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学生为什么喜欢逃课

deborah521 收藏 24 2932
导读:中国的大学生为什么喜欢逃课

作者:邵建 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网易上一则新闻的核心提示是:19日,湖南大学美雅国际教育学院上课实行指纹考勤,校方称此举可减少逃课,杜绝了点名有人代喊到的情况,下一步将把指纹考勤监控系统扩展到互联网,使学生家长足不出户就能知晓孩子的学习情况。


作为一个教师,看到这样的新闻,反感是本能的。学生上课还需要验明正身?通常在刑事案件中采集证据的方式用在这里,显然不合适。我不知道学生在揿指纹考勤机时的感觉,或许会觉得新鲜好奇和好玩吧。但仔细想想,在校方、学生和考勤机之间,是校方借助科技的优势对学生进行有效的监控。至于该报道借一位署名大学生说:“我觉得指纹考勤机是科技时代与时俱进的产物,比课堂点名更人性化。”该生也许不知道,不是什么东西与时俱进都是好的。科技在方便人的同时,也更方便人对人的监控。就这种考勤机制而言,它其实更不人性化。课堂点名本来是老师的分内事,现在把负担转移给学生。学生每换一位老师上课,都要去揿一次考勤机。不仅一天要揿几次,而且势必天天如此。烦不烦?更重要的是,课堂考勤是检查,这种方式是监控,方式变了,性质也就为之一变。根据以前有关报道,有的学校还在教室安装摄像头,把这些现象联系起来,学校正在对学生形成一张监控的网。很难说以后没有新的名堂出现,而且不乏冠冕堂皇的理由。所有这一切,不但和人性化背道而驰,甚至有侵犯学生权利的嫌疑。请问,学校有权采集全体学生的指纹吗?如果学生不愿意提供的话,指纹则属于学生隐私的一部分。


用指纹考勤是为了防止学生逃课。该校声称,现在学校逃课现象明显减少,到课率达到95%以上。看来该校逃课比较严重,不过这个现象也不是该校独有,它确实是一个普遍存在。这需要从源头上找原因,而不必像现在一味依靠高科技来防和堵。就像大禹治水在疏不在堵,真正要逃课,堵也堵不住。且不说揿完按钮就走人;即使人在教室,如果是被按钮逼来的,身不逃则心逃。现在国家对高校的财政拨款主要限于教师工资,学校的很多用项大都依靠学费。该高校每个教室都安装这种指纹按钮,恐怕还要不断维护或维修,想来耗资不菲。羊毛出在羊身上,把学生学费高价花销在这种费而不惠的方式上,又岂止得不偿失。


不妨看看由指纹按钮所带出的高校逃课现象。本质上,学生是好学的。如果不好学,甚至翘课,根据教学相长的原则,除了学的那面外,教也不能辞其咎,这是源头。就教而言,一是所教内容,一是教课者。所谓人不远课课远人,所教内容的陈旧与乏味,极容易导致逃课发生。根据目前的课程实际,某些部颁的必修课只注重意识形态,而不顾及发生变化的社会现实,同时流于说教和灌输。因此它常见的课堂景象是,上面唾沫乱飞,下面昏昏欲睡。这样的课不逃犹逃。另外,教课人自身的素养和水平也很重要。教师不能一味指责学生不好学,同时也需要反观自己。如果你的课不吸引学生,逃课就是学生炒你的一种方式,甚至还是客气的。试想,大学教育不是九年义务,学生乃是花钱买教育,亦即买你的知识商品。你的课如果不能满足他的需要,他不找你退货就算了,为什么还不能逃。逃,如果是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比如逃到了图书馆,却未必不好。


因此,针对逃课,需要的是治本,而不是指纹机之类的治标。大学教育从根本上说是自由教育。这个自由不是为所欲为的放纵,而是一种氛围的宽松。让学生在自由宽松的氛围中做一些自主的选择,哪怕包括偶尔的翘课,也要比摄像头、指纹机好得多。而且学生在自由的环境中生长,会让学校成为学生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地方。著名学者何兆武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上学记》,他回忆当年在西南联大的读书生活,其中有这样一段谈及西南联大的自由教育:“自由有一个好处,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比如自己喜欢看的书才看,喜欢听的课才听,不喜欢的就不看、不听。”


看起来散漫如此,但,可以比较的是,当年西南联大和今天的大学,哪个更出人才?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