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一节

xujh26 收藏 3 97
导读: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公元前210年,关中平原的大地上,一座拥有着无数巨大宫殿的都城——咸阳,在无限的金碧辉煌中迎来了又一个暖春的早晨。一条足有五十米宽的御用驰道,从咸阳城笔直的伸向太阳升起的东方,宽广而坚实的道路两旁,每三丈远便有一对青松挺拔而立,更给这条雄伟的皇帝专用大道增添了几份,皇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两支五人组成的侦察轻骑队在驰道上,前后奔驰而来,在他们身后,一支庞大的队伍正军容肃整的向这边开来。远远望去,数千只黑色笙旗,密密麻麻如移动的森林,整齐的垂直于地面竖立着,缓缓向前开动。

走在最前边的是一支由五百人组成的铁骑,这队重装骑兵各个身着黑色盔甲,手持戈、戟、矛、铍,身背强弓尽弩,就连身下的坐骑也都披着一层漂亮的黑色铠甲。在这个方圆数百万里国度里,只有始皇帝的御林军才有这样的军容和装备,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足以给任何人以强悍的震慑力。在他们身后是三千步、射兵。他们虽然都是轻盔布甲,但仅从排列整齐的队伍和井然有序的旗帜上就可以看出,这肯定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大秦帝国精锐部队。

在驰道两旁,两队由四排步兵和看似零散的骑兵组成的护卫队,簇拥着驰道中央悠闲自得的天子峦架。四十二对皇帝专用的米黄色锦旗之后,四架裹着黄绫的驷马御车在八十多位御前侍卫的护卫下,正平稳的漫步前行。御用马车后数百名身着素衣的太监、宫女或是乘车,或是列队,整齐跟在后面。而在他们身后,除了十余乘皇帝内眷和八十多乘随行大臣的座车外,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护架御林军及其辎重、战车,黑压压的跟在峦架之后。

一队十人轻骑,背插黄旗从东面飞奔而来,在队伍前百步之外便解鞍下马,跪拜下来。直到威武的铁骑队缓缓的行至身前,打头的郎中才双手拿着半只黑色虎符,恭敬的举过头顶朗声道:“禀御前都尉章将军,末将赵旷已持虎符通报骊山工地徐将军准备接架。现归队复命,交还虎符。”

走在铁骑队最前面的是一名骑着全黑色骏马,御林军都尉。他皮肤似生铁般的黝黑,两道剑眉一字摊开,一双英锐的单凤眼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下,紧紧合在一起的大嘴直伸向两腮,给人一种盛气凌人威严。尤其是他身上那副与其他铁骑迥然不同的青色胄甲和身下通吗黑色的战马,更压得跪拜在地上的赵旷喘不过气来。这位气宇不凡将军就是御林军右都尉——章邯。

章邯自幼酷爱兵法,一直很崇拜秦国名将白起。公元前224年,年仅16岁的他跟随王剪老将军攻打楚国。在楚都寿春大破楚军。随后攻城战中,又带领五十勇士首先登上寿春城楼并打开城门,使秦军一举攻入楚都,立下了赫赫战功,嘉奖三级爵位。后来秦始皇在咸阳宫塔楼上望街时,看到章邯为解救被调戏的李斯府女内从婉莹,而只身徒手熬斗“求丹方士”徐福府卫家丁十余人,甚是威猛。于是亲自嘉奖,任命章邯为御林军都尉,专责宫廷森卫。

章邯此时侧眼看了赵旷一眼,“恩”一声,什么也没说,策马径直从他身旁走过。而赵旷却跪地不敢起身,一直等五百铁骑和三千步、射兵从他面前走过,眼见始皇帝峦架渐近,才又高举虎符,大声报道:“末将赵旷,奉诏通报骊山工地徐将军准备接架,完命归来,特来交还虎符。”

被御前侍卫们严密护卫的车峦,门窗上锦帘萝幕,严严实实的垂挡着所有人的视线,峦车内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是车轮压着坚实的地面发出阵阵的“吱,吱”声,从他面前驶过,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而远远跟在后面的第四辆御车上跳下一个人,他头带一尺来高的发冠,全身同黑的朝服使他那张阴沉沉的脸显得更加黄白而又细长。一双深陷的眼睛和凹进去面颊使人看着不舒服,但尖锐的眼神和额头上那褶皱的如同梯田一样的层层皱纹,令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异常精明,而且善攻心计。

他走到赵旷身前,单手接过半只虎符,压低了嗓门道:“去吧,今天千万不要再在皇上面前露脸了。”说完便匆匆扭头,又钻进了那辆仍在行驶御车。这期间,那辆御车始终没有减缓一点速度。

赵旷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叔父乘坐的那辆御车,竟一时回不过神来。拿走他手上虎符的正是他的叔父,负责掌管宫廷乘舆车与印信、玺符、墨书的中车府令——赵高。虎符交给他是没错的,可他交代给自己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却让赵旷摸不出头脑。平时皇帝深居宫中,出入非常神秘,别说是自己,就连这位身为中车府令的叔父也难得一见,这次皇帝出行可是十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能多留下些印象,以后也就自然多了进身的机会。

可叔父如此的交代却极不合情理。难道是刚才路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惹怒了圣颜,以这位脾气古怪皇帝的性格,杀几个不相干的人泄气,也是常有的。想到这里,赵旷的背上,一阵冷汗直上冒来。

浩浩荡荡的车队刚绕过一座山丘,一幅壮观的场景便展现在队伍面前。灿烂的阳光下,由数万个帐篷组成的几十个营地,围绕着骊山皇陵整齐有序的排列着。一排排全副武装的秦兵正站在营地外紧盯着几十万早已被赶进了帐篷的劳役们。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路从驰道上分出,向南延伸,直到这些营地的中心,一座围着骊山皇陵主峰,高达五丈的陵城城墙。

两队轻甲步兵整齐的站在大路两旁,静候圣架。在他们最前方,一名武将身着银色铠甲,直挺挺地站在大道中央,只是腰件没有悬挂配剑,原本的威武雄风也就打了些折扣。

章邯领着铁骑队走到那位将军面前,这才勒马停下了脚步。只见那将军俯身下跪高声道:“末将徐贵,奉旨迎架。”他话音刚落,大路两旁以及营地内能看到这里的士兵全部一齐跪下,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章邯的脸上显得极不自然,在他马前下跪的是骊山皇陵镇守将军徐贵。徐贵是自己顶头上司大将军蒙毅的一员亲将,食“少上造”俸,官爵也远比自己高。可自己此刻是御架前锋,代表着皇帝的威严,又不得不受他的跪礼。

(注:“少上造”为秦朝爵位。秦以军功列爵位20等,[从低到高]1公士 2上造 3簪袅 4不更 5大夫 6官大夫 7公大夫 8公乘 9五大夫 10左庶长 11右庶长 12左更 13中更 14右更 15少上造 16大上造 17驷车 18大庶长 19关内候 20彻候。俸禄也依次提高。)

章邯坐在马上回话也不是,下马回礼也不是。连忙应道:“传皇上口谕,请徐将军撤去陵城守兵,暂将骊山兵权交与护架大将军蒙毅,并听候差遣。”徐贵连忙叩头道:“末将尊旨。”接着他挺起身来,对旁边的一名校尉低语了几句,那名校尉听完后,立刻飞奔而去。然后徐贵转过身来昂首直视着章邯,神态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仪。

章邯急忙下马,满脸堆着笑容迎向前去,大老远就拱起双手道:“徐将军近来可好?末将奉旨宣诏,真是折刹小弟了,这下给您赔礼了。”由于有面有皇帝峦架,不敢久停,章邯边说边向后挥手,示意后面铁骑队继续向前前进。

徐贵一听,脸色顿时缓和,笑道:“章将军怎么如此客气,皇上尊架可好?”

章邯叹道:“皇上深居宫中,常人那里能见得到。小弟虽说是掌管皇城御卫,可也是半年多没见过皇上了,就连此次出巡到现在还没能有幸见过圣颜,说来实在是惭愧啊。”

徐贵不禁愕然,“从咸阳到这里不过几个时辰的路程,来日方长嘛。”随即转了话题道:“那蒙毅蒙将军可好?”

章邯知道徐贵是蒙毅的亲将,于是向右拱起双手,敬道:“蒙大将军此次奉旨带兵随架出巡,就在仪仗之后。”

徐贵听到这里连忙道:“那在下现在就去蒙将军那里复命,失陪了。”说着也不等章邯回答就向后奔去。

“徐将军,请。”章邯目送徐贵走远,这才上马继续往陵城走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