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二章 险处求生

收藏 35 36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二章 险处求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嗯,村东不到二里地就是龙关庙,鬼子要是把重兵集结在这个小村子里,那咱们只要往外一冲,就被打了埋伏啦!鬼子这招更阴毒的!”方晟皱着眉头说道。


孟云霄问:“县大队的伤亡情况怎么样?”


“很少!到目前为止,只有二十多个伤员,十七八个人牺牲。老孟,这回多亏了你的这个‘壁里藏身’啊!”


“那既然伤亡如此的少,咱们现在考虑突围的问题干吗?”


方晟和潘和平一愣:对啊!打得好好的,干嘛总想到突围的问题?


孟云霄接着说道:“这马上就晌午了,天气越来越热;鬼子呢——炮轰、波浪式攻击、敢死队攻击,这三板斧都轮了一遍,我看也耍不出什么新花样了——四周都是敌人,基本上也没有风,鬼子不大可能使用瓦斯弹。咱们最好的选择就是等到天黑!天黑以后再突围!”


“我看就这么办!”方晟大手一挥,“既然鬼子在村东围而不攻,那咱们也不要去搭理他。我们三个,分别负责南、北、西三个方向,各管一路,天黑以后再想办法。”


“办法也不用再想了,”孟云霄早已胸有成竹,“天黑以后,我们就从西边突围!”


“西边?”方晟和潘和平都吃惊的瞪大眼睛,“西边离保定最近,那不是...”底下的话二人谁也没说出来,很明显应该是想说“飞蛾投火”或者“自取灭亡”之类的。


“就是西边!”孟大虾肯定地解释道:“就因为西边离保定最近,小鬼子才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从西边突围,那我们就给他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现在从村北敌人的情况来看,鬼子的火力明显加强,而对村北增援最快的鬼子据点就是北边的五辛庄,也就是说,五辛庄现在可能在唱‘空城计’,那我们从西边突出去之后,转道向北,从五辛庄奔阎庄,再折向东经藏村,最后还是会到刘口。”虽然没有地图,但是孟大虾说起来就像看着地图一样,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操!就这么办!”方晟现在对孟云霄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言听计从都不为过。


“嗯!”潘和平也点头,“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干!”


吃中午饭的时候,鬼子的进攻停止了。天气实在是燥热,没有一丝的风。一直在村外野地里的日军喝水成了大问题,村口唯一能看到的一口水井变成了死神的行宫,鬼子在连续丢掉了十几条性命之后,才彻底放弃了从那儿取水的意图。但是吃水的问题总要解决吧,小鬼子只好派伪军去几里地以外的村子打水。伪军们大汗淋漓的送一趟水就要个把小时,而且仅靠百十个军用水壶打回来的水对一千多鬼子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停止进攻吧!”伊藤少男喝着已经变得和当日气温温度差不多的水下达了暂停进攻的命令,反正这帮支那人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冲进去消灭他们只是个时间问题。


而驻守在村子里的县大队的处境就比伊藤的人马幸福了不知多少倍。村子里的青壮年在地方干部的号召下,全部组织了起来,拿出家里最好的吃食,直接就送到了村口战士们的身边。吃完了饭,又把一桶桶的小豆、绿豆汤提过来,有的百姓从井里提上清冽的井水,倒上点老醋,甚至洒上一小把糖精,这种酸甜清凉的“饮料”据说可以防止中暑引起的腹泻。


幸福的战士们吃饱喝足以后,又在村里青壮年的帮助下,重新挖宽加固了“壁里藏身”的工事,然后抱着枪钻了进去。躺在阴凉的工事里,毒辣辣的日头晒不着,而且两头通风,不少的战士居然还在刮躁的蝉鸣声中睡着了。


一直睡到下午三点钟,鬼子重新发动进攻的炮声才把战士们惊醒。


日军的小队长和曹长们脱去上衣,露着雪白的肚皮,一手挥舞着王八盒子,一手挥动着战刀,吆五喝六的驱赶着鬼子和伪军向前推进。


战士们躲在工事里,气定神闲得据枪瞄准。随着一阵阵稀稀落落的枪声,伊藤少男在望远镜中发现,他的士兵在不断的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举着望远镜的伊藤咆哮着,“支那人的枪法怎么会这么准?”


“太君,”宋文武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县大队从上午开始,枪声打得越来越稀,但是命中率却在明显的提高啊!”


“巴嘎!”伊藤怒吼,“命令炮兵:给我狠狠地轰!就算用炮弹砸,也要把支那人统统砸死!”


...................


太阳渐渐偏西,然后开始下坠,渐渐的隐没在西天的群山怀里。夜幕开始降临了。


为了能在天黑之前看到奇迹出现,伊藤少男发动了一次一天中最大规模的进攻。从保定增原来的一个炮兵中队的四门大炮也加入了进攻前的炮击行列。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几十颗大大小小、各种口径的炮弹同时落进县大队的防御阵地,一时间,村里村外弹片横飞,房倒屋塌,尘土漫扬,砖头瓦片腾空而起。


房上的战士们早已经溜了下来,躲进了地上的半埋式掩体工事,几个战士挤在一起,虽然炮声猛烈,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意,甚至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大声的交流着各自的歼敌数量。


炮声渐稀,掩体外负责监视的战士大喊:“鬼子上来啦!进入阵地!”


战士们纷纷从掩体中窜出来,手足并用的先把震塌的工事刨开,拉出灰头土脸的战友,然后一起“呸呸”地吐着嘴里的尘土,迅捷的进入各自阵地。


敌人潮水般的涌了上来,一个个疯狗一般嗷嗷的叫着,在后面督战队的机枪驱赶下,不要命的往上冲。排枪的射击已经无济于事,已经忘乎所以的鬼子对身边同伴中弹倒地好像没了感觉;手榴弹的爆炸也不能阻止鬼子疯狂的进攻步伐;悍不畏死的武士道精神在此时得到了充分体现。


“机枪射击!”方晟大声的命令,随手提起一把亮闪闪的铡刀片,“上刺刀!”


县大队的战士们也被白热化的战斗激起了昂扬的杀气,寒光闪闪的刺刀举了起来,——“杀!”随着队长一声怒吼,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战士犹如发怒的雄狮一般,冲向扑上来的鬼子......


刀光飞舞,血雾蓬飞,几十个冲到村边甚至都爬上墙头的鬼子被刺刀解决在了阵地上。


眼看着前功尽弃,伊藤少男狂叹一声,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指挥刀“当啷”一声落了下来。


“太君!县大队突然多出来好多挺机枪!原来他们一直在保存实力!”宋文武的声音充满恐怖。


“命令各中队:退回到进攻前阵地,休整兵力,严密监视村里的动静!”伊藤少佐有气无力的说道。


村里的县大队也开始收敛牺牲战士的遗体,救护伤员,为夜里的突围作准备。


“伍志彪!通知‘蓝狐’的队员,吃完饭全体集合!一会儿把伤亡数字给我报上来。”孟云霄打发走了伍志彪,对方晟说道:“老方,一会儿吃过饭突围的时候,由我们的人打前锋!”


“那怎么行?”方晟一听就瞪眼,“老孟啊,这一整天了,你的人帮忙可不小,怎么还能让你打前锋呢?不行不行!”方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这个事儿就别争了!”孟打下一幅毋庸置疑的口气,“就这么定了!哎,老方,你们到现在伤亡了多少人?”


“呃...牺牲了三十伍个,四十八人受伤。数字是不少,不过我看小鬼子啊,五百都不止!这次只要突围成功,我们就算大胜!他奶奶的,原来和鬼子‘顶牛’这么痛快!”


孟云霄笑着摇摇头,拿起一块烙饼,张嘴就咬。


晚饭之后,‘蓝狐’小队集合完毕,伍志彪走到孟云霄跟前:“大队长,我刚才统计过了:死了两个,五个受伤。一个兄弟断了腿,和县大队的重伤员一起,安置在村里老乡家了!”


孟云霄点点头:“弟兄们!今天打得不错,马上就要突围,由我们打前站。廖天时营长带着他的兄弟在外面接应。我对弟兄们就一个要求:都他妈的给我活着出去!明白吗?”


“明白!”五十多条好汉被大队长的要求激的热血上涌。


“高四宝!爆破组在前;班慧超!火力组紧随其后;其余两组保护着受伤的兄弟!”


孟云霄刚分配完任务,方晟和潘和平就急匆匆走过来:“老孟,这就准备行动?”


“鬼子打了一天的仗,最后又疯狂了一下子,现在对他们来说等于是刚松懈下来。这个时候不行动,难道要等鬼子养足精神再走吗?只要你的伤员安置好,我这儿就马上开始!”


“对啊!他妈的,通讯员,命令各连马上集合!准备行动!”


县大队迅速集合起来,几分钟之后就列队完毕。方晟看看自己的人,再看看孟云霄的‘蓝狐’小队,这才明白为什么老孟要求打前锋了——自己虽说有三百多人,但现在除去减员也就剩两百多了。这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人家老孟的装备。你看人家虽说就五十多人,可光是轻机枪就有四挺,还有三十多支冲锋枪,人手一支二十响的大肚匣子。人家真是他娘的富裕啊!


看方晟把县大队的人集合好了,孟大虾冲方晟一点头,然后头一个就向村外走去,展翼罗杰紧紧地护在两边。


“我操!老潘,你们还说什么呢?”方晟着急的催促着和村里地方上的干部告别的潘和平,又抬手指着队伍里的机枪手:“你们别跟着咱们的队伍走,去赶老孟,和他的突击火力一起走,一会儿打响了给我狠着点儿!”


孟大虾带着‘蓝狐’走到村边,点手叫过高四宝:“出发之前我叫你赶做的炮仗做好了吗?”


“这儿呢!”高四宝从背包里拿出几个大拇指粗的圆柱体。


“立刻燃放!给廖营长发信号!”


只是一天的时间,廖天时得嘴角就起了燎泡——整整一天了,只能听见孙村方向的枪炮声是一阵紧一阵慢,却就是看不到大队长约定的信号,廖天时急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后来干脆把队伍往一道大堤的树荫里一带,自己带了三连长到处看地形,把东南西北的地形看了个遍,以方便在得到大队长的信号时能尽快的将部队带到指定地点。


海三娃也是,在一棵大树上一坐就是大半天,特别是看到日军增援的炮兵部队在东西公路上经过的时候,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当时海三娃真想带别动队过去搞掉那几门大炮,可是一想到单飞延说的大队长特别嘱咐不能暴露的话,心里鼓了几次劲,最后还是把那想法压了下去。


天都黑了下来,两个人谁都没心思吃东西,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孙村方向的夜空。


突然,一只耀眼的“火箭”尖啸着射入夜空,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弟兄们!大队长发信号了!在村西方向,快,出发!”两个人一跃而起,也不管部队有没有集合好,率先就向远处跑去。


伊藤少男在村东的龙关庙布好了“口袋阵”,在一整天的进攻中,都在显示着那个地方的“空虚”,他认为县大队如果突围的话,就算不是村东方向,也决不会是村西。因为村西几里地就是大阳据点,再往西就是保定成,支那人再疯狂也不会往死路上闯。可是偏偏支那人就选择了这个看似绝地的方位突围了。


攻击了一天的日军士兵和伪军们刚刚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没等到炊事兵把饭做熟,廖天时和海三娃的生力军就首先出现在了背后,这支犹如在地底下冒出来的虎狼之师枪都没开,轮着大刀冲近敌群就是一顿猛砍,瞬时间鬼子的包围圈就被杀出一个口子,从村里打头杀出来的“蓝狐”小队倒是省事儿了,直接就向两边攻击,扩大突破口。


“堵住!给我堵住!”指挥所设在了村南的伊藤少男听到西边的枪声,把手里正啃着的馒头一扔,拿起指挥刀就带人往西边跑,结果当然是来不及了。等伊藤少男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满地的人头和尸体,伊藤的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含意——帝国士兵又是全被砍了脑袋,难道是那支人马干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伊藤下意识里的一个声音在拼命的安慰着自己:“他们在山上呢!不可能会到平原来!”可首分离的尸体却在向他证实着“老朋友”一贯特用的手法。那些无头的尸体仿佛正在告诉他:“孟云霄下山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