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虽然四辆吉普车都距离土沟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车辆大灯照的不远,可是毕竟能够使德国人钢盔的反光更强了,连一些靠得比较近的德国人的身影都能看得到了车子前面土沟里的中国士兵都往两边闪开了,车子的大灯没有照到他们。重机枪在这里,这百把米的防线德国人暂时是不能从这里突破了。

有了灯光的帮助,蔡伟斌手中的重机枪叫的更欢了,刚才在车辆运动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个新的弹药箱,现在弹药充足,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射手,蔡伟斌几乎能够控制着机枪以每隔30公分一个弹着点的方式扫射着,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七八个正准备充分的德国人立刻被击中,这么近的距离,被12.7MM重机枪子弹打到,这几个德国人死的很惨,几乎都是当胸被打成了两截,有一个被击中头部的德国人更是整个头都被打爆,爆出了一团血雾。

当然,作为主要的威胁,抵近的吉普车也遭到了德国人的重点照顾,机枪周围已经竖起的几块装甲护板被德国人的子弹打得“铛铛”声,响的更密了,车子前面有防弹玻璃保护的前大灯也没能撑过20秒。由于距离太近,车身有几处装甲比较薄的地方都快要被击穿了,挡风玻璃前的装甲板都被打穿了,要不是玻璃也是防弹的,那镶在玻璃和装甲板之间那些变形的子弹可能已经在车内四处横飞了。

机枪周围的防护装甲同风挡前的装甲板是一样厚的,好几颗子弹都已经穿透了过去,要不车辆抵的很近,德国人是从下往上打,角度不是很好,子弹穿过装甲之后都飞到了空中,那么在几块装甲板之间乱弹的子弹可能会对蔡伟斌他们几个机枪射手基本没人能活得下来。可是蔡伟斌却顾不上这些,就这么一会儿,几近崩溃的防线又稳固了一些。

“铛”的一声,一颗子弹从枪管与装甲的缝隙间飞了过来,擦过了蔡伟斌的眉骨,从斜下方把他的钢盔打飞,蔡伟斌受伤了。

鲜血一下子蒙住了蔡伟斌的右眼,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一蹲缩回了车内,往旁边一闪,坐到了副座上,旁边的驾驶员则拉着车顶的机枪座圈一下子站了起来,接替了蔡伟斌的机枪手的位置,憋了很久,暂时充当驾驶员的一排战士龙建生终于抢到了机枪的控制权,车上的重机枪又响了。

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蔡伟斌从身后的腰包中拿出了绷带,胡乱的在头上缠了两圈,止住了不断涌出的鲜血。

擦了擦眼睛上的鲜血,蔡伟斌为自己的好习惯感到庆幸,作为老兵,蔡伟斌习惯在战斗中不系钢盔的带子,虽然在奔跑的过程中钢盔会不稳,可是在刚才的那种情形下却能够保住他的性命,因为在那种情形下钢盔被高速的子弹击中,那要命的带子肯定会把他的颈骨给勒断的。

机枪已经被龙建生“霸占”了,这家伙等着个机会好久了,肯定是抢不回来了,蔡伟斌翻身爬过椅背,钻到了后箱里,从枪架上取下了自己的突击步枪,他轻轻地打开了自己的后门,推开了一条缝,像蛇一样,蔡伟斌滑出了车子,趴在车后面,蔡伟斌发现仿佛德国人知道他在这里,子弹不停打在他的周围。

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个更危险的地方,在这里停留了没有两秒钟,蔡伟斌就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车后,往后足足爬出了几十米,身边的子弹才渐渐的少了下来。

翻进了一个土坑,蔡伟斌惊奇的发现陈明也在这个坑里面。

显然是早就发现了他,坑里面的陈明和小石头对他的出现没有做出什么举动,依然在举着自己的枪朝着远处射击。

“呼呼”蔡伟斌大大的出了几口气,笑着说道:“呵呵呵,像我这样的人真是不幸啊,长得这么帅,就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依然光芒四射,才下车就有这么多的德国人来照顾我。呵呵呵。”

“得了吧!你以为德国人是在照顾你?人家那是在射击车轮胎。”陈明刚才就发现了,德国人看到步枪对有装甲的车身没有多大用,打了一会以后就把注意力放在车轮上了,可是拥有钢质内圈的轮胎让德国人失望了。也多亏了这样,车上的几个机枪射手才没丢掉性命——德国人打了一阵,发现机枪还在响,就把机枪周围的装甲板估计的太厚了些。

“哦,我还以为是我长得太帅,帅的德国人都觉得自卑了才对我这么照顾呢!呵呵呵”蔡伟斌也转身趴在土坑边上朝外面射击了。

陈明又一个弹匣被射空了,缩回来换弹匣的时候他对蔡伟斌说道:“老蔡,三排一直没消息,照现在这种状况,再过不了多久一排就要拼光了,是不是让车子再往前靠一点,情况不对就让人都上车,往后撤一段,重新建立防线,如果还等不到,那我们就走,反正运输队已经走了,这一仗我们不吃亏,再这样硬顶划不来!”

“也对,咱们新兵多,这种硬碰硬,明摆着会吃亏的。”蔡伟斌也发现这样下去,再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他同意陈明的想法。

刚拿起无线电准备通知部队下撤,北面树林里陈明盼望已久的三排的枪声响了起来,无线电里三排长李锐那总是不温不火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向陈明报告了他那边的情况:原来大约10分钟前,他们发现了大约一个排的德国人准备迂回到营地侧翼,而为了尽快解决这股敌人,他们在德国人前进的路上设置了一个伏击圈,在这个过程中,为了不惊动德国人,他们把那会“嘟嘟”乱叫的无线电给关掉了,现在那边的战斗打响了,他们又接通了无线电,报告了那边的情况。

不知道三排那边多久能够全歼被围的德国人,陈明告诉李锐,如果他那边的战斗超过30分钟的话,那么就不用再参和这边的事情了,没有三排的支援,自己这边将在30分钟之后撤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战斗还是处在胶着状态。正面的德国人没能够冲破中国人的防线,侧翼的三排也没能够迅速的吃掉被包围的德国迂回分队。

这时陈明他们已经爬到了装甲车旁,正准备打开车子爬到上面去,突然左边不远公路的另一边一道黑影跳了起来,手中高举着一个体积不小的东西,这是颗反坦克手榴弹,黑影正往这边冲过来,他身后更多的黑影跳了起来。

南边也有迂回的敌人,在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的那一刹那,陈明手中的枪也掉转了枪口,同时枪的保险也扳到了自动档。一梭子把举着手榴弹的德国人打倒,同时枪膛也空了,来不及更换弹匣,陈明抽出了腰间的手枪,“当当当”一阵急速射击,又撂倒了几个黑影。

怪不得正面的德国人一直死缠着既不进攻也不后退,原来在等着两翼迂回的人,北面迂回的部队被三排堵住了,南面的敌人却绕了过来,好在人数不多,大概一个班多一点。

车上的龙建生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枪口掉转了过来。重机枪强大的火力一转移过来,道路南边的德国人被压回去了,可是正面的火力却被削弱了。

为了配合侧翼的部队发动进攻,正面的德国人发动了一次冲击,本已经感到吃力的一排顿时压力剧增,一班长一声大喝,战士们一起投出了一排手榴弹,紧接着,一排已经停了好一段时间的轻机枪又响了起来,等到最后的预备队——运输队的最后一个班按照陈明的命令投到道路南边的战斗的时候,陈明又损失了3、4名充当机枪射手的战士。

“砰砰砰”三排的枪声终于往正面战场转移了,可是这时正面的局势却没有立刻得到扭转,一排的战线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显然德国人并没有把主要兵力转移到北面对付刚增援过来的三排,德国人的指挥员作战经验也很丰富,知道正面的中国人撑不了多久,先打垮正面的,那么是战是撤都有了主动权。

一排的防线再次面临着崩溃,两面夹击,让他们本来就不占优势的火力更是分散了。

陈明看到局势快要变得不可收拾,他拉开了猎豹车的后门,准备上车去命令吉普车再往前前进一些,接应前沿的战士往后撤一段距离,重新构筑一条防线。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中一颗迫击炮弹划过的声音让战场的枪声出现了瞬间极为短暂的停顿,这个时候出现炮击,无论是那一方的,对于另一方都是个极为不利的情况。

陈明停了下来,又趴到了车子下面。听声音是从后面打过来的,不知道撤到后面的车队出什么事情了,难道是遇到了敌人?还是遇到了自己的增援部队?

“嘭”这是一颗照明弹,打得很偏,都落到了远处树林的上空了。

紧接着又是一颗,这回照明弹近了很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