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三节:生死第七天(1)

醉长生 收藏 1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三节:生死第七天(1)

熊无疾坐在办公桌后瞪着眼睛一言不发,好象根本没听到。

“行了。”白少虎朗声道,从身旁一个宪兵腰间皮带上抽出手铐,喀嚓喀嚓拷住自己手腕,举起双手让所有人看清楚,“谢谢弟兄们的好意,但这不是办法。我也不能为我一个人连累全连200多弟兄!我没有杀人,他们肯定能调查清楚,弟兄们别为我担心了。”

“老虎……”

“老虎……”

“排长……”

白少鱼抢上一步抓住白少虎的手,“哥~!”泪眼婆裟,泣不成声。

“你第一次不叫我病猫。”白少虎微笑,“给我做点好吃的送去,看你有没有妈的天赋。”

艺术家轻轻拔开白少鱼的手,“放心吧上士,不会亏待他的。”带着白少虎穿过一群怒目而视的海军陆战队员中向楼梯走去。

还有三个海军陆战队的班长拦在面前没动,是特务排的叶杏黄、桑成林和伏涛,都是从27号高地上下来的老兵。艺术家聪明的什么话也没说,看了看白少虎。

白少虎沉声道:“弟兄们,别硬来,让开。”

三人立直不动,眼睛瞪着艺术家快要喷火。

“让开!”

三人还是没有反应。

白少虎怒道:“看我出了点事就无视我的命令是不是?让开!”

三人沉默了一会终于挪开了身子。叶杏黄盯着艺术家从牙缝里挤出了两句话,“你们最好别乱来,否则你的同袍就得准备追捕我这个杀手!”

“加上我!”桑成林和伏涛齐声抢道。

艺术家笑笑,“我也是大地朝的军人。”带着白少虎向前走去。

修辟邪在杀猪的耳边轻声道:“你们先走,我留下来还有几句话问问。”

杀猪的一惊,“留下?他们……”

“他们敢!”修辟邪冷笑。

“那……请大人小心。”杀猪的步出跟上艺术家,突听人群里有人轻声道:“哪天咱们把军装都脱了找个没人的地方谈谈!”

按军法来说胡不为的确是有错在先,挨了一拳却得到一个少将的道歉,实在是面子里子都有了,本不好发作,但看见杀猪的指高气昂的样子又实在是忍不住。

杀猪的冷哼,“随时候教!”

牌号(廷21-004)的小汽车缓缓启动驶上大道。后座上杀猪的拉过白少虎的手打开了手铐,“你的弟兄们都是好样的,居然敢拦着我们抢人。仅从你弟兄们对你的态度,我相信你这个帝国英雄的称号没水份。”

白少虎揉揉手腕上的红肿,“你敢打开手铐,不怕我逃跑吗。”

“你不会。”白少虎从后视镜里能清清楚楚看见艺术家充满了友善笑意的眼睛,“刚才你有条件把我们全杀了再逃跑,你怕连累他们没有。现在你更不会逃跑,因为怕我们为这事追究他们。”

熊无疾的脑子一片混乱,种种复杂的思绪混杂在脑子挥之不去,突听‘啪’的门关上时的响动将他思维拉了回来,“你没走?”

修辟邪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还有一个重要的犯罪嫌疑人没有问清楚,那能就走了。”

“重要的,是我吧。可以连我一起抓走。”

修辟邪一晒,“如果有证据,我会的。”

“你为什么单独留下来。”熊无疾冷冷道,心里已将此人恨到了极点,也懒得客气。

“给你讲讲案情。”修辟邪现在好象不介意熊无疾的语气了。

“给我讲?你要对一个有杀手嫌疑的疑凶说案情?”熊无疾愣得不是一点两点。

“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是杀手,告诉你的东西你比我还清楚,讲了也白讲。如果你不是,对我同样也没有妨害。我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不能对你说的。”修辟邪靠在椅背上微笑。

熊无疾冷冷道:“可惜对我说了也没什么用。”

“那可没准,没准有用呢。”修辟邪耸耸肩,接着把早上案发现场的勘察情况,以及自己这边三个人的推断全说了个清清楚楚。

熊无疾仔细的听,因为知道修辟邪绝不是无聊找他聊天才对他说这些包括廷卫军在内,也不应该对侦缉处外的宪兵说起的案情。虽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先听着也没坏处。

修辟邪说得够清楚,熊无疾听得也很清楚。听完后熊无疾沉思了一会,“按你们的推断,我绝不是杀手?”

“没错。”

“我大可以故意写下那三个字,用拙劣的嫁祸手法让你们第一个排除是我的嫌疑。”

“如果你是杀手,那样做和自杀无异。”

“嗯?”

“你不留那三个字,永远没人会找到你。你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反而让我们把视线投到你身上,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看你也不象这么笨的人。”

“其实我是为了陷害白少虎,站在凳子上开枪,故意穿着大了4码的42码军靴在墙上留下脚印,将你们引到白少虎身上。能将军靴放进他房间的人只有我们连的人,而且是和他非常熟悉的人。”

“那更不可能。第一:你是内伤未愈,你的伤势绝不可能让你有体力摁住王有善。第二:用现场王有善自己的电热炉加快尸体的僵硬程度,证明杀手对王有善家非常熟悉,知道有这么台电热炉。而你才来福建不到一个星期,也一直在兵营里没有出去过,怎么会知道这个的?第三:既然你不能找出凌晨一点到四点整段时间的时间证人,那么,王有善的死亡时间是一点还是四点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你为什么要把王有善的死亡时间假造到早两个时?岂不多此一举。在正常的睡眠时间,如果你还真找出了两点到四点的时间证人我反倒会认为你有嫌疑。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不会陷害白上尉。”顿了顿,修辟邪微笑道:“就象白上尉也不会陷害你一样。”

熊无疾震惊的叫道:“你知道白少虎不是杀手!?”

“是的。”修辟邪平淡的答道。

“那你还抓他!?”

修辟邪不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雪茄盒打开,拿出一支细长的雪茄递给熊无疾,“嗯?”

熊无疾气得手发抖,想了想还是接过。

修辟邪点着雪茄,闭着眼睛享受南美雪茄由浓烈的泥土芬芳、淡淡的雪松香气结合而成的独特香甜口味。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他不是,但写那三个字的人一定是和你有关系的人,白上尉刚好符合所有条件。去搜查他的房间也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谁知道就那么巧就真找到了那双军靴,当着部下的面,我能不逮捕他吗。”

熊无疾倒也明白,这也不能怪修辟邪,他身负职责,只能如此,“修将军,我怕您的部下对他刑讯逼供。”不觉间又用上了敬语。

修辟邪好象有点好笑,直着眼睛看了会熊无疾,“你以为……他们真的喜欢对人拳打脚踢逼无辜的人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

“难道不是?”

“他们只会对那些真的罪大恶极死不招供的罪犯有那么……一点暴力。”修辟邪无奈的说道,“谁是不需要尊重的人,谁是值得尊敬的人,他们分得很清楚。”

“那么……修将军,您……?”

“还是直接称呼 ‘你’吧,方便点。”

“您……你会释放他,对吗?”

“不能。”修辟邪平静的答道。

“因为……龙牙是朝廷督办的案件,刚好又在他宿舍找到了所谓的证据,影响太大才放不了?”

“你明白就好,那怕是我,放了他也是无能为力。”修辟邪长叹一声,看得出来他绝不想如此。

“修将军,你会拿他怎么样……”熊无疾黯然道。

“没办法,移交到中京。”

“马上!?”

修辟邪淡淡道:“别激动,先坐下。知道我告诉你案情的目的知道是为什么吗?”

“要我帮你查龙牙一案!”熊无疾咬牙道。

“你果然聪明。”修辟邪点头微笑。“这个世上绝没有毫无破绽的杀手组织,找不到线索的原因是因为大多数廷卫军都认为龙牙杀的人杀得好,都是些人渣,根本就不想去查龙牙。就象我的两个部下,别说会对白上尉刑讯逼供,恐怕还会敬佩不已,告诉他怎么说才能洗掉嫌疑。我若想破龙牙案,指望他们是不行的了。现在因为你和白上尉的感情,你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帮我找到龙牙。”

“哦!?”听了这几句话熊无疾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瞬间回复正常,“我需要时间。”

“七天。”

“七天?”

“对,这个时间是我能将白上尉留在福建的极限。”

“你们廷卫军查了三年也毫无线索,七天时间让我一个非专业的步兵到哪里去给你把龙牙找出来?!”

“这就看你的了,今天是星期天,下个星期一的早上,我必须得交出去一个人,不是龙牙的人,就是白上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