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蓝剑战记》第十四章

楔子 帝国春秋

第一章 新兵的试练

第二章 御前会议

第三章 试练窟内

第四章 吴越同舟

第五章 战争的足音

第六章 关山飞渡

第七章 不思议之作战

第八章 野心套餐

第九章 闹剧为一切悲剧之源

第十章 多变的季节

第十一章 风之赋格曲

第十二章 深谋之刻

第十三章 假相战争


第十四章 深红之月


灭杀遭到黑衣蒙面刺客袭击的地点,是在接近萨莫斯山口处的羊肠小道上。当时刚刚入夜,月色非常诡异,前所未见的暗红之光洒在路面上,使得通往山口的街道看起来像是被邪恶法师封印入晦暗不祥的血池地狱之中。

由于是靠近边境的蛮荒之地,即使在白天也绝少人踪,如今又值兵凶战危之际,就连平时偶尔会出现的游牧人和牧群,也明智地做出了迁地为良的选择。于是,这里就彻底沦为一片毫无生命迹象的死域。

在抗争质询无果的情况下愤而出走的灭杀,尽管外表看起来垂垂老矣,但对自身的武艺还是抱有强烈的自信,同时他也相信这尽百名追随自己的蓝剑将兵们拥有足以击退任何宵小的能力。为了加快速度,他们都选择了较为轻便的服装,何况蓝剑军团本身就是以神出鬼没的轻骑兵而著称,厚重的盔甲在他们眼中,反而成了限制能力发挥的负累。

虽然夜色受红月的影响而呈现出不友好的异样颜色,但在脱离由猜疑和愤怒搭建而成的军营之后,能够直接投身于拯救军团同志的行动之中,所以尽管此时所接触到的空气冷若冰霜,灭杀等人反而有一种豁然开朗地舒适之感。不过这份舒适在下一个瞬间内就因气流的奇怪鸣动而化为险恶丛生的杀机。

灭杀注意到总数在十名以上的士兵身上插着来路不明的箭镞栽落马下,几乎连一声临终前的悲鸣都来不及发出,当即觉悟到这些见血封喉的恶毒是一场卑劣暗杀的序幕,之后所要上演的将是一场以血与死亡为基调的杀戮之剧。

“小心!”

当他对部下发出报警的时候,一条贴近夜之颜色的细线正在迅速地以直线的形式伸展开来。当这种伸展达到极限的时候,灭杀的坐骑发出惊骇的嘶鸣,猛然向前扑倒下去,笔直的马颈和抢地的马首形成了一条危险的滑梯,灭杀的身体在失去重心地情况下向前平飞了出去。

身在空中的时候,他已经发现自己即将落下的地方正有一些微弱的寒光在闪动,虽然极不起眼,但大脑之中的某根预警的神经已在发出激烈地提示。谁也不知道灭杀是怎样在半空中无从借力的情况下拔剑出鞘并完成了接下来的一连串动作的,喝脉动只是看到一团足与星月争辉地光团出现在老将军的身体周围,包裹着他落向袭击者预先埋设好的铁蒺藜阵中,先扫荡出一片安全的空地,以迎接灭杀的稳稳落地。

但是,其他几名和灭杀同样遭遇绊马索的蓝剑卫队却没有那样的幸运,相形见绌的武艺造成了悲惨的结局。身上插满了铁蒺藜的他们在发出尖锐的呼叫之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只是在经过几次徒劳地扭动之后,身体就停止了一切的生机。

“大人!”

因忧心于军团长的安危而与义闯天发出异口同声地呼喊后,喝脉动就从马背上跳起身来打算扑过去加以保护,但他立刻发现自己还未落地的身体已被袭击者的进一步动作卷入了刀风剑影掠起的漩涡之中。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身后传来义闯天的怒喝,回答他的却只有愈发猛烈的攻击。这些蒙面的黑衣人就像从夜幕背后跳出来的鬼魂般飘忽没测,憧憧的怪影变幻没测,不断变化着攻击的方位,将猝不及防的蓝剑士兵们分割为若干小股后就加以包围,很快就令更多的士兵在防不胜放的情况下倒在血泊之中。

很快,喝脉动便发现他们之所以在短期内可以取得上风不完全是因为居于战术上的突然性和人数上的优势,更因为袭击者的武器上都涂有剧毒,哪怕仅仅割破了一处从正常角度看来是无关宏旨地肌肤也会造成致命的伤害。许多身经百战的士兵们在实力还未完全发挥出来的情况下就丧失了生命。

“这些人显然是专门针对蓝剑的弱点而训练出来的杀手!”

灭杀也同时意识到眼前状况的同时,自身也陷入了包围。刺客中的一名用剑挑起地面上的尘土,试图影响灭杀视觉的同时,身体却突然发生了不正常的僵硬,一段从雪白变为腥红的剑光在他的体内一闪即逝,重新回到了灭杀的手中。

于间不容发的瞬间收回脱手而出的佩剑后,灭杀的动作并不停顿,横扫出去又格挡开另外几支同时袭来的寒光,又以令人惊叹地准确性命中了另一名刺客的颈部,大片的鲜血慷慨地从被割开的动脉中喷薄而出,在地面上洒下大片的污渍。失去动力的身体在片刻凝固之后,以令人心悸地痉挛宣告了死亡已降临在他的头顶。

在连续丧失两位同志的情况下,围攻灭杀的刺客们流露出半秒钟地胆怯,然后在剩下半秒钟内再度集结起来,重新发动了刺杀。灭杀以轻快地跳跃和灵动地反击化解了对方的第二波攻击,但心情却因己方伤亡的加重而更见忧急。但是,眼前的刺客们显然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变得谨慎起来,互相之间以默契地配合弥补着招数之中的漏洞,急切间很难突破他们的拦截,同时还要防止被剧毒剑刃击中身体,使得灭杀不得不降低了攻击的频率,并不时转为防守。也就是在这种攻防转换之际,蓝剑卫队已经丧失了将近一半的战力。

“太慢啦。”

不满地声音来自相距战场数十米外的小山丘上,伫立观战的黑袍人口中。总数十名以上的黑衣人环绕着他,却不像是在保护,反而是受到他的保护一样。这全身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接近死亡般的戚绝气息之人除了一双手之外,尽为黑袍所遮掩。

他的手白皙而坚定,修长而美观,仿佛是用细瓷所造就。手伸出的时候,一名黑衣人早已将闪亮的水盆递到不远不近地距离上,象是赴一场约会般与手相遇。入水的手居然呈现出透明之状。不是他的手透明,而是那些水在接触其肌肤的瞬间竟然凝结为冰,晶莹剔透,当手出水之后,冰层尽褪,只有十几个残留下来水珠被冻结为冰珠,他就将这些冰珠随意地弹了出去,落点却准确无误地指向了灭杀身体上的各处致命之地!

几十米的距离,几乎瞬息即至,灭杀听到了气流在被打破时发出的惊悸,于是他凭借听力的判断做出了几个竭尽全力地闪避动作。如果在平时,他会非常有效地躲开这些冰珠的袭击,但此时他还必须顾忌到几支同时攻向自己的剑。所以,他在避开了大多数的冰珠,甚至让身体的全部要害都处于最安全的状态,但还是漏掉了两粒冰珠,一粒穿过了肩部,另一粒则打入了小腿。

“唉……”黑袍人发出了惋惜的长叹,同时轻轻摇了摇头,对自己作品的瑕疵表达了轻微的不满。没有穿过小腿的那一击,显然在力量的运用上稍微出了一点问题。可是对灭杀来说,这微有瑕疵的一击已足够令他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