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19)

辛十三郎 收藏 0 5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张辽领着三千骠骑兵和司马敬带来的部队,连夜赶往天池。司马敬的羽林军在耒阳被罗伊双剑出手杀了一百多人,还有六百多人随他行动。这六百多名士兵在耒阳为大乔的真情所动,再加上张辽非常信任他们,不仅没有收缴他们的刀枪,还令他们为前军先锋杀向天池,他们非常感动,公推一名叫傅中的校尉向张辽发誓,一定要夺取头功。

三千多名骑兵,像滚滚铁流,风驰电掣,奔向天池。在第二天黎明时分,到达天池水师。在离水师辕门还有三里的地方,张辽命令停止前进。他望着天池水中停泊着艨懂战舰,想起青州大小一千余艘战船,五十三万人马,就被这些艨懂战舰所毁,不由恨得咬牙切齿,真想一把火将它们烧了!他叫来东吴校尉,吩咐他们带着自己的部队进入辕门后,立即将辕门守卫控制住,并把大营内的岗哨、游动巡逻的士兵换成自己人,然后将剩余的五百侍卫包围水师提督大营。张辽命令三千青州骠骑兵分成三路守住水师三个大门,若听得三声锣响立即冲进大营,反之则按兵不动。他只带着自己八十名亲兵随东吴侍卫进入水师大营。

傅中上前谏道:“将军不可!天池水师历来是吕蒙倚重的地方,三万水军号称虎狼之师。将军只带八十亲兵,加上东吴六百士兵也不足千人,想要收复三万人的水师,无疑是以卵击石!”

张辽笑道:“我攻其不备,且有你们相助,三千人足矣!他反复叮咛傅中,在行动中最好一个不杀,遇到反抗者,抓起来就行了!”

傅中心服口服:“将军仁慈!”

“这是你们夫人的旨意,都是东吴士兵,何必同室操戈!”

“得令!”傅中整顿好队伍,张辽带着八十亲兵夹在东吴士兵中间,向水师辕门前进。

辕门哨官看见京师侍卫来了,他与校尉傅中也熟悉,就下令打开辕门。傅中带队进入辕门,立即两人一组,将十六名哨兵拉进旁边的哨楼拘押起来。他叫来几个校尉,要他们带着人马到其他两个大门,如法炮制。然后他带着部队进入营中,一路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见岗换岗,遇消换哨;所换下之人押在队中,以刀相逼,令其不准出声。在到达水师提督大营时,一路上的岗哨,均己换成傅中带来的人了。

张辽下马,进入水师提督大营,八十名亲兵紧随其后,东吴来的侍卫将大营团团围住,不动声色的将大营警卫缴了械,押进一座大棚。

水师提督孙蛟巡视各营后刚回到提督大堂,他卸下头盔,解下战袍,坐在将军座上小憩,忽见张辽进来,孙蛟甚为惊讶:“你是什么人?”

张辽听傅中说过,水师提督名叫孙蛟,是吕蒙宠幸之人。此人是东吴一员猛将,脾气暴躁,性情刚烈。张辽走上前去,向孙蛟施礼:“青州骠骑将军张辽,拜见提督!”

孙蛟闻言一惊,伸手去抓他放在虎案上的剑,张辽抢先一步按住宝剑:“将军何必多此一举,!”

孙蛟这才发现大帐门口,八十名青州兵刀剑出鞘,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缩回手,对张辽怒目而视:“尔等意欲何为?”

“张辽此行,专为东吴孙夫人,给提督代句话来!”

“夫人早已遇难,何来代话给本都之说?”

“将军有所不知,夫人如今在赶往柴桑的途中。”

“他要本都何为?”

“夫人要将军带上水师前往柴桑与她汇合!”

孙蛟勃然正色:“我只听从吕蒙将军的将令!”

“难道夫人的懿旨你敢置若罔闻?”

“这……本都就是信了你,空口无凭啊!再说,夫人的旨意何需由青州将军来传递?”

“孙将军问得好,但我没有义务回答你!末将仅为传达夫人的旨意而来,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若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我张辽手下无情!”

“本都不为威胁利诱所动,你区区数十人,休想从我水师大营迈出一步!来人!”

孙蛟连叫数声,无人答应,他这才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张辽一看时间不早,庞统要他得手后立即率领水师赶往柴桑,午时三刻向柴桑鸣炮为号。他怕耽误了庞统的大事,便厉声责问孙蛟:“将军除了率领水师奔赴柴桑己无路可走,司马敬己命丧耒阳,莫非率领的三万人马也被围困在耒阳山中!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将军赶快下决心!”

孙蛟恶狠狠地反问:“本都要是不呢?”

张辽嗖的一声抽出宝剑:“本将先斩了你,再替你行使水师提督之权!”

“你敢!”孙蛟怒目圆睁,在虎案上猛拍一掌:“东吴水师提督大堂,岂是本都手下败将撒野的地方!”

孙蛟一句话,刺痛了张辽的心,作为一名优秀的将军,赤一役给他留下的耻辱,深深伤害了一个军人的心。孙蛟的话,无疑在撕裂他的伤口,再往上面撒盐,他一剑削去虎案一角,厉声喝道:“孙蛟,休要再提往事,否则我一剑宰了你!我数到三,你若再不下令……”

孙蛟干脆坐在将军座上,淡淡问道:“如何?”

“我三路大军将冲进大营,天池水师将变成一片火海!”

孙蛟相信张辽的话,没有庞大的军队作后盾,光凭他几十个人,是进不了水师大营的。如果真是这样,苦心经营多年的天池水师将毁于一旦!在张辽数第二声时,孙蛟想出一条缓兵之计:“且慢!调动东吴水师必需要有吕蒙将军或都督的将令,没有将令,休说末将无权擅自用兵,我也号令不了各营将官!张将军作为军人,想必知道这个道理!将军如若一定要末将动用水师,也不是没有办法……”

“提督请讲!”

“末将想请来各营各舰将官,听听他们的意见……”

张辽明白这是孙蛟用的缓兵之计,他还想借将官们来了人多势众之机,挽回败局。何不如将计就计,待众将官到来之际,晓以大义,说服他们归顺,化干戈为玉帛;实则不然,就将他们一网打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