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七十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3 55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七十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对于馨儿的问题,很多都是不能回答的。所以,我只好选择沉默,就连林默这落井下石的家伙都知趣的闭了嘴,场面因此而有些冷清,只有火锅里的浓浓汤汁还在咕咚、咕咚地翻滚着。

“哥哥,你们……怎么……”见到我们两个都闷不吭声,馨儿扑闪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疑惑地望着我们。而她的那两个同学,也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

不约而同地,林默和我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努力地回避一些问题,尤其是那些能勾起我们心痛的问题。而现在,这个问题被馨儿提出来了。她问我们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会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个音信?为什么她写给我的信,我从来都没回过?说到这儿的时候,这小丫头有点委屈,仿佛我做了很大的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脸上的苦笑似乎更重了些,我记得她给我写过好几封信的吧,还有苏姐,还有若寒姐,还有琴……她们都写过信给我,而且还不止一封、两封,而我呢,却连一张纸片都没有回过。我想用忙这个借口来搪塞,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我从来都不是个会说谎的人,而且我也讨厌说谎,因为我不喜欢骗人,也痛恨被人欺骗。因为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军人,一个真正的男儿,就应该是那种一言九鼎的人。用谎话骗人,它本身就是一种恶习。这和人做坏事其实没多大区别,只要有了第一次,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再然后,做多了,就成为了一种习惯。就算当时他并不想说谎,可这已养成的习惯却会让一个人下意识地说出满口谎言,说得比最动听的真话还要动听。

我不会说谎,我不忍看见馨儿脸上那委屈的失望的表情,可有很多东西是不能说的,绝对不可以说出来。于是我将目光投向林默,希望从他的脸上能看出点解决目前这问题的办法来。林默的表情让我有点失望,因为从他的脸上,我看不到任何一点解除这尴尬局面的办法。

林默无奈地向我摇了摇头,他的眼神了清晰地表达着一种意思,他也不会说谎,他也不想欺骗,哪怕,只是善意的谎言。

沉默了好一会儿,馨儿突然咬着嘴唇问我说,哥哥,是不是又是不能说的秘密?我苦笑着点了点头。也许,人对于叫做秘密的东西都有着天生的好奇心。一听说不能说的秘密,那两个第一印象就对我和林默不大好的女孩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些好奇的神色。姓刘那个女孩子俯到馨儿的耳边悄悄问她,你哥哥他们是当什么兵的啊?还有秘密不能说?

听到她这么一问,馨儿的脸上瞬间露出一副很骄傲的神情。她先是迅速地扫了正保持沉默的我和林默一眼,然后同样是悄悄地告诉她的姐妹说,我哥哥,哼,他可了不起呢,是特种兵呢。那个哥哥肯定也是的。嘻嘻,你们没看出来吧?

特种兵?两个女孩子明显地愣了一下,表情一下子变得丰富起来,看向我们的目光,也不再像初时那般冷漠甚至还带点敌意的警惕了。

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没错,可要想瞒过我们这两个从生死线上打滚回来的人,这样仅隔了张一平米左右桌子的悄悄话显然是没用的。因此,当听到她们的对话,我和林默眼里的苦笑更深。特种兵呵!对于普通人,似乎真的是个很耀眼夺目的称呼。就算对于军队里的人来说,特种兵也是所有士兵们神往,羡慕的一群。当年的我,那个浑噩的,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我,在听到T大队这个名字时,心里不也禁不住活动么?可现在呢,等到我们真正成为特种兵,而且还是经常会执行各种战斗任务的特种兵之后呢?虽然,我们同样以自己这身行头自豪,但同时我们更清楚这威风后面要付出的代价。那代价是沉重的,沉重到很多人根本就无法承受。

也许,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对于特种兵这个在大多数人眼里显得神秘的兵种也很感兴趣,所以,她们开始打听我们的日常训练、生活的种种。当然,对于应付这种问题,我们也算是驾轻就熟了。因为,经常会有那么一些所谓的军民共建单位会到我们T大队来参观。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带点东西来象征性地慰问一下什么的。而他们每次到来,都会对我们问东问西,好奇我们这些看起来并不比别人魁梧多少,比起老外的特种兵来显得瘦弱的战士们,是怎么当上特种兵的?因此,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的回答无外乎就一句话,一个字,“练!”

所以,这两个小丫头自然从我们口中得不到她们想要的答案。其实,如果要讲的话,我们固然可以挑一些基本上人人都知道的特种部队的训练来告诉她们,但那样似乎没多大意思。既然当初选了这行了,那么,受苦受累受折磨都得有那个承受的心理准备。也就是说,这些东西,自己受着就行了,完全没必要拿出来跟人讲,告诉人家你的生活有多累,多苦,去博取人家的同情。那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爷们儿应该做的事情。

吃完饭道别的时候,馨儿突然把我拉到了一边,她贴在我耳朵边轻轻说道,哥哥,琴丫头有男朋友了。我愣了愣,不知道她对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见我愣愣的样子,馨儿不由有些生气。她说,哥哥,琴丫头有男朋友了,有男朋友了你知道不?

我“哦”了一声说,那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了?是不是她有了男朋友就不理你了?

哥哥!你……你气死我了。难道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丫头看来真是生气了,小脸蛋憋的红扑扑的。

我说当然听明白了啊,你不是告诉我琴有男朋友了吗?我没听错啊。

没听错那你还这样?你难道不知道……不知道……馨儿的声音越来越大,让那边正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的林默和两个女娃娃都诧异地将头扭向了这边。

我问她我不知道什么?这丫头两只大眼睛圆鼓鼓地瞪着我看了半天,最后才气呼呼地说道,哥哥,你不知道琴丫头她……她喜欢你么?

听到她这句话我立时愣住了,那双包含着一种让我说不清为什么想逃避的眸子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琴,那个如同瓷器般的女孩子。她……喜欢我?这个问题让我的脑袋瞬间有些迷糊。自从上次休假回来之后,我很少想到过这些事情,因为我的潜意识总让我不自觉地就逃避这样的问题。尤其是肖凝的事情过后,我的思维几乎再也没有往这方面转过。

馨儿的声音将我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说,哥哥,你知道吗?琴一直都在找你,可始终都找不着。给你写信你也不回。她还打过电话去你们家的,可你们家里也不知道你在哪儿。那段时间,琴她好伤心,好失落。哥哥,你怎么就这么忍心?还有苏姐姐,她好想你的。我们写那么多信给你,你一封都不给回。呜……哥哥你这个大坏蛋,馨儿恨你,以后都不理你了。

这是我第二次看到馨儿哭,而这一次哭的意义和第一次完全不一样。那是对我的失望,对我的愤怒。

我呆若木鸡,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馨儿哭着走了,她的两个姐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眼光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浑噩间,肩膀被有力地拍了一下。回过头来,是林默那张关切的脸。他说,兄弟,走吧,回去吧!

我木然地点头,然后和他一起往回走。一路上,我们都不再说话。因为我这兄弟知道,这个时候我最需要的,并不是别人的安慰与开导,而是安静。我们那座山里的每一个人,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要承受这些问题带来的后果。这不是语言的开导就能解决的,那需要用我们自己的肩膀去扛。

这一路上,我的脑子里似乎开了锅,好像有点头绪,又好像完全就是一团乱麻。各种各样的念头都在那狭小的颅腔里打着转,来回翻滚折腾,似乎每一个都想要彻底占据我的大脑。它们就这样在我的脑子里争吵、打骂、谁也不肯让谁,谁也不肯示弱。直到,突然间从骨子里有个声音蹦了出来,它吼道:文墨尘!你他妈是个男人!男人知道么?男人是什么?男人就是天塌下来也能用肩扛着,打掉牙齿也能和血吞的人。你是个男人,是个爷们儿!被子弹打得差点瘫在床上的爷们儿!你给我站直了!清醒了!迷迷糊糊地像个什么样子?你还是T大队最优秀的狙击手吗?还是那个在任何时刻都能保持冷静的收割敌人生命的冷血杀手吗?

那声音是如此的铿锵,将我脑子里所有的纷乱嘈杂统统压了下去,再发不出一点声音。然后,我的脑子里回响的只剩下一个声音,你是个男人,是个爷们儿!天塌下来也能用肩扛着,打掉牙齿也能和血吞的爷们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