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真假难辨

妙心幻玉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晨雾已散,阳光明媚。

店小二将第五长醉给他的翡翠换成银两,留下住宿费后又帮他买了匹马和马车,并把剩余的送到他面前。

此时第五长醉正和隐玉吃着早饭。

第五长醉拿起两锭银子揣在怀里,对店小二说道:“剩下的都归你。”

店小二连忙道谢,点头哈腰地走了。

隐玉始终没说一句话,脸上也毫无表情。

第五长醉等她吃完最后一口饭,道:“走吧,马车在外面。”

隐玉轻轻嗯了一声,站起身就往外走。

梅花镇的早晨与黄昏同样迷人,但所不同的是黄昏像一位风韵优雅的成熟少妇,而清晨则像明朗纯静的青涩少女。

这次第五长醉没有站在街中央感叹风景如画及生活美好,而是打开车门扶着隐玉上去,之后跳上车拉起缰绳吆喝着马缓缓前行。

隐玉将身体缩成一团,头靠在车厢上。虽然一夜未睡,又受到惊吓,但她却仍无睡意。不知为何,此刻在她脑海中盘旋的竟是吉福马的身影。

吉福马与东方珊瑚是什么关系?与第五长醉又是什么关系?她总隐隐感觉吉福马与第五长醉认识,并且相当熟悉。但第五长醉为何没有承认?其他人都喝醉了,惟独吉福马与东方珊瑚没事,难道他们真是一伙的?

为了得到宝藏,他们可以使出任何手段。皇上与司马藤壶是一条线,花筱莹与她手下也是一条线,惟有东方印德是两条线,东方珊瑚明言为她叔父做事,而第五长醉虽承认东方印德是他叔父,但却有杀父之仇,并不与之为伍。

隐玉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他们都没说真话,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谎言。她打定主意,就连第五长醉也不能完全相信。只要能见到师父,就可以不再担心害怕,有师父的保护,那些想利用她的人都会离开她身边。

在她心里,只有师父不会骗她,毕竟养育她二十年,这份感情已深深溶入她的血液,在她看来,养育之恩远远大于生育之恩。

马车突然加速,车轮辗过石子发出单调的声音。她知道,他们已经出了梅花镇。

隐玉突然掀开窗帘喊道:“你知道南山在哪儿吗?”

第五长醉扭头看了她一眼,道:“大概知道。”

“什么叫大概知道,你别走错路了。”

“你要是不放心,你来赶车,我正好困了想睡觉。”

隐玉一把放下窗帘,心想一跟他说话他就没正题。

这时又传来第五长醉的声音:“你是不是担心会像上次和东方珊瑚在一起被人截走?”

“你比你妹妹要聪明点,我不担心。”她没好气地回答道。

“第一次有人夸我聪明,感觉还不错。”第五长醉大笑着说道。

隐玉没有再说话,斜斜地靠在车厢上闭着眼睛,不知不觉间已沉沉入睡。


车厢外传来嘈杂的人声,隐玉迷迷糊糊的不愿睁开眼睛,把两只手捂在耳朵上。

这时,她忽然感觉有人拉她的手,她猛然睁开眼睛,只见第五长醉半个身子探进车厢,正在往外拽她,同时喊道:“快点起来,该吃午饭了。”

隐玉拉住他的手下得车来,阳光刺得她一阵眩晕,摇摇晃晃地跟着他走进一家小饭馆。看她那样,如果没有第五长醉拉着她的手,还真担心她会一头撞在门框上。

小饭馆陈设简单,甚至可是说是简陋。加上他们一共二桌客人,可见生意不好。生意不好,往往饭菜也不会太可口。

不过桌椅茶具倒也不太油腻,隐玉勉强喝下一口凉茶,清醒了许多。

第五长醉要了几样菜一壶酒后对她道:“你睡得还真死,叫你半天你才醒。”

隐玉头都没抬,盯着茶碗,道:“困了。”

“下午你赶车,该轮到我睡觉了。”

“我没赶过车,你不担心我赶翻了?”

“你还不至于那么笨吧?”第五长醉笑道。

“那没准,我不笨点怎会显出你的聪明来?”

第五长醉大笑,引得另一桌客人朝他们瞥来。

隐玉皱着眉头,低声责备道:“你小点声笑,走到哪儿都显摆你的存在。”

“好吧,毛病还真多。”他叹了口气,大笑改成笑不露齿了。

饭菜已上齐,他们默默的吃着,忽见门口停下一辆豪华的马车。

但见这马车豪华得令人咋舌,相比之下,整个小饭馆瞬间变成了路边的茅厕。

隐玉不禁多瞟了几眼,粉红色的窗帘遮挡住车窗。她叹了口气,不知这车厢里坐着的是谁家的千金小姐。

第五长醉大口地吃着饭,仿佛根本没看见有辆马车停下来,忽听隐玉叹气,便问道:“看见人家有华丽的马车,想来饭菜也极其精细,是不是眼前的粗茶淡饭难以下咽了?”

隐玉狠狠瞪他一眼,道:“你慢点吃吧,小心噎死。”

“快点吃饭就能噎死?岂不是我每吃一顿饭就噎死一次?”

就在这时,只见一条大汉走进小饭馆,扔到柜台上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同时说道:“都不许出声。”

柜台后面的老板一把抓起荷包掂了掂,顿时龇开牙笑得满脸开花,冲着大汉深深鞠了一躬。

大汉并不理他,而是向门外招手,立刻,走进两个少年,手脚麻利地将隐玉和第五长醉旁边的桌椅搬开,又两个少年抱着红地毯从车厢门口一直铺到腾出的空地上,接着先前那两个少年抬着漆黑锃亮的雕花小桌子放在红地毯上,随后把成套的一张椅子也摆好,便垂手站立在椅子后边。铺地毯的两个少年提着竹篮迅速在桌上摆满酒菜,也垂手站立两边。

隐玉好奇地偷眼看着他们,而第五长醉却像又瞎又聋,根本不知道身边发生的事,只一门心思吃着饭,喝着酒。

一切安排停当之后,车厢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一只粉绿色的绣花鞋,小心地踩在红地毯上。

隐玉一见这绣花鞋,惊得全身一颤,低声对第五长醉道:“花筱莹来了。”

“情敌来了,你心里不舒服?”第五长醉喝了一口酒问道。

“你真讨厌。”隐玉瞪他,低声骂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