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七节二进苏区见贺龙

ddtt 收藏 8 68
导读: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七节二进苏区见贺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宋小姐,你知道我是个军人,过几天就要去前线了,我到不是怕死,就是怕去了一年半载的不能回来看你,你是我长这么大遇到过最有才华最让我敬佩的人,希望我从前线回来还能见到你。”张学义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回家了。

小兰有点不想让他走,就说:“那不如你带我去前线看看,我听说你是福将,敌人不敢动你,还待你如上宾,你看行不行?”

“这个太难了吧,你家人能同意么?”张学义不信她说的是真的,有钱人家的千金那个不怕死,还谁敢去前线。

“哎,其实很好办的,我父母也一直逼我订婚嫁人,你不如就去提亲去,你现在是民国了不起的人,我家人一同意那不我就是你未婚妻,然后你带我出去旅游他们也不反对,正好我还没出过远门呢。”小兰也企图逃避即将到来的包办婚姻,所以她想这么个办法,但是呢主要原因还是她喜欢张学义。

张学义听完脑袋就冒汗了,他很坦白的说:“宋小姐,我已经结婚两年了,你家人肯定不会同意的,我看此事还是算了吧?”

小兰一听不干了,她心想你吓我呢,让认识就考我,那不行,她一脸坚决的撅起小嘴:“我不信,你人品好名声大,连青帮的人都对你赞叹不绝我不信你结婚了。”

“我真有老婆,不信我带你去看,所以我不能娶你,你家人不会乐意的。”张学义急的满头是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老实告诉我,你娶妾没有?”小兰知道他不撒谎就直接问重点。

“没有。”

“那你除里老婆外还喜欢谁,就是像喜欢我一样。”小兰是个比较现代的人,她追求的是真挚的感情。

“这个没有,只是有一般喜欢的。”

“你的结婚证给我看看可以么,明天就看。”小兰想找点实际证据证明他的话是真的。

过去农村结婚那有这东西,虽然说他们家离奉天近,但是没到相关部门办理结婚登记,的确没这个证。“我,我们家是农村的,那结婚没人去几十里外的城里登记去,不实行那个东西。”

“手续就是法律,你学了那么多知识应该明白,没有合法手续不算结婚,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心眼小的人,你要真喜欢我,我愿意嫁给你,你明天就去我家求婚,有我姑姑在我家人应该不会反对,然后我们办了结婚手续我就陪你去前线上任,这不好么?”小兰敢作敢当,在同龄女孩子里算有能耐的,性格直爽博学多才,真是当世女中豪杰,所以张学义也就更喜欢她,不过娶她又有巴结权贵的嫌疑。

“你是怕别人说你巴结权贵吧,虽然我们认识很短,但我早知道你跟张学良的关系,你不是那种在乎别人权势的人,正因为这一点我才更喜欢你,我保证结婚以后我与我家脱离关系,不依仗他们,你看呢?”小兰有什么说什么,这让张学义更佩服他。

“谢小姐夸奖。”张学义没想到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哥们弟兄居然还有人这么了解自己,他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好拉,在这坐的太闷,要不你送我回家吧,我们不坐车,顺便散步你看如何。”

“好,太好了。”张学义起身陪宋小姐一起准备出公馆。

这时候委员长应酬完很多人腾出时间找张学义随便聊几句,“你要走?”

“我想陪宋小姐出去散步。”张学义拿着军帽规矩的回答。

“不着急,我也出院子里走走,我们边走边谈。”老蒋也加入到了散步的队伍中,出了别墅还跟着一群保镖。


“学义呀,我说个人你知道不。”老蒋拿着文明棍儿边走边问。

“不知道是那位?”张学义走在老蒋身边谨慎回答。

“五十四师的郝梦龄你认识么?”老蒋问。

“他呀,太熟悉了,一九一八年郭松龄去奉天加入东北军,后来一路高升官越当越大,郝梦龄就是在一二次直奉战争中成为奉军郭系主力部队,后来郭司令举旗支持三民主义,支持孙中山先生,并跟国民军合作反对张大帅,可孙中山的学生郭司令(当过广东警卫军营长,孙中山先生的警卫部队,护法战争后回东北加入奉军,是张学良的教官)单队人马打进关,大部队在关外呆着,结果郭司令兵败身死,三个军的残余部队被冯玉祥收进国民军,郝梦龄也就是留在关内最大的一支奉军郭系部队,郝梦龄以前跟着郭松龄器乐过我家,郭司令(一生中郭松龄最大的成绩就是反老张,毕竟他是孙中山先生的学生,详细情况不多讲请听评书《乱世枭雄》那里边比我说的好听)还带着郝梦龄将军去过我家,我从小看过《论三民主义》,因为郭司令跟过孙先生所以郭司令总亲自给我讲,我也就有机会认识郝梦龄,不知道他还记不记的我,一九二五年郭司令起兵后我再没见过他,最后一次见他我还上学呢。”张学义经常去大帅府,结交了很多人,另外还跟东北地区的进步人士有过交流,其中郭系将领他都很熟悉,虽然张大帅郭司令不和,但是他俩人都佩服。

“啊,是这样,那我想派你去永丰县,现在五十四师在那里,我任命你为该师参谋,协助该师围剿,你跟他既然有关系那你尽力帮他吧,我派其他人去他肯定认为我派大员监视他,本来他非嫡系出身对中央难免有误会,你一定要督促他们狠狠打红军。”委员长说到这里得意的笑了笑。

张学义假装高兴也哈哈大笑的问:“委座,我几日动身?”

“不着急,现在前线一切顺利,你后天上路吧。”老蒋说的时候表情很得意,的确一九三一年五月初国军进展顺利,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红军在五月十七日开始围歼进攻的国军第二十八师,所以现在老蒋是得意忘形,不用两周他就会拉稀。

“是。”张学义陪伴老蒋一会,老蒋也发现当了电灯泡,不好意思的找借口跑了,张学义这才在一批保镖的保护下离开老蒋的公馆。


在灯光明亮的柏油马路上,张学义跟小兰海阔天空的聊着,年轻人精神头也好也乐意交往,所以感情进一步加深,把她送到家门口的时候小兰再三叮嘱要早点来求婚,就明天早上不能耽误,张学义太喜欢她了也就真心答应。

次日张学义登门拜访,因为宋美龄给保媒,他一登门小兰家的父母就急着定日子,毕竟巴结住老蒋的人不吃亏,张学义后台很硬,又是当世豪杰,这么好的女婿那找去,认识他就彻底巴结住蒋家宋家和张家,这多好呀。

闲话不多说小两口当天办了结婚证去教堂举行隆重的婚礼,杜月笙趁机会有塞了不少礼钱拉拢他,张学义没什么不敢要的,反正去苏区他还想给艰苦的红军送钱也就拿上。您想这婚礼办的能小了么,尽管小两口很低调但是冲老蒋家的面子去拍马匹的人太多,收的礼钱还能少么。

小兰父母也跟女婿相处了一下,发现没找错人,放心的把女儿交代给他,并允许女儿跟他上任。

几天以后张学义再次坐运兵船抵达南昌,下船后见过第二次围剿的总指挥何应钦将军,何应钦早就知道他,见面以后自然热情招待然后派车派警卫护送他去永新上任。

小轿车开出南昌,轿车前排坐着穿军装的两个警卫,后排坐着张学义和小兰,俩人路上谈笑风生的坐车往前线走。永丰才距离南昌多远,而且又是坐汽车,前边有卡车开路,后边有卡车跟班,卡车上坐满了国军精锐部队,几天之内就把张学义送到第五十四师师部。


张学义抵达五十四师师部的那天正好是一九三一年五月十五日。师部外站着两排警卫,背着步枪站的非常直,张学义知道郝梦龄一九二六年投靠冯玉祥,后来参加过北伐担任第四军第二师师长,现在是第五十四师师长,是奉军郭系中很有名气的将军。

郝梦龄可以说一生追求光明,一直以三民主义为自己的信仰,是个爱国军人,他现在穿着中将军服站在师部门口等候中央大员到来,这有是老蒋安插人,他信不过参加过西北军的部队,老认为是杂牌,哎,这次真不知道是谁来。

汽车来到师部附近,张学义提前下了汽车一路小跑到了师部门口,大声喊:“郝叔叔,您还认识我么。”他跑到郝梦龄面前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

郝梦龄就是一惊,一听东北口音,莫非是以前在奉天的旧友不成,他怎么叫自己叔叔,自己认识他么,没等满脑子问号的郝梦龄说话,张学义流着眼泪说:“我是张学义,您还记的我么,二五年以前您去过我家,跟郭松龄将军,您还跟我讲过三民主义呢,您忘了不成?二五年我才十三岁,事隔多年您忘了吧?”

郝梦龄一看故人想起心头往事,郭松龄反奉后兵败身死,他在关内没帮上忙,后来面对几路追杀的奉军郭松龄的在关内的部队被其他军阀收编躲开一劫,当年他要打进关也难免一死,他想起来了,郭司令的好朋友张学良的确有个弟弟,天资很好博学多才,是有这个人,几年不见长得都不认识了,他激动了也流下眼泪。

张学义什么也没说抱着郝梦龄哭了,“郭司令死的好惨那,我没帮上忙没救出他。”他说了这么一句就哭起来了。

郝梦龄也想起当年的往事,当年众人一起起兵反对内战反对张大帅穷兵黩武何等激昂,转眼几年郭系部队越来越少,人生如梦一场那他也抱着身材高大的张学义哭,“少帅自身难保那有能力保郭司令,你那会还小,没你的责任。”

“都是我干爹不对,自拆长城,哎。”俩人说着说着哭个没完,宋小兰跟过来一看她老公正抱着个三十来岁的将军哭呢,也不知道俩人那有那么多伤心,因为她不知道郭松龄死的那么惨,也跟郭司令没感情所以不难过,别说他们俩,连张学良当年好悬没哭死过去,郭松龄是他的良师益友,一直是他的左右手,郭松龄死后他差点没自杀,人跟人的感情就是这样。

哭完了郝梦龄说:“转眼你这么大了,还当了上校了,听说你不走少帅的门路也混起来了,小子,你干的不错,文武全才,比你哥哥厉害的多那,单身进匪区了不起,整顿地方雷厉风行为民除害,中原大战护驾更是无人比得了,常言说的好功高不如救驾,你以后前途无量。”

张学义十分低调的擦着眼泪说:“叔叔,我来可不是监视您的,也不是指挥您的,我还是您的晚辈,来这里也就是应付一下而已,我那会打仗,在前辈面前那有我说话的地方。”

“里边请。”郝梦龄请他进了师部慢慢谈,并吩咐副官准备酒席招待。

张学义把老婆安顿下以后把郝梦龄单独叫到一处准备说点秘密的事但是郝梦龄非要隆重招待也就没说成,两人从中午喝酒一直喝到晚上才回房间休息。


五月十六日一早,张学义秘密跟郝梦龄谈话,两人坐在严密保护的办公室内开始谈战争的事。

“叔叔,您不要跟红军打,他们太厉害了,张辉瓒连脑袋也丢了,一个精锐师全部完蛋您知道吧,我去过红军那,他们装备不好但是素质高,都是有名的上将指挥,朱德您知道吧,那是何等英雄,另外还有不少黄埔生出身的军官在共产党里做事,陈庚您知道不,惠州战役救了委员长的那个,红军里那样的人才太多,我劝您千万不要跟他们打,保存实力才是上策,没枪没兵就玩不转,这些年您熬过来还不知道这个?”张学义苦苦劝说。

郝梦龄那也是悍将,打了多少仗,他那听的进去,他一直不表态说不打红军,张学义又信不过他,不敢说自己投奔并资助共产党和红军的事,总之谈了一天没任何结果他怕红军多个敌人不好对付,一着急他单人独马找红军去了。既然劝不下这边就劝说那边去吧。


没穿军装的张学义一个人骑马连长枪都没带就跑到红军的地盘,正好遇到驻扎的红三军,他也不认识红三军的人,只依稀听说红军一直改编整顿,人事变动大番号也老变。

张学义被红军抓住,张学义只带一支小左轮枪也被红军收走,他急的大喊:“我要见红军的指挥员,我前三月还在朱德将军那作客你们居然敢抓我。”但是他还是被抓住扭送到贺龙面前。

“怎么回事?”贺龙身穿军装手拿烟斗。

“您是贺龙将军?”张学义见过贺龙的照片,那是民国风云人物,当过北洋的镇守使,参加了共产党后也举兵反蒋,在老蒋那当过师长军长的。

“是呀,我看你的样子很像是刚去见过朱德司令的那个骑兵上校吧,你还过年前送给朱司令他们六百多支枪呢,是不是你?”贺龙是个大嗓门,说话很响亮。

“是我,我有重要情报,我跟第五十四师师长认识,我现在劝说他不跟你们打,他不是老蒋的人,他是真心拥护三民主义的,对红军没什么威胁的,也是参加过北伐的革命军出身,还请大名鼎鼎的贺将军放五十四师一马,请贺司令千万高抬贵手手下超生,也请司令给我个面子,看在我赠枪之交的面子上以后别打他们。”

十六日那天红三、四军正在对付第二十办师,主力都去在富田一带正跟二十八师四十七师正打着呢,没多少兵威胁五十四师。

“知道了。”贺龙知道点一次围剿后的事情,知道总枪这回事,也知道有国军投奔苏区被拒绝了。

“请将军放过他们,我尽量用参谋身份影响他们,我这次来也没白来,我身上有点金条,上次我比较富裕去见朱司令毛将军时候带了不少枪,今天我无枪可赠就把身上的金子给你们,以充当军费,我在上海见过周恩来先生和陈庚先生,我早想参加红军可他们都不答应,哎我只好给你们搞点情报什么的,总点军费以表我的真心。”

贺龙命令手下人放了张学义,张学义拿出金子说:“我知道你们难,虽然我不能参加红军,但是我一心想帮各位,金子收下用,我先回去。”

“好,够意思,我知道你一心也是向着革命的,可我也没上级命令不敢收你,但我知道中原大战你打的好,年轻人有出息,警卫员,把马和枪给他送他出去。”贺龙收下赞助费迅速打电报报告中央局。

红军怎么背地里夸奖张学义不说,单说张学义单人单枪独马离开红军控制区往北走,结果还迷路了没回五十四师师部,结果只好野外露宿两晚上,等回到师部已经是五月十八日傍晚。


张学义回来见到郝梦龄还没等问他跟红军打没打,郝梦龄十分激动的说:“孩子,你说的对,太对了,红军里有名将贺龙朱德毛泽东,果然厉害,实在太厉害了,你不在的两天里在中洞、九寸岭红军红三军团的第二、第三军两天内吃掉了二十八师四十七师一个旅,两天,只用两天就消灭了一个师又一个旅,简直真神兵也,我考虑你的话了,我决定避战保存实力,我才不当冤枉鬼。”

张学义什么也没说,这才放心,他心想在历史上以后怎么说我呢,红军太厉害了,我劝说五十四师不打还不如不劝说,即使没自己劝说郝梦龄,郝梦龄他听说一个师加另一个旅总共一万人连两天都没顶住,他能不怕么,军队的指挥部每天发战报给各部,因为二十八师就在五十四师的右路,互相的侦察兵总见面,他能不知道友军玩完么?所以他决心不打,张学义这两头劝说也被红军巨大的胜利所淹没。

之后的日子里五十四师萎缩不前,行军慢,上级调动起来也不快点走,反正就猫起来保存实力看热闹,就在这几天战局直转急下,五月十九日红军在白沙歼灭国军四十三师大部,又消灭了四十七师一个旅。

你说四十七师倒霉不,跟二十八师一起打被捎带干掉一个旅,跟四十三师一起打又让捎带干掉一个旅。再往后几天,红军继续向东打,五月二十日在中村歼灭国军第二十七师的一个旅。在五月二十一日那天郝梦龄就见到被红军打的大败的四十三师四十七师残兵跑到永丰,就从自己师部前路过,看着友军被打惨所以他才更坚定的下保持实力的命令。五月二十七日红军攻克广昌,消灭敌第五师一部,师长胡祖玉被英勇的红军给打死了,三十一日红军突袭建宁,一下消灭敌五十六师三个团。

从十六号开始郝梦龄看敌情通报的电报就感觉到不好,连续半个月每天看到的电报都是兵败如山倒的消息,他不由的开始佩服张学义有眼光懂军事。

就在战区熬到了六月,五十四师接到脱离接触的命令才得以解脱,因为张学义无任何建树老蒋很不高兴的把他叫回南京训话,张学义带着老婆宋小兰平安的玩了一个来月在六月中回到南京。


张学义不敢把新娶的老婆带家,借口军务繁忙就悄悄的住进酒店,然后去军事委员会见委员长交差。

老蒋见面就训斥,“你这个参谋怎么参谋的,就是原地不动么?”

“委座,我冤枉,那个师里的很多人都是我的前辈,再说了他们也不信任我这个外来的,不让我带兵,我设计的计划可好呢,我原计划直插宁都可他们就是不听,要按我计划打早把敌第三军第四军分割歼灭,直捣敌巢的,我手里没兵,说啥也没人听,我要有一个骑兵团我可以一天从永丰打到宁都,三天可以拿下瑞金,可惜那我没骑兵,只能单人一马往敌兴叹,我委屈呀。”张学义站在办公室里报告情况把责任全推出去,还显摆一下自己是骑兵专业的行家,老蒋知道他没兵是他不让何应钦给兵的,这下好,准备半年第二次围剿半个月就失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