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残阳似血(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发现消息树倒下,赵春山犹豫了一下,又转头向旁边的指导员,既是征询也像是决定:“还是打吧!?”


陈楚风点头:“打!”


这时,大路上的一个挂刀的鬼子叫喊了一声,那十几个伪军停了下来,跑步到了行军纵队前,狐疑地观察着四周的地形,然后往身后咿里哇啦地嚷了起来。这下,鬼子伪军的轻机枪步枪全部向埋伏阵地这一侧打去——惯用的火力侦察。


赵春山习惯性地缩了缩头。但他没想到的是,这队刚进入伏击圈的鬼子这次的招数奏效了。不知道独立营哪个参加伏击的战士在这样的阵势面前没有沉住气,开始扔出了一颗边区造手榴弹。这颗手榴弹一扔出,这场不成功甚至伏击一方损失惨重的伏击战就开始了。


令人心惊!枪声一响,三辆汽车上开始往下跳出全副武装的鬼子来,车顶的帆布也马上被拉开,紧接着,车上的九二式重机枪立刻就叫了起来——完全是有备而来!


机枪沉闷地叫!每辆车上都有一挺!枪管伸出汽车车厢铁架,子弹泼水一样打得伏击阵地上的独立营战士抬不起头。


遇袭的鬼子和伪军似乎并不慌张,各自依托地形掩护物还击。1940年的鬼子,枪法还是不错的。


在机枪子弹扫射起的尘土中,听着阵地上战士还击的枪声,赵春山开始准——备——撤——退!


因为他实在是无奈到了极点,不然今天自己会死很多人——八路军火力差,用血的经验和教训结合战争情况总结出打鬼子伏击的经验:枪响先打乱鬼子,消灭一部分,立刻就冲锋进入近战白刃战解决对手。鬼子火力好,但是进入战斗状态还有个时间,你的迫击炮重机枪小炮(掷弹筒)还没从马上车上卸下来我就冲你面前了,近身肉搏!拿重机枪来说,以1943年11月120师358旅大练兵的最好成绩为参照,从卸枪到发射时间为一分五秒。你鬼子就算也能达到这个标准,但是恐怕已经死过几十上百次了。


鬼子死硬、拼刺技术不错,八路军也不怕死,大刀梭镖刺刀更是厉害。要论近身冷兵器的搏杀,小日本什么时候在我们面前有过优势?!而且伏击战,优势兵力包围歼灭你,人多啊,不弄死你狗日的才怪。


然而今天,伏击才开始,鬼子三挺重机枪就响。火力完全一边倒,自己这边虽然人多有200多人直接参与伏击,但是一半的战士都在用鸟枪、梭镖、大刀,有枪的另一半子弹少得可怜!现在鬼子根本不给你白刃战的机会,再勇敢再不要命的战士,也不能拿血肉之躯去填子弹啊!


再不走,今天要完蛋!


子弹横飞、烟尘滚滚的视线中,两个鬼子已经开始架设97式迫击炮,这炮架起来,麻烦就大了。


赵春山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一埋头隐蔽,机枪子弹打起的土石飞扬在侧旁,呛得他难受,一个喷嚏,鼻涕口水全部出来,然后顾不得这些对侧面大叫:“何贵!打那个炮手!汽车旁边那个!”


特等射手何贵只有10发子弹,听到赵春山叫喊迅速将准星套在鬼子炮手的胸前。枪响,那个鬼子身体一歪倒下。接着,一颗手榴弹又扔在尸体上跳弹着爆炸,边区军工厂黑色炸药制造的手榴弹即便爆炸效果不佳,这时候也够鬼子死上两次的。


这时,通信员连滚带爬地跑上来:“营长,我们背后五里远有鬼子!”


“啊……后面有敌情?!”一惊之下,催促他下定决心。赵春山再不多想:“教导员,你带队先撤退!”


又命令通信员:“通知阵地上所有人,撤!”


炮,还是被架起来,而且还不止一门。在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掷弹筒的压迫掩护下,鬼子指挥官命令十几个鬼子往东边高地抢,这个高地被占领了,那撤退的道路就全在鬼子火力之下!教导员陈楚风看在眼里急在心头,马上命令一个排长带一个排增援,那个排长率队过去,还没走到一半,队伍就在迫击炮弹爆炸和子弹扫射中倒下不少,看得陈楚风直揪心。


还好,阵地总算稳住。部队撤退的道路暂时安全。


这时,几里外地河口据点,焚烧汽车废轮胎报信的黑烟也冲上天,那里的枪声虽然被阵地上的枪炮声遮掩,但赵春山可以肯定:东南河口据点的鬼子和阻援的二连交火了。


两面有敌,现在自己这里还在被纠缠打压!面前的鬼子自己不但解决不了甚至还有被对手解决的可能。再打下去,一会儿想走都走不了了!


交手不到五分钟,漫天烽火中,赵春山咬牙,命令一个排掩护吸引,部队交替掩护,全部撤出阵地往紧急集合场陈家坳。


“今天打败仗!吃大亏了!”几乎是最后一批撤出阵地的营长赵春山心里这样想着。


旁边一个战士跃起收枪,准备伏击开始后进入白刃战的刺刀还没有取下来,这支汉阳造步枪在侧前方进入趴着的赵营长的视线在某一刻定格,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夕阳挨着远山——残阳如血,枪刺雪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