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十九章 工作会议

而山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楚寒的办公室宽敞而明亮,只是窗户有点旧了,窗台上摆着几盆花,有仙人掌,有满天星,还有一盆夜来香。以前每天都有人来打扫卫生,给花浇水,自从楚寒来了后,便再也没有人来了,楚寒喜欢自己动手。但是办公室里的开水还得搞后勤的大姐送,革委会大院食堂离办公楼比较远。

楚寒打扫完卫生,擦干净桌子,为花盆耐心地浇上水后,他坐下来开始办公。

十分钟后,秘书杨建国进来。

“楚主任早!”

楚寒点点头,问:“杨秘书!我让你过问一下卫生局的事怎么样了?”

杨建国据实汇报:“财政局只拨了五千元给卫生局!”

楚寒颇为震惊,又不感到意外。财政局胆敢只拨五千元,他张文清的局长不想当了?转念一想,听说儋县大小事物都掌握在县革委会副主任郑浩天手中,这应该是郑浩天的意思。

郑浩天,三十八岁,工人出身,造反起家,没什么文化,为人阴险狡诈,手段残忍,原儋县县委书记与县长均被其以反“右派”和打倒“走资派”的名义给整死了。这次儋县革委会主任调走后,他以为主任之职非他莫属,谁知却被我这外来者夺得,他应该怀恨在心吧!

楚寒暗自思量,脸上的表情阴阴晴晴,杨建国瞟一眼,等着楚寒的反应。

这次“买套”事件是楚寒的一次试探之举,现在他已明白,如果不能掌握儋县的人事权,就没有人听他的,他什么事也办不成,就连区区几万块钱也调不动。

楚寒不动声色,转问其它:“今天有什么日程安排?”

对楚寒的反应杨建国颇为失望与不屑,睇一眼,说:“根据昨天的日程安排,上午九点去农业局,下午两点半开文化系统会议!”还有一点杨建国没有告诉楚寒,“买套”事件已成了儋县人民的笑料,下面的人趣称楚寒为“楚套套”,现在就连他这个做秘书的都跟着丢人。

“你九点钟来叫我,我先看下文件!”楚寒吩咐。这几天,楚寒又频频走动各局单位,他不发言不作指示,旨在了解下面的人。

“好!”杨建国悻悻退出,天天陪着楚寒走来走去,他已十分厌倦。

门口,杨建国迎面撞上一个中年人,“你这人怎么搞的?走路不长眼睛!”他发着脾气,其实是他自己低着头在走路。

“对不起!”中年人道歉,接着问:“请问楚主任在吗?”

“你是谁?”杨建国警惕。

“我叫钱辰忠,找楚主任有点事!”中年人伸着脖子往里张望。

“楚主任今天有事外出,不会客!”杨建国语气生硬。

“我找楚主任有重要事,不会耽搁几分钟!”中年人坚持。

“不行!”杨建国断然否定。

“同志!麻烦你了,我真的找楚主任有重要事情,你就让我进去吧!”中年人祈求。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这人怎么这么罗嗦”杨建国板着脸。

两人争吵声越来越大,楚寒闻声走过来:“什么事?请进来说话!”接着训斥杨建国:“杨秘书!今后不管什么人找我,都不准阻拦!”

杨建国道:“是!”心里却老不高兴,我这是为你好,到时你别嫌烦。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楚寒把中年人请进来。

“楚主任!我叫钱辰忠,今年4月根据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的决议,我被摘掉了以前错划了的右派分子帽子,但现在过去好几个月了,政府还未给我落实政策,也没有安排工作,家里几口人等着要吃饭,我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来找您了!”钱辰忠愁眉不展。

“你以前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的?”楚寒为钱辰忠递上一杯茶。

钱辰忠受宠若惊地起身接过茶,回答:“我原是轻工业局副局长!”

楚寒边记边问:“你学什么专业的?”

钱辰忠道:“我三六年出生,中专毕业,从县机械厂一名学徒工做起,再做技术员,至后来的轻工业局副局长!”

“像你这种情况的人多吗?”楚寒抬头。

钱辰忠道:“有很多,大家都很困难,都在盼着政府解决问题呢!”

“好了!你的事我记下了,过几天给你答复!请相信政府!”楚寒道。

“谢谢楚主任,劳楚主任费心了,我相信您!”钱辰忠感激。

上午十点在农业局走访,楚寒又遇到了农业系统一些平反后要求安排工作的人,楚寒耐心做了思想工作后,把他们的名字一一记下。

回到县革委会大院,楚寒吩咐:“杨秘书!你把本县划为‘右派’及‘走资派’的同志的个人档案拿给我看,不管平反或没有平反的都拿来!”

杨建国为难:“那有很多人,都拿来的话可以堆满几张桌!”

楚寒愕然,沉思片刻,说:“那就先把副科以上干部的档案拿来吧!”

下午两点上班后,杨建国送来一大捆的档案袋,楚寒推脱掉下午文化系统的工作会议,整整一个下午都埋头在这一堆档案中,他把里面的人的政治面貌、职务、年龄、文化、特长等都详细记录下来。

之后几天,楚寒利用闲暇时间秘密会见了其中六七个他比较看中的人,此事就连杨建国都不知道。

星期一上午九点,楚寒主持召开这一个星期的工作安排会议,儋县革命委员会所有代表悉数参加,其中包括农民代表、工人代表、军队代表等等,每一个代表相当于现在的县委常委,总共有六人,加上一个主任,两个副主任,与会者共九人。

楚寒今天穿一件雪白的衬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看上去十分精神。

“杨秘书!你把这两份文件发下去,每人一份!”楚寒从一个大公文包中拿出一沓文件。

会还没有开始,便先发文件,来者不善啊!大家都盯着正坐当中的楚寒。

身材粗壮,皮肤黝黑的副主任郑浩天坐在楚寒的左手旁边,他第一个拿到文件,瞟一眼楚寒,却对文件瞧也不瞧,专等着看楚寒耍什么花样。

“文件大家都拿到手了,一份是中央批发的《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一份是中组部批发的《给待分配干部尽快安排工作问题的决议》!”楚寒扫视一眼,停顿片刻,接着笑容可掬地对着郑浩天:“下面我们请郑浩天副主任给我们通读一遍,大家一起学习学习!”

郑浩天猝不及防,不知所措,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楚寒又带头鼓掌:“大家鼓掌,我们跟着郑主任学习!”

郑浩天露出尴尬一笑,心里却恨得楚寒痒痒,他造反派出身,能识多少字?

楚寒尽给他戴高帽子,而代表们又掌声热烈,他只能赶着鸭子上架了。

两份文件念下来,有文化的代表暗蹙眉,而楚寒心里则一直在数数,郑浩天总共读错三十七个字,他暗叹:“如此之人也可为官,真是儋县人民的悲哀!”

“现在这两份文件大家都已明白,这不是什么新文件,一份是今年一月份下发的,一份是四月份下份的,我为什么要拿出这两份老文件让大家来学习呢?”楚寒鹰隼般的利眼再次扫视众人。

“因为大家视这两份文件如无物,视中央的决议如草木!”楚寒突厉声道。

“楚主任!话不能这样说,在您来之前,我们还是组织一起学习过的!”一位工业代表粗野道。

“啪”地一声,楚寒敲着桌子,声色俱厉:“学习过?为何还有那么多的‘右派分子’没有平反?为何不见有一个平反的同志安排工作?”

工业代表被唬得胆怯,不敢出声,把眼望向郑浩天,郑浩天傲然,冷着脸不紧不慢道:“楚主任!我们也没说不给安排工作啊?这不还在研究过程中吗?”他根本不惧楚寒,毛头小子一个。

楚寒要的就是“同意安排”这句话,暖下脸:“郑主任!我看不用等今后研究了,我们现在就解决这个问题!”他还不想马上与对方撕破脸皮,虽然这是迟早的事。

“我同意!”坐在楚寒右手旁的另一个副主任陈灿阳道,他是军队代表。

郑浩天不作声,其它代表唯他马首是鞍,也不表态。

楚寒暗着急,如果大家不同意,此事也就不能进入今天的议事日程。“此事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而且越早解决越好,因为我们一些同志迫不得已已到地区上访去了!”他忧虑道,接着笑对郑浩天说:“郑主任不是过几天要到地区开会吗?我想郑主任也不想在会场门口被本县的同志围住吧!”

郑浩天思考片刻,极不情愿道:“好吧!我们讨论一下怎么落实这两个中央文件问题!”

郑浩天终于松口,其它人自不敢反对,楚寒大喜,接着道:“根据两份中央文件精神,给所有错划为‘右派’的同志恢复名义,补上他们的工资,并赔偿他们的损失;为平反的所有同志安排工作,只要是身体条件还允许的,年纪还合适的干部都官复原职;所有政治犯不再参加苦体力劳动,他们的案件一律重头再查!”他根本不允大家讨论,直接作出了决定。

楚寒得寸进尺,如此武断,郑浩天脸色顿然跌下,但还是语缓说:“楚主任!其它都好办,但干部的安排有点难,现在没有名单,还是等今后再讨论决定吧!”

楚寒胸有成竹,笑笑:“郑主任放心!干部名单人事局早整理出来了!”他又从公文包中抽出几张纸,示意秘书杨建国发下去。

郑浩天愕然,狠瞪一眼杨建国,这个楚寒当是厉害,还真是小瞧了他!

“干部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是财富就要珍惜,这些人以前受到委屈、冤屈,我们为他们落实政策是应该的,我们为他们安排工作既可以解决困难家庭的生活,又可以维护国家的安定团结,何乐而不为?”楚寒扬扬手中的名单。

见事已不可违,郑浩天退一步道:“好吧!我们举手表决吧!”他想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来否定楚寒的提议。与会九个人中,除军方代表陈灿阳副主任不是他的人外,其余六人都是他的人。

楚寒断然否定:“不用举手表决了,这是中央的决定,大家都会同意,谁不同意谁就是违抗党中央!”他一个大帽子扣下,大家面面相觑。

郑浩天气厥,楚寒冷冷问:“大家同意吗?”他不想与郑浩天撕破脸皮,最终还是撕破脸皮了。

陈灿阳首先回应:“我同意!”

“郑主任呢?”楚寒冷酷地笑望郑浩天。

郑浩天只得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