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声潜艇

2005年1月31日。北海造船厂小会议室。

数九严寒的一月,灰朦朦的天空,还不时飘着雪花。而小会议室里,虽然暖气开得很热,但是,气氛凝重,有如室外的天气。只有一个声音在随着室外的雪花飘荡……陈厂长汇报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程司令员不打招呼,突然来到船厂,肯定没有好消息带给船厂。

海军司令员程明德微闭着双眼,耐心地听着陈德清厂长的报告。陈厂长报告已经10分钟了,不安地不断用眼光打量着程司令员,想从他脸上找到一点什么线索。其实,陈厂长心里早就有个不祥的预感:程司令员是为001的进度被耽误而来的。

程司令员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又过了两分钟,程司令员睁开双眼,眼光直射陈厂长,声音低沉而急切得问到:“这些流水帐就别说了。我只问你,001型潜艇什么时候下水!什么时候交货!”

陈厂长一怔,头上的汗水一下子冒了出来:虽然他早就猜到程司令员来厂里是为001,但是,厂里要赶两艘出口船,而把001的进度拖下来了。于是,他怯生生地说:“我们争取9月30日下水,给国庆节献礼……”

“什么献礼!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倒记时!每一天、每一小时都得算好。我不管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下水,我只是要求,今年底,最迟12月31日,我亲自来接收001!”程司令员有点沉不住气了。“我给你们的时间应该是很宽松的,吴主席给我下了军令状,2006年5月底必须完成001的首航远洋训练。我从拿到潜艇到完成远洋训练,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五个月了!如果我在年底还拿不到001,咱们只有在军事法庭见了!”他又看着陈厂长旁边的厂党委钟书记说:“当然还有你的份!”大概感觉到气氛太紧张了,程司令员声音缓和了点又说“有什么困难,尽早告诉我,海军装备部的王部长在这里,他会为你尽力的。”

陈厂长用桌子上的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望了钟书记一眼,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司令员,怎么突然把交货时间提前了半年呀!”钟书记看见陈厂长不说话,只好硬着头皮问到。而总工程师张迁却一脸茫然,呆坐在那里。

程司令员站了起来,把双手向前一摊,无奈地说:“我的时间被中央军委提前了一年半!你们只好帮我承担半年啊!这没有亏待你们吧?”

脸色苍白,头冒虚汗的陈厂长这才明白为什么程司令员要亲自来厂里检查001的进度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价钱好讲的,只好说:“困难当然很多,但是,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海军出身的陈厂长虽然不明白中央军委的具体意图,但是,像这样突然大幅度提前计划的事情,肯定是形势非常急迫了。又说:“具体困难,我们向王部长汇报吧。”

程司令员脸色阴转多云了,对陈厂长说:“不好意思直接给我说吗?也好,给王部长说也行。反正我是作好被你们敲诈一翻的思想准备的。”

“老首长,我们怎么敢敲诈您呀!”几乎是同时,陈厂长和钟书记这两个老水兵对老舰长说。不过,心里正在紧张地盘算着怎么应用这个天赐良机,解决厂里的一些老大难问题。

程司令员:“001艇的部队已经完成了编制,正在常规潜艇上做常规训练。他们希望早日上艇。一方面早点熟悉001,另外也可以帮你们干点非技术工作。你们看怎么样?”

“欢迎部队早日上艇。潜艇下水了部队就可以上来了。”陈厂长不好拒绝。

“从现在起,001的一切事情都要更严格的保密,一律不得在保密电话、专线电报、传真、书信里谈及001的事情。我给你们准备了一架专用直升机,平时停在海军司令部,你们有什么事情要来请示报告,给贺参谋长打个电话,就说要来北京看病,贺参谋长会及时派飞机来接你们。”程司令员还是很关心这两个老兵,给他们想得很周到。“你们这里的手机都收缴了吧?电话和电脑都与公共网物理隔离了吗?”程司令员对001的保密工作尤为关心。不放心地再问陈厂长。

“早以按照您的指示做好了,我们从接到任务起就隔离了。司令员要不要再检查一下?”陈厂长肯定地说。

“我相信你们。但是,事关重大,海政汪副主任会留下来再部署和检查你们的保密措施。海装王部长留下来解决你们的具体困难。我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马上按照现在的时间表,积极调整计划,保证按时完成任务。”说完,程司令员就向门口走去,不理会两个老水手要他们一行留下来吃午饭的请求。

“记着,12月31号,我再来你们厂。要嘛拿001来,要嘛拿脑袋来!”走上专机舷梯时,程司令员再次下达军令状。

陈厂长和钟书记、张总工程师从机场回到厂部,会议室里早已经是座无虚席,许多还穿着工作服的厂党委委员们已经坐在自己习惯的座位上,互相在交头接耳,猜不透为什么把一切工作停下来,来开这个紧急党委会。“什么事情这么急呀?”这是每一个与会的党委成员都要向李主任问的问题。李主任两手一摊,说:“等会儿就知道了。”他一脸的神秘莫测,弄得大家更是一头雾水,只好耐心地等待钟书记的到来。会议室的门一开,全场目光就聚焦到他们三人身上。看见党委委员们都已经到齐,他们对党委办公室李主任的办事效率再次深感满意。

因为是党委会,所以,由钟书记来主唱这出戏。

“同志们。刚才程司令员来我们厂,下达了军令状,限我们在今年底完成001的全部任务,他亲自来接收001。这就把我们的工期提前了整整半年!任务是必须按时完成的,大家对此有什么建议,请不要保留,说来大家听听。”钟书记还是当水兵时的那个作风,语言不多,直奔主题。

生产部长梁大炮首先发难:“这是在做我国的新型潜艇,不是绘画绣花,怎么能够说提前就能够提前呢?我担不起这个责任,现在就向陈厂长辞职!”话音刚落,就要站起来往外走。

“站住!想撂挑子吗?不行!”钟书记也站了起来,深沉地说:“同志们想想,为什么中央军委把这个潜艇命名为001工程?而二炮的装备只好叫1XX工程,空军的装备叫2XX工程,而陆军的装备只能叫3XX工程了?这说明在当前的军事斗争中,海军被赋与首当其冲的特殊任务。在海军的舰艇、火炮、导弹、鱼雷、电子装备等各种装备中,又把舰艇建设放在首位,被命名为00X工程。而在各种舰艇装备中,我们又被命名为1号工程。这说明什么?说明在未来的反侵略战争中,在解放台湾的战争中,我们正在建造的新型潜艇是重中之重,是全军的一号工程啊!也就是说,在未来的战场上,这是一把直插敌人心脏的尖刀!而我们,就是打造这把尖刀的人!这是全军各装备单位做梦都在想的极其光荣的事情!这项任务落在我们的头上,是我们全厂的幸运!说得再明白一点,未来的反侵略的战争、解放台湾的战争,现在就打响了。而我们厂就是参加这场战争的第一批战士!而且是这场战争的尖刀连!我们能够临阵退缩当逃兵吗?大家都是当过兵的,在困难面前,你们当过逃兵吗?你们,尖刀连的战士能够想象一下当逃兵的滋味吗?”喝了一口水,钟书记继续说:“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按时完成任务的问题,更不是要不要按时完成任务的问题,而是怎么完成任务的问题!怎么把红旗插上001高地!而不能因为我们的无能,导致整个战争的失利,那我们就成为千古罪人了……”环视全场的眼光,特别在在梁大炮脸上多停留了一下,钟书记坐了下来。梁大炮一脸尴尬,也慢慢地坐下来了。

张迁总工程师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正了正眼镜,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在场唯一没有当过兵的人。不过,我很感谢钟书记没有把我当外人,我也是一个兵,一个尖刀连的尖兵!我想再讲讲我们现在正在建造的潜艇。这是一艘没有螺旋桨,而是由压水型推进器推进的新型潜艇,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它避免了常规潜艇在航行,特别是在高速前进时不可避免的由于螺旋桨高速旋转产生的噪声,使敌人无法发现我们的潜艇。而且,它的航行速度可以达到70节,远高于现在其他的水面舰艇和潜艇。它的能源消耗比常规潜艇低得多,能够增加续航能力30%到40%!也就是说,这样的潜艇,在隐蔽性、速度和续航能力三个最重要的方面都打破了常规,实现了重大的技术突破,是潜艇发展史上一次伟大的飞跃!其意义不低于核潜艇的问世!作为一个工程技术人员,能够参加这样的新型潜艇的建造,是我今生今世最大的幸运!大家设想一下:当我们解放台湾的战役打响后,我们最大的威胁当然是美国、日本的武装干涉!如果我们的新型潜艇能够静悄悄地潜伏,或者尾随在他们的舰队附近,只要他们敢乱说乱动,我们的潜艇就可以出其不意地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而且,如果我们的潜艇潜伏在美国、日本的海岸附近,他们如果胆敢向我们大陆发起导弹攻击,我们的潜艇就成了对他们进行第二次打击的锐利武器!这对我们国家的统一事业,我国的国家安全都是十分重要的大事!容不得我们有半点含糊。为了按时完成这艘潜艇的建造任务,我从今天起,吃睡在厂部,随时解决建造中的技术问题。不完成任务决不回家!”

张总刚坐下,陈厂长接着发言:“刚才钟书记给我们再次作了动员,张总又作了补充动员,我完全赞成他们的意见。我建议,把我们正在赶工的出口船暂时停一下,全力保证001的建造任务。什么时候恢复出口船的生产,取决于001的进度。即使不能按时交付出口船,我承担违约责任,赔偿违约金就是了。比起001来,违约金是小局,必须服从001的大局!我建议,现在讨论如何按时完成任务的具体措施。”

党委会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委员们七嘴八舌地说来了:

“把技术人员和工人分班作业,人停机器不停……”

“动员家属和学生做辅助工作,把工人和技术人员都调到工程第一线……”

“厂部的机关干部下车间办公,一切问题到现场解决……”

“做好后勤保障,送饭送医送药到车间,尽最大努力保证工人、干部的工作时间……”

一直沉闷在一边的梁大炮站起来了。他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吼道:“我收回我刚才的屁话,我争取当尖刀连的尖兵……”

“你本来就是尖刀连的尖兵,还争取什么?谁叫你是生产部长,谁要你叫梁大炮!”钟书记的一句话,引发了满堂哄笑,会议气氛一下子就显得轻松起来了。

梁大炮老脸一红,又大声说道:“刚才大家的主意都很好,但是,我们不能只知道拼体力,拼消耗,而更应该调动厂内外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具体说,我下去分解一下各生产任务,把非关键的、非核心的、可以转包给兄弟厂的生产任务尽量转包出去,这样,就不只我们一个厂来承担这么大的压力了。当然,这要花更多的钱。我建议,宁可赔本,也要按时完成任务!”

“好主意……”

在一片赞扬声中,梁大炮红着脸坐了下来。钟书记马上说:“梁大炮啊,梁大炮,你还是我们的梁大炮!这次任务能不能按时完成,你是关键!我赞成你的意见,宁可赔本,也要按时完成任务!我想,兄弟厂一定会积极支持我们的!而且,还可以通过海军装备部向兄弟厂求援嘛。”稍微停顿一下,钟书记又说:“我看,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提出了很多好建议,陈厂长和张总下来会具体落实的。同志们回去后,按照各自的工作,按天,按小时重新制定工作计划,以12月20日为最后期限,开始倒计时工作!留十天作为总预备队。”

“另外,程司令员还要求我们,从现在起,厂里一切干部、工人、家属、小孩都要纳入保密范围。下面,请海政汪副主任部署保密要求。”