书桌旁坐下,看着我叔叔,略微思索了一下,说:“我觉得是这样的:一般来说主将是不亲自冲锋陷阵的,今天你亲自冲进倭奴阵中,把倭奴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你身上来,它们就不会注意到宋郡民大人正在对它们进行包抄;你打的越狠,它们就越害怕。等我们的骑兵绕到倭奴军阵之后,它们已经很胆怯了,忽然又发现后面有我军出现,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后路被我军切断,于是只有逃跑。”

我正说的兴高采烈,忽然发现我叔叔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难道我哪里说漏嘴了?难道我叔叔已经发现我是一个YY?我闭上嘴和我叔叔对视着,他的目光有一点让我害怕。

我又不是倭奴,有什么可害怕的?想到这里,我定了定神,鼓足勇气正要问我叔叔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就听见我叔叔一字一顿地说:“彘儿,你长大了!我如果不向朝廷推荐你做校尉,我就是对国家藏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