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5 夜话

天边的月 收藏 0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5 夜话


夜漏二更,岳飞房中的灯光依旧亮着。一阵浓郁的药香,让伏案良久的他猛然抬头,正看到岳云端着一个青花瓷碗从屋外进入,他不禁诧异的问道:“祥祥还没有回营吗?”

“阿爹既然把王干办派出踏勘青草湖形势,儿子理当替他略尽职责。”岳云正色答道:“刚刚煎好的汤药,阿爹快些喝下。”

“区区小病,何用如此!”岳飞从案前站起,舒动一下久乏的身子;双眼的疼痛难忍,让他轻揉着太阳穴:“先放那里吧。”

“放在那里就该凉了,现在喝温度正合适。还有呢,阿爹既然病目,就该仔细保养才对。现在可好,还是像往常似的,点这么一盏乌漆马黑的油灯,这病就算初起只有一分,这么糟践自己的身子,早晚也变成十分。”

岳飞瞪视着岳云,良久反而笑了:“祥祥当真饶舌,便听你一次。”

“嗯,阿爹听儿子一次,便是给儿子好大的面子吗?”岳云窃笑:“阿爹且想想,哪次儿子说的又是没有道理的混话?”

岳飞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随即沉脸道:“别的不说,你胆敢对阿爹如此的放肆,便是大逆。”

“既是如此,”岳云掉转身子,“恭请阿爹执行家法。”

“且先寄下这顿打!”岳飞负手而立:“日后若再做些荒唐的事情,一并罚你不迟。”

“儿子这个把月没有听到阿爹教训,可还真是难受得紧呢。”岳云笑着坐到榻上,仰头望着父亲:“不过呢,人道病目唯是病肝,观阿爹双颧赤红,便知是肝火旺盛,郁郁不得发泄。儿子固然是军中的书写机宜文字,却也是阿爹方便时候的出气筒,自可任凭阿爹打骂不须顾惜的。倘若像现在一般,有病也只自己默默忍受,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岳飞想了一想,道“祥祥,当初未让你科举入仕,煞是委曲了你。”

岳云如何听不出父亲的反话正说:“儿子日后出将入相也未可知呢。儿子这里尚且淘换得一个验方,有道是东坡居士旧患目疾,不堪昏痛欲以热水洗涤。他的好友张文潜便即劝说道,目病当存之,便如曹参治民一般,清心寡欲任其自然,久之必然能好。”

“往日纵是不叫亦会自己醒来,近日精神当真不如从前了。清净无为,果然好主意……”岳飞转念觉得不妥,没有说完便住了口。

岳云已然骇然,他细观父亲的确较前些日子消瘦许多,便知适才所言恐怕还是有所隐瞒,不免斟酌着道:“儿子记得,阿爹曾经说过,要重新收拾旧山河。如今北虏依旧猖獗,纵是有些许眼疾,阿爹正当盛年,调养一下自然痊愈,如何说起此等意志消沉的话来?何况国事如此,便有此念,朝廷又焉能允准。”

岳飞一怔,继而笑道:“这话的口气又岂是做儿子的应该有的,越发的可恶了。”

他原本想不露痕迹的转换话题,岳云又如何肯依,起身恭敬道:“这话却是军中书写机宜文字岳云的一点浅见,还望相公参酌。”

岳飞想也不想,即刻道:“岳机宜需知自家不是贪恋权位之人,倘若身体不适竟至有误国事,岂非是自家莫大的罪过!此事不须再提。天色已经不早,自家要睡了,祥祥不如也早日归营。”


岳云便知道凭这几句话是打消不了父亲退隐的念头了。话虽如此,他却是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其实就他看来,父亲若真能退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够将养身体;然而,当此用人之际,朝廷又岂能同意一个享有盛誉的大将辞职呢。到时候若是父亲执意请休,只怕又闹出什么事故来。然而任他绞尽脑汁,终究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对策。只好安慰自己大不了再请出李纲李相公来。自然,最好是上天保佑父亲的眼疾得以不药而愈。闻得官家笃信天象,或者求神拜佛竟有奇效也未可知。


他不知道的是,军营中还有一人也是彻夜未眠。岳飞虽然已经服了汤药,然而由于眼疾引发的剧烈头疼,让他默默的挨到了天色将明的时分,方才浅寐了片刻。


第三日清晨,黄纵等人奔波两日后,返回到潭州大营。五月的天气,洞庭湖滨已是反常的炎热,于鹏一身青衣背上尽皆湿透,显见得此次勘察地形甚是奔波劳苦,却是满脸掩饰不住的兴奋:“青草湖为洞庭内湖,今次天旱,竟是比外湖落洪更多,两湖连接处已经裸露出大片的沙滩。但能把截得青草湖,不惟杨么等人成瓮中捉鳖之势,更且车船吃水甚深,如今水落将有搁浅之忧,讨伐之际可收倍功。”


黄纵补充道:“蒙大宋祖宗在天之灵护佑,青草湖落水近一丈五,垒石山的山脚尽皆露了出来,真朝廷之福气,相公之福气。自家等计议后,认为不如多造竹筏,千百相连,用以阻塞湖道。”


岳飞心中大喜,却依旧不动声色:“既如此,就请徐太尉率军屯驻沅江县,务求阻塞湖道;杜统制依旧戍守洞庭湖口;吴统制(锡)驻守鼎州沿岸,以成合围之势;”又道:“杜统制手下可有一个叫做杨华的提辖官,乃水寇归顺之人?”


杜湛甚是吃惊,暗想:刚刚交上兵籍,居然连自家手下人的出身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在这等人手下侍奉,若出半分差池,岂非可畏!忙道:“正是。不知相公有何差遣?”其余任士安、王俊等也尽有惊疑之色。


“即日将他放归水寨,让他连接旧部,劝降渠魁。若得功成,朝廷自然不吝封赏。” 自然,湖寇投诚之人不惟杨华,然而杨华却是其中伪职最高的一个,旧交满洞庭,故此岳飞选择此人再次入湖劝降。岳飞转而道,“黄机密、于干办连夜劳苦,立得大功一件,岳机宜且先陪两位下去休息。杜统制也先休息,明日再率兵驻防。”


岳云等人遵命退出大帐,他窥得四周无人,低声道,“大事不妙呀。”

于鹏狠狠凿了岳云一个爆栗:“又在这里危言耸听!”

黄纵见得岳云挨打,竟是露出一个极清朗明亮的笑容。

“黄丈,幸灾乐祸可不是君子风度呀。”

“衙内有时真真的是欠打!”

“算了,不和你们瞎贫。”岳云耸耸肩,把昨日之事详述了一番。


于鹏道:“怪道今日相公如此安排,大约是想到平定湖寇之后便需退隐以养沉疴,尚需让诸太尉多多锻炼。”

“自家可是黔驴技穷了,黄丈、于丈也想想办法。”

“事已至此,自家们唯有相机行事罢了。”黄纵道。

三人一时无语,本来愉快的心情平添上几分愁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