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3/


获胜的威尔艰难的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后背的雷击伤害是非常强大,现在的他几乎快虚脱,只能斜靠在树边慢慢休息。其他三人也忙奔向他的身边,看来这四人早把那个被击飞校长的存在忘光了。

“不要动,威尔,让我来使用光明魔法帮你疗伤。”雾霏检查了一下威尔的伤势马上说道。

“伟大的创造神,请赐予我您伟大的力量给您忠实的信徒吧。”

随着雾霏的阵阵祈祷,一道金色光芒马上包围了威尔,缓缓围着他的身体慢慢流淌,惨白的脸色也渐渐透出了红润。由此可见雾霏的光明回复力量是相当的强大的。

“非常好,你居然能发出斗气,看来伟大的创造神相当怜悯我们学院,一下子赐给我们两位人才。”不知道什么时候校长已经走过来了,声音中气十足,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刚才那个被击飞的可怜老头。

“不要这样看着我,刚才只是我的一时大意,想不到威尔居然能使用斗气,不过他这点攻击伤不了我的,你们放心把,现在该你了,西索。”说完,克木尔还不忘伸伸胳膊,仿佛说道,你们还嫩了点呢。

“我来了,老师。”西索面对前面两位同伴的英勇表现也不禁热血沸腾,空手就向克木尔奔去,而空气中风之精灵也突然变的异常活跃起来包围着西索。

“风之精灵啊,兰提丝的孩子们,请听从我的召唤,以我的生命为契约,出来吧,龙卷风暴。”

此时的克木尔不但消耗了太多的魔力,而且肋骨也断了几根,但是为了校长的尊严他不得不勉强支撑着身体,拼近全力快速的发出一道四级魔法以求能速战速决。

呼啸的狂风不断的涌向西索,使他难以前进,身体也随着风的流动而慢慢摇摆。一道冲天的龙卷风最终拔地而起,带起周围的空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把西索的身影完全掩埋在它的怀抱之中。

糟糕,魔法威力太大了,我必须停下来。面对被龙卷风卷进中心的西索,克木尔也只能默默祈祷希望不会有事,同时准备安抚愤怒的风精灵让龙卷风消失。

突然,一双黑色绒毛的手掌硬生生的从风的边缘伸出,狂暴的气流刮过这双手便激荡起一阵的激烈的回旋。

“风的流动有问题。”亚特敏锐的感觉到。同时不可思忆的事情发生了,龙卷风从中央开始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分成两半,风暴的中心慢慢显出西索那恐怖的神情。

西索全身笼罩在黑暗之中,褐色的长发狂乱的随风飘散,眼眸中闪出迫人的红色光芒,一只似幻似真的棕色巨熊呈现在西索的身体后,眼中同样显出那几乎让人窒息的红色光芒。

“嗷――嗷――”西索发出一阵近乎狂乱的叫喊,身后的巨熊也随着他的动作双拳奋力的击到地面,地表也禁不住这可怕的力量迅速凹陷下去,而一脸惊讶的克木尔也被这快速延伸过来的地面凹陷所掩埋,只露出不断摇动的大腿还显示他还活着。

好可怕的力量,亚特威尔两人迅速的把被掩埋的克木尔挖了出来。

“我没事,你们还是看看西索吧。”灰头土脸的克木尔像咸鱼翻身似的快速爬起,说完还用运水系魔法象征性的治疗一下,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

“他昏过去了,没什么大碍,刚才是什么力量,真可怕。”雾霏检查完西索担心的问道。

“这一切看来只有等他醒来才能知道?”亚特也露出不解的表情看着西索。

“好吧,同学们,你们的表现非常好,今天就到这里吧。”克木尔拍了拍衣服笑着对他们说。

“还有我呢,校长,我也能战斗的。”雾霏忙抢着说道。

贺坦特大陆的光明系魔法师也被称为牧师或者神官,因为光明系的魔法是没有攻击性的,但是光明魔法却具有非常强的防御性和回复性,光明神殿的圣殿骑士团之所以被称为大陆最强大的骑士团就是因为配备了大量的光明神官,经过光明魔法祝福的普通剑士可以拥有媲美于骑士的战力,而且光明魔法超强的回复力量更可以让濒临死亡的战士重获新生,所以圣殿骑士团也被大陆上的人称为不灭军团,但是要光明牧师单独的面对敌人便是与自杀无异。

光明牧师与人战斗!虽然雾霏也显出强大的光明力量,但是就是教皇和我决斗我也能轻松的击败他,克木尔不禁暗自笑道,虽然现在的身体几乎已经虚脱,不过就和她玩玩吧。

“好吧,你来吧,让我看看你能怎样的战斗。”

“伟大的创造神,请赐予我您伟大的力量吧,给予我你伟大的光辉吧。”

随着金黄光芒的闪耀,雾霏的双手集中了大量的能量。同时雾霏也开始向克木尔发动了进攻。

是治疗术的光芒,这丫头是不是疯了,把治疗术的力量集中于手中来作肉搏,克木尔只觉的快要笑出声来,这哪是战斗啊,这分明是帮助敌人疗伤嘛。

面对雾霏的拳头,克木尔根本连身体都没有移动,任凭雾霏的拳头击打在他的身体上,而且他感觉的到雾霏的攻击根本没什么伤害,而且治疗术的力量也让他有了舒坦的感觉,这哪是攻击啊,分明是按摩嘛。

攻击终于停止了,雾霏大口的喘着气,显然持续不断的治疗术消耗了她大多的力量。

“不错不错,你的治疗术很强大啊。”克木尔脸上露出滑稽的表情笑着对雾霏说道。

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身体的皮肤慢慢的开始枯萎,全身的关节仿佛快要锈掉一样,白色的皮肤也变成好似火灼过的漆黑色,可以感觉到的是生命的气息好象快速在身体的表面消失。

克木尔大惊到马上运用全身的剩余魔力甚至生命的潜力填补能量的快速流失,许久才慢慢的回复精力满脸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魔法。”

“老师,这是治疗魔法,不过我在瞬间一点上快速注入了大量光明能量,肌体就会被大量的能量激发潜力而过于迅速的恢复活力一直到耗尽生命的光辉,是我自创的。”

能让治疗术发挥出超过生命潜力的能量需要非常大的光明力量,可见雾霏的力量已经不是普通神官可以等同的,虽然克木尔还想问点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应该快点离开才对,因为身体已经快要完全麻木了。

“很好,你们四个人都表现的很好,现在你们去休息吧。”说完克木尔便快速的走出门外,一点也没有理会这惊讶的三个人。

看着校长迅速的消失,雾霏不禁感叹道“校长好强啊,我曾经用这招击倒过一只巨大的黑熊,想不到校长好象没受任何损伤一样,走的时候还这么迅速。”

“是啊,挨了我的斗气还像没事一样,好厉害的校长啊。”威尔也不禁点头道。

亚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他的神情也知道他已经被校长那巨大的魔法力量所折服,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克木尔一穿过训练场外面的树林便一头昏倒在地不住的哆嗦起来,真是可怜的校长啊。

渐渐的西索也转醒过来,可是面对雾霏等人询问他却显出茫然的表情,搞的亚特只能把这个问题归结为西索在昏迷状态下的超水平发才能解释的通。

今天晚上,亚特他们四人失眠了,因为每一个人都给对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使他们难以忘怀,而在这黑夜下,还有一个人也失眠了,在一幢黑色的房子里面,一个全身焦黑的男人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这帮兔崽子,下手这么重,啊――啊――。”随着男子的滚动一阵阵凄惨的叫声不断回荡在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