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中华战兽 卷2 深山求生记 第二十七章 七杀刀真像

龙居士 收藏 1 31
导读:异时空之中华战兽 卷2 深山求生记 第二十七章 七杀刀真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4/


第二十七章 七杀刀真像

哎哟——

白炽朝后栽了一个跟头。

看这刀的样子,如此厚大,应该很重才对,刀插入地下又那么的深,一定需要用很大力量才能拔出。谁知白炽将全身的力量用上,狠命一拔,发现入手极轻,七杀刀轻飘飘的就拔了出来。简直不着半分力量。全身的力量落了一个空,摔了一个大跟头。

这七杀刀到底是用什么材料打造成的?为什么这么轻?看这刀的长度和造型,怎么也得三十来斤重吧,为什么拿到手中好像只有几斤重的样子?

白炽不可思议的盯着手中的刀看。

刀从刀尖到手柄,大约有一米四左右,这样的尺寸比起鬼头大砍刀,还要大上几号。是名副其实的一把大刀,可是为什么这么轻呢?不过,份量轻,对使用者来说,是件绝对的好事,执刀之人,用此刀挥砍一整天,也不会觉得累。

七杀刀从头到柄处处透着让人不敢逼视的森森寒光,白炽心想,听说魔刀是有灵的,杀人饮血过多,就成了邪兵,不见血不归。他闭上了眼,全身放松,试图感受到“刀魂”。

十分钟,二十分钟,……白炽都想睡觉了,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刀魂”,不禁失望,看来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玄幻小说中那样的好事。玄幻小说的主角,如果捡到一把魔刀,会被“刀魂”附体,教会主角一套绝世武功。从此主角“杀遍三山五岳,称霸上下五千年”。

再试试刀的锋利程度。

轻轻的一刀挥去,刀锋从眼前的这棵人参祖宗身上划过。

咦,好像风吹过一样,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啊!

白炽目瞪口呆,“人参祖宗”腰上出现了一条断口,越来越大,最后上半截“轰”的一声,倒在地上。

原来,这刀实在太锋利了,以致于像激光剑切过一样,使刀的手臂感受不到任何的阻力。而被砍的物体,也来不及“断开”,刚开始没有任何的变化,直到重力发挥作用,将上半截拉倒,才让人看到“断口”。

展现在白炽面前的是一块平整的的“人参”桌面。比公园里园丁修剪得矮树还要平整。

“嚯嚯,有了这把刀,我出了深山,去当园丁,也能过活。”白炽笑傻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了试刀,做了一件傻透了的事,毁了一棵上千年的“人参爷爷”。如果就实用价值而论,这“人参爷爷”,可比这把七杀刀值钱多了。

何谓爱不释手?

白炽现在充份的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他反反复复和把玩着这把七杀刀,发现刀柄上刻有一行古铜色的小篆,仔细一辩认,原来是:“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不对啊!”白炽记得很清楚,张献忠的“七杀碑”明明是: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难道这把刀是假的?”再看这刀,如此的锋利,重量又是如此的奇怪,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如果是假的,谁又能打造得出这样的刀?如果刀不是假的,那么,传言就是假的了,白炽努力回忆起关于七杀碑的传闻。

现存于世的七杀碑,是1934年由一位英国传教士在四川广汉发现的。

在文献记载中,这块碑一直放在成都一座官衙的空屋里,严禁外人靠近,据官府的说法,谁摸了它就会引起火灾,故而一般老百姓固然没有机会靠近,官衙里也没人敢去一探究竟。直到辛亥革命胜利后,当时任四川军政府成都知府的官员从重庆来到成都,住进这个衙门,才打开屋子,让允许人们看此碑。后来杨森到成都任职,就把它运到少城公园展览,人们这才发现,“七杀碑”上并无一“杀”字!这块碑前面二句清晰可见,后面的模糊不清,像是被人特意毁去一样。

那么为什么“七杀”的说活会流传那么广呢?

白炽想到满清入关之初,“留发不留头”的恐怖政策,“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斑斑血迹,还有让人闻虎色变的“文字狱”算是想透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事实因该是这样……

张献忠当年命人将自己的“六言圣谕”刊印刻石,于是有这样的碑刻留下来。

张献忠当年曾经留下碑刻在成都官署的事,是有人知道的。但是那些人可能不识字,或者没有机会亲见,或者流传下来的碑文不完整,比如,只有前面两句“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留传了下来,后面是什么,谁也说不清了。

四川平定后,满清为了把“几乎杀尽四川人”的责任推给张献忠,就利用民间流传下来的“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的口碑,在后面加上七个“杀”字,而且声称这块“七杀碑”就在官署中,以证明其说词可信。

研究口碑的流变就会发现,完全凭空捏造的口碑是不容易流传的,而以已有传说为基础,捕风捉影,十倍百倍夸大的效果却很明显,正因为张献忠确实曾经有圣御碑留下,当时又有两句碑文流传下来,所以统治者在后面加七个字,将其“补充完整”,就比较容易被接受。久而久之,“七杀碑”的说法就深入人心了。

这其中,也许会有明智的人置疑“七杀碑”的真实性,但在“文字狱”的屠刀下,这明智之人,又将如何活下来?

好妙的计策!好毒辣的流言!

白炽不禁要佩服大清皇帝的“英明神武,正大仁爱”了,如果不是这样,哪有得现代歌功颂德的“辫子戏”横行?

执在白炽手中的这把“七杀刀”就是有力的证物,拿出去,足以在史学界掀起一场地震。

三百年惊世大谎言,一朝被捅破。

三百万川民血案,终将大白于天下。

“历史还是叫史学家们去考虑吧!”白炽短暂的热血之后,又恢复了平静,他现在的想法和大多数百姓一样,经过几百年的融合,现在大家都合为一家了,伤疤还是少揭的好,省得兄弟不合。

白炽又开始搜索起来,他清楚得记得,树屋中的竹梁上刻着的字,除了“大西,七杀刀”之外还有“军饷”。军饷是什么?那可是金银珠宝啊。张献忠有几十万大军,又长期占着富饶的川地,能没钱吗?败亡之时,肯定会将多年收集的珠宝藏起来,以备将来起兵时再用上。这藏起来的珠宝有多少?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些金银珠宝在哪呢?白炽茫然四顾,这儿一眼就看穿了,不像有宝贝样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