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卷第一章 新兵蛋子是怎么样炼成的 给点意见

呜。。。。。呜。。。。。火车的汽笛声逐渐接近。我们这一群新兵蛋子.不、是还不算的兵的“新兵蛋子”都兴奋了起来,但是想着即将告别家乡、告别父母,心理都十分的难受。一阵哭声传了出来,这时候的哭声,仿佛是带有传染性的,我们这群即将离家、踏上军旅生涯的大男孩都不禁留下了眼泪。

火车到站了,该来的终究要到来,虽然不舍,但路依然要走下去,下午3点40分,我们踏上了到广州市的列车,车厢里的氛围十分的沉重,大家都沉浸在离开家乡的乡愁中,火车开了。看着窗外从眼前飞过的人群,我们都使劲挥动着双手,向父母、向同学,向曾经的所谓的女朋友挥手告别,仿佛这样能让时间停止一样。感动的场面引起了连锁的反映, 很多来送行的家长们都默默的跟着流下了热泪。

程挚也是一样,沉浸在离乡伤感的气氛中。

“阿挚,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也上车吧。”吴储对程挚道。

“恩。”

车缓缓的启动了,一群新兵蛋子带着亲人对他们的期盼,带着亲人的祝福,走上了一条即将改变自己人生的军旅人生。

第二天早上,7点,车准时到了广州市火车站,一群新兵蛋子带一脸的兴奋和好奇。走出了候车大厅。上了一辆绿色的军用东风大卡。

吴储对程挚打趣道:“看来我们要被别人当猪仔拉去卖了~!~”

“呵呵”就你那德行,谁要啊~~!

“哈哈哈哈”一群老乡起哄笑了起来

吴储脸上挂不住面子,吼道:“笑个毛啊”

“车上嘈个叼啊,不知道车上保持安静啊。妈的”接兵干部摆出个黑脸叫嚷着。

接兵干部是两个中尉,我们都叫他们首长,他们好象也特别乐意我们这样叫。司机驾驶着大东风驶上了环城高速公路。车走了30多分钟终于到了,当车驶进了部队营区时,我的心理就凉了一大截,心理胡思乱想着“这车都开进山了。以后这日子有我们好过的么”

车进了山里。在一座楼房前停了下来。接兵干部跳下了车,在闹做一团的新兵面前叫了几下口令,:

“立正”

“向又看齐”、

“向前看”

“稍息”

我们这群新兵蛋子的表现还是颇让接兵干部满意的,基本的集合站队,队列动作做得还是有模有样,基本的军训我们还是参加过的。

接下来是分连队了,我被分到了新兵三连,吴储却被分到了新兵二连,本来还有点兴奋的情绪却有点低落。来接我们到连队的是一个中尉排长。姓江,戴着一副眼镜,略显得斯文,我看书卷气多过当兵的豪气,后来我这个想法也是得到了证实,他是大学生特招入伍的干部。

“我是新兵三连一排的排长,我姓江,在未来的三个月里我们江一起度过,希望你们迈好军旅生涯的第一步”一排长对我们说道。

紧接着我们被一排长领到了我们新兵三连的操场上,操场上已经站着9个班长。我被分到了二排四班。和我分在一个班的还有和我一起过来的一个老乡,叫刘正。

因为我们入伍的那一年正好在闹“非典” 所以班长跑过来帮我们把包提到了班里,我们则是被卫生队的班长们带到了电视房量体温。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我们被班长带到了班里,班长姓谢,是四川人,操着一口四川音比较浓的普通话黑着脸对我们说道:

“我是你们的班长,我在这里有比要要提醒一下你们,这里是部队,是一个什么都讲究令行禁止的纪律单位。就算上级下达的命令的错误的,你们也必须无条件执行,以后你们的所有事情都必须和我打报告,包括上厕所。”

“好了,你们刚下火车还没吃饭吧,你们现在先去洗把脸,准备听哨音集合开饭吧。”过了一会班长黑了的脸总算有点恢复,正色对我们道。

不知道是不是部队的传统,新兵到部队的第一顿饭是面条。(因为后来我回到了新兵连带新兵的时候,他们的军旅第一顿也是面条。汗)我在家是不怎么吃面条的,所以我在这里也没吃多少,吃了一小碗就不想吃了。当时,当时我端起碗就想往外走,却被一旁带我们过来的三排长叫住了。

“小伙,你干啥呢!”

我赶紧一路小跑过去,跑时还把面条给倒腾了点出来。到了三排长面前,我赶紧立正站好。“报告排长,我吃不了这么多”

“吃不了你打这么多干叼啊,你有毛病是吧!”三排长脸拉得跟马脸似的朝我吼着,所有的新兵,都朝我这看过来,搞得象看到我脸上长了花似的。脸顿时脸红得跟关二哥似的。真想挖个洞钻进去得了。接下来是三排长劈头盖脸的一顿训,足足训了半小时。回到了班上,班长开始教我们进部队的第一件事“叠被子”,相信当过兵的都知道,叠被子不是一件简单的活。班长一面讲解,一面把我的被子打开,平铺在了地上。

“叠被子之前你们要先把被子给压实了,用你们的前臂,像我这样用力的往旁边压”班长一边做着示范动作,一边对我们讲解。

“你们从今天开始到新兵连结束,每天都要压被子,直到被子压薄了,压实了。”班长接着道。把我们基本都教会了班长就让我们在班上压被子,然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一边压一边和班里的战友们聊着天,班里在我们之前已经来了6个新兵。他们比我们早一天就到了连队,他们的被子基本都压了一点下去了,叠起来还真有点那个意思。这时班长回来了还带了一个新兵回来,看到我们这时都坐在一起吹牛打屁,顿时脸就黑了下来。我想啊他到底是四川的,四川的变脸可是很出名啊。

“想干啥呢,被子都叠好了是不,都像大爷似的坐着干啥,”班长黑着脸对我们道

我们赶紧重复刚才停下来的工作。革命尚未成功啊!!!!

这天晚上,开班务会,班长给了我们明确的工作,在这个星期是不会有什么训练的,因为新兵都没到齐,还没开“新训动员大会”呢,这让们几个城市里来的新兵可是心理暗爽了一把。但是当知道,这几天基本我们除了叠被子以外什么事都不能做的情况后,我们在心理暗把班长的家人都问候一下。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新兵三连二排四班的一员了,首先对你们的到来我非常欢迎..........”我感觉我们班长能唐僧有得一比,汗!!

“下面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我叫谢邱,是四川人,在以后的工作里,希望你们配合好我的工作,特别是在训练上都给我认真一点,最好别冒泡。”班长首先对我们做了介绍。

...................我们各自都介绍完了,这时洗漱号吹响了,班长给我们3分钟时间洗漱。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我知道我失眠了。脑袋里浮现出昨天车站送行时画面,我知道我最少两年才能见到深爱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

那一夜,我哭了。直到天微亮的时候我才沉沉的睡去,这样我结束我的军旅生涯的第一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