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一章 平原枪声(4)

收藏 29 108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一章 平原枪声(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鬼子开始进攻了。


孟云霄把手里的枪还给身边那个县大队的战士。


“老孟,”那个战士可不知道孟云霄是何方神圣,也随着大队长喊他“老孟”,“你往枪上绑个干丝瓜干吗?”那个战士看着枪头上已经蓬松成一团的干丝瓜问道。


“这个呀,能消音。”孟云霄盯着往前移动的鬼子回答道,“这次时间仓促,做的不彻底。如果条件允许,再往干丝瓜上套上一截猪大肠,晾干以后,既能吸音,又能消除枪口的烟雾,晚上还能彻底的掩住枪口的火焰。”


“哦。”那个战士钦佩的点头。看到鬼子越来越近,那个战士把脸贴在枪身上,闭着一只眼,开始瞄准。


“手不要哆嗦,”孟大虾在一旁“现场指导”,“扣扳机的手指放松,先扣下一半的扳机,对,别紧张,放松,调匀呼吸,好,慢慢来,...”——靠,这哪儿是打仗啊,纯粹是练瑜伽呢。


“放!”随着孟大虾的指令,“叭——勾”一声清脆的枪响,走在最前的一个鬼子像是被人猛推了一把,一仰头倒在了地上。


“打中了!”那个战士兴奋的手舞足蹈,孟大虾一把拉低他的身子:“你找死啊!?”


“我也打中了一个!”那个战士兴奋的向孟大虾炫耀着。


“我看见了。但这是战场,小鬼子的枪法准着呢,枪枪咬肉。你一定要记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明白了吗?”


“哎!”那个战士答应一声,换了个地方,又把枪端了起来。


............


“什么?叫我们隐蔽?”从单飞延的嘴里听到大队长“就地隐蔽”的命令,海三娃和廖天时都是一愣,“村里有多少人?能抗住小鬼子的进攻吗?”二人着急的问道。


“这个你们就放心吧!”单飞延刚才出村的时候被流弹打中了左臂,卫生兵正给他包扎。“就算村里没有八路的县大队,咱们‘蓝狐’的几十号人也会保证大队长的安全。”


“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击?”


“具体时间大队长没说,不过大队长说到时候会给你们信号,看到信号出现在哪个方向,就从哪个方向向村里突击,接应村里的人马突围!”


“‘你们’?呵呵,”海三娃苦笑着,“老单,别老说‘你们’啦!你还打算回去吗?你还能回去吗?”


“我必须回去!”单飞延坚定的说道,“不然我不放心!”


“那我们别动队掩护你,和你一块儿进去保护大队长!”


“不行!大队长嘱咐过,绝对不能暴露你们!我既然能出来,就能回去!放心吧!”


********* *********** ********



“开炮!给我开炮!把村子炸平!”伊藤少男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这支支那部队实在是狡猾,攻击部队眼看就要冲进村里了,结果被房上一顿手榴弹砸了下来,而且用的居然是帝国生产的九七式手榴弹。


“命令各个中队,同时从四个方向发起进攻!”伊藤就不相信,凭几个县大队的杂牌武装,就能挡住他一个大队的进攻。


战斗越发的激烈起来。


方晟坐在指挥部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图。一发炮弹落在附近,震的土坯房子一阵晃动,屋顶的土和墙上的泥坯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


“队长!”三连长跑了进来,“他妈的小鬼子疯了!战士们躲在工事里被炸得憋屈,要不要来一下反突击?”


“老孟出主意挖的那种工事,效果怎么样?”


“没得说!砸也砸不住,炸也炸不到!”


“那还憋屈什么?你赶紧给我滚回去!给我记住喽:谁也不许主动出击!”


“是!”三连长挨了一顿呲,悻悻的跑了出去。


“老潘,老乡们那边怎么样?”方晟问潘和平。


“老人和孩子都躲进了安全的地方,青壮年们都自发的组织起来了,都在帮部队送水、救护伤员,妇女们都在做饭!”潘和平答道。


“多好的老百姓啊!哎,老孟呢?”方晟忽然发现孟云霄没在指挥部。


“他啊?一直就没回来,几个村口来回的跑,估计现在又跑村南去了。还别说,他带来的那些兵,个个都是棒棒的!”


“是吗?那咱也别在这屋里窝着了,走,看看去!”


此时的孟云霄正指挥周杰的狙击手在控制着村南边的一口水井。天气太热了,口干舌燥的日军和伪军想去井边打水。——


“沉住气,等鬼子把水提上来,往回走的时候再打。就要叫他们看得见,喝不着!”孟大虾带着一丝诡笑,嘱咐着身边的狙击手。


那个狙击手点点头,把手里的枪伸出去,静静的等候着。三个鬼子一个伪军弯着腰摸上来,走几步,就趴下来观察一阵,确定没有危险,再站起来往前走。终于到了井边,三个鬼子半跪在井台上,负责警戒,伪军则直奔井口上架着的辘轳,匆忙绑上水桶,急急得放下井,然后开始努力的往上摇辘轳把,眼看水桶冒出了井面,伸手要拉的时候,“叭、叭”两声清脆的枪响,两个半跪的鬼子一个狗啃屎,倒在井台上,另一个鬼子翻身一滚,滚到了井台下,开始盲目的开枪射击。那个伪军被突然发生的状况吓得一松手,失去控制的辘轳把倒转回来,重重的砸在他的头上,一下就被砸晕过去。


“别这么打!”孟云霄抬手一枪干掉第三个鬼子,一边顺着散兵孔往墙里爬,一边埋怨那个狙击手,“你把小鬼子直接打死,其他的鬼子就不敢再来了。要把他们打伤,引别的鬼子来救,你这儿的买卖就红火啦!”


“明白啦!”狙击手说着,两个人钻回到墙里。外边的炮声又响了起来,“轰轰”的砸在地面上,孟大虾听了听,都是小口径的迫击炮和掷弹筒,这对他俩现在藏身的这个工事根本无济于事。上面开始盖着半尺厚的土,刚才土坯墙又被震塌了半截,等于又厚厚的盖了一层。


“有没有把握打中鬼子的膝盖?”孟大虾问狙击手。


“这么近的距离肯定没问题!”狙击手自信的回答。


“好!一会儿咱俩再爬回去,等小鬼子上来,只奔着他的腿招呼!同时还要小心受伤的鬼子作垂死挣扎,明白吗?”两个人蜷缩在散兵洞里,孟大虾面授机宜。


狙击手点点头,摸索着从兜里掏出一把子弹,抽出腰里的军刺,在每一颗子弹头上都用力削了一下。


现在“蓝狐”小队狙击组用的都是日制“三八式”步枪。孟云霄可没门路给他们搞正宗的狙击枪,就算有他也不打算去搞,因为孟大虾对日军这种步枪甚是偏爱——枪管长,射程远,精度高,后坐力小,穿透力强,除了子弹的动能效果略微不尽人意以外,孟大虾认为这种步枪就是天生的狙击枪。弹头只要稍微“加工”一下,破坏其稳定性就行。而且孟大虾还认为狙击瞄准镜一般情况下对狙击手的帮助并不是很大——你要没有好的视力根本就不能做狙击手。再说步枪的射程也是根据人的正常视力范围制定的,要都看不到一千米处的目标,那设定一千米的射程还有什么意义呢。


炮击停了下来,两个人又爬了回去,悄悄探出头,观察着水井周围的情况。日军对着这个位置又打了一阵炮之后,确定不可能再有危险了,就又派了一组人上来提水。


“这次一定要沉住气啊!”孟云霄小声地嘱咐着。


“那就要大队长手下留情——先让我开第一枪!”狙击手答道。


“行!”


几个鬼子伪军安全的到达了井边后,鬼子这次学乖了,他们还是让两个伪军去打水,自己却趴在了井台下,只是偶尔露出带着钢盔的脑袋看一下。


“我操!”那个狙击手有点急躁,“大队长,看不见腿怎么打?”


“别急,要耐心!”


两个伪军终于把水提上来,一放定水桶,两个家伙都迫不及待的同时把头顶上去,“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清凉的井水。“巴嘎!”趴在井台下的几个鬼子气急败坏的大骂一声,因为看见两个伪军没出事,觉得应该没有危险,都迅速站起来,跑上井台,对着几个伪军就踹上几脚——尊贵的帝国皇军还没喝呢,哪儿能轮到你们这些丑陋的支那人呢。


“叭、叭”孟云霄两个人瞅准机会就是两枪,两个抬脚踢人的鬼子腿都没有收回来,“咕嗵”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再想站可就站不起来了——膝盖被打碎了。


“啊——,啊!——”受伤的鬼子惨叫着,抱着腿在地上来回的打滚,两个伪军撒腿就往回跑。剩下的那两个鬼子仓皇的滚到井台下,一动不动。


趴在井台下的鬼子可为难了——受伤的同胞就在眼前挣扎着,近在咫尺却无能为力,狡猾的支那人根本没被刚才的炮击炸死,就藏在附近呢。救还是不救呢?两个鬼子趴了一会儿,就见其中一个开始悄悄的往井台上爬。那个狙击手又把脸贴在枪身上——


“先打那个不动的鬼子!”孟云霄轻声说道。那个狙击手一愣,扭过脸看着大队长。


“那家伙也在找我们呢!”孟大虾不看他,只顾盯着井边的状况,“不好打是吧?看到他戴的钢盔了吗?瞄准上面那个红色的小膏药!”


那个狙击手作了一个深呼吸,这才又把脸贴在了枪身上,——“叭”!随着枪声,一顶墨绿的钢盔飞了起来,钢盔下面篷起一团血雾。


向前爬动的那个鬼子霎时停了下来,还没等他伏低身子,孟大虾的枪也响了。一颗6.6mm的子弹带着灼热的温度穿透了他的胸腔。无数个肺泡被子弹巨大的动能震碎,肺叶里的气体迅速漏满了整个胸腔,这个中弹的鬼子立刻就被憋的瞪圆了双眼,鼻子和嘴里满是血泡,两手在胸前徒劳的撕扯着,看样子是很想撕开自己的胸腔透透


“救我!救 ....,救....”


井台上两个腿部受伤的鬼子被他的恐怖表现吓呆了,甚至忘了自身正在经受着的痛楚,直到这个鬼子最后被自己破碎的肺部活活憋死,井台上的伤鬼子才回过神来——


“啊!——”一个伤兵大叫一声,拔出刺刀,狠狠地切向自己仅有一条肌肉连挂着的小腿,将那条血淋淋的肌肉砍断,然后拿起自己的断腿,浑身哆嗦着解下上面的绑腿,用力缠在自己的伤口上,拄着步枪挣扎着站起来,一蹦一跳的想往回跑。那个狙击手“叭”的又是一枪,子弹准确地钻入他另一条腿,“咕咚”一下,鬼子伤兵又一次跌倒了。


“不!不——”跌倒的伤兵嘴里乱叫着,拼命往回爬动。


井台上另一个鬼子伤兵再也经受不住这地狱般的刺激,——“天皇陛下万岁”!随着一声鬼哭狼嚎般的厉叫,那个伤兵拉响了怀里的手榴弹......


“操!算你有骨头!”孟大虾遗憾的摇摇头。


“老孟!老孟你在哪儿呢?”地面上传来方晟的叫声,孟大虾拍拍那个狙击手的肩膀,算是告别,然后回身向墙里边钻去。


“操蛋!”孟大从墙角钻出来,灰头土脸的样子把方晟逗得哭笑不得,“老孟,你这演的哪出啊?怎么像个地老鼠啊!”


“嘿嘿!”孟大虾上下拍打着衣服上的土,“和小鬼子玩儿了一会儿!”


“玩儿?行啦,别闹啦!我操,你看你哪还有个指挥官的样子啊?”


“你满嘴脏话就像指挥官的样子了?”潘和平嘲笑他道,“你们俩啊,谁也别说谁,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得得得,指导员,咱别在这儿磨牙,先商量一下下一步的作战方案吧!”说完带头钻入旁边一所空荡荡的民房。指挥部就不用回了,只要找个稍微安全点儿的地方就行。


“我刚才到各个村口都看了一下,”潘和平说道,“打得都不错。日军在南、西、北三个方向的进攻非常猛,唯独村东,每次进攻都只是象征性的打一阵子乱枪,显然鬼子是在把我们往这个方向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